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交换温柔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街边一栋三层楼的建筑,在自爆卡车的剧烈爆炸之中,轰然倒塌下来,那些黑帮分子,一个个鬼哭狼嚎。

夏平安在自爆卡车的火光和冲击波中继续前进,脚步半分都没有停下。

爆炸的冲击波和火焰扫来,对夏平安来说,犹如微风拂面,他身外的水盾,微波轻轻荡漾了一下,就把一切都化解了。

“那是什么人?”

“魔鬼么?”

那些黑帮分子这个时候终于完全看清了穿过自爆卡车的熊熊燃烧的火焰和地面上的大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夏平安,还有夏平安手上提着的近防炮的炮塔,嘴上叼着的雪茄,冷漠而又带着嘲弄之色的面容。

不少人以为是自己吸毒后产生了幻觉。

因为那炮塔,不像是人能用一只手提着的东西。

还有十多辆自爆卡车在一百多米外的大街上,整装待发,数千武装起来的黑帮分子就在那些自爆卡车的后面。

“杀了他……”一个黑帮头目怒吼起来,那些黑帮的帮众终于清醒了过来,他们不知道夏平安是谁,但夏平安的枪口却对着他们,所以,是敌是友已经很明显了。

这个时候,那些黑帮武装终于明白一个召唤师的水盾术法有多强悍,无数的子弹,射到了夏平安身前的水盾上,就像被胶水粘住的苍鹰,只是让水盾轻轻晃荡,那些弹头就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伤不了夏平安分毫。

那些距离自爆卡车近一些,但同时脑袋还算聪明的黑帮分子,在看到夏平安手上的炮塔转向那些自爆卡车的时候,这个时候已经掉头跑路了。

“垃圾……”夏平安嘴里轻轻嘀咕了一句,再没有半句废话,手上的炮塔的枪管再次旋转起来,无数的子弹倾泻而出,把那些自爆卡车扫爆。

那些自爆卡车全部挤在一起,这一次,夏平安只是扫爆了一辆,其他的就同时被那辆爆炸的自爆卡车波及到,更加剧烈的爆炸发生了。

在轰隆的巨响之中,一团火光和黑烟拔地而起,冲到了百米高空之中,整整小半条街道,瞬间就变为废墟,那些自爆卡车周围百米之内的黑帮分子,不是身体被撕成碎片就是被震得七窍流血,瞬间毙命,伤亡惨重。

之前没有人能想到,原本应该开到人民广场华人社区的防线和工事面前才爆炸的自爆卡车,居然还没有驶出去,就在他们的阵前爆炸了。

这一刻,整个十一区和毗邻的第三区,第十区和第二十区,差不多半个巴黎城都感觉到了这里传来的震颤。

黑帮分子已经丧胆,不少黑帮分子从爆炸的震颤中清醒过来,瞬间转头就跑,从空中放眼看去,那原本挤满了黑帮分子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如丧家之犬和非洲大草原上迁徙的羚羊一样转身而逃的黑帮分子。

华人社区那边的人都呆住了,原本众人以为今天是一场死战,却没想到战斗一开始就发生了逆转。

前进,前进,继续前进……

夏平安的身形,像一个优雅的死神一样,眨眼就穿过那爆炸的黑烟火焰,出现在那些黑帮分子狼奔鼠突的大街上,手上的炮塔开始继续“咚咚咚咚咚……”的咆哮起来,对着那些黑帮分子疯狂扫射……

夏平安没有留情,没有仁慈,因为他知道,今晚如果是这些人突破了华人社区的防线,华人社区中那些无辜的人会迎来怎么样悲惨的命运,这种时候,除恶就是扬善,垃圾死得多一些,善良的人就能活得更好更有尊严。

夏平安手上的炮塔的威力太恐怖了,这是用来对付装甲目标甚至是来袭导弹的近防炮啊,打在人身上,威力可想而知,那根本不是普通的血肉之躯可以抗拒的。

一颗炮塔之中的子弹射出,打在那些人的血肉之躯上,一下子就是碗口大的一个血洞,打在手脚上,直接就能把手脚打断,骨碎肉糜,脱离肢体,如果是四五个人在一条线上跑着,一颗子弹过去,能同时穿过四五个人的身体,在他们的身上开出一个大洞,让他们全部倒下。

炮塔中射出的子弹在黑暗之中连成了一条条明亮的火线,那火线就像死神的镰刀,在大街上疯狂的收割,火线指向的地方,两千米内,无人能够站立,一连串的弹头射过去,就等于是在街上哗啦出一条血肉通道。

