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大人是s货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苏夏的意志很强大,执念也很强烈。

这一切,却又仅仅只是呈现在他的心中。

不过,在服用洗髓丹之后,他又直接服用了潜龙丹弱化版。

剩下的将近十万天机值,他没有立刻使用,去购买那份完整的潜龙丹。

在那之前,他一直无比用心的感应自身的身体情况,他很确定一件事——如果他不主动的替换掉自身的身份,那么,谁也不能替换掉他的身份。

他是苏夏,也是镜。

这个身份已经被这一方世界的命运坐实了。

若是逆转或许也行,那就相当于是卖号甚至是角色替换。

如果是之前,如果想要替换的是妻子,他多半还是会愿意的。

可是,洗髓丹服用之后,再服用了一颗弱化版效果的潜龙丹,苏夏的想法就已经有了不同。

再加上来自于人皇的提醒,苏夏已经彻底的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他并不能确定——就像是开始他并不能确定妻子一定和王城在一起了一样。

但在这样的判断之中,有些事情却也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和方向,那么就直接以最坏的结果去判断就行了。

更遑论,如果说之前那些不确定的——如今不是已经完全的可以确定了吗?

他曾经拿到了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证明孩子是他的。

但是那份报告不是他主动去做的,也不是妻子做的,而是要做一份遗传学鉴定什么的,因而做了一次鉴定。

那时候,他没有太怀疑,但是那个结果还是让他很开心。

如今他服用弱化版本的潜龙丹之后才明白,那只是别人希望他看到的罢了。

这些,苏夏仅仅思考了片刻之后,就没有去想。

他在服用了洗髓丹和弱化版的潜龙丹之后,就有了一种很饱的感觉——所以那额外的一颗潜龙丹他没有服用。

过犹不及的道理他也明白——曾经一度他140的智商是他引以为傲的存在,但是却没有什么机会用到这东西。

在生活之中,很多事情有时候就是,糊涂一些愚蠢一些反而会过得更轻松更好一些,所以他看起来也很是平平无奇。

可在这个世界,这140的智商,反而成为了他最大的依仗。

140的智商严格说来,也就只是一般般,因为正常人都能测出100以上的智力来,而顶端的那些甚至能达到200。

这个智商在绝顶聪明的人里,也只是刚刚出类拔萃的那种。

眼下,洗髓丹和弱化版的潜龙丹,却让苏夏的所有潜能,如完全的呈现了出来一样。

他的脑海之中,如同开启了很多扇窗户,并从多个方向都可以看见光。

看见光的过程,是一种明心见性的过程,也似乎是一种感悟命运感悟天道的过程。

苏夏静静盘坐着,开始冥想,冥想的方法苏夏没有选择鸿蒙研究基地的那种,也没有选择冥想呼吸的那种,而是选择了冥想那一页彼岸书。

和鸿蒙研究基地比起来,苏夏的考虑只有一个——鸿蒙研究基地是属于运营方,而‘人皇’这边,至少是真正的人族领袖,是引领人类走向未来的。

哪一个更值得信任?

毫无疑问,他现在加入的势力抑或者说是即将加入的势力就是洪荒皇族,就是人族的势力,而这个势力的人皇不值得信任,他加入的本身那就不合理。

而同样是危难时刻,鸿蒙研究基地落井下石,软禁家人。

相比而言,人皇这边反而提供了守护,给予了暗中的提醒以及一份源自于冥冥之中的关照。

一个觊觎你的成功果实的势力、一个在你为其拼搏到了好几次近乎于猝死的状态下的情况下对方依然看着你免费打工无动于衷,一个在你拼命为其工作而对方却让下属去和你老婆约会的势力,一个会羁押亲人美其名曰是保护的势力……

这样的势力,值得信任吗?

苏夏此时冥想的,就是那一页彼岸书。

而在这样的冥想之中,苏夏清晰的发现,他的身体对于所有丹药的效果的吸收,都达到了最大化。

同时,对于天机逆魂术的领悟,也有了极大的增强。

原本只是登堂入室的层次,也一举提升到了炉火纯青的层次了。

不仅如此,因为洗髓丹以及那弱化版的潜龙丹的效果,苏夏也仿佛激活了智力的属性,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更加冷静清醒,也变得更加的反应灵敏了。

这时候,那种原本无比饱胀的感觉渐渐消失,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苏夏意识到,这时候,已经可以继续购买那一颗潜龙丹来继续蜕变了。

他现在的状态是非常好的,这样的状态一旦错过,可能也就不会有下一次了——至少短时间,不可能有这样的状态。

没有这样的状态,服用丹药的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还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这时候,他忽然明白,这样的状态就是人皇的一份守护——而这样的守护,大抵上也只有这样一次了。

苏夏心中清明,然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花费掉了所有的积蓄,去购买了那样的一颗潜龙丹。

这一颗丹药购买的那一刹那,苏夏忽然又有了一份源自于记忆深处的触动——潜龙丹出,绝境破晓!

一种源自于命运般的既视感油然而生。

那一刻,苏夏忽然完全的沉浸到了彼岸书页里,静静的冥想,然后将所有的事情反复的考虑了一番。

潜龙丹的效果生出。

上九,潜龙勿用。

用之,则见龙在田,或跃在渊,困龙升天。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体悟。

这般体悟之中,苏夏的境界开始急速的沉淀了起来。

这种境界,很神秘,也很自然。

不是那种什么筑基和结丹,而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一步,就直接炼气化神的层次,并一举蜕变到了炼气化神的炉火纯青层次。

与此同时,结合天机逆魂术,以及一种源自于冥冥之中的本能记忆,他仿佛感应到了一种修行之法。

“既然你们无情,那么我便自修无情之路。”

“要无情一些,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无非就是真正的看透红尘,为自己而活。”

“要为自己而活,就要真正的去问心。要更加深刻的去参悟经书,佛法,以及所有相关的一切。”

“就如同一个和尚一样,为自己持戒而修行,当一个苦行僧。”

“佛家里有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道家里也上,上善而若水,太上而忘情!”

“我要彻底的遗忘红尘,做到彻底的忘尘!”

