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禽定音 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拍戏的现场。

阿芳愤怒地瞪着面前的蓉蓉:“你到底怎么回事,连个剧本你都画不好,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出外景不可以用黄色的荧光笔,那样太刺眼?!”

蓉蓉尴尬地想要解释:“可是,我……”

阿芳气势逼人地:“可是什么可是?!你别的没学会,先学会顶嘴了是吗?!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我都怀疑

一禽定音 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怎么长到现在的,笨得像猪一样,居然还有人推荐你给我当助理,你给人家送了多少礼,还是陪人家上床了?”

蓉蓉委屈地低着头:“你怎么这么说我,我没有……”

阿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你还敢犟嘴!”

蓉蓉捂住脸,看着面前的阿芳,委屈的眼泪在眼中流出。

画外传来导演的一声“咔!”,原来两人是在拍戏。

导演快步来到阿芳面前:“阿芳,刚才的戏似乎有点过了,剧本只是要求你刁难你的助理,你怎么不按台词说,而且还动手打人……”

阿芳盛气凌人地对导演:“剧本写的一点都不生活知道吗?我演的就是挑剔事多的女明星,这样才更能体现人物,重要的是情绪和感觉,你懂不懂戏啊?!而且你问问蓉蓉,当初我给她当助理的时候,这些话是不是都是她对我说过的?!”

导演看着阿芳解释着:“剧本对于每个情节的设计,都是经过我们反复研究推敲的。台词适当的修改,我觉得还可以接受。但动手打人,我还是觉得刚才的戏过了,咱们按照剧本要求再来一次吧……”

阿芳不高兴地指着蓉蓉:“来什么来?我演的已经非常到位了,为什么还要重来?!你是觉得戏过了,还是就想维护她?!”

导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着解释着:“你们都是演员,所有的角色都是为了戏服务。我也没有维护任何人,只是为了戏好。”

阿芳冷笑一声:“戏好?!我演的就是最好的状态。要再来一次你来吧,我不演了!”

阿芳说完,转身走向一边的休息区,趾高气扬地喊着自己的助理:“小云,我的水呢!?”

导演生气地看着离开的阿芳,回身看着挨了打,还在哭泣的蓉蓉,陷入两难的境地。

制片人得到消息从远处匆匆跑来,来到阿芳的面前,赔笑哄着她:“亲爱的,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生气了?出什么事了?”

阿芳没好气地:“刘总,你别问我,问你找的导演去,什么玩意儿啊,一点儿戏都不懂,就知道照着剧本拍,一点儿二度创作的空间都不给演员。”

制片人哄着阿芳:“是,是,确实应该是多给演员一些发挥的空间。但是,亲爱的,你刚才的戏我看了,的确是非常精彩,就是稍微过了一点儿。这样,你跟导演互相让一步,咱们把打人的设计去掉,再来一次好不好?”

阿芳不情愿地:“你都说特别好了,非得再来一次啊?”

制片人劝着:“你可是玉女明星,在荧屏上打人,对你的形象也有损的,是不是?!我可是完全为你以后的发展着想的。”

阿芳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好吧,刘总,我可完全是看你的面子才再来一次的。”

制片人点着头:“是,是。明白。(回身招呼导演)来吧,我们再来一次……”

戴伟在边上看着阿芳的表现,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只能是无奈地轻轻摇头。

重拍一次,得到导演的认可后,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

工作人员散坐在现场,每人面前都放着盒饭。

凉伞下传来了阿芳的大声抱怨:“哎呀,这饭怎么吃呀?!”

众工作人员纷纷转头看去,管饭的剧务赶忙快步来到了阿芳的面前:“阿芳老师,这是按照您的吩咐,准备的您最爱吃的菜啊。”

阿芳没好气地:“最爱吃的菜怎么了,这什么环境啊,这么热的天气,太阳晒着,这饭菜的味道也不对了,怎么吃啊?”