夏平安一边前进,一边扫射,不放过眼前的任何一个还能移动的黑帮分子……

300多米外,一辆装甲运兵车上的黑帮分子用运兵车上的机枪和夏平安对射起来。

那些子弹打在夏平安的身前的水盾上,水盾轻轻晃荡,子弹就落在了地上,夏平安手上提着的炮塔转过方向,对着那辆装甲运兵车,一条火线抽过去。

那辆装甲运兵车一秒钟都没有坚持住,“轰……”的一声就爆开了,车内的人,被子弹和爆炸撕扯得四分五裂,爆炸开来。

哗啦哗啦的黄铜色的弹壳不断从夏平安手上的炮塔上抛下,在夏平安的身后,就像他的足迹,留下一连串金黄色的前进路线,而炮塔所指的前方,则是无数被撕裂的血肉和残肢。

在这条大街上,没有任何血肉之躯,可以在炮塔的火线指向它的时候坚持超过一秒钟,如果有,那就两秒。

炮塔的弹链直接连接到空间仓库内,这就让夏平安手上的炮塔,有了近乎无限制输出的能力。

有三颗火箭弹朝着夏平安飞射过来。

夏平安手上拿着沉重的炮塔,但身形却如刺客和蝴蝶一样的轻灵,他轻轻跃起,橘色的风衣在夜风之中飘扬,人在空中,手上的炮塔朝着火箭弹射来的地方扫过去,那巨大的后坐力,带着夏平安在空中向后面飘去,像一个飞起来的风筝,而与此同时,几百米外的几辆逃窜的改装皮卡,瞬间就化为火球,轰到了天上。

皮卡还没有从天上落下来,夏平安的双脚,已经稳稳落在了地上,继续前进。

……

500多米外,有黑帮狙击手的子弹朝着他射过来,那子弹被水盾卡主了。

还不等那射出子弹的狙击手收起枪换一个地方,零点一秒后,夏平安手上的炮塔已经指向狙击手隐藏的公寓房间。

下一秒,无数子弹飞来,子弹穿过墙壁,把整个房间的墙壁打得像筛子,一面墙直接倒塌,那藏在墙壁后面的狙击手,更是被打得像马蜂窝一样,已经辨认不出人形。

……

上百黑帮成员跑到了路边的一栋五层楼的小公寓里,向夏平安射击。

炮塔的火线抽来,一分钟后,被数千发大威力弹头穿过的公寓楼像一块千疮百孔的奶酪,和里面的残骸一起化为废墟,然后轰然倒塌。

在炮塔机械的咆哮声和枪管的高速旋转中,只留下法国巴黎末日帮和豺狗帮的鬼哭狼嚎。

开始还有人敢向夏平安反击,但随着那些反击的人眨眼之间变成炮塔下的残尸,所有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交换温柔

还活着的黑帮分子,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命,丢下武器逃命!

这不是战斗,而是一面倒的屠杀,所有的黑帮分子,在今晚,都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交换温柔

成了巴黎第十一区这条大街上那恐怖近防炮的移动靶子。

夏平安一路横推,用手上的炮塔扫过两千多米长的整条街,从人民广场一直扫到了艾维尔大桥,那些黑帮分子的成员,车辆,在夏平安手上炮塔的火线扫过的时候,再难找出一个还完好的来。

……

站在塞纳河边的大桥上,夏平安手上炮塔的十一根枪管终于停止了旋转,嗡嗡的高速马达终于停止了下来,那一根根的枪管,这一路扫来,到了这里,已经变得通红,就像刚刚从熔炉之中取出来的东西,带着地狱的色彩和温度……

放眼眼前的街道,一片寂静,只有河水在静静的流淌着,视线之中,再也没有一个碍眼的存在。

眼前的世界,终于……清净了!

把近防炮从水盾的设计口往旁边一挪,那通红的枪管砰到旁边的水盾,嗤的一声,大片的水雾就从枪管上腾起,那枪管也瞬间冷却下来。

夏平安收起近防炮,取下嘴上的雪茄,长长吐出一口雪白的烟雾,然后把烟头碾灭。

从开始到现在,刚好抽完这根雪茄,这条街也被完全扫平了,在他身后,黑帮分子的残躯断臂铺满了整条街,那大街上的两侧都是鲜血,只有中间一条是弹壳抛洒下来的金黄色的通道。

战斗还没有结束,有几个重要人物看势头不妙,早已经跑了。

夏平安偏过头,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下一秒,夏平安的身形就从大桥上消失了。

……

一直等到枪声彻底停止之后,华人社区的护卫队才离开了工事,来到了刚才夏平安与末日帮和豺狗帮激战的大街上。

一颗照明弹被打到了天上,在照明弹的冷白色的光芒下,站在人民广场大街尽头的所有华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已经不是大街,而是通往地狱的血肉通道,在那通往地狱的血肉通道中间,无数黄橙橙的弹壳,在大街两侧血泊和残肢的映衬下,在黑暗中闪着光,分外鲜明,带着某种神圣却又难言的意味,一路抛洒,从未断绝,像诸神的足迹,一直从人民广场延伸到了远处的黑暗中,让人心神震颤,有跪拜的冲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