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 很黄很污的叫床句子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洛神娘娘本是大方的性子,既然决定要承共工的恩情,让他帮助自己逃出生天,便不再忸怩。

共工见她积极起来,也很是满意,当下问道:“小丫头,你修炼的是后天神道,力源是所谓的香火愿力,对不对?”

洛神娘娘颔首道:“正是。看来前辈虽然沉沦于此地凡三千六百余年之久,但是对后世六道的了解还是很深的。”

共工笑道:“毕竟这里曾经落下来过不少你们六道的家伙,我也会跟他们聊聊天,解解闷,听一听后世与我们那世代有什么不同,倒也学到了不少新鲜玩意儿。好了,也无须赘言,做正事吧。小丫头,你先把你的香火愿力全部散掉吧。”

洛神娘娘大吃一惊,怀疑自己听错了话,问道:“前辈说什么?”

共工的神情已然是严肃了起来,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让你把体内修炼来的香火愿力全部散掉,连一丝一毫都不要留!听明白了吧?”

洛神娘娘惊疑不定,又茫然不解,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共工“嘿”了一声,冷笑道:“看你的样子,也并非是愚钝之辈啊,怎么连这个都想不明白?先天元炁是什么?天物!香火愿力是什么?凡夫俗子供奉出来的糟粕!这两种力源是无法共存的,取一,必先舍一!”

洛神娘娘闻言,默然了片刻,渐渐皱起了眉头,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共工不等娘娘把话说完,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打断了她的话,斩钉截铁的言道:“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害你!你如果不听我的话,是万万不可能逃出这弱水的!不出一年半载,你便会跟你那些落在这里的同道一样,身死道消,尸骨无存!”

洛神娘娘闻言愕然,咬着红嫩的香唇,目色犹疑不定,看那样子,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共工觑看着她的表情,把语气又缓和了一些,道:“小丫头,你是害怕吗?可你有什么好怕的呢?莫要忘了,你是真龙血脉啊,即便是散尽了体内的香火愿力,也不会死的啊!你自己应该很清楚,真龙的寿命可是极长极长的,血脉之力也很不弱。”

洛神娘娘没有吭声,良久无语。

共工倒是有些着急了:“小丫头,你到底还想不想出去了?”

洛神娘娘点了点头:“想!但是,前辈知不知道,香火愿力对于后天神祇来说,不单单意味着力源,还意味着阅历和智慧。把集攥了千年的香火愿力全部散掉,不但意味着我的本事会倒退一大截,还意味着我的阅历和智慧也会掉一大截。”

共工不耐烦道:“那又有什么关系?能够出去才是天下第一要紧的事情!更何况,你得了我的全部先天元炁,继承了我的水行神通,能胜过你那所谓的千年香火愿力多少倍?!至于阅历和智慧,你后面慢慢找补回来就成,不过是时间问题!”

洛神娘娘摇了摇头,苦笑道:“前辈,你还是没听明白。若是晚辈现在就把香火愿力全部散掉,智慧立时就会大幅降阶,那就学不会你的水行神通了,纵然得了你的先天元炁,也还是出不去啊。”

共工一愣,道:“那你的意思是,无解了?不散了?不出去了?”

洛神娘

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 很黄很污的叫床句子

娘道:“有解!晚辈的想法是,先学习前辈的水行神通法门,等彻底记住之后,再把香火愿力散去。到那个时候,晚辈的智慧虽然会降阶,但是记忆并不会丢失嘛。这是两全之策,前辈觉得怎么样?”

这次轮到共工沉默了起来,良久不语。

洛神娘娘很有耐心的样子,自己不说话,也没有催促共工。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似乎是很久,但实际上可能很短,共工终于开口了:“小丫头,偏你有这许多主意!好,就依了你,我先传你水行神通,将咒法和诀法告诉你,你再散掉香火愿力。”

洛神娘娘喜的眉开眼笑,连连点头,道:“多谢前辈,如此最好啦!但盼日久天长,前辈在这里待得久了,别把咒法和诀法记错才好。”

共工怒道:“你这小丫头!总说些莫名其妙的混话!我的神通是与生俱来的,怎么会记错?!”

洛神娘娘赶紧告罪道:“晚辈失言,晚辈不会说话,前辈息怒,前辈勿怪。”

“哼~~”

共工虽然有些生气,但是在抱怨了几声之后,便开始传授洛神娘娘法门了。

由是,共工开始讲道,洛神娘娘开始领悟,凡是有听不明白的地方,洛神娘娘立时便会询问,共工也都一一解答,有时候,娘娘记着后面的,忽然又会忘了前面的,颠倒过去再问一遍,闹得共工烦闷躁动,发了好几次脾气。

洛神娘娘一直是陪着笑的,对前辈的责骂教诲甘之如饴。

这神通传的,几乎把共工累的死透!

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天,好不容易等洛神娘娘没有了什么疑问,共工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责怪她道:“还说什么香火愿力能够增长智慧,千年的香火愿力就给你增了这么点智慧?似你这样愚笨的,只怕世上也没有几个吧!真要把你的香火愿力给散尽了,简直不敢想象你能蠢到什么地步!笨的如此令人发指,就算姿色再上乘又有什么用?难怪陈义山会负了你!要我,我也看不上!”

洛神娘娘闻言不语,低着脑袋,忽然间哽咽了起来,泪水似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乱掉。

共工无语至极。

眼见洛神娘娘梨花带雨,哭的实在是厉害,共工便道:“我只说你了两句而已,你怎么还哭上了?难道我不是为你好?你出去可是要杀陈义山,为咱们两个报仇的啊!那家

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 很黄很污的叫床句子

伙精明狡猾,连西王母那专一干阴损之事的行家都折在他手里了,你笨成这样,如何是他的对手?”

洛神娘娘揉揉眼睛鼻子,哭的愈发厉害了:“呜呜~~~”

共工焦躁道:“还哭?!”

洛神娘娘抽抽搭搭道:“不是,晚辈不是因为挨骂才哭,哭的,呜呜~~而是因为,因为刚才只顾听前辈的责骂,以至于,至于好不容易记住的诀法和咒法,又,又忘却了大半,所以好,好伤心啊,呜~~呜呜~~~”

“你大爷的!”

共工瞬间就崩溃了,狂怒着爆出了一句粗口。

也不知道是跟哪个落水的家伙学来的。

洛神娘娘擦擦眼泪,可怜巴巴的央求道:“请前辈再教晚辈一遍吧。”

共工骂道:“想瞎了你的心!你是傻子,我不是!还再教你一遍?要我说,你干脆就笨死在这里算了吧!千万别出去了!真不知道你这样的蠢物是怎么做神祇的!”

“惭愧,求求前辈了,晚辈这次一定记住,到死也不会忘。”

“滚!别来烦我!”

“晚辈不是没有办法滚么?”

“……”

虽然暴怒,虽然情绪已经崩溃,可是在洛神娘娘皮着脸央求了几次之后,共工终究还是再次传道了。

毕竟,已经有经验了嘛。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