只想和你睡 1v1月半喵 24小时日本在线www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办公室里。

陈国荣目送着杜天泽离开,盯着他看了好久以后,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

“钟Sir,你怎么....”

“呵呵。”

钟文泽站起来活动着筋骨,自然猜到了陈国荣想说什么:

“我怎么又放了他?”

“是的。”

陈国荣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杜天泽摆明了就是针对你,你放他走,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话虽然这么说。

但是并不代表着陈国荣认为钟文泽就是那种妇人之仁的人。

钟文泽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深意的。

不然。

他也不会放任着钟文泽就这么放走杜天泽。

“在来这里之前,我忽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案子。”

钟文泽努嘴示意桌上自己刚才拿出来的文件:“阿祖跟我说的十四岁女童人口失踪案。”

“失踪案?”

陈国荣这才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这个失踪案上来,详细的看了看上面的情况:

“这有什么不对?”

失踪案的报案人刘艳艳,是杜天泽以前调查的葛柏受贿案的妻子。

根据她的描述,她的女儿失踪不见了。

这跟杜天泽有什么关系?

“这个案子我也没详细接触过。”

钟文泽思考了一下,一脸认真的看着陈国荣,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对。”

“那你....”

陈国荣瞬间语塞:“阿泽,你这是认真的么?这个案子跟杜天泽的案子,完全独立的呀。”

这两个案子完全牵扯不到一起去,你放了杜天泽干什么?

“直觉告诉我,我应该放了杜天泽。”

钟文泽摸出香烟来,抖动着烟盒给陈国荣派了一支,点上抽了一口,吞云吐雾。

顿了顿。

钟文泽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我的直觉还告诉我,杜天泽活不过今晚!”

“咳咳...”

正在抽烟的陈国荣被钟文泽的这句话吓了一跳,香烟呛了喉咙连连咳嗽:

“什么?杜天泽活不过今晚?你这是什么直觉?!”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钟文泽,满脸的不相信。

虽然他很相信钟文泽。

但对于钟文泽的这个判断,陈国荣那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除非钟文泽去干掉他。

“你不信?”

钟文泽笑着吐了口烟雾:“晚上你就知道了。”

“那你的意思是....”

陈国荣看到钟文泽如此自信满满的姿态,再仔细琢磨了一下钟文泽的操作。

忽然。

他似乎又明白过来了为什么钟文泽都没怎么审问杜天泽,直接就把人给放走了。

钟文泽猜到了要审讯杜天泽没有那么容易,所以干脆把人放了。

等杜天泽遭受到死亡威胁以后再把人抓回来,救他一条狗命。

如此一来。

再审讯杜天泽就非常轻松了。

“好。”

陈国荣不再有任何的疑问,点了点头转身出去:

“我这就安排人去跟着这个杜天泽。”

“辛苦荣哥了。”

钟文泽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

眼前。

系统虚拟的屏幕展开。

系统发布的任务挂在钟文泽眼前:破获此宗的人口失踪案,惩恶扬善。

任务完成可获得奖励。

系统任务的突然派发,让钟文泽心里多了个心眼,再根据以往系统的惯例。

系统发布的任务,从来就没有哪个任务是闹着玩的。

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去调查一宗一宗失踪案,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

他稍微复盘了一下这个人口失踪案,里面的人物关系牵扯到了杜天泽身上。

杜天泽曾经处理过刘艳艳老公葛柏贪污案,杜天泽会不会跟案子有联系?

带着这样的疑问,钟文泽赶来了北区警署,一进门就看到了前来提人的李主任。

李主任的态度很坚决,而且还拿来了处长签字的调令文件,这让钟文泽心中一诧:

杜天泽都扑街成这样了,在那么多媒体面前做伪证栽赃陷害,当场暴露了。

为什么廉署这边还费劲这么大心思想把他捞出去?求什么啊?

杜天泽栽赃诬陷自己的事情暴露了,站在他背后指使的人这个时候正确的做法就是把杜天泽给抛弃了才对啊。

果断舍弃才是正确的选择,为什么反而还派人过来强行提人?

这是钟文泽的疑惑。

随着跟李主任的对线,钟文泽再度发现一个问题:李主任好像只是鬼佬派来的一个中间人。

看他的态度,好像只想把完成任务了事,杜天泽到底如何跟他没有关系。

于是钟文泽可以做出判断:杜天泽背后站着的是鬼佬。

但是。

新的疑惑同样也再次出现了:

杜天泽在媒体面前彻底扑街,他的身份根本没得洗了,那他身后的鬼佬为什么还要来救他?