“但忘尘不代表了我要放弃自我,我依然是苏夏,我也依然是镜。我本心是苏夏,镜是我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无论是否会有苏夏不再存在的那一天,镜都会永远的存在。”

……

在这般的执念之中,苏夏的身影渐渐的沉淀了起来,并且进步极快。

苏夏的整个人,都萦绕在一层淡淡的神秘灵性气息之中,看起来色彩斑斓,灵性动人之极。

这般的时间流逝,无论是苏离这边还是鸿蒙研究基地那边,都会很自然的加速。

不然,如这样的直播直接就是几个小时,也会有很多网友们觉得无聊。

而快进之后,又有谁能知道,在这几个小时里,苏夏的心性已经彻底的完成了蜕变?

苏夏感悟了上善若水、太上忘情之道,同时又无比认真的参研了佛经,对于‘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和无寿者相’有了极为精神的理解。

如此,他既然有强大的智力,潜龙丹又连续打破了他几个层次的上限,他自是在这方面更加的超脱。

原本他修行之后,也应该是光芒万丈、意气风发的那种。

但是,他既然决定做回自我之后,这参悟的诸多佛经,让他在铭记执念之后,又放下了执念。

铭记执念,是因为,无论是妻子的事情还是鸿蒙研究基地的迫害,他都以记在了心底——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有时候,一再一再的原谅,换来的只是更进一步的践踏。

狗急了尚且也会跳墙,苏夏这种人,未必不如一条狗。

苏夏将这些按照人皇所说的,全部记录在了彼岸书之中。

那张彼岸书,就像是一个人的一张脸,是一张面具般的人皮。

记录在上面的时候,苏夏仿佛看到了那个面具承受了他的仇恨与因果。

而他自己,反而就像是看山还是山的得道高僧,忽然之间就迈过去了这样一个无比抑郁、无比痛苦的坎。

“呼——”

一整夜又过去了,另外那一边,事情的发展苏夏已经不去关注。

也不需要关注。

但是他知道,华紫嫣多半是按照他的方法蜕变阴阳五行灵婴成功了,也因为这样的成功,那所谓的截杀也就彻底的破解了。

这显然也已经不是难事了。

另外,苏夏也已经确定了一件事——一旦进入了游戏,关闭了语音,鸿蒙研究基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系列因果发生,而无法参与甚至是干扰。

因为真正的权限,终究还是在洪荒皇族这边,具体说,这个世界是自行发展的,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哪怕这个副本是一个类似于幻境般的考核之地,也都有其自己的发展规律。

鸿蒙研究基地那边,操控不了。

也读取不了他的心思,能看到的只能是他的一系列经历。

这一切,也让苏夏彻彻底底的安心了下来。

凌晨来临之前,寺庙里的壁画和雕像多多少少又有了一些异动,但是这一次,苏夏浑身笼罩在了一层神秘的辉光之中。

所以,苏夏反而无比的安全。

而这样的蜕变过程,这样的蕴含一丝命运气息的恐怖气息,也让苏夏成功的将靠近的野兽什么的,全部惊走。

这所有的一切,苏夏甚至都可以看到。

他仿佛多了一份模糊的可以窥视天地的视野,只不过,这个视野还没有凝聚出来——可,苏夏知道,或许已经快了。

天亮之后,苏夏从领悟各种经书之中回过神来之后,所有的气息已经完全的内敛了许多,整个人除了更加的美丽动人之外,其余方面,却并不是很出色。

这是苏夏刻意希望做到的效果——就是,尽量更加的平平无奇一些。

这般之后,苏夏选择了下线。

是的,下线。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苏夏下线了。

然后他立刻就感应到了王城和李娟远方在很亲近的交流着什么,但是察觉到他下线之后,立刻很默契的拉开了一点距离。

不过,这时候苏夏那种神奇的感应却已经生出——王城并不是真正和李娟好的那一位。

也并不是李娟心中真正喜欢的那人。

而且,王城也同样不是那两个孩子的父亲。

这念头一闪即逝,苏夏还是很平静的稳定了情绪。

在这里,情绪波动、内心想法等等,恐怕都会被监测到,所以他同样要会演。

以他的心性,也已经不可能将这一切全部的呈现在脸上,这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苏夏呼出一口浊气,从他那普通而略显臃肿的身体里坐了起来。

“老公,你下线了。”

“你别生气,那些玩家有些是故意的,好像是之前你针对她们喷了,所以她们才故意冲你。”

李娟立刻安慰了过来。

她的双眼看起来很真诚,而且眼中的感情也很真挚。

但是苏夏这时候却感应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疏远,以及一丝难以言喻的厌恶感。

是的,没错,就是那种厌恶,那种多看一眼都想吐的那种厌恶。

苏夏没有错愕——在这一幕感应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尝试着调动彼岸书。

然后他成功的调动了,所以他可以将这些心情的波动记录在彼岸书上。

“我感应到了娟娟——我的妻子对我的厌恶,这份厌恶隐藏在无比深情的目光之后。”

“我想我真的很悲哀,但是既然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悲哀的了。”

“弱者不配悲哀。”

“这样的事情,我曾经完全无法发现,但是我将游戏里的能力带出来了,而且还是完完整整的带出来了,但是他们不可能知道这样的能力已经被带出来了,因为人皇,因为彼岸书。”

“这样一个机会,我是不会让人皇失望的。”

“若这世界还有希望,那么人皇就是我的希望。”

“从今往后,镜,只会是人皇身边的弟子、门徒镜。”

苏夏的认知非常清晰,而且,也非常懂得回报。

他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若非如此,也不会如此拼命的帮零工作了那么久,多次近乎猝死。

眼下,他能识别好歹,感应人心,这大概就是天机逆魂术的能力,抑或者是彼岸书上携带着的命运能力。

苏夏觉得,其可能性更大的应该是后者。

他能感应到这样的情况,也同样能因此而安心。

“娟娟,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有些不值得罢了,所以我以后大概不会开启语音直播了。相信先前大家也看了直播,也听到了一些解说,我觉得差不多也够了。

这经历其实也已经很复杂了,如果这都听不进去,后续说再多也是无用。

而是如果能听进去,接下来看就可以了,再直播解说,反而会暴露我更多的底蕴。

这如果是个真实的世界的话,以后大家其实都会是修行者,无论是同门还是其它,多半也会存在竞争关系。”

苏夏想了想,认真说道。

他依然感情真挚,因为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写在了彼岸书上,相当于‘一键清理垃圾’,所以他现在没任何问题。

而且,他的记忆也依然都在,但是完全可以束之高阁。

潜龙丹和洗髓丹的效果,也让他可以控制思想,精准的呈现出自己想呈现出来的部分。

他心中的念头甚至能分裂出好几层,就像是一张千层饼,至少能叠加五层!

