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贱妇小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你、你、你……”

古兰汀指着格力,一连说了三个你,气的说不出话。

陆晨倒是感觉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这个副官在面对其他老战友时,话倒不是那么少。

当然也可能是被对方的行为给气到了。

陆晨抬手打断了古兰汀的发作,古兰汀顿时又神情肃穆的站起了军姿。

“格力,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看着眼前的壮汉,在他记忆中,这家伙打仗可是一等一的好手,最擅长冲锋陷阵,就没有他不敢冲的战场。

格力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是有点廉耻之心的,被公爵大人看到他卖艺的一幕,着实有些磕碜,“俺也是刚来这座城几天……”

在格力的叙述下,陆晨和古兰汀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哥斯拉公爵入狱的那一年古兰汀退役,之后没过多久,格力也觉得气不过,就也辞职不干了。

但回归家乡后,发现他的父母已经老死了,伤心的格力在父母墓前待了一段日子,就开始出去讨生计。

可他发现原来自己除了打仗、砍深渊的小崽子外……什么都不会。

而好死不死的,他的补助金还被克扣了,想找以前的老兄弟帮帮忙,却发现大家好像都退役了,其他不熟的他也不好意思开口,也就忍了下来。

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见到有人在街头卖艺,心想自己身板壮实,干这个挺好。

起初是表演些胸口碎大石的节目,但如今北境闹饥荒,大家都不容易,谁会看看节目就给打赏?

于是他就心生一计,反正自己不怕挨打,就给人当出气筒好了,这样那些北境的贵族有钱人,心里不顺了,拉他过去揍一顿,钱不就来了吗?

只是这两年饥荒越来越严重,生活也难讨了,他的要求也越来越低,只要给半斗米,随你打。

甚至他因为有高强度的斗气护体,你上剑砍都行。

“俺原本也是想去接公爵大人的,只不过记错了时日,今天在这里见到真巧,真巧。”

格力憨笑着说道,他确实是忘记了时日,不是月份和日期,他把年份都记混了。

“没事就好,以后还跟着我吧。”

陆晨拍了拍这个壮汉的肩膀,的确像头魔兽。

这家伙的个人武力比古兰汀还高一些,就是脑袋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

“俺就想跟着公爵。”

格力憨笑道,“公爵,啥时候再领俺去打仗啊?”

“会有的,我再看看北境,然后一起回王都。”

陆晨说道。

此时他心中也有些感慨,这个世界的哥斯拉还真是有一群好战友啊,只是如今过的可能都不太好。

起初他还觉得哥斯拉公爵,和他的战友们蠢,但后来他又仔细检索了下记忆,发现可能不是这样的。

哥斯拉公爵在入狱前完全可以做出安排布置,像古兰汀、格力这种人,他们自己不退出军队,君王也是很难革他们职的,但他们却都“自废武功”了。

这种事如果哥斯拉公爵提前打好招呼,比如“安心在军中待着等我回来”之类的,就不会发生。

但哥斯拉公爵并没有提醒,基本可以说是放任这群人们的离开,放任君王对军队的大换血。

当时心灰意冷的哥斯拉是真的准备放开了,他当时觉得也是一个机会,该把权力都交还给自己的弟弟了。

哥斯拉公爵也知道弟弟看自己不顺眼,忌惮这个一直压在他头上的兄长,但他坚守对父亲的承诺,从未对弟弟有别的想法。

既然你想要军权,想要真正君主该拥有的权力,我就给你好了,反正库斯拉那时候也已经成人,也该学会靠自己经营一个国家了。

但哥斯拉公爵,或者说陆晨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君主竟做的如此彻底,可以说是有些过了。

这些和哥斯拉公爵关系较好的将领退役后补助金都收不到,如果说只有古兰汀是这样,那可能是当地执政官有问题,是个别的情况,但格力也是这样。

退伍军人的补贴发放是大事,克扣不发,被查出来是要掉脑袋的,这种事没有上面的授意,陆晨不觉得那些执政官敢这么做。

往上追溯,源头只能是科雅帝国的君王,他的弟弟,库斯拉.霍华德。

不仅全面清洗军队大换血,还限制哥斯拉公爵一派退伍军人的前途,而那些流言的源头,多半也是他的手笔。

陆晨不是不能理解库斯拉忌惮自己兄长的心情,毕竟任何一个君主都不能容忍国内有人权势和威望高过自己,就算那人再忠心,再有能力,再不可能背叛也一样。

尤其是在得知哥斯拉公爵在和精灵公主私通后,库斯拉就变得更敏感了,他完全有理由敌视自己的兄长。

就算你哥斯拉公爵不会反,那你的儿子呢?