退一步来说。

就算鬼佬是真的想救他,为什么不派自己的心腹过来,反而让李主任这种边缘人物过来?

李主任的态度就表明了一切:自己是赶鸭子上架,我是没得办法才过来的。

这剧本就不对劲了呀。

思来想去。

钟文泽也琢磨不出来,对方这是怎么个玩法了。

这完全就不按套路出牌啊。

就在钟文泽想着要怎么应对李主任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忽然飘过一个念头来:

鬼佬是真的想救杜天泽出去?

这个念头闪过以后,钟文泽立刻抓住,推翻目前的所有,重新把整个事件都复盘起来:

杜天泽栽赃自己的手段,很粗糙!

既然他是给鬼佬办事的,鬼佬在背后支招,那鬼佬没道理不想出一个完美的策略来,而是让杜天泽用这种粗糙的招式来对付自己。

杜天泽扑街以后。

鬼佬表面上看着是在捞杜天泽,但并没有派出自己人来,而是找了个快要退休的边缘人物李主任来。

李主任都要退休了,而且又是个边缘人物,不是他们鬼佬圈子里的人,这种人怎么可能全心全意给你办事的?

那他们还派李主任过来做什么?

钟文泽眉头一挑,想到了一个结果来:激怒自己!

激怒钟文泽,让钟文泽咬死了杜天泽,怎么也不肯放人。

以钟文泽的性格,他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杜天泽的案子坐实,收监!

最终结果就是:杜天泽坐监。

如果按照这个推断,鬼佬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钟文泽,而是他杜天泽。

鬼佬要除掉杜天泽这个障碍?

亦或者说。

自己跟杜天泽,都是鬼佬要收拾的目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一下子就变得再度复杂了起来。

不知不觉。

自己就已经置身于风暴漩涡的中心点了。

想到这里。

钟文泽一时间也无法判断自己猜测的是对是错。

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

很简单。

验证一下就可以了。

索性。

钟文泽将计就计,直接把这份调令文件给撕毁了,再让李主任带了模棱两可的说辞回去。

之所以让李主任带话“杜天泽已经跟我坦白了一些东西了”就是为了验证鬼佬的态度。

这句话放出去以后,钟文泽这才提审杜天泽,也没有过多的去审问他,直接就放人了。

放走杜天泽,消息通过李主任实时投递给鬼佬,鬼佬那边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

他们的第一反应应该就是去找杜天泽。

失踪案跟杜天泽会有什么联系?

钟文泽不知道。

失踪案跟杜天泽唯一有联系的点:杜天泽曾经负责查处过葛柏案,葛柏是失踪小女孩的父亲。

不过。

想必很快自己就能知道答案了。

·····

IACA。

处长办公室。

首席调查主任李PI看着面前不显山水的鬼佬处长,眼珠子转了转,小声的说到:

“这个钟文泽,无视上级签署的调令文件,公然把文件撕毁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追究他一个藐视警队条例的罪名?”

“不用了。”

鬼佬处长淡淡的摆了摆手,表示拒绝:“既然钟文泽已经把杜Sir释放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钟文泽的名号我也听说过,犯不着跟这么一个疯子般存在的人较劲。”

“啊...”

李主任应声点了点头。

他的眼神不由多看了几眼眼前的这个鬼佬上司。

鬼佬身上都有一个特性:在他们眼里,他们这些港岛本地人,那都是黄皮猴子。

他们是看不起任何一个人的。

钟文泽这么拂他的面子,鬼佬竟然会一反常态的收手不追究责任?

古怪。

李主任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混迹于体制之中。

他以前是在警署工作,在后来的警廉冲突中靠向了鬼佬这边。

所以再后来,他也就调任到廉署这边来了,一步一步由最基层的位置混到现在的PI首席调查主任。

对于体制里的这些事情,他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

今天的事情。

不论是钟文泽的表现,亦或者在杜天泽这件事情上,双方的表现都太过于古怪与反常。

钟文泽既然要放走杜天泽,那为什么自己拿着上级调令文件去提人的时候,他不让自己把人带走反而要撕掉文件?

再说自己的鬼佬处长。

鬼佬

只想和你睡 1v1月半喵 24小时日本在线www

作为一个外来者,他们这群人抱团心理很强的,很会内部团结。

钟文泽这个人在鬼佬那边肯定是出了名的刺头,这么好的机会,鬼佬为什么不借机处理钟文泽的事情?

