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受走路要抱吃饭要喂软糯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虞国公是真的懂了永熙帝的心。

他抓住了永熙帝先前说出口的一个关键词:束脩!

什么样的人能最名正言顺的收束脩?当然是书院的先生。

而什么样的书院能有资格接收可以教人画生字符的江琬?除了国子监这个最特殊的“书院”,又还有谁?

虞国公于是脱口而出,力求将话说到永熙帝的心坎上。

至于万一说错了怎么办?

那也没什么,只是一个提议而已。不成就不成,他桑延涛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好在永熙帝的反应给了虞国公极大惊喜。

以至于下一刻,一名大臣疾呼:“陛下,如此不妥呀!江家小娘子尚在闺阁,此前既无文名也无声望,又岂能一跃而由学生变成师长?国子监此等圣地,随意增科,委实有儿戏之嫌。”

虞国公立刻就辩驳道:“古有甘罗十二岁能拜相,而今江小娘子不过是做个女博士罢了。她能自行领悟生字符,便是天才,是神童。闻道者为贤达,怎么就做不得师长?”

眼看这位大臣还要再辩,虞国公紧接着又来一句:“余太常若是实在认为江家小娘子不堪为人师,不如……你余家不选人来便是。”

太常卿余伯达:“……”

就算明知道能有灵光,可以成功画符的人少之又少,他家中就算选了人去跟江琬学画生字符,也不见得能学会。

但学不学得会是一码事,这要是连入选的资格都没有,那就闹笑话了。

余伯达讪讪一笑,还要硬着头皮给自己圆话:“国公爷说笑了,下官可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国子监乃天下读书人心中最高之求学圣地,下官不过多嘴一句,表达慎重之意罢了。”

说着,倒看向站在另一边,正手持玉笏,老神在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受走路要抱吃饭要喂软糯

在的国子监祭酒邱培光。

邱培光:“……”

呵呵,老夫不想发表意见。

倒是长公主,在此时悠悠道:“国子监中,女学都有了,女博士原本也有,多加江小娘子一个,算多吗?”

众人:“……”

是不算多,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到底哪里不对呢?

有些敏锐的,到这个时候其实明白了。国子监增开符术科,又请江琬做女博士这个事情,看起来好像是影响不大,可实际上,从长远看,这个事情的意义又非比寻常。

因为在此之前,国子监中的女博士,是只教授女学生的!

这就好像将女学割裂并依附在其它主流学科之外,男博士可以教男学生,也可以教女学生,可女博士却只能教女学生。

看似双方待遇类同,可实际地位就是不同。

而江琬这边,一旦符术科落成,她又成为符术科中第一位能不限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受走路要抱吃饭要喂软糯

性别教授学生的女博士,那么男女之间,在学问和声望上的壁垒,首先就能从她这里开始,被打破。

这个事情如果往大了说,那就是对礼法的一种挑战。

是叛逆,是异端,是必须遏止的,是无法容忍的。

当然,要往小了说,好像也没什么。

不就是一小小的博士名号吗?给她又如何?

这又不是要给她封爵,何必为这等小事与皇帝作对?

那么永熙帝又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正所谓君心莫测,永熙帝的真正想法肯定不能随便被人猜透。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惜字如金到仿佛根本连语言能力都丧失了的九皇子秦夙,忽然道:“国子监,多琬娘子一个不多,但她……无可替代。”

无可替代什么?

生字符,无可替代!

这天下间,到目前为止,只有江琬领悟了生字符。

既然如此,其实这就是一个无需争论的议题。

秦夙忽一扫视四周,目光所过之处,也不知怎么,凡被他所视之人,无不胆生寒意,一时噤声。

永熙帝高踞御案,看向虞国公的眼神亲切无比,看向秦夙时则目光复杂,再一扫众人神态,也不再多说废话,就此敲定了国子监增科之事。

相对于众人先前所讨论的,抵御雪灾和天狼入侵那等大事而言,国子监增科,其实又是一件再小不过的“小事”而已。

小到它仿佛都不值得如此多的重臣为它争论。

它又好像是一场大论之后的余韵小点,可供众人茶余放松。

定论之后,永熙帝叫秘术监拟旨,便即挥退众臣。至于早饭,那是不留了,还是各回各家,各人吃各人自己的吧。

此时,正在竹涟水房炼丹炼得昏天暗地的江琬,是真料想不到,转眼之间,自己就从一介白身,成了国子监的女博士!

永熙帝之前说的不会亏待她,还真是没有亏待她。

宫中,大臣们被拘在宫中一夜,至此也基本上都是疲乏难耐了。

长长的御桥宫道上,这些大周朝的重臣们或独身行走,或三两结伴,纷纷出宫。

这一夜接收到的信息实在太多,以至于众人各怀心事,都没有人注意到,向来喜欢与人结伴热闹的虞国公,此时竟不见了踪影。

那么,虞国公去哪里了呢?

他在议事散场之后,又返回去求见永熙帝了!

这个悄么么跑去找皇帝私聊的家伙,开口就跟皇帝说:“陛下,江博士既然要去国子监授课,臣再单独给她束脩便有些不大妥当了。既如此,臣愿捐献今秋新粮一千石,以充入国子监粮库。”

一石粮食一百斤,虞国公开口就提出要捐一万斤粮!

这是什么?

这分明就是借捐献国子监之名义,向国库做捐献呢!

大灾将至,虞国公有心讨好皇帝,却偏偏拿着捐献国子监,为自家子弟求得符术科学习名额的事情来做借口。这样的捐献既不乍人眼,又实在且实惠。

换算一下,一石粮食按照如今时价约合八百文,一千石也就是八十万钱。

八十万钱又是多少银子呢?

官方换算价,也就是八百两!

区区八百两,还不抵十斛珍珠价。

平常,世家子弟上国子监读个普通的学科都还不止花费八百两呢。

可虞国公,却只花八百两,既在皇帝这里卖了好,又用超低廉的价格为自家子弟求得了一个珍贵的生字符学习名额。

而从这以后,各大世家要想获取名额跟江琬学画生字符,不到永熙帝这里来捐粮,谁又好意思开口?

永熙帝:“哈哈哈!好好好!”

龙心大悦,愉快之极。

虞国公,可真是国之重宝啊。

一时之间,君臣相得,皆大欢喜。

喜欢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