剧务赶忙地:“这可是做好就直接送来了……”

阿芳不高兴地:“我说的是吃饭的环境,谁跟你说是不是直接送来的了。你坐五星级酒店吃面包,和你坐马路边吃牛排,哪个有身份啊?!环境,我说的是环境,懂吗?”

剧务尴尬地:“阿芳老师,咱们现场也就这环境了,这个我可没法解决。”

阿芳恼火地:“你没法解决,那我就别吃饭了呗,反正我要是没吃饭,回头饿晕了,演不了戏,你们可别怪我耽误进度。”

制片人和导演本来在另一凉伞下吃饭,听到阿芳的叫嚣,赶忙放下饭盒走了过来,再次哄着阿芳:“亲爱的,咱们这出外景,环境确实艰苦点,你帮帮忙,克服一下。”

阿芳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克服?回头我要是中暑了,你也让全剧组都克服一下啊。”

制片人无奈地:“阿芳,那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吧。”

阿芳直接地提出了要求:“给我准备房车呗,有地方吃饭,有地方休息那种。”

制片人为难地:“阿芳,这戏是咱们自己公司投资的,能省一点儿就省一点儿,这房车……”

阿芳不再说话,直接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刘总,省钱都省在我身上是吧,我懂了。”

制片人看着阿芳无奈地回应着:“行,我马上安排制片去找房车,明天一定给你解决。”

阿芳睁开眼睛:“这还差不多。”

制片人转身要走开,阿芳又继续提出条件:“等等。”

制片人停住脚步:“还有什么要求?!”

阿芳得寸进尺地:“我现在晚上休息的那个酒店环境很不好,我休息不好的……”

制片人忍着气:“好,我马上给你调换一个五星级的套房。还有吗?”

阿芳点头:“嗯,还有啊,既然给我配了房车,车里的东西就要齐全,一个助理肯定打理不过来的……”

制片人点着头:“我在给你请两个来,一共三个,你看行了吗?”

阿芳满意地:“好吧,就先这样,我想到什么,再随时跟你说吧。”

制片人强忍着怒气,转身拿起电话:“喂,小勇啊,马上去联系下,北京哪里可以租到房车……”

阿芳低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远处结束了拍摄的戴伟,看着阿芳这种表现,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甚至有些后悔,当初怎么会选择帮助了她。

戴伟想要上前劝说,又忍住,匆匆离开。

超能交易所的花园内,江离独自坐着发愁地思索着。

石头抱着一大盆水果,开心地笑着走来,招呼着江离。

江离无精打采地拿起一个水果放在嘴里啃着,并不搭理石头。

石头好奇地冲着江离手舞足蹈着。

江离打了响指,回身问石头:“你要说什么?”

石头询问着:“你怎么了,又不开心了?”

江离无奈地:“你没看最近老板很喜欢那个戴伟,都没什么时候搭理我了,我给她买衣服买化妆品,她也都顾不上看。再这样下去,我好不容易在她面前建立的好印象,又白费了。”

石头想了想:“你不是一直想给老板写首歌哄她高兴吗,你倒是写啊。”

江离着急地:“我试着写过,可总是感觉不对,写不出来呀。”

石头撇嘴:“那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石头不再搭理江离,抱着水果盆坐在一边大口的吃着。

江离恼火地看着石头,生气地:“嘿,你个小白眼儿狼,要好吃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什么好听对我说什么,现在我这儿遇到问题了,你给我来个帮不了我,咱们俩的交情就这么经不起考验是吧?”

石头有些无奈地:“大哥,不是我不帮你呀。我是活了几百年,可我实际上只有七八岁嘛,你们那些男男女女的事情我真的不懂。我确实没有办法帮你嘛。”

江离明白石头说的都是事情,自己确实无法指望他能帮助自己,只能无奈地抱着脑袋,嘴里又开始哼唱起来,想要写出给南笙的那首歌。但哼了几句,却始终形不成完整的曲调。

江离正着急,却听到大厅方向传来了吉他的弹奏,伴随着歌声。

江离诧异地:“谁在唱歌?!”