反而就此收手?

此时此刻。

在体制里混了三十多年的李主任,他敏锐的直觉与嗅觉告诉他,他隐隐感觉这件事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如果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自己这个马上面临退休的主任被鬼佬拉进来做中间人。

这是鬼佬无意的选择?

还是...

鬼佬特地选择的自己?

想到这里。

李主任的眼皮子不由剧烈的跳动了一下,莫名的感觉后背发凉。

如果这件事是一个漩涡,那自己就是漩涡边缘的那个陪唱者。

随时有被席卷到漩涡中心的风险。

一时间。

他的心思多了起来。

“怎么?”

鬼佬处长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李主任:“李主任还有什么问题要说?”

“没有没有。”

李主任脑海里思绪飞快,跟着说到:“你看,既然这个杜Sir已经被释放了,咱们下一步是不是该处理他了?”

“杜Sir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子诬陷钟文泽的事情已经在舆论媒体上大肆发酵了,给我们ICAC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虽然钟文泽放了杜Sir也没有追究他的责任的意思,但是我建议,立刻停止杜天泽在廉署的工作与免除他的职务。”

他的语速再度快了一分:“我现在就派人去把他找回来,把他的事情捋清楚以后直接定罪处理掉。”

“李主任。”

鬼佬处长笑着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口:“你为咱们廉署的名声着想我知道,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咱们的内部情况啊。”

他起身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拿过桌上的万宝路烟盒来给李主任派了一支:

“杜Sir的手段虽然不对,但他到底是为了调查钟文泽啊,所以急了点用错了手段完全可以原谅。”

“再说了,杜Sir也是你的部下,又不是非常大的错误,能挽救的咱们还是尽力挽救一下嘛,毕竟,杜Sir也是个老面孔了。”

鬼佬处长三言两语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个杜天泽后续的责任方面,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长官英明!”

李主任原地立正站立,掷地有声的喊道:“长官心系下属,让我非常佩服。”

听到这里。

李主任心里疑问更加浓郁了,但是他自然不会再继续追问下去。

鬼佬处长这态度是要死保杜天泽了啊。

可问题是。

杜天泽以前好像也并不是属于处长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啊?

现在竟然执意要保他?

“嗯。”

鬼佬处长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李主任可以出去了。

李主任离开,顺带着把门带上。

办公室里只剩下鬼佬处长一人,三两步回到办公桌的座椅上。

快速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来,拨通了宝利总警司那边。

“艾伯特,怎么了?”

宝利总警司的声音响起:“又出新的变故了?”

早不久。

艾伯特处长才给自己打了电话,说钟文泽撕毁了提人的文件,并且还带了句话:

杜天泽跟钟文泽说了一些事情,获得了某些证据。

这段话传到宝利总警司耳中,让他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

正想着要怎么处理后续的情况呢,艾伯特这边的电话又再度打了过来。

“钟文泽把杜天泽放了!”

艾伯特处长的语速快了几分:“就在刚才,钟文泽打电话告诉李主任,人他已经放了。”

“又放了?”

宝利总警司听到这里,眉头一下子就皱在了一起:“这个钟文泽,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啊!”

“一下子不放人,一下子又放了?”

“我觉得...”

艾伯特处长略作沉吟,说出了自己的

只想和你睡 1v1月半喵 24小时日本在线www

猜测:

“杜天泽肯定跟钟文泽说了什么,他们双方之间达成了某种交易,所以钟文泽这才放了他!”

“……”

宝利总警司听到这里,整个人的呼吸都重了一分。

艾伯特处长也没有发现宝利的变化,随意的摆了摆手,对着话筒说到:

“好了我的老朋友,你不是要保杜天泽么,人现在已经放出来了就行了。”

“虽然这个人不是我亲手救出来的,但我还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下次记得请我喝酒。”

“嗯嗯,好。”

宝利总警司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句,随即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搞什么鬼?”

艾伯特处长拿着挂断的电话,无奈的耸了耸肩:“宝利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电话这头。

宝利总警司挂断电话以后,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拿过边上的雪茄,大口大口的吸着。

他的脑海里,一直就在琢磨着钟文泽让李主任带回来的话:

我从杜天泽这里得到了点东西。

钟文泽从杜天泽那里得到了什么?杜天泽到底跟钟文泽说了什么,这才让钟文泽放了他?!

FUCK!

宝利总警司思考了半天,掐着刚刚抽了两口的雪茄用力碾灭在烟灰缸里,拉拽着外套脚步匆匆、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