如果你儿子……想当君王呢?

要知道哥斯拉公爵虽然算是私生子,但仍旧是霍华德家族的人,他的公爵爵位还是世袭的,如果有了儿子,那哥斯拉公爵的儿子,当然算是霍华德家族的人,而只要是霍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贱妇小说

华德家族的人,就是有资格继承王位的!

若是有一天哥斯拉公爵反了当君王,帝国大臣其实也拿不出什么说法,因为君王一直都是霍华德家族的人,只要是霍华德家族的,凭实力登上王位,就算是正统。

人龙血混杂?

如果哥斯拉公爵真的带着长城大军兵临城下,哪个大臣敢这样质疑?当年血洗王都已经杀破了这些人的胆。

库斯拉怕啊,他怕自己的侄子想当君王,会撺掇自己的父亲。

以往在库斯拉看来,哥斯拉公爵是个不近女色,冷酷的人,他从未听说过兄长和哪个女人发生过关系,所以还算放心。

可后来他听说兄长竟然有女人,虽然是个精灵族的女人,但万一有了子嗣,事情就很难说了。

人心,是最莫测易变的。

虽然也不是不能理解君王的心态,但陆晨此时还是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弟弟有些愤慨,感叹对方的气量之小和短见。

哥斯拉公爵都老实交出军权,去卡蒙斯监狱坐牢了,这已经算是很明显的态度。

都这样了,你还觉得……不够吗?

不够的话……

格力听到公爵的话,虽然不知道此时公爵在想什么,但高兴极了,“那俺就跟着公爵,肯定有仗打。”

陆晨笑了笑,“走吧,古兰汀你带路,去见见以前的老兄们。”

古兰汀立正,精神抖擞,“是!”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这一口气,憋了二十年。

如今公爵回归,聚集旧部,看来雄心仍未死,是他认识的那位战无不胜的人类守护者。

…………

五日后,陆晨走向一座古城的城门,身后跟着二十多个人。

这些都是古兰汀按照记忆,在北境找到的退役老战友。

正如陆晨所猜想的,大家过的都不太好。

混的最好的一个是给富商当护院,其他有的在作坊里帮人拉磨,有的当了铁匠学徒……最惨的一个兄弟,和格力情况差不多,没啥本事,沟通能力还有问题,钻进山里都快变成野人了。

但无论过的多么落魄,这些人都没有落草为寇,违反乱纪。

明明他们有着强大的武力,可以抢、可以偷,甚至可以把敢克扣他们补助金的执政官直接杀掉。

可他们都没有这么做,一切都是哥斯拉公爵的教诲。

作为军人,不能对自己的同胞下手,不能把自己手中的武器对准平民,要遵纪守法。

陆晨很钦佩这些人的骑士精神,和高贵的战士品格,有些傻,傻的可爱。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哥斯拉公爵一派的军人,多半都是平民出身,没有贵族,这是很少见的情况。

通常来说只有贵族才可以成为骑士,但因为战功和哥斯拉公爵的册封,这些追随他的泥腿子,都混到了骑士的身份。

只不过卸甲归乡后,这种身份并没什么卵用,亮出骑士身份其他人确实会尊敬你,但没钱骑士也不能吃白饭,也就是王都的小姐们很喜欢这种身份罢了,显得英勇贵气。

陆晨身边的这些人在看到自己后,无一例外的都放下了手中的事,选择追随。

对于这些只会打仗的汉子来说,追随哥斯拉公爵就是一生的荣耀。

20年他们等,多少年他们也等!

“老兄弟们惨啊,坐王位的那小子特么的不当人,要我说,公爵大人,你把他干翻,自己当王算了,我们绝对挺你!”