不过他没有这么去做,或者说,他这五层全部都是一种心思,那就是对李娟的喜欢。

之前有多痴情,如今的感情更加的真诚和纯粹。

他不想做一个尔虞我诈之人,但是他清醒过来的第一眼,还依然处于‘合道’一般的状态,他还依然无比清晰的能判断,他处于一种智力极限开启的优秀状态。

这样的状态,明心见性,心神通透无比。

是以一下子就将妻子看穿了。

也是如此,他不得不同样来演——他活成了一个戴面具的人。

“嗯,老公,我也觉得那些人不配,以后,真去了那一方游戏世界,只能说,那就是他们的悲哀。到时候,再想有人这样手把手的教导,怕是想都不用想了。”

“也未必,其实到时候肯定还是有人会分享各种攻略和心得的,老公我不是一个特别大方的人,但是这世界,还是好人多一些,无私的人多一些的。到时候不用担心没有攻略和帖子。

即便没有,我相信鸿蒙研究基地也会出一些帖子的,很多游戏也是这样啊,官方直接自己出攻略。”

“嗯,也是有可能的,老公,你好像变了许多啊,这游戏对于你的改造真的很大。嘻嘻老公你化作的那个镜仙子,真是漂亮的厉害,看得我都眼馋了。”

“眼馋什么啊,这个角色开局不是太好,嗯——好像我似乎忘记了什么?反正就是开局不太好,我感觉我应该是知道什么又忽然忘记了,应该是加点方面还能优化吧。”

苏夏说着,迟疑了一下——他非但记得,而且还记得很清楚。

但是他不能表现出能记得,因为他在谈及加点的时候,明显出现了一丝的卡顿——这是他和彼岸书的那种如同命运的联系一般的状态。

这种状态卡顿了一下,苏夏立刻就明白了——王城提及的那个18点加点的方式,是不能告知没有加点的人的。

“那老公,你看这样?等下次我有了资格之后,你指点一下我,用一个更完美的加点方式,创造一个男角色,到时候我们交换如何?那样,镜仙子可就是你妻子了哦,想一想是不是很激动?而且,你也可以拥有一个更完美的开局,同时恢复男儿雄风,而这样我也就可以躺了。”

李娟柔声说道,美眸之中显出了一抹期待之色。

苏夏笑道:“没事,到时候你化身男子,我当你妻子,我知道当女人也很不容易,但只要我们是相爱的,你当男人我当女人也都一样,我们依然还是在一起的不是吗?”

李娟闻言,噗嗤一笑,道:“噗——不是吧老公,你这就已经女性化了啊,你这可不好。我才不要当臭男人呢,浑身都臭气熏天——唔,恶心死了。”

李娟虽是娇嗔的说出,但是那‘恶心死了’,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心话。

很多真心话,其实往往都是以看似玩笑的语气说出的,只是如果听不懂的人,也不会明白。

苏夏当然能听懂,但还是笑道:“其实吧,角色本身性别我觉得真没什么,倒不是我舍不得一个身体,而是,更好的开局之法固然好,但是我不想据为己有啊。

这相当于是重新加点,重新练小号,这严格来说是有些作弊性质了。

我这人其实不喜欢作弊的,虽然作弊一时爽吧——”

“但是一直作弊一直爽啊,这有什么嘛,你是开发者啊,而且你付出了那么多,博弈一个更好的开局怎么了?自私一点不好吗?”

李娟劝道。

苏夏柔声道:“你不是说了想躺,其实你时时刻刻可以躺的。我其实只是想将最好的给你而已。一个好的开局,一个完美的女子身体,这样的开局会更好一些的。至于我,你既然觉得男人臭,那我就当女人,和你一起也可以快活的。

这方面,我熟。”

李娟俏脸微红,眼瞳深处闪过刹那的复杂之色,柔声道:“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话。不过——你真的只是想将最好的给我吗?”

苏夏道:“是啊,虽然说男人本质花心,但是我不是,从开始到现在,你应该也能感应到我对你的感情,很多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你和孩子,我多半真的坚持不下去。

说句不孝顺的话,可能为了我爸妈我都坚持不下去,但为了你和孩子,我咬着牙撅着骨坚持了下来。”

李娟感动道;“我……我知道的,所以之前,之前和王城的事情真的就是——”

苏夏道:“我知道,我也相信你,其实我只是对自己不自信罢了,如果他真能给你幸福,我也是愿意放手的。真正在乎你,其实就该为你的一切去考虑。那些拳法有些不对,但是有些也应该打。”

李娟感动的同时,不由噗嗤笑道:“我看你是被打傻了,打怕了,感情都是自私的,哪里来那么伟大呀——不过能被这么对待,我真的很感动呢。”

苏夏道:“我一直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什么不离不弃至死不渝也是假的,但是直到我遇到了你,我才知道,我自己大抵上就是这样的人。唉,不说了,这次服用了那潜龙丹和洗髓丹,倒是让我真正的看清了自己的心。

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不满的,也就当是有些情绪罢了。

大是大非上我还是分得清的。

再说了,第一回直播,打赏模式确实是可以随意刷弹幕,这些没有操作好也是正常的。我并不介意了。

以后,我大概也会更加专注于游戏世界里的发展,也应该很少开麦了。

那样的世界确实是太危险了,有直播我觉得已经够了,我开不开麦影响不大。”

苏夏认真道。

李娟心道:“你开不开麦,影响巨大无比。”

但是她却不能说,非但不能说,还只能认同。

这个时候强行的劝苏夏开麦是不明智的,因为确实很危险。

而如果在很危险的时候还劝苏夏开麦,就是等同于置他的生死都不顾——虽然只是游戏里的死,但那也是真实度百分百的死亡体验!

若是她这么劝了,就一定会引起苏夏的怀疑的。

苏夏从来都不愚蠢,这一点李娟比所有人都清楚。

只是很多时候,苏夏明明知道,却也只是不会说出来而已。

他其实向来也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特别是这些年连游戏都戒了之后,每天又如此拼命的工作,自是更加的寡言少语了。

这一次开局一直开麦,鸿蒙研究基地也多多少少完全窥视到了苏夏的内心波动,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很明显,苏夏对于鸿蒙研究基地有一种感恩的死忠情节。

虽然弹幕那会儿苏夏确实生出了抵抗和不满情绪,觉得鸿蒙研究基地不够道义。

但是这次,李娟的目的也就是如此——来解决这样一份不满的。

接触之下,李娟也就放心了。

而苏夏同样也放心了。

只是,谁到底又能真正的放心呢?

