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H) 口爆什么意思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柳平小心翼翼的后退了几步。

他盯着那面青铜镜,轻声道:“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为什么现在我才知道?”

青铜镜上没有任何回答。

虚空中,两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世界任务在等着你。”

“你必须找到触发它的方式。”

柳平一阵沉默。

——如果这是未知体的陷阱,那么只要自己去验证,一切就会走向毁灭。

但既然英灵操作界面这样说了,自己还是得尝试一下。

他重新走到青铜镜前,将手按在镜面上。

下一瞬——

冰冷平直的镜面化作无声的水面,在柳平的指尖泛起阵阵涟漪。

柳平把手朝前伸。

只见手果然透过了镜面,彻底没入了青铜镜中。

果然是镜像世界!

柳平不再犹豫,朝前跨出一步。

霎时间。

天旋地转。

狂风在耳边呼啸,四周的一切变成模糊的线条。

一股巨大的眩晕感油然而生。柳平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凭空移动了无数圈,然后重新站在了宿舍内。

“欢饮你。”

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柳平猛的回头望去,只见赵洪财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

“赵老师,你怎么在我的宿舍?”柳平吃惊道。

赵洪财吐出一口烟,站起来道:“欢饮你,来自未来的暮光者。”

名号被叫破,柳平脸上的表情渐渐敛去。

他转头望向青铜镜。

只见青铜镜上,浮现出一个少年的模样。

那个少年正小心翼翼的用手触摸着青铜镜,仿佛在寻找着某种无人知晓的秘密。

“另一个我!”柳平低声道。

“是啊,你在那边留下了镜像,而真正的你抵达了我们的真实世界。”赵洪财道。

“你也是如此?”柳平问。

“镜像的那个我,确实什么秘密都不知道,所以一直呆在那些怪物中,它们都习惯那个我的存在了,甚甚至杀我都杀的厌烦了。”赵洪财道。

柳平静静凝视着青铜镜。

只见青铜镜中,另一个自己依然将手按在青铜镜上,一动不动。

镜像。

“我们给你安排了一个镜像,你不在的时候,他可以顶替。”赵洪财道。

“时间——镜像世界的时间是静止的。”柳平道。

“你既然知道镜像对称,肯定也能够理解这种手法。”赵洪财道。

柳平想了一下,说道:“宇称守恒,科技侧。”

赵洪财道:“宇称守恒是指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粒子的镜象与该粒子除自旋方向外,具有完全相同的性质。”

“——在镜像对称中,我们本身、空间、时间,都是对称的。”

柳平再次望向青铜镜。

只见青铜镜中,那个镜像自己的腰间挂着一个熊猫。

他低头望去,发现自己腰间的熊猫消失了。

“它被留在了那边,我们不能冒险让它进来。”赵洪财解释道。

柳平了然的点点头,忽然道:“既然我和我的镜像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宇称不守恒。”

赵洪财却没说出答案,只是看着他道:“所以……”

柳平自然而然的接话道:“所以我们和镜像的时间并不对称,也就是说,对面是静止的,但我们这一边时间却是正常的——我们跟镜像的时间流可以是不同的。”

柳平顺着想了下去,继续道:“所以那些500级的未知体徘徊在镜像之中,一直没有毁灭整个世界,因为镜像总是可以不断再生,除非它们找到镜像之外的真实世界,否则单单毁灭一个镜像世界是没有意义的。”

“聪明,”赵洪财以一种赞赏的语气说道:“镜像中的时间没有方向,未知体找不到度量标准,无法判断正确的时空锚,也就根本无从发现我们。”

柳平迟疑道:“时间……”

“时间的主人站在我们这一边,因为一旦我们毁灭,宇宙与万物的不对称性就被抹灭了,时间也会消失。”赵洪财道。

“既然有如此保密的措施,按说人类已经可以彻底避开未知体,为什么在历史上,虚空神柱还是毁灭了,人类还是坠入永夜了?”柳平问。

“结果注定,但过程不知道。”赵洪财道。

“不知道?”柳平讶异道。

赵洪财深深吸了一口烟,沉声道:“虚空神柱毁灭,人类坠入炼狱和永夜,这是必将会发生的结果——但我们能不能在这些早已注定的结果中,给人类留下些许希望,就看你和我们能走到哪一步了。”

“我?”柳平疑惑道。

“有着‘暮光之拥’名号的人,在未来曾经战胜过不可知的怪物,那就是你。”赵洪财道。

“你们知道我来自未来。”柳平道。

“是的。”赵洪财道。

柳平在房间里缓缓踱步,轻声道:

“用未来改变过去,再用改变的过去和未来,一起去改变更遥远的未来——这就是你们想到的方法?”

