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夜越野浴室大战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春生不知道自己的喊声加剧了他娘、的杀意,他很急,可是他却帮不上忙,只能坐在那里看。

秦爷爷等人没动手,他们有他们的任务,至于喜嫂子,他们相信青叶会解决的。

于茗看着冲来的喜嫂子,侧身避开了喜嫂子的攻击,喜嫂子头一转,又冲于茗咬来。

于茗手里的断锯冲喜嫂子砍去,她不可能只躲,她得攻击。

从秦爷爷的话里,妖王让原主青叶杀了村子里面的人和妖,但喜嫂子和青枫都不担心她们自己,那是不是说妖王并没有把她们算在内?

如果是那样,青枫消散后,路应该会缩短很多,喜嫂子如果也死了,那路又会缩短,自己再想想别的办法,说不定秦爷爷等人就不用死了。

虽然都是第一次见,但如果问于茗是选择秦爷爷等人死还是选择喜嫂子,那于茗会选择喜嫂子。

喜嫂子躲开于茗的断锯,她的爪子抓向于茗,两个人打在了一处。

“用妖元啊,你这样打不过青叶的,你用妖元纠缠她,再动用妖力,杀了她,别和她浪费时间了。”

青枫很着急,她不急不行啊,按现在的速度,再有几分钟她可能就彻底消散了,她想在消散前看到青叶死,可按喜嫂子现在的速度,她是完不成这个心愿的。

喜嫂子本来正在攻击,听青枫喊,她没理,她愿意咋样就咋样。

“你快杀了她,不然我现在就攻击春生,他就算不死,我也会让他变成白痴。”

青枫真急了,威胁喜嫂子。

喜嫂子回头看了青枫一眼,她眼内都是愤怒,青枫竟然敢威胁她,可是她知道青枫如果给儿子来一下,儿子真的可能变成白痴。

喜嫂子因为回头,于茗的断锯正攻击她,她没完全躲开,断锯擦到了她的腰,血流了出来。

喜嫂子红了眼,她汪的一声,然后她的爪子化成了漫天的爪影冲于茗去了。

于茗觉得自己的眼前花了,无数个狗爪子同时出现在她的眼前,冲她抓来。

这是一种妖、术,把爪子一分为多,你以为只有一个真实的,其实不是,每个都是真实的,每个攻击到你,你都会受伤。

这个妖,术不稀奇,很多妖都会,就像柳树妖那漫天的柳枝,杨树妖那无数的杨树枝一样。

按说于茗这个本主青叶也会,并且青叶很强,她也可以分化出无数的叶子或者什么来对付,至于是什么,于茗还真不知道,因为她不知道青叶是什么成妖。

可于茗不会

越夜越野浴室大战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所以她没法分化。

这些爪子太密集,不止眼前,是四面八方而来,她真的躲不过去,她的断锯也砍不了这么多。

跑,跑走?这么多的狗爪子,她跑不了的。

就算是跑,喜嫂子的攻击肯定不止这一下,她既然动用了妖力,妖、术,那她肯定会继续动用,自己顶着妖的名头,可她本质是人啊。

于茗没办法,她的手

越夜越野浴室大战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一动,藤女的枯藤出现了,不动用道具不行了。

于茗的枯藤一甩,枯藤成了残影,它去向了喜嫂子,枯藤捆的是喜嫂子的本体,只有捆住喜嫂子的本体,她就无法动用妖力和妖术,才是根本上解决问题。

于茗捆喜嫂子的同时她也在躲,断锯也在动,砍那些冲她而来的爪子,于茗一心几用,她并没有完全躲开狗爪子,后背被狗爪子抓的鲜血淋淋,脸上也被抓了一大道,腿上被抓了两道,腹部被抓了一道,但于茗没在意,虽然抓破了皮肉,但没见到骨头,所以伤不算重。

至于她的脸是不是毁容了,现在顾不得这个了,于茗也不是很在意这个。

而这边她的枯藤已经捆住了喜嫂子。

“不,不可能的,你怎么会……”

青枫满脸的惊诧,不可置信,好像是对于茗能拿出枯藤来捆喜嫂子这事不相信,青叶怎么会这手段呢?

喜嫂子也吃惊的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捆住她的枯藤。

秦爷爷等人也很吃惊,有些不敢相信。

这些人都吃惊,为什么?

他们都会妖、术,那自己这个青叶比他们厉害,会妖、术有什么稀奇,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呢?

于茗一想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每个妖不一样,那他们会的妖术也是不一样的,像柳树妖,青青应该是柳树成妖,那柳树妖的攻击就是无数的柳枝抽人,捆人,你让柳树枝用火攻,那不可能。

石家兄弟石头成妖,如果他们显示攻击手段,那一定是用石头打人,砸人。

小草成妖也是缠人,就像青草对付蟋蟀,它用草穿过蟋蟀的脖子,这是对的,可你让草用水攻击,那也不可能。

先前大黑和于茗一起阻拦的时候,大黑也用了嘴,那么说大黑的本体应该也是用嘴的,他可能是狗,不过狗不吃草,那可能是羊或者牛一类的。

青枫先前攻击于茗,也是用的枫树枝,无数的枫树枝。

喜嫂子狗成妖,她对付于茗用的狗嘴和狗爪子。

每个妖都有自己的特性,你不能违反你的特性。

青叶是妖,本体是什么,于茗不知道,但她拿出了断锯,断锯是金属,大家没奇怪,说明这可能符合她的特性,如果青叶可以用金属做妖器,那她就不可能再用木属于的妖器。

可现在于茗用了金属性,再用木属性,这违反常理,在青枫,喜嫂子,秦爷爷等人看来,那就是像木妖用了火一样,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们吃惊。

于茗想明白了这些,难道说青叶的本体和金属有关?反正可能不是木属性,那就不是叶子成妖了。

不过于茗现在也没解释,她这是道具,没法解释的。

于茗满身是血的走向了喜嫂子,她的断锯拿在手里,现在喜嫂子是鱼肉,她为刀俎,她掌握喜嫂子的生死。

“你放开我!”

喜嫂子眼睛血红,她没想到于茗竟然能动用木属性,这东西还这么厉害,这不应该是木妖的手段吗?青叶怎么会?还有,就算是木妖,这手段也太强了,自己挣不脱不说,用牙咬竟然咬不断。

要知道她的牙很厉,是木属性的克星,不管是青青的柳枝,青草的草,宋婶子的杨树枝,青枫的枫树枝,她都可以咬断的啊,为什么她咬不断青叶的这一截枯藤呢?

喜欢快穿游戏加载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