李娟柔声道:“嗯,这个是没问题的,不过有时候如果是一些比较重要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巨大影响的地方,最好还是适当的开麦说几句。另外呢,在平时不危险的时候,也记得和大家交流一下,不敬还是有很多人真的很感谢你的,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在乎你的人。

而你罢工一般的举动,伤害的也只能是这些在乎你的人。

那些不在乎你的人,反而非常的得意,觉得他们成功了,成功的让你闭嘴了。”

苏夏笑道:“那是自然,我就是最近有点儿心寒,不想说话罢了。之后有事情我会开弹幕也会适当的回应一两句的。娟娟不用担心——嗯,你现在还想躺吗?嘿嘿嘿。”

李娟白了苏夏一眼,道:“得了吧,你现在还想这些?真是没出息,难道上那镜仙子的身还不够你舒服的吗?”

苏夏道:“哇,娟娟吃醋了,我忽然觉得很开心。”

李娟柔声道:“你最近也很累,而且身心都很疲惫,好好休息吧,别想那些了,现在你也得好好调养一下,你这身体虽然有了不少好转,但是终究还是病情严重啊。而且我这边也差不多,虽然有些是演的,但是身体不好,病情开始恶化也是真的。”

苏夏道:“娟娟放心,我一定会治疗好你的!”

李娟道:“我相信你。”

苏夏深情的看向了李娟,道:“娟娟,我抱抱你。”

李娟有些不愿,很抵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很温柔的道:“多大的人了,还要抱抱呢。好吧,这次我就满足你好了,但是你可要加油啊!”

苏夏拥抱着李娟,动作非常的温柔,也很深情。

他心中越是抵触,彼岸书中记录的愤怒、仇恨和痛苦情绪越多,此时就越是深情。

生活将他在很短暂的时间里逼迫成了影帝,但是他从彼岸书上感悟到了更多——演终究是假的,而情感才是真的!

只要真正的真心,那么就能足够的无敌。

将虚假的那一些剥离出来,放在一边,剩下的所有,都全部是真心,都是真情实意。

那么,他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李娟虽然同样看似真情,但终究还是有演的痕迹。

可苏夏不同,他的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这种真,真的也并不圆满罢了。

好一会儿之后,苏夏才放开了怀抱。

李娟也微微呼出了一口浊气,然后还要装出很喜欢很满足的样子。

“老公,鸿蒙研究基地那边,零和我谈过三个问题,就是关于弹幕之类的问题,让我转告给你。

你现在心情也已经平静了下来,虽然你也能判断出对应的一些情况,但是我还是得说一下,其实你误会鸿蒙研究基地了。”

李娟说着,便将零对苏离解释的三个方面都直接提了出来,但是重要的如天机值之类的,却全部更改了。

“老公,这三个问题,代表了三个方面。”

“一方面是弹幕本身具有强烈的意志才会强烈的呈现,而强烈的意志蕴含的信念等执念会很强,这些其实是可以通过鸿蒙研究基地来汇聚起来,形成鸿蒙研究基地对于游戏更进一步开发的底蕴。

“第二方面,这些弹幕都是通过打赏的形势加载进来的,禁言等方式禁不了大额的打赏,本着恶心那群人的想法,所以没有禁止。而且打赏虽然现金无用,但是打赏的过程会汇聚如信念之类的能量,就如同香火成神道一样,这些对于鸿蒙研究基地本身是一种认可。

这样,鸿蒙研究基地本身的底蕴会增强,而鸿蒙研究基地底蕴增强,那么游戏底蕴就会增强,就能更快的提供更多的测试机会和名额。

而且观看者不仅仅是我们华国的这些,国外很多也通过投屏之类的在看——关系到永生的计划与希望,不可能没有轰动的。

所以,这样的弹幕越是激烈,其实名额的提升会越多——只是这样一来,你确实是受了委屈。”

“第三方面,你提供的信息太多太精准了,必须要限制,让观看者们知道,这些信息不是无价值的,也不是可以随意获得的,是很重要的,要引起重视。

容易得到的就不知道珍惜,但是无比珍贵的攻略,却往往会被重视。

而且,这些攻略出来,玩家的创造性和延展拓展性会变差,都会走这样一个模板,那这样的通关方法就会成为烙印,一旦多了,除了这样的方法之外,其余的路都会被堵死。

到时候小世界的发展,就只有唯一的方向了,而不是多方向的发展。

这样就会导致小世界的发展缺乏多样性,也对于玩家本身的能力培养非常的不友善——有可能全部都是一个能力,这样的发展肯定是畸形的。”

“老公,这么一想,你觉得,鸿蒙研究基地真的过分吗?我也知道老公你很委屈,但是却要明白这其中的影响啊。”

李娟的语气非常的真诚,而且美眸之中闪烁着一丝泪光。

苏夏恍然,脸上生出一抹愧疚之色,道:“嗯,我明白了,娟娟,多谢你的开导。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娟道:“鸿蒙研究基地已经很照顾我和我们的爸妈孩子他们,你该感谢的是他们,是零大人。”

苏夏认真的点头,表示认可。

李娟这才道:“你忙活了很久了,休息一会儿吧,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等你……状态好些,我……我躺……嗯,陪你。”

李娟说着,轻轻抿了抿嘴唇,微微有一丝淡淡的妩媚。

苏夏很是满意的笑了,目光无比的明亮和期待:“好,那咱们一言为定!”

苏夏满意了。

李娟也带着一丝风情而离开。

苏夏看着李娟离开,眼中的柔情没有丝毫变化。

彼岸书中,苏夏的言语都已经有些扭曲了。

“真的好能演啊,我是该自嘲呢,还是该自嘲呢?”

“我可真是个铁废物,大傻哔,被人玩成这样了都没整明白啊!”

“抱歉,人皇前辈让您看了笑话,本不该在这里记录这些黑暗粗鄙的东西——但是我只能记录在这里了。在那边是一定会被读心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人性会如此之复杂!”

“那什么信念什么增强鸿蒙研究基地的底蕴,当我是白痴吗?绝对是收割的大量天机值啊!只是却根本不给我提供,反而全部抽走了,那所谓的贷款,多半就是其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量吧?

以这样的直播体量,一人提供1点的天机值,就有十亿以上啊,就算一天下来平均一人提供1点,十亿天机值给我分成千分之一也有一百万啊!一百万,恰恰是给我贷款的额度。”

“这真是逮着羊薅到死啊,把皮都割了!”