赵洪财笑起来,说道:

“没错,这就是我们想出来的方法——它是改变人类命运的范式。”

柳平心中一阵赞叹。

“为什么是科技侧?为什么要以科技侧的理论基础来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他问道。

赵洪财身子前倾,认真道:“我们绝对无法战胜那些未知体,它们的实力近乎没有穷尽,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缺点:”

“傲慢。”

他接着说道:“而我们人类最大的优点,就是创造——用理论创造从未出现过的东西,比如宇称不守恒下的多重镜像世界。”

“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柳平默默听着。

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摊手道:“可惜我只有42级,未来我能战胜囚徒,还是因为我获得了你们留下的最终兵刃,那是一幅完整的套牌。”

他突然浑身震了一下。

“你想到了什么?”赵洪财问。

“你们是对的……在我的那个时代,再往后推五年,所有囚徒都会脱困,我必须弄清楚历史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以及五年后如何应对。”柳平道。

“你要看一下真实世界的样子吗?”赵洪财问。

“不用了,我在未来已经看过,而且一旦我看过这个时代的真实世界,那么真实世界也就具有了风险性。”柳平道。

“很对,一旦你被未知体俘获,你所知道的一切都保不住了,我们也就会完蛋。”赵洪财道。

“一个来自未来的人,把人类的秘密透露给了怪物,所以世界毁灭了——算了吧,我可

流(H) 口爆什么意思

不想让历史变成这样。”柳平道。

赵洪财将烟熄灭,站起来道:“看来我们已经达成共识,那么,我受世界序列的委托,向你发布任务。”

“请讲。”柳平道。

“首先,你需要消除身上的隐患,成功的活下来。”赵洪财道。

话音落下,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的随身佩刀,主时空的庇护之刃:镇狱,已经与世界产生共鸣。”

“世界序列将带你找寻刀鞘,以免你在行动的过程中,被长刀反噬而亡。”

“世界任务已发布。”

“序列任务一:青铜之鞘。”

“任务说明:”

“先活下来,才能拯救人类的过去。”

“在真实世界之中,真正的特殊事务处理部已经全体动员起来。”

“他们将陆续出现在镜像世界,指引你去寻找刀鞘。”

“——你需要避开未知体的查探,寻找到镇狱刀的刀鞘,从而完整发挥这把刀的力量。”

柳平看着一行行任务说明,心中微怔。

原来还可以这样!

镇狱刀具有命运之力,总会引发使用者的死亡,除非使用者找到了它的刀鞘。

在未来,镇狱刀的每一任主人都无比强大,但却因为始终找不到刀鞘,最终不得不抱憾而亡。

自己因为有“命运的羁绊”,才得知刀鞘藏在真实世界。

所以,自己才想方设法的寻找神圣套牌,想要偷渡去真实世界。

——但现在不用了。

因为自己已经和过去时代的真实世界产生了联系!

他们要帮我找寻镇狱刀的刀鞘!

赵洪财正要继续说什么,突然抬手看了看表,脸色一变,飞快说道:

“我们的交谈正在影响万物与众生的命运线,因此有一些暗熵产生了,尽管我们已经有人全力压制,但它还是产生了些许类似于术法的波动——”

“未知体开始感应到你宿舍的异样,你必须立刻回去!”

“好!”

柳平迅速走到青铜镜前,将手按在上面。

一股无法抗拒的力

流(H) 口爆什么意思

量再次出现,将他紧紧的拉扯着,连同整个宿舍飞快的旋转起来。

也不知这一瞬间究竟旋转了多少圈,总之,下一瞬——

四周突然恢复了静止。

柳平发现自己依然站在宿舍中,一只手正按在冰冷的青铜镜面上。

两行燃烧的小字跳动:

“抵达镜像世界。”

“你的时间已汇入当前时间流,开始同步。”

柳平低头望去,只见熊猫安然的挂在腰间。

——回来了。

自己回到了镜像世界。

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嘈杂声。

“你这个哑女,不要挡路!”

这是林月的声音。

哑女自然是洛星辰。

柳平立刻知道赵洪财那番话的所指。

林月有所察觉,所以赶过来了!

下一秒。

嘭!

门突然被推开,林月径直冲进来,盯着他冷冷的道:“你在干什——”

她突然闭上了嘴。

房间内,柳平衣服已经脱的差不多了,手上捏着一个术法。

虚空中浮现出一幅幅美人图。

他在——

干什么?

林月倒也研究过无数的人类,一看就明白了。

宿舍外,洛星辰坐在地上,神情木然的望进来,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出去!林月,这是我的宿舍,你给我出去!”

柳平跳起来,恼羞成怒的吼道。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