石头也歪头听着。

江离在仔细地听,惊讶地:“是戴伟!?”

江离气恼地起身向着大厅快步走去,石头赶忙也抱着水果盆跟了上去。

超能交易所的大厅里,南笙手端茶杯悠然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戴伟。

戴伟怀抱吉他正在演唱着一首原创的歌曲。

江离和石头走进,看到这情景想要说话。

南笙却向江离摆手示意不要打扰戴伟的演唱。

江离只能忍气停住,听着戴伟的演唱。

江离听着戴伟的演唱,渐渐地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睛,歌词中竟然巧妙地将戴伟名字中的“伟”字和南笙名字中的“笙”字融合了进去。

戴伟演唱完毕,回头看着江离微笑:“哥哥,你也来了。”

江离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戴伟转对南笙:”这是我新电影的主题曲,是我自己做的,你们觉得怎么样?”

南笙微笑称赞:“很不错,挺好听的,而且你还在歌词中把你我名字中的一个字都加了进去,很有想法啊。”

戴伟脸上露出了少年得意的笑容。

江离看着戴伟的笑容,更加的不舒服,故意地驳斥:“我倒觉得很一般,甚至很差。”

戴伟转头看向江离,微有些不服气地:“哪里差了?”

江离煞有介事的:“歌词,讲究的是朗朗上口,合辙押韵,而且用词太过笨拙了,一点都不含蓄,也没有内涵。再说旋律,至于副歌部分,更是太过简单,缺乏起落重复;然后就是你歌词要表达的主题,是爱情、是梦想,都太不清晰了……”

南笙听了江离的话,微微点头,转头看向戴伟,等他的回应。

戴伟认真地:“哥哥,您刚才说的有道理,歌词的格式与押韵是很重要,不过不能为了格式而模式化,为了押韵而堆砌词藻,毕竟流行歌词不是语言文学,文章写的华丽当然好,但还是首先要清晰明了,让别人一看就能懂,这才是流行歌词。”

江离听了戴伟的回应,微有些不快。

戴伟却继续说着:“还有,您说的旋律,到了音乐的高潮部分,一首好听的歌,旋律总是跟着歌词的表述来起起落落,但这是学问,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至于您说到的主题问题,我觉得除了您刚才提到的那些,还有一种就是做歌者的心境,心情,这就是有感而发的歌曲。总之,我觉得你对于歌曲创作的观念有些古老了,不够现代,不适合现代年轻人喜欢的方式。”

江离不服气地:“就你这种就是年轻人喜欢的?那不过是些脑残粉喜欢的吧?!”

戴伟反驳:“请您不要带着歧视的眼光去对待你的听众,也不要用任何的道德捆绑意识来去要求你的听众,他们听到你歌曲的第一反应,才是决定你是否受欢迎的关键。我记得哥哥你说过,你过去是名歌手,那你的歌是否真的受观众欢迎?反正,我知道我唱歌是有很多粉丝喜欢的?”

江离还有反驳,南笙却打断了他:“好了,你们两个太过认真了,说的那些理论我是不懂。但刚才那首歌,我听着是真的还不错,那就好了。”

江离一下尴尬了,不知该如何回应。

南笙向戴伟提议着:“好了,差不多到晚饭时间了,戴伟你明天不是还要一早开工吗,我们吃过饭,你早点回去休息。”

南笙起身走向餐厅,戴伟答应着跟了上去。

江离看着二人离开,脸上更加的不快。本来自己想写首歌来讨好南笙,却被戴伟抢了先,心里已经十分不痛快,然后想要和戴伟讨论一下歌曲创作,却又被他怼。最要命的是南笙居然还站出来帮着戴伟,这才是让他最不舒服的……

喜欢超能交易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