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妓服务 阿宾传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温婉坐在室内正在绣花。

一张瓜子脸,丹凤眼,眼角稍稍的往上吊着,五官精致,看着虽谈不上惊艳,却也是一个标准的美人。

十根纤长细腻的手指拿着针线不停地忙碌着,她正在绣着一朵大红的牡丹花,天香国色,看着栩栩如生,就好像是真花一般,仿佛都能闻着阵阵扑鼻的香味儿。

人如其名,乍一看她,让人觉得她很温和,委婉含蓄,不多言,不多语,静若处子般与世无争。

这一般的稳坐泰山,纹丝不动,围在她身边的佳丽们自是替她着急,也有传闻,传闻她是宫中王贵妃的亲外甥女。

传闻毕竟是传闻,佳丽们就问温婉,此传闻可是当真啊?她只是莞尔一笑,不做回答,每天一有时间就绣花。

随着太子的赏赐送到温婉这里,众佳丽也明白了,无风不起浪,这样的传闻怎么就没有传别人呢?遂深信不疑。

说来太子的赏赐就最直接的证明了温婉的这层关系,难怪她安于盘石,稳坐泰山,稳如老狗、不动声色。

首先,她没有像方嫣红与沈梅娇一样,为得到太子的关注,绞尽脑汁的使出手段,恨不得白天黑夜连在一起不停的明争暗斗。

她很安静,与众多的佳丽一样没有主动的靠近太子,甚至每日里连话都不说一句,然而,金口玉言的她却得到了太子的赏赐。

或许,一切早有安排,只要她安安静静的等待就好了,也非常的适合她的性格,何乐而不为之呢!

别看她很安静,也别看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绣手中的花,然而,她最关心的人、让身边的人随时随地提供消息的人,就是棠主娘娘。

对于棠主娘娘来到宫中就病了一个多月,之后也没见着她露面,出来拉拢人心什么的,她一点儿也不疑惑,也不吃惊。

正如她一般,不动声色、稳如泰山之人身后必有强大的后盾。

若是在此时,棠主娘娘真的出来如方嫣红,沈梅娇一般明争暗斗,她还真就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然而,正是这位不出来的棠主娘娘让她不清楚她到底是在干什么?就不怕这太子妃的位置落在别人头上吗?

对于方嫣红跟沈梅娇的争斗,她只是不屑的一笑,心中暗思:“最终,定谁是太子妃,太子他有话语权吗?”

思罢,咯咯的一笑,胸有成竹的继续绣着花,告诉身边的人有棠主娘娘的消息立刻报与她。

男妓服务 阿宾传

她身边的这些人,其实也没老实,可不能说什么也没有干,哪一个也不是省油的灯。暗地里安排人等到沈梅娇的跟前,怂恿她与方嫣红对着干,争斗的越狠越好,看热闹的从来也不怕事大。

入宫就咋咋呼呼的方嫣红,自是明目张胆的争宠,沈梅娇也是在风口浪尖之上,跟她对着干,而这很有城府的温婉,却不显山不露水的与世无争、稳如老狗。

说来温婉所思不无道理,最终定下谁是太子妃,太子确实没有话语权。

虽然,不能说完完全全的没有,但有也是不多,这太子妃可以说成是将来的皇后,执掌半壁江山之人,当今的天子引领众宫的嫔妃钦点。

难怪温婉稳如老狗的纹丝不动,她的这位亲姨娘,当朝的王贵妃可是有着最直接的话语权,在她看来,她的这位姨娘耳边风吹也能将她吹上太子妃的宝座。

至于她这么有把握,为何还要随时随地的搜罗着棠主娘娘的消息呢?

人的名树的影,这胜京城里谁人不知道沈梅棠自小聪慧过人,倾城绝色,当然,她也知道,即便是她当上太子妃,沈梅棠也很有可能仅次于她,排在第二位。

论才、论貌她都比不上她,即便是坐在太子妃的位子上,身边有着这样一位光芒万丈的人物在,她能坐得稳当吗?这才是让她坐立不安的。

眼见着入宫三个月就要过去了,马上面临着十选三,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形同虚设,她不用管。

身边跟着她的佳丽有几个心里没有底的,央求过她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留下,她也只是一笑,眼皮都没抬一下。

她才不会为这等的小事轻易的去动用关系,她的目标很远大。但她也知道被拒绝的滋味儿不好受,所以,她不拒绝任何一个央求她的人,一笑而过。

但是,让她有些惴惴的是,自打入了宫她的这位亲姨娘也没有派人联系她,她也没敢轻举妄动的派人主动去见她这位姨娘。

她知道,她这位姨娘心思缜密,长相普通,却能稳坐贵妃这位置上,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既然是在太子妃初选之时,通知她务必认认真真的前来参选,就会时刻的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入得这宫中,凡事沉不住气可是大忌。

这一会儿,见她放下了手中的绣品,抬手揉了揉脖颈,似乎有些个累了。

她的脖子很白皙,要比别人的长一些,一串十分少见的象牙色珍珠项链戴在其上,颗颗浑圆若鸽子蛋大小,散发着煜煜的晶莹之光。

“婉主,太子送来了四样酥糕酥点,还有四样水果。这就给你拿过来。”身边伺候着她的一个丫鬟从外而入,上前道。

“啊,都端上来,我正饿着,酥糕酥点跟水果一定很好吃。”温婉道,声音很小,仔细的听才能听见。

“是。婉主。”丫鬟应声。

不一时,将点心与水果端上桌来,满满登登的摆了一大桌子。

见那酥糕酥点粉酥酥的,四种颜色,皆为造型独特的花朵,还有各种的水果,红彤彤的苹果,黄澄澄的甜梨,如灯盏一般大小的石榴,看得人直流口水。

“这么香的点心与水果,太子可是也给她二人送了?”温婉边吃着边很享受的问着。

“是。”丫鬟一边伺候着一边应声道。

“可有听说,那位棠主娘娘那里可有送过?一次也没有听说过吗?”温婉问道。

“没有听说过,一次也没有听说过。”丫鬟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收拾下去,给大家分着吃了,点心跟水果类的东西放不住。”温婉道。

......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