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喜欢你时都会污吗? 老师快一点深一点要要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皇宫内。

御书房里,皇帝沉着脸坐在桌后,而萧瑾陵则死死把头可在地上没有抬起来,大礼一行,整个人的腰都弯了下去,额间也布满了冷汗。

而一边还跪着一个太医,正拱手回禀道:“陛下,臣替七皇子诊脉时,却是探到了气息孱弱,气血亏空,还有些许发热之症,是受了重伤的表现。”

“很严重吗?”

“想必如此严重的伤势,若不是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的,可七殿下既然起来了,说明殿下身边要么有神医相助,要么……就是用了一些催发精神的药物。”

“你开几贴补身子的药送去,高荣,把库中那根十年血参给他一道送去。”

“是。”大太监和太医一同告退,御书房里一时只剩下皇帝和萧瑾陵二人。

萧瑾陵不敢抬头,房间里压抑的沉默让他额头上的汗珠都凝结成了豆大的汗低落在地面。

“萧瑾陵,你的人为何会卷入这件事?”终于,房间内令人窒息的安静呗打破了。

皇帝声音冷沉,听不出喜怒,甚至听不出他是不是在试探。

只这一句,萧瑾陵就仿佛脊背上被一阵恐怖的威势压迫得直不起来,良久才缓过来,尽力用一种平常的语气道:“儿臣……儿臣不明白父皇说的是什么,今日出现在这里,儿臣只是想……”

“朕说的话,你真的听不明白吗?陵儿,朕一直很看重你,你是几个皇子中最像朕的儿子。

“可你如今做的事,也太让朕失望了!”

皇帝愤怒地抓起桌案上的瓷杯朝他砸了过去,坚硬的杯子边缘砸在了萧瑾陵额头上,砰的一声直接将那高高的玉冠砸了个粉碎,头发瞬间狼狈地倾泻了下来。

“父皇!儿臣真的没有!”萧瑾陵哭着抬头,事到如今,他只能死不承认!

“珩儿虽狂傲,可还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地和大臣勾结谋私!你呢?你都快把朕的人变成你自己的人了!等再过几年,你是不是还要拿走朕这龙椅给你坐坐?!”

“儿臣不敢!儿臣冤枉啊!儿臣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什么沈清御,儿臣……”

“今日午间,皇后就曾来朕宫里说你去给她请安的事,想为沈清御求情?把老七都人带去卖他一个面子?萧瑾陵,你是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吗?!不管珩儿遇刺一事究竟是谁干的,朕都会一直查,查到最后一刻,查到根儿上!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与此事无关!”

“父皇……”萧瑾陵瘫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狼狈至极,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样瘫软着,失魂落魄地看着皇帝。

这么多年了,他从未见过父皇对他发这么大的火。

是为了……为了萧瑾珩?

是为了他,

男生喜欢你时都会污吗? 老师快一点深一点要要

是吗?

所以他所有的辩解,对于父皇来说,都不重要?

萧瑾陵没有哭出声,只是睁着通红的眼睛看着皇帝,沙哑着声音问道:“父皇……您就偏信了萧瑾珩一人之言,便可以置儿臣的辩解于不顾吗?”

“难道是他逼着你,去替沈清御求情的吗?!陵儿,你太让朕失望了!”皇帝起身愤怒地指着萧瑾陵,冰冷的眼神被烛火晃得更加明亮,泛着比天边的月色还要冷的光。

不知过了多久,守在门口得高荣听着里面砸了不少杯子,就听见门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五皇子,您这……”高荣震惊地看着仿佛是从大牢里走了一遭出来的人,五殿下平日里也是风度翩翩的人,衣着发饰更是一丝不苟,虽不比七皇子俊美,却也是个端正温隽的人。

可如今的五殿下,却是满头碎发,面满泪水,失魂落魄地直接像一缕游魂一样飘荡了出去。

“呵……”

高荣听见萧瑾陵发出的一声轻笑,凄凉中又似乎暗含着一丝看

男生喜欢你时都会污吗? 老师快一点深一点要要

穿了什么的释怀。

高荣看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不由得幽幽地叹了空气。

唉……

-

白芷一直睡到第二天正午才起来,睁开眼时,神奇地发现萧瑾珩居然也还躺在自己身边,一睁眼就是他那宛如鬼斧雕琢过的侧颜,高挺的鼻梁下两瓣嫣红的薄唇,让他徒添了几分妖娆。

“醒了?”

突然,那唇瓣动了动,发出了她心心念念的低沉悦耳的声音。

白芷微微一笑,钻进萧瑾珩怀里,胳膊轻轻环住他劲瘦的腰,低声问道:“殿下的伤怎么样了?“

“原本是快好了的,只不过昨天有人一直在折腾,原本快好的伤口也都裂开了。”萧瑾珩笑着伸手轻轻在她柔软的发丝上揉了揉,这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又回来了,只有把她牢牢抱在怀里时才会觉得安稳。

“我怎么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白芷羞得微微红了脸,她倒也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只不过她就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装傻了。

“哼。”萧瑾珩轻轻发出一个鼻音,表示自己的不满,但动作上还是轻柔得要命,紧紧搂着她。

突然,外面响起逐风的声音,“启禀殿下,十殿下突然来了,说是要见……阿玉姑娘。”

萧瑾珩一僵,低头看着白芷,问道:“他怎么会突然想来见你?”

白芷也懵了,脑子转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十殿下,就是那日在御花园看见的小豆丁。

“请他进来。”萧瑾珩先一步吩咐道,自己则起身开始穿衣服,白芷也跳下来摸索着衣服穿上,却冷不丁被一双微凉的手掌扣住了腰,被吓得小小惊呼了一声。

“阿玉……”萧瑾珩不管她的惊慌,径直将人揽在了自己怀里,低声道:“阿玉,我好想你。”

说着,便拱背后把人抱得更紧了。

白芷低头覆上他的手,低笑道:“阿玉也很想殿下。只可惜殿下伤还没好。”

萧瑾珩一听,耳朵立刻竖了起来,抬头看着白芷的脸色。

察觉到他的视线,白芷回过头微微一笑,眸光狡黠:“若是殿下现在身体好全了,阿玉一定会第一个等不及把殿下生吞了的……唔!”

白芷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剩下的就全都被某个突然爆发的小狼给硬生生吞了回去。

喜欢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