“这是你们逼我的。”

“要攻略是吗?”

“想要不一样的发展剧情?”

“知道幸存者偏差吗?”

“我会以我的成功为例子,告诉你们错误的方法。”

“只希望这样,不会伤害到人皇前辈的传承——但如果这些过来的玩家不打磨一番,估计只会被鸿蒙研究基地利用,就像是我一样,恐怕早就已经被算计了,当了工具人。

索性还不如好好磨砺一番,然后让人皇前辈这般更进一步的安排。

或许人皇前辈有办法真正的拯救。”

苏夏在彼岸书中吐槽的时候,眼中还带着深情,表情还依然挂着温柔之色。

他像是在看着李娟离去的身影在发呆。

……

鸿蒙研究基地。

李娟默默的出现在了天枢晶石之前,看着天枢晶石之中还有些痴痴的苏夏,早已经变得不再脸色蜡黄的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

“还真是深情啊。”

李娟冷笑道。

零道:“深情的废物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推衍之中的那个,其实也不错,可惜导致鸿蒙研究基地投入的核心都炸了,好在只是推衍而不是现实。所以如今反而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毕竟这苏夏还完全在你掌控之中。”

李娟道:“魁多半还是会有意见的。”

零道:“他不会有意见,更遑论,到时候你就会是镜,完美的镜。现在这区区凡间女子的肉身,不值一提罢了。”

李娟道:“也是——不过他若是不愿意让出镜这个身份呢?他确实是想给我最好的。”

零道:“那就用‘影’吧。影也是为你准备的,天生18点智力上限,只要能从华紫嫣那里活下1分钟,就能定格数据了,不然就只能在上限99次之后系统随机分配。

而系统随机分配就是直接定型,那种系统分配我们是干涉不了的。”

李娟道:“所以18只是理论而已?而且,用苏夏的方法应该大概率还是能通过的吧?”

零道:“未必,这华紫嫣心态有些扭曲,而且喜怒无常,她的命劫也随时变动——不可控因素太多了,所以别说是18点,就是10点,其实已经是很难得的。

你得明白,那个世界存在之地是小世界,上限是9而不是18。

18相当于是第二层世界上限了。所以这个层次,其实是很难的。”

李娟闻言,这才有些释然。

随即,她还想要问一问魁的事情,但是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也清楚,她其实在零面前也算不上什么。

就像是‘婵’一样,如果不好用,也是一定会被抛弃的。

所以,李娟还是没有再次的开口。

零这时候又道:“看似拥有九十九次机会,但是试错的成本太大——而且,是坚持18还是不断的往下调?每一次都必定伴随着一次死亡的经历。这其中的权衡也是非常重要的。

要知道,每一次哪怕是正确的可以锁定的属性,多半也会有好几次的死亡相伴。

另外,这个一分钟不是开局的一分钟,而是要见到华紫嫣的面之后的那一分钟之内不死才能固定。

但是在这个一分钟之前,古庙那边就很难通过的。”

李娟有些疑惑道:“这却又是什么因果和逻辑呢?总觉得匪夷所思。”

零道:“目前未知,因为发生在这之前第一天也就是‘苏大师和沐雨兮’相见的那一天的事情,因果无法推衍出来,全然未知。而能从结果去推衍原因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苏大师和沐雨兮相见在第一天,并且苏大师帮了沐雨兮一个大忙,以至于让沐雨兮觉得,苏大师的能力比诸葛无为都要强,是一位真正的得道高人。

而这个因果定义,就很广了。

因为沐雨兮存在的方式很特殊,她和华紫嫣的实力在开局来说其实并不强,沐雨兮只有金丹境三重,那么她的见识是有限的。

但她毕竟也见过诸葛无为之流,多半也是知晓那诸葛无为的大体能力。

诸葛无为搞定不了的事情,她凭什么这么自信的认为苏大师能解决?

这其中就有些耐人寻味。”

李娟道:“难道不能直接通过类似于小世界的模拟之法,去探一探更早或者更未来的因果?类似于克隆复制之类的手段,然后尝试着利用记忆共振也就是共鸣之法来窃取记忆?”

零轻声道:“你能想到这一点,足以证明你的聪明,但是你要明白,你可以想到的,也自然会有更聪明的人想到——特别是鸿蒙研究基地之中汇聚的,都是真正的精英。你别看智商140的人能在鸿蒙研究基地这么被看重,这就说明鸿蒙研究基地的存在智商都不高。

实际上,鸿蒙研究基地的要求是智商200起步,明白了吗?

这苏夏能被召唤过来,不是因为他的智商,140的智商真的在我们这里就是弱智。

140这个智商对普通人而言,聪明程度已经足够了。

而对于我们而言,却是属于完全可以掌控的关键!

超过150之后,就不是那么好控制了,会有变化。

但是140左右的,就还好。

这些也同样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被那边选中的,所以只能选他。

哪怕他智力和猪差不多,只有三十左右,那那边选了他,我这边也只能配合。

说到底,名额还是洪荒皇族那边定下的名额,我这边只能在送过去的时候,加

班长大人是s货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

一些料。”

零说着,又道:“你今天的表现不是很好,下次还是要注意——不要因为到了这里而觉得可以彻底的掌控,反而掉以轻心。

你有一次表情里有明显的厌恶和戏谑,虽然隐藏得深,但是也仅仅只是第三层心思。

他若是有心思窥视,差不多能发现一丝端倪——因为算上洗髓丹、潜龙丹弱化版和潜龙丹,他至少应该达到两层乃至三层的智力层次了。

当然,洗髓丹不是我这边提供的,所以效果不明。

那潜龙丹弱化版,效果一般,只是让人更加的耳聪目明一些,无法提升智力底蕴层次。

但是那完整版的潜龙丹,是可以提升智力层次的。

这个必定能蜕变一层智力,而洗髓丹和弱化版的潜龙丹,我算它同样组合起来能提升一层智力层次。

也就是说,这时候的苏夏,已经拥有三层智力层次了。

如果再联想夸张一些,他自身的底蕴不俗,可能能提升到四层的智力层次。

四层的智力层次,就可以感应到你三层的内心活动。

虽然你底蕴比他强很多,可以有压制效果,但是多少还是可以察觉一丝端倪的。

好在我有全程关注他的情况,他对你的感情倒是真真实实的,沉甸甸的。

这份感情很厚重。

所以,我其实觉得,魁未必一定是你的良配。”

