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长途车军大衣下的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最快更新武极神话 !

第1829章 骸无生的来历

这是张煜第三次以本尊的身体进入浑蒙天。

第一次进入浑蒙天,初见骸无生,当时对方是以浑蒙领袖的身份,号令数十位万重境王者,助浑蒙天晋级。

第二次进入浑蒙天,骸无生的身份已经暴露,他与孙炎、小邪联手,与骸无生大战一场,那一战,骸无生技高一筹,迫使他们不得不逃走。

而今第三次,张煜独身一人面对骸无生,然而双方的实力,直接反转。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骸无生声音沙哑,不甘又无力。

从来都只有他带给别人绝望,然而这一次,他自己也是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张煜知道骸无生问的是什么,他平静道:“对你们来说,成就浑蒙主也许就是一生的追求,但对我来说,无论是准浑蒙主,还是浑蒙主,都只是人生的一段旅途,我的终点还在更远的地方……”

骸无生皱起眉头:“我不懂。”

“不懂也没关系。”张煜淡淡道:“你只需要知道,你要陨落了。”

骸无生用力握了握拳,深深吸一口气:“如果我臣服于你呢?”

他抬起头,目光注视着张煜:“如果我献祭意识,甘愿被你驱使,你能放我一马吗?”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骸无生仍不想死。

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算计整个浑蒙,就是为了踏足浑蒙主境界。

如今眼看着他都快成功了,怎么甘心就这么死去?

就算是死,他也希望能够在死前,领略一下浑蒙主那个高度的风景。

“抱歉,你必须死。”张煜与骸无生没有什么私仇,甚至有些欣赏骸无生,但依旧决定杀了骸无生。

“为什么?你既然能够放过孙炎,为什么不能放我一马?”骸无生有些激动起来,“孙炎所杀之人,未必比我少!”

张煜平静道:“的确,孙炎杀死的驭浑者和归元境强者不比你少,但孙炎的目的不是为了毁灭浑蒙……”

孙炎献祭了意识给张煜,张煜自然清楚孙炎过去的想法。

“而且,孙炎犯下的杀孽,根源还是在你身上。”张煜淡淡道:“没有你,孙炎又怎会犯下如此杀戮?”

当然,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真正的原因是,只有杀死骸无生,张煜才能够确保岩涯浑蒙能够从毁灭与死亡中挣脱出来。

只要骸无生活着,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岩涯浑蒙依旧会一步步迈向死亡与毁灭,死墓之气永远都不会干涸,毕竟,骸无生才是死墓之气真正的源头,而这个源头,也只有浑蒙主才能够抹灭。

“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吗?”骸无生还怀着最后一丝侥幸。

张煜却是无情地打碎了他的侥幸:“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骸无生沉默了下,随即认命般地低下头:“那好,你动手吧。”

瞥了骸无生一眼,张煜淡淡道:“收起你的小动作吧,没了天墓力量的加持,你以为偷袭得了我?亦或者,你以为自己这点小动作能够瞒得过浑蒙主的感知?”

闻言,骸无生一僵,那悄然环绕在掌心的浑蒙之力缓缓散去。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没机会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踏足浑蒙主的不是自己,而是张煜?

骸无生想不通,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更是算计整个浑蒙天,为什么会输给区区一个张煜?

张煜释放一缕造物主意志,直接将骸无生禁锢,在那恐怖的造物主意志之下,骸无生甚至连挣扎一下都做不到。

感受到那禁锢着自己的造物主意志,骸无生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张煜并没有立即抹杀骸无生,而是暂时将其禁锢着,随即缓缓开口:“我想知道,你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毁灭与死亡的化身?抑或浑蒙之主陨落残留的造物主意志中诞生的一缕意识?”

“反正我都要死了,什么身份,重要吗?”骸无生虽然无法动弹,但神魂还能够传音。

“你的回答,将决定你的死亡方式。”张煜淡淡道:“如果你不想受尽折磨,最好还是老实回答。”

骸无生犹豫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我既是毁灭与死亡的化身,也是浑蒙之主陨落残留的造物主意志中诞生的意识。”

“何意?”

“毁灭与死亡,是虚无缥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长途车军大衣下的

缈的存在,是一种不可具化的状态,但它又客观存在,浑蒙之主陨落之后,其残留的造物主意识,被毁灭与死亡污染,经过漫长时间的孕育,最终诞生了我。”骸无生缓缓道:“因为造物主意识相当于浑蒙之主的尸骸,所以我自取姓氏为骸,无生则代表我的另一半身份……毁灭与死亡。”

骸无生,这个名字其实也代表着他的身份。

除此之外,无生这个名字,还代表着他的使命!

“那你怎么知道浑蒙之主陨落的真相?”张煜好奇道。

浑蒙之主是被一只“蜜蜂”蛰死的,这件事按理说应该只有孙炎与浑蒙树知道,骸无生如何会知道?

“因为浑蒙之主死得太憋屈了,哪怕陨落,残留的造物主意志依旧有着不甘的执念。”骸无生说道:“我诞生于浑蒙之主残留的造物主意志,也同样继承了这一份执念。”

严格说来,骸无生身体的一部分,乃至意识的一部分,其实都是来自浑蒙之主。

听得骸无生的话,张煜恍然大悟,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释。

“最后一个问题。”张煜问道:“你夺舍了孙炎的身躯,明明有机会以正常的方式修炼,未来仍旧有着成就浑蒙主的希望,为什么偏偏要走这一条路?虽然这样能够更快成就浑蒙主,但我不信你不知道,这么做可能会留下诸多隐晦,乃至毁掉根基。”

骸无生沉默了一下,随即自嘲:“如果可以选择,我如何不想正常修炼?”

“什么意思?”

“我说过了,我的一半,是浑蒙之主残留的造物主意识与执念所化,另一半,乃毁灭与死亡。”骸无生说道:“毁灭与死亡,是我的使命,也是我存在的意义,是烙印在我意识深处的本能,如果我抵抗这本能,那么我的意识,也将消散。除非踏足浑蒙主,身躯、神魂、造物主意志,以及意识,全方位得到升华,否则,我根本无法抵抗,也不敢抵抗那种意识的本能。”

他看似有着两个选择,可实际上,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一条路注定是死路,他只能选择另一条。

这么看来,骸无生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说到这,骸无生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愤怒而不甘:“你们都认为浑蒙毁灭是我的错!可你们想没想过,就算我什么都不做,浑蒙也依旧会毁灭!我为什么不能在浑蒙毁灭的过程中,为自己捞取一点好处?如果一个浑蒙的毁灭,能够造就一个新的浑蒙主,那么它也算是毁灭得有价值了!”

张煜摇摇头:“你似乎忘记了,你本身就代表着毁灭与死亡!你才是浑蒙毁灭的元凶……”

如果骸无生肯牺牲自己,或许就能够拯救整个浑蒙。

当然,这种想法纯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张煜也不认为骸无生就应该牺牲自己,拯救整个浑蒙,相反,站在骸无生的立场上,骸无生这么做无可厚非,张煜也完全理解他的做法。

只是……张煜与骸无生的立场不同,哪怕再理解骸无生,也依旧不会改变抹杀骸无生的决定。

“还有什么遗言吗?”张煜轻叹一声,道:“如果没有,我便送你上路了。”

骸无生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闭上眼,说道:“希望你……一定,一定要小心蜜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