格力是个直性子,说话不过脑子,看见兄弟们过的都很凄惨,显然是被上面的人给压制了。

“格力,你说什么呢!”

古兰汀呵斥道,这是造反的事,而他们亲近公爵的人都知道,公爵大人是很守信的,向先王承诺过会辅佐库拉斯王,他就不会造反。

况且他们造反?拿什么造反?

就凭公爵大人强大的个人武力,和他们这些老兵吗?

现在库拉斯王已经将军队完全换成了自己的人,不提长城守军,单是王都,就有三十万精锐的禁军!

个体力量再强,在军阵的人海下,也是身死的下场,这一点,二十年前的守护巨龙艾格已经证明过了。

而公爵大人就算在二十年内实力有所精进,也不过是守护巨龙的那个层次,怎么可能力敌无边的大军?

“副统领,其实吧……格力团长的话也在理,公爵大人出狱,可实际上王根本就没派人来,还是您去接的吧?”

一个瘦高的汉子开口道,“而且各种流言,我怀疑也是王位上那个小子传的。”

其他人不说话,但也都一幅赞同的表情。

格力的话,其实二十年前他们就想说了。

“先进城吧。”

陆晨开口,打断了众人的讨论,也没有回答格力的话。

正如古兰汀所想的,目前造反肯定是要不得的,而他也需要先看看下一环的主线任务安排。

这个世界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从守护巨龙的实力就能看出,艾格是大陆最顶尖的强者,但实力不过还在四阶的范围内。

而这个世界的难度上限可是……45级啊。

眼前的城池是临北城,是最靠近长城的城市,属于北境几个最大的城市之一。

这些天陆晨也算对北境的情况大致了解,确实是民不聊生,就连城市中的粮食都不够,村落中的人更是有不少被饿死。

他们来这座城市,是为了找一个人,曾经哥斯拉公爵麾下有三个精英军团,一个他亲自统领,另外两个是格力的钢铁雄狮,以及苍原冰狼。

而苍原冰狼曾经的团长,据古兰汀说是在临北城中居住。

进城后,老兵们分散开来去打探消息,陆晨、古兰汀、格力三人一起行动。

在一处茶馆歇脚时,忽然他们感到大地的轻微震颤,从楼上往下看,有大批身披盔甲的城防军路过。

陆晨带着两人走下楼,询问门口的侍者,“发生了什么?”

那名年轻的侍者陪着笑说道:“好像听人说是有闹事的,在城中杀了人,看样子事情不小,城防军都大规模出动了。”

陆晨沉吟了下,以防万一,还是决定去看看,“走。”

说罢他便在前带路,几人都是强者,在街道上如风一般穿行。

片刻后,他们来到了事发的街道,空气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儿。

此时正有一名满脸络腮胡,银发的狂野汉子手中持着城防军的剑,砍杀着朝他冲去的城防军,地面的血潺潺流淌,几十具城防军的尸体躺倒在地面。

只见那个银发汉子双目赤红,身后的屋子门前是一个昏迷的小女孩儿,和一个牧师打扮瑟瑟发抖的老人。

银发汉子在又砍到一个城防军后,咆哮着大喊道:“来啊!弄死我啊!特么的不给人活路,那就都别活!”

城防军被那股凶威震慑,一时间竟无人敢上前。

银发汉子吐了口吐沫,“特么的老子在长城和深渊崽子们对砍的时候,你们都还在尿床呢!”

他回头凶狠的看向那名牧师,“快给老子治,要钱?你的命值多少钱!?”

牧师老人瑟瑟发抖,“你疯了,你疯了,这是死罪,死罪!”

“去特娘的,老子遵纪守法忍了二十年,老婆死了,女儿也要死?今天我就没想活!”

银发汉子回身间又是一剑,切断了两个想要偷袭他的城防军。

不远处,格力指着银发汉子,惊喜道:“这不老狼吗?”

旁边的古兰汀则是皱眉,他没格力那么心大。

眼前的场景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演变出来的,但老狼貌似闯了大祸,私杀城防军,是死罪。

他们有麻烦了。

喜欢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