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长了太大了撑坏了h 菜单翻译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黄河战线最近局势很复杂也很乱,导火索就是李岩出其不意打下对岸贼军的耳目城堡朝邑,随即双方你来我往各显神通终于把水搅浑了,使得河津被围,潼关一触即发,大荔更是险些被官兵破城。

作为西安的中路大门,大荔的存亡牵一发而动全身,两方人马在这较力,若非刘芳亮千钧一发前来驰援,官兵已然破了大荔。

最终官兵带着遗憾北去抓兔子了,而大荔城内则全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满城嚎哭的声音持续到很晚很晚。

有的是无辜百姓遭了战火死了人,肝肠寸断。

有的是战友战死,痛心疾首。

有的则是劫后余生放生痛哭发泄情绪。

不过到了后半夜,终于安静下来了,哭的人累了,困了,特别是坚持了几乎三个日夜没睡的士兵,前一秒或许还在吃着干粮下一秒头一歪腿一伸就睡着了。

但有人睡不着,即便眼已然布满了血丝。

高一功,刘芳亮,田见秀,三个贼军大佬!

虽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进攻的官兵击退,使得大荔城还攥在手里,几人只有庆幸还谈不上喜悦,毕竟谁也不知官兵的下一次进攻在什么时候发动,自己又能否扛得住。

天黑之前官兵数千骑兵绕城袭扰,让他们心神绷紧,而后又来了许多人围城,当时三人都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哪只城外官兵只是将家伙什拖走了,并未进攻,松了一口气之余也开始疑惑官兵此举何意。

难不成是要撤走?

不太可能,打了三天拼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就突然放弃了,就因为了来了援兵?

但他们为什么把家伙什拉走啊。

三人想不通,但也知道官兵短时间内不可能在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至少要恢复个一两天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他们要尽快修复防守工事以及遣人去外边求援。

而且即便这几天内官兵发动进攻他们还是有把握挡一下的,而且外边还有两三千兵马,虽不多,但若能在官兵攻城的时候从外袭扰一下,刘芳亮再率兵出城搞一下,城上防守依然由高一功和田见秀负责,如此三保险之下,足够撑到援兵前来。

手下将士已是疲惫不堪,可城防修复却拖延不得,于是城中百姓不论男女妇幼都征用,更是遣探马出城严密监视官兵举动。

三人虽疲惫却根本睡不着,猜测官兵的下一步行动,潼关那边打了没有,闯王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不觉天色渐凉,眼见一夜没动静三人也再也撑不住准备睡觉时,探子来报说,官兵有骑兵封锁了蒲州周边令他们无法靠近官兵大营,但即便如此还是让他们发现一支官兵去往朝邑方向。

官兵粮草不足,应该是去朝邑或者蒲州押运粮草的队伍,三人果断做出这个猜测。

这个猜测自然是有根据的,虽然李岩破了朝邑甚至出兵围攻大荔,但他绝对不可能将粮仓转移到朝邑城内,粮草是军队的命根子绝对不可能置于险地,即便上万大军在对岸,他也只能分批次运过去,比如一次供应三五天的分量。

这个猜测当然是错的,那是吴惟英的神机营,但也不是全错,马花豹等人的粮草确实已见底了,也确实让吴惟英捎话过去请求补给。

之所以没有等补给到在发兵实因兵贵神速,且他们料定那三个兔子窝里应该也有不少存货,只要破城吃的喝的都有了。

至于官兵的骑兵在城外游走拦截封锁他们的探马,那就是他们要准备作长时间围城的打算了,更是要切断他们和外界的联系。

围城可以,但切断与外界联系不行,三人商议之后,决定要出城打一波,掩护探子冲出去求援。

不过未免着了道,三人相当的谨慎,先回房小憩一会待天色大亮后登城观望,见城外四周有不少骑兵在游荡,有的甚至就在近在护城河外,只要见到有贼兵探子出城就张弓疾射或者纵马围追堵截。

声东击西,刘芳亮令手下一贼首率兵五百从北城冲出去,另有三十余探马从其他门出城,很快就被城外的官兵发现开始围追堵截,只有北门外的官兵见贼军势众打马就跑,待贼军追出数里之外,数千官兵迎头杀了过来,贼军不敌撤回城内。

除了北门跟随出城的十几个探马在被官兵大军拦截前朝西冲了出去外,从其他门出去的三十余骑皆被拦了回来,但报知并未遭遇大军。

只要有人冲出去了就行,刘芳亮沾沾自喜,但同时也犯了疑惑,官兵大营方向在东,为何其拦截部队的主力在正北方?