李娟沉思了片刻,道:“零大人,其实我知道,但是厌恶就是厌恶——就像是普通人厌恶疯狗一样。

他虽然不是疯狗,但是在我看来就是一条哈巴狗,我无论如何打它,只要在需要的时候丢一块骨头过去,它就会立刻摇尾乞怜的跑过来,开开心心的吃。

另外,孩子是魁的,我不会背叛魁的。

虽然他确实并不喜欢我,却是我喜欢的人。我宁愿跪在他面前哭,也不愿在那一条狗面前笑。”

零道:“是因为他从年轻俊逸变得秃头大腹而油腻?其实肉身终究都只是表象罢了。当然,我劝你,你心中也明白,因为你是他的希望之源,而且还是核心的一环。

孩子也是他重要的一环。

这两样,却偏偏不属于他。

至于他的父母,其实一直在吸他的血,年纪不大却也不去工作,反而还各种贪图享受,各种挑剔——在他苦命加班的时候,每个月只会提前催促要养老费什么的……

所以他父母的分量在他的心中其实并不重。

而到时候,一旦没有了希望,他或许会并不那么好控制。

但如果你能跟着他,他的前途其实是魁完全比不了的。”

李娟冷声道:“控制不了就直接替换掉好了,让魁取代他的因果就好了,不听话的狗直接打死,吃肉喝汤岂不痛快?”

零深深的看了李娟一眼,道:“他的本质还是人,而且是被皇族那边挑出的第一人,没那么简单的。相对而言,魁不过一条白眼黑狼狗被你启灵了而已。

这狗还是他捡回的流浪狗,然后被他省下一顿晚餐喂活的。”

李娟道:“零大人,源自于骨子里和血脉里的厌恶,是根除不了的。所以他做什么对于我而言都是错,都是反感,特别是那股子油腻的气息,就是天生卑贱到骨子里的恶臭气息。”

零沉吟了片刻,道:“你或许也该学一学佛经之类的了,有些东西固然与你无关,但是这世间,情债最是难还,便是我都差点儿陷进去。

另外,穆清颜的那份因果,就是姬家种下的,我希望这是出自于你的本心而不是被姬家的因果影响,不然可能造出来第二个穆清颜。”

李娟道:“零大人,我很清醒,特别的清醒,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我深知自己到底需要什么。不过零大人的意见我是会去看的——他若是不黑化那也无所谓,若是真知道了黑化了,也如我们所愿。总之,他逃不掉的。”

零沉思道:“嗯,我明白了。”

李娟随后悄然消失了。

片刻之后,魁的身影出现了。

“如何?”

零道。

魁轻轻点了点头,道:“果然是极道攻心之术,死心塌地。呵呵,还算她有点儿眼力,我虽只是姬家一条狗,却也是将来的哮天犬。她跟着我,真是便宜了她。”

零道:“对你确实死心塌地,而且是无比信任的那种。不过,也可以留一手,一旦最后穿帮了,就显化出另外一幕——就像是穆清颜那样是被算计的,虽然她其实不是,而穆清颜是。但,到时候有穆清颜的前例在,那苏夏必定又会拯救一番的。

到时候,难免上演一场情撼九天的大因果大造化。”

魁道:“是啊,还是零大人高瞻远瞩,一切都看得通透。”

零道:“还有更通透的,你说我将这一幕以一道分身,全部的传递给那边那位,他又会如何去思考?”

魁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道:“还是不要了,这样反而显得零你心思太深,固然更能得到他的信任,也反而会令他猜忌。”

零道:“那如果他是无意之中窥视到的呢?”

魁道:“那这样反而会让他信以为真,怀疑我们。”

零道:“嗯,我只是假设一番,推衍一番,或许他对于命运的感悟有些强大,因而能冥冥之中获取一些因果。所以——我会冥想出这样一幕场景来,假意传递消息。

这样无论真假,我这边就都可以脱离出去了。

他若是能冥想到,自是会发现因果,是我在暗中尝试着传递信息。

如果不能冥想到,那么我们自然也就更加的安全了,这样反而更有利。”

零的话,让魁顿时无比的佩服。

他什么也没有说,反而无比虔诚的躬身行礼了三次。

……

另外一边,苏离静静的看着苏夏的彼岸书上呈现出来的所有一切,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苏夏的下线会那么简单吗?

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

苏夏骂他自己是铁废物的时候,苏离何尝没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铁树也有开花时,那彼岸书为什么是不朽浅蓝从脸上撕下来的脸皮,因为只有这东西才真正的能监控。

这就像是一个监控器,通过苏夏的冥想状态,直接种了进去。

同时又和苏离的《皇极经世书》以及书中的真正彼岸书相连。

这样的好处就是——只要苏夏下线,苏离就可以反向监控鸿蒙研究基地。

这就是一手逆天的反杀!

这一点,苏夏之前也并不知道。

但是苏离却没有隐瞒,在这时候直接让苏夏同样观看到了彼岸书上呈现出来的一幕。

果然,那一刻苏夏差点儿彻底的崩了。

如果不是彼岸书以及书中的大命运术的命运之力镇住了他,此时的苏夏,基本就彻底的黑化、魔化了。

甚至极有可能血泪横流。

真相,甚至远远要比他想象的更加残酷。

苏离将彼岸书反向打过来并种入苏夏的灵魂深处的时候,想过了监控,但是不认为零会如此大胆肆无忌惮的这样交流。

但是却真没有想到,一钓就钓到了这样巨大的鱼!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当敌人百分百自信一件事的时候,他其实就可以放心的去做了!

那么如何让敌人百分百自信?

自然就是去投喂。

这就是天人之魂被镇压之法的方式——主动送上去。

“所以,彼岸书中藏真我!这才是自我镇压于苏叶的血河禁区之法!”

“我直接以本体过去,凝练天人之魂,并额外再凝练一道太清分身,并把系统和所有一切和这一道太清分身,全部藏匿于彼岸书中。”

“然后,等天人之魂彻底的被镇压了之后,任务完成,我本体回来了。

但是别人以为,我的天人之魂被彻底的镇压在了苏叶的血河禁区。

于是我反手以太清之魂携带彼岸书出现在苏叶的记忆禁区深处,然后藏身于彼岸书中。

这样,这一尊太清分身就可以永远的陪伴着苏叶,两万年苦苦教导。

而因为我的天魂被镇压,苏叶的师尊是谁就成为永恒的谜团!

想要破解?

牵扯到大命运术之后,这就是不可触碰的禁忌!

