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女乱翁 含着老师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孙大民:“我是革命干部。”

李琴:“你还瞧不起知识了,知识是什么,知识是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力量。没有知识,人类现在还茹毛饮血住山洞呢!咱们现在用的电灯、电话、汽车、轮船,没有知识造得出来吗?还有,这工程上用的所有的机械,没有知识,生产得出来吗?全靠人力用锄头钢钎凿子,一点一点凿山,成昆线一百年都修不好。没有知识,你就不知道这山该在什么地方开,铁路该铺在什么位置,一场山洪,一个塌方就把工人整死光了。你说,知识分子重要不重要?”

孙大民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火气很大:“你胡说什么,你的思想有问题,你需要改造世界观,人生观。老于人品好,思想正,你嫁给他对你也好。”

李琴:“呵呵,我没看到有什么好处。我思想又有什么问题,哈哈,没问题。”

“你讲吃讲穿,不艰苦朴素,你就是旧社会大小姐。”

“放屁,我讲吃讲穿又没花你的钱。是是是,我是在个人生活上是讲究了些,但工作上可没有拖任何人后腿。我该爬的山都爬了,别人累一身汗,我也汗流浃背。别人熬夜加班,我也熬夜绘图,又怎么落后了?”

“你爸爸妈妈被抓了,你的思想就是有问题。”孙大民气急败坏。

指导员:“大民,你乱说什么,这事谁也不许提。”

说起父母的事,李琴被破了防,眼泪顿时落下来:“混蛋孙大民,你这是要跟我上升到敌我矛盾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她怒火中烧,立即大声叫道:“指导员,我要检举孙大民。”

孙大民:“我问心无愧,不怕批评和自我批评。”

“你问心无愧,你问心无愧?你昨天晚上知道我一个人去看电影,起了歹心,半路截我,耍流氓。”

指导员吓了一大

荡女乱翁 含着老师写作业

跳:“有这事?”

李琴指着孙大民:“他抱了我。”

孙大民额上瞬间渗出黄豆大的汗水。

指导员也在流汗,须臾,他一拍桌子:“来人,把孙大民给我抓起来!岂有此理,革命干部侮辱妇女,老子毙了你!”

他本是个好脾气的人,但并不代表没有火气。

指导员也是身经百战的战斗英雄,嫉恶如仇,看孙大民的模样简直就是狠不得一口把他给咬死。

李工虽然毛病多,觉悟低,成分不好,可人家是为这个国家工程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家清清白白一个好姑娘,就这么被你给侮辱了?

孙大民,畜生,你这个畜生!

后果是很严重的,纪律单位可不是开玩笑的。

很快,情况一汇报到师里,立即就有两个背着步枪的民兵来到工程处,把关在禁闭室里的孙大民五花大绑的押解回师部。

看到被捆成粽子满面屈辱的孙大民,看到民兵手中钢枪上闪亮的刺刀,李琴才有点怕了,跑去问指导员:“孙大民会背什么处分?”

指导员沉重地说:“李琴同志,等下你需要去师部写材料。放心好了,咱们革命队伍绝不允许这种人侮辱妇女。于处长说了,让你不要有顾虑也不要背思想包袱。对这种坏人必须从重从快,审完就拉出去明正典刑,还你一个公道。”

李琴脑子里顿时:“嗡一声,要枪毙吗?多大点事,就要……要要要……不至于吧?”

指导员:“这还不严重,都侮辱妇女了,死有余辜。”

李琴喃喃自语:“可我是赌气的啊,事情怎么变成这样?”

她感觉自己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可惜这话指导员没有听到。

*****************

金沙市文化中心创作室内。

韩路看到这里,鼠标往下拉,却是一片空白。

蔡泽熬了一天一夜,写到这里再支持不住,躺沙发上睡觉了。

韩路沉默了片刻,禁不住道:“真是一个不错的故事。”

旁边,宋田显得很亢奋,手指在琴键上不停跳跃,抬出欢快的乐曲:“咱们还是真小看蔡桑了,天才。”

韩路:“这就谱曲了,小说还没有写完,也没有改成本子。你也是知道的,这戏本和小说是两回事,词儿都不一样。”

宋田:“我憋不住,想要弄些什么。”

韩路:“老宋,你停一下,我觉得……咱们能不能让蔡作家一边写他的小说,一边改本子。”时间实在太紧迫了,不能再等。

宋田停下来,满面顾虑:“主任,别看蔡泽一天一夜就弄出两万多字的文稿。但艺术创作这玩意儿实在太玄,说不定蔡桑睡一觉醒来后就喊没灵感,然后休息个十天半月。到时候,不是做无用功

荡女乱翁 含着老师写作业

吗?”

忽然,躺在沙发上的蔡泽坐起来:“可以。”

韩路:“什么?”

蔡泽:“我说可以,我可以白天写小说,晚上改本子。我的状态已经起来了,最多还有三天这部小说就能写完,绝对出不了纰漏,你们放心。不过……”

韩路心中欢喜:“不过什么?”

蔡泽:“不过,改小说为戏本子比较专业,我不懂,你得把人员给我配备好了。光老宋一人不行,他手下几个创作员好象已经昏聩,都不靠谱。还有,在改本子的时候,还得有演员试唱,看看什么地方不妥,马上修改。毕竟,本子弄出来,还得靠演员去唱,她们的意见才有参考价值,把你们单位最好的演员给我,让她们也参与改编。”

韩路:“没问题,我们中心最好的演员是宋岫岩……不好,你们抽烟喝酒,别伤了人的嗓子。再说了,老宋脾气不好,孩子见你就好象老鼠看到猫,吓得厉害,还怎么唱。”

宋田:“我不否认娃娃有天赋,但仅限于表演,他的基本功还是不足,也提供不了有用的意见,让陶桃来吧。”

韩路有点迟疑,陶桃的身体状况不好,喜怒无常,她参与其中,合适吗?

只得说,我考虑考虑。

“陶桃,是不是那个大美人,就她了。”蔡泽:“和美女共事是多么让人愉快的一件事啊,换其他人我可就撂挑子了。”

韩路:“我先问问我家领导,看她有没有兴趣。”

喜欢中心主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