“他们这是要打北线的主意了”田见秀第一个反应过来,但高一功和刘芳亮还不相信,舍近求远,放着大荔不吃去嚼那几根骨头?

还有他们为什么要轻易放弃大荔不打?

“或许是一箭双雕,围大荔的同时分兵去打那几个小城”田见秀如此认为。

三人都皱了眉头,北线兵力空虚根本不堪一击,很显然被李岩钻到了这个空子,这让他们非常气愤却又无奈,所谓的明明看破对方的心思却素手无策。

这个时候都自身难保了,根本无法去驰援。

并且……也没必要驰援!

“那几个小破城嚼之无味,弃之不过略显可惜罢了,若能因而令明军分兵减轻大荔的压力倒也值得了”刘芳亮如此说,田见秀皱眉想反驳,但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北线那几个小破城的存在自然有他们的作用,只是眼下无论他们有什么作用都救不了的。

“没错,明军占了就得分兵去守,这样一来大荔就会减轻很多压力,只待咱们打退这些狗日的,将来再拿回来便是”。高一功如此说,田见秀叹口气,也只得这般了。

“咱们不能坐以待毙,眼下我倒有一计”刘芳亮突然咪起眼睛:“所谓兵行诡道,咱们现在处处被动何不和他们来个出其不意”。

“你总不该会想着去打蒲州吧”高一功哼了一声。

“那到不至于”刘芳亮笑了下:“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眼下没那个实力打蒲州,甚至连打朝邑都有心无力”。

“那你想干啥,别绕弯子了,说吧”高一功催促道。

“突袭他大营!”刘芳亮嘿嘿阴笑着看向田见秀:“田兄觉得如何?”

咦……高一功倒吸一口冷气看向田见秀,论智谋田见秀是他们中的天花板,这个提议实在太令人意想不到也太冒险了,所以都想听听田见秀的意见。

田见秀皱了眉,心里头在仔细的盘算着这件事的可能性,刚险遭破城厄运,此时如履薄冰之际,自保都不足还出兵奇袭明军大营……

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明军也绝对意想不到!

若真破了其大营,困境立解,甚至还可分兵驰援北线又或打朝邑也无不可!

“此计可行,但须从长计议”田见秀盖了章,但刘芳亮急了:“兵贵神速,再从长计议明军都开始动手打咱们了”。

“那你总不会今晚就动手吧!”田见秀一愣:“而且明军在城外耳目众多,你刚出城就会被其发觉,如何突袭……你莫非要故技重施?”

“有何不可呢?”刘芳亮嘿嘿一笑:“所谓兵不厌诈,虚虚实实百试不爽啊”。

“行啊你,东征一行学到不少本事啊”田见秀嘿了一声,心道这刘芳亮比之往日确实长了不少本事!

刘芳亮叹口气:“吃一堑长一智,看的多了,经历的多了,吃的亏多了,自然就会学到些有用的东西”田见秀眉头一皱:“你这话里意思莫不是还跟了那大太监的学到了东西”。

可不是,刘芳亮又是一声长叹:“当时咱们多好的势头,多大的阵仗,都在他手下吃了大亏,可论本事他真的有那么厉害么,呸!都是些下三滥手段,可他么的偏偏就是这些上不了席面的下三滥手段实用的很!”

“既是如此,咱们就以毒攻毒吧,且先说一下你的打算”田见秀把话题拉了回来,刘芳亮顿了一下:“他的拦截部队在北边,说明是在防备咱们北去救援,那咱们就偏偏派出一队人马佯装北上救援,再出动小股人马缠住他的周边的探子,主力趁机扑向他的大营……我从三原来时用的就是这招!”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