根据三千大道>其余一切大道的规则。

大命运术>时空法则>时间法则。

所以,大命运术凌驾于时间之上。

由此可得:别说是陪伴苏叶两万年,就是两百万年,只要苏叶活得住,他就陪得了!

由此可得:任务的主线出来了,并可以完美解决!

由此可得:浅蓝小精灵的提醒是对的——苏夏可以让他找寻到镇压天人之魂之法!

完美反杀!

这一刻,苏离的心情确实是有了一些波澜。

忽然之间就这样通过彼岸书反向监控,推衍出了镇压天人之魂之法,这让苏离长呼出了一口浊气。

能行!

只是,这其中,苏夏充当了一次完美的试验品。

这……

苏夏真的是人生黑暗之极。

苏离也没有想过利用苏夏,或者说也有利用之心——反向监控。

但是整体而言,他至少没有加害之心,没有那种迫害毒害之心!

他是真心希望苏夏能走出困境,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成为他身边一位聪明而又强大的存在。

无论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都没有关系。

他不会厌恶,不会忌惮,不会疏远,也不会打压——只要他不逆反,苏离就敢完全的放权给他。

所以,苏离虽然确实也有利用的心思,但至少还能问心无愧。

人与人之间本就充满了许许多多的因果纠缠。

但这一切,放在苏夏身上,如果他能理清这其中的因果,多半还是很绝望的。

竟然人皇也将彼岸书打入我脑子里,为的就是反向监控。

如果这么去想,人生是否很可笑?

活成了所有人手中的棋子。

无论执棋者是恶魔还是天使,棋子本身不悲剧吗?

苏夏的意识投影在彼岸书上,哈哈哈的狂笑着,笑着笑着,却反而跪了下来。

虚影竟是完完全全的凝聚成了一个血色的人影,竟是通过这样绝望和痛苦,活生生的凝练出了一道蕴含杀戮、毁灭气息的血色天魂。

“人皇前辈。”

苏夏的声音颤栗,眼中都淌血了。

对于他而言,所有的希望都已经全部熄灭了。

“你是我坐下第一弟子,正式承认的那种,我不会让这样的悲剧持续下去的。彼岸书方面,反向监控,这确实是没有提前说明,因为我也不确定是否有效。其更大的目的,终究还是让你能保存一些秘密。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担心你暴露秘密了,导致我这边难做,这也是事实。”

苏离语气平静,清淡。

不安慰,也不劝告。

“弟子……拜见师尊。”

苏夏的身体颤栗,再次落泪。

但是眼中的血光,渐渐被光明所取代。

他不愚蠢,所以更加的明白,这般浑身煞气的情况下,人皇承认了他苏夏亲传弟子的身份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他苏夏哪怕是被所有人弃如敝履,却也是人皇的亲传大弟子!

就这一个身份,就这样一份认可,就是这世间最大的荣耀。

“嗯,能在你身上重新看到燃烧起来的希望之光,为师很欣慰。我和你一样,我也是一名穿越者,不是人皇伏羲。但是人皇伏羲,是我师尊,也算是我真正的引路人。”

“而我哪怕是到现在,建立了洪荒皇族道统,也依然被人称之为废物中的废物,被人称之为‘苟且流老祖’,以及‘接盘侠’。

这接盘侠的‘盘’,是命运天盘的‘盘’,但是这讽刺之意味,以你的智力想必也是明白的。”

“或许,你先前会想,我这么强为什么就不能帮你?拉你一把?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我妻子被镇压在镇魂碑之下,遭遇天人砍头,天天生不如死。我问人皇,师尊,能帮我救魅儿吗?”

“你现在告诉我,能救吗?”

苏离一字一句的询问道。

苏夏摇了摇头,道:“非但不能救,大概这个要求提出来,人皇大人都失望了。”

苏离笑了,道:“是啊,失望了。我没有你那么好的开局——虽然是被计算出来的,但是你的开局真的很好了,因为有那么多的提醒。

我开局,没有任何提醒,还是在被推衍模拟出来的世界,可以说——除了我自己当时无意编写了个修改器之外,我一无所有。

而这个修改器,开始……反正就是很坑。

好在跌跌撞撞的,慢慢还是爬起来了。

这期间的具体就不多说了。

你只需要明白——如果可以帮,我不会袖手旁观的,你作为玩家一号,实际上就是我第一位弟子,我人族的第一位真正的扛旗者,我岂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白流?

我想,当时的人皇必定也是这般的心态。

现在,这彼岸书中的一切,你看过就忘掉就好了,就像是那些弹幕出现的时候你的想法一样——论损失,还是她大一些的。

她失去的是一位可以拿一切去爱她的痴情人。

而你失去的,只是一个视你如狗的下作恶毒的女人罢了!

这没有什么。

如今你可男可女,有什么喜好,都可以自己拼出来——这个世界很黑暗很残酷,但是同样不是绝对的。

本性纯良者,痴心求道者,终于情感者都是一种道。

有上善若水心如止水的寒冰道。

也有极情之道。

有无比黑暗的修行者,也有心若冰清的真正神子与仙子。

只要你有能力拿下,比你至死不渝、感情深挚的也不在少数。”

“世界可以没有希望,但是我们不可以不给自己一份希望。若为别人无法活,那就好好的爱自己,为自己而活。”

苏离说着,抬手一抹,彼岸书中记录的零、魁和李娟交流的那一幕,已经全部的被抹除了。

被命运气息抹除,就仿佛已经不再存在一样。

苏夏的心,也在这时候忽然之间安定了下来。

血色的人影渐渐的变得纯粹,虽然同样是一身血色长发,一身血色衣袍,却双眼清澈,浑身反而闪烁着一缕缕的琉璃色。

好一会儿之后,苏夏的身影回过神来,再次的朝着苏离下跪行礼。

苏离抬手,制止了苏夏。

这一次,他只是轻声道:“虽然将来玩家会很多,但是能成为洪荒皇族核心真传甚至是我弟子的,都会有一个坚持——生为皇族,宁死不跪。”

“记住这句话。”

“好了,你下去吧,这彼岸书短时间,我不会再出现了。这次出现也是突发事件。”

苏离说完,模糊的身影便已经消失。

与此同时,苏夏的身影,也在怔然片刻之后,眼神更加恭敬也更加的坚定。

他变得更沉默却也更加懂得如何去应对了。

睁开眼,苏夏仿佛从冥想状态清醒了几分。

“王城,嗯,我想看些哲学书籍之类的,你帮我收集一下吧。”

苏夏直接吩咐好兄弟王城。

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甚至因为之前李娟答应等下一次和他共赴温存,因而话语里还带着几分激动之色。

至于之前发生的那些,他全部凝聚到了那负面情绪的精神凝聚体里了。

而那个凝聚出来的精神体虽然消失了,但是却一直存在。

也正是如此,他反而变得更加的温文儒雅了。

也因为洗髓丹的影响,他的腹部的油脂等开始稀少了很多,松弛的皮肤开始绷紧了几分。

光秃秃的头上开始生出了细微的黑发发丝。

一切的改变,也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

甚至,冥冥之中,他的喉结也开始慢慢的缩小,下方似乎隐约会收缩几次,心脏之外的两边也隐约开始有些鼓胀。

但是他却并不知晓这些。

他也并不在乎这个肉身的一系列变化。

大量的哲学书籍以及一些古老的经文被王城搬了过来。

他这个单独的光影房间里,已经堆满了大量的书籍。

甚至还有一台光脑被搬了过来,旁边放着大量的U盘。

……

苏离回过神来之后,睁开了眼。

然后,他看了一个让他有些无语的存在。

他之前想见却见不到。

但是这时候他不想见,此人又来了。

而且还出现在了他的天池血河之地。

这时候,天地间的时间仿佛都陷入了泥潭之中一般。

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忽然出现在这里?

她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苏离不动声色,默默的看向她。

这一次,她穿着一身浅红色的纱裙,修长而窈窕的身材,确实是非常惹眼,也显得非常的古典和俏美可爱。

但是她脸上的气质,却永远带着一层神秘。

苏离默默的感应了一下系统面板。

果然,系统又没有影子了,半点儿痕迹都感应不到。

“时光神女。”

苏离抱拳,很是谦逊的躬身行了一礼。

来人,正是时光神女。

如果说这世间有人真的有千人千面,那么,时光神女绝对是其中的第一人。

但无论她是以什么存在而存在,却都无比的令人心动,但是也无比的令人忌惮。

苏离的态度虔诚无比,却也不卑不亢。

“嗯,莫拉已经差不多了,你有决定好他的那份因果吗?”

时光神女淡淡的看了苏离一眼,语气淡漠。

“那……”

苏离迟疑,道:“我希望莫拉就是莫拉,而不沾染其余任何因果——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的孩儿对吗?”

时光神女沉默。

苏离想到了系统面板上的曾经的一道信息——

拥有洪荒道场:花果山(花月谷待开辟)(需孕育九窍灵胎,孙悟空出世之灵石因果——莫拉)。

这一次,历经了苏夏的那份因果,看到了他的惨烈。

苏离反而想对孩子更好一点。

连佛祖因为被孔宣吞了又出来了,却也认了孔宣佛母的地位。

他苏离亲自怀了莫拉,虽然是被算计抑或者是牵引出来的因果,但是又岂会不承认?

更遑论,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他本就是和时光神女一起,被时光神女借种。

然后时光神女生下的还是这个莫拉!

如此,他岂会不认?

既然认了,就不会让孩子委屈了。

道场可以建立花果山,但是也可以不建立花果山。

猴子的因果不好顶,可能会死于六耳猕猴的棒下,抑或者是相反——但其中谁是谁?

这是一个天大的死劫。

苏离不愿意莫拉去应对。

更遑论,不套西游的因果,他苏离、他苏离的孩儿就成了不道?走不出未来的路?

凭什么要去趟那些浑水?

所以,苏离直接希望,莫拉还是莫拉。

哪怕那花果山道场他不要了!

时光神女道:“莫拉获取了我的部分血脉和传承——也算是我的孩子。所以我此次来,其实也是希望他活得简单一些的。

打入莫氏家族去轮回吧。”

时光神女说着,抬手弹出一块五色神石,道:“这是女娲石,我找女娲娘娘要来的,所有胎灵皆在其中,在你这三生石上打下烙印之后,他就会通过莫氏家族的九窍灵胎出世了。

很快,莫氏家族就会将其培养出来。

作为功法,我为其挑选的地方是缺月星时沙神地,功法为时光流沙隐杀术,是一种类似于刺杀的手段,可以轻微的左右时间和完美的控制沙粒。

沙粒——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现在能控制沙粒,将来可以控制世界。

但是不是有将来,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苏离心中有些震动。

他想到了当初看到的莫拉的命运天盘上的信息——

姓名:莫拉

年龄:19117

天赋:时光合道。

功法:时光流沙隐杀术(轻微的左右时间和完美控制沙粒)。

血脉:时光守护血脉。

来历:缺月星时沙神地。

执念:以神性磨刀,屠杀人皇,取代人皇,为万界神皇。

这一场因果,全了。

而且,他的系统道场的说明,就是要通过九窍灵胎孕育,因而就会出现花果山道场。

但却并不规定一定会是孙悟空的因果。

苏离没有想到,竟是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辉光出现。

这当然是好事。

而且以女娲补天石的五色神石为底蕴,这孩子前途自是无量的。

在他这里烙印了轮回印,就等同于,这孩子不至于轻易死穿——死穿了还能来这里轮回。

到时候,无论如何还是会适当有所照应的。

“谢谢了。”

苏离朝着时光神女深深鞠了一躬。

时光神女摇了摇头,道:“这只是其次,真正的原因是——你又在凝练时间轴法则本源吗?这次造成的动静有点大,我都未必能掩盖住!

而且,我也不能总来帮你掩盖,莫拉这一份因果之后,我们两清了。

所以现在,我来找你算账来了。”

时光神女的话,让苏离也不由有些吃惊。

他什么时候凝练时间轴法则本源了?

他要是有这么强大逆天,还布局什么啊,直接通过时间轴弄死所有的敌人不就无敌了?

还造成的动静有点大?

苏离也是哭笑不得,无奈道:“这次我真什么都没做,我的经历别人不知道,你大概还是能推衍出来的!

就算是不能推衍,我这因果能脱离时间轴而存在吗?我还能有那本事凝练时间轴法则本源吗?”

时光神女并不在意苏离怎么说,似乎就是完全认定了、认死了苏离真这么做了。

“不必多说,随我走一趟时空天河吧,到那里审问一番,一切就出来了。”

时光神女目无表情。

说话之间,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道银色的秩序锁链。

这锁链一出,天池血河等所有虚空环境,都直接凝滞了起来。

时间也停止了流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