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湖口。

商船刚刚靠岸,徐念祖等人出舱透气,突然码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接着锣鼓敲响,唢呐吹着喜气的音乐。

真·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却见一个儒生下船,立即有八人抬着蓝呢轿,稳稳当当停在他身边。

诸多士绅大族前来迎接,有司仪大喊:“请陆先生上轿!”

姓陆的的儒生哭笑不得,连连摆手:“不必如此,不必如此,我就是来做老师的。”

一个士绅上前说道:“若无陆先生,湖口县中学就没法创办。陆先生是我湖口县的大恩人,还请不要推辞,坐轿前往学校吧。”

儒生还要推辞,一群士绅涌来,簇拥着把他推入轿中。

徐凤彩站在船上,迷惑道:“这是何方大儒,竟坐八抬蓝呢轿入城?”

“哈哈哈,”李凤来忍不住笑道,“看他胸前徽章,便知是数学会的。总镇大兴文教,无论男女孩童,皆要读三年小学。小学之上,又有中学,许多州县都还未设置。必须有数学、几何老师,才能新设中学,眼前这位肯定是被请来教数学、几何的。”

“江西竟如此重视数学、几何?”徐凤彩无比震惊。

李凤来说道:“总镇重视,士绅自然重视。今后开科取士,恐怕也会考这些,各州县都在暗中较劲。早一年开办中学,就能多出好些学生,今后考试做官也能占先手。”

徐念祖问:“江西有多少中学了?”

“十多个吧,也可能二十几个,每年都要新增许多。”李凤来回答。

柳如是突然问:“县中设了中学,以前的县学就废弃掉吗?”

“当然不是,”李凤来解释道,“直接把县学改为县中学,四书五经还是要学,增设

乖乖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数学、几何、大同等课程。”

“原来如此,赵先生果然倡导实学。”徐凤彩高兴道。

商船略作补给,便进入鄱阳湖,带着他们前往吉安府。

那个姓陆的儒生,也被八抬大轿送进城里。

城外,客栈。

许都、许嘉应、周珪、王贺、丁汝璋等十多个士子,默默看着轿子入城。

突然,他们把窗关上。

许都说道:“决议吧,谁不愿起事?”

无人出声。

许都又问:“谁愿起事?”

全部站起来。

丁汝璋说:“皇帝昏庸,朝廷无道。浙江数年大灾,而今又加派练饷,今明两年,必又是人相食之惨状。这位赵先生,迟迟不来浙江,那咱们就打下浙江,把地盘给他送过去!”

“我等已在江西观政三月,”王贺说道,“若江西之政,能在浙江推行,必救活数十上百万饥民!”

许嘉应笑道:“你家的田产可多呢。”

“回乡之后,先分我家田!”

王贺紧握拳头:“家中族老,皆薄情寡义之辈。到时候,还要诸位帮忙,我家谁敢阻挠分田,便将其抓起来软禁。”

“好!”

许都拍桌子说:“我带兵分你家田,你带兵分我家田!”

周珪也站起来:“我家没几亩地,分不分都无所谓。还有谁下不去手的,我带兵帮他家分田。”

丁汝璋说:“不必急着分田,咱们从东阳、义务、金华,一路打到江山县。地盘跟江西接壤之后,立即请赵先生派人来浙江。出兵要快,要让官府反应不及!”

“也可。”许都点头。

王贺说:“歃盟吧!”

十多个浙江士子,拿出关公像,割破手心,歃血盟誓。

关公,科举之神。

这玩意儿源于万历年间,新科进士分配工作,由于徇私舞弊现象严重,于是吏部改用抽签的方式。

吏部特别制作一种“关侯签”,标注方位、大小、简繁等内容。新科进士抽签之后,根据抽得内容,再分配到某某地做知县。

虽然扯淡,但很公平。

可惜没公平几年,就开始公然作弊。

关侯签被制作得长短、厚薄各异,只要给足吏部官员贿赂,就能事先知道自己所抽这筒,到底哪一支签是最好的肥差。

由于分配官员用关侯签,关公渐渐变成科举之神,士子科考之前经常去关帝庙拜拜。

业务太多,关公很忙。

许都等人坐船前往南京,拜会当地的背剑士子。接着又前往杭州,拜会徐颖,说明自己即将起事,请江西那边早做接应。

然后,游说复社在浙江的各分支。

许都叫交游广阔,旬月之间,竟说动上百个士子入伙。即便是大族子弟,由于害怕赵瀚,也不敢胡乱举报,甚至一些大地主出身的士子也愿加入。

只能说,浙江太惨了。

两年前的大旱,白骨露于野,父子、兄弟、夫妻相食,谁敢单独出门就可能被吃掉。

而今年又要加派,朝廷加派一分,官吏敢加派五分、十分!

历史上,许都是义社(复社分支)首领,散财募兵,召集勇士。一边联络各方士子,一边联络起义农民,拥兵十万,纪律严明,接连攻克东阳、义乌、诸暨、浦江、永康、武义、汤溪、兰溪等城。

最后被迫接受招安,许都在内的六十四人,招安之后遭到官府的杀害。激得残部复叛,又攻下数座县城,战败向福建转移,并与福建起义军联合。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许都的白头军起义,就是一群秀才造反,江南士子皆持同情态度。

许都被杀,甚至导致徐孚远与陈子龙绝交。

……

却说众人来到江西地界,都不用进城,就能看出欣欣向荣之景。

今年南直隶旱灾严重,江西又只有东北部遭灾。另外,今年洞庭湖平原,大概有一半地区干旱。

来到鄱阳湖,沿湖遍地良田。

还有许多渔民,同样废除苛捐杂税,一边划船打渔,一边摇橹高歌。

就是赵天王管得比较宽,规定渔网不能太密,鱼类繁殖期还不准撒网。

过吴城镇时,突听有人欢呼。

却是官差过来张贴告示,今年的夏粮,由于干旱严重,彭泽、湖口、浮梁、乐平四县田赋全免,靖安、武宁、宁州三县田赋减半。

“到了江西,各处都有惊喜呢。”林雪笑道。

李凤来颇为自豪:“便是江西的山民,如今也能吃饱。不过吃得不好,以番薯为主食。”

江西到处是山,许多地方没有开垦。

因为开垦荒地非常累,而且需要持续沤肥。开垦出来前几年,很可能收成不能让种子回本,两三代人才能让一块荒地变为良田。

很有可能,荒地刚刚变成良田,就有士绅出来夺田,因此农民垦荒的积极性不高。

而红薯不挑土地,刚刚开垦出来的荒地,虽然产量也很低,但收获绝对大于种子成本。现在江西山中,到处种植红薯,已经开垦出十多万亩山地。

徐念祖、徐凤彩兄弟对视一眼,都感觉有些惊讶。

李凤来这种大商人,说起山民能吃饱,居然带着非常自豪的情绪。

“嘿嘿,”李凤来笑着解释,“赵先生起事之初,吉安府各县没有番薯,番薯和苞谷都是在下采购引种的。而今,番薯、苞谷推广全省,也有在下的一份苦劳。”

“失敬,失敬!”众人拱手行礼。

李凤来得意道:“举手之劳而已,能救活许多百姓,这是积阴德的大好事。”

船行至南昌。

码头之上,竟然出现一群服妖。

跟苏杭的服妖不同,南昌这些服妖,色彩并不艳丽,布料也不华贵,而是衣帽样式非常离谱。

甚至有人公然穿蟒袍!

又非传统蟒袍,还装饰有各种花纹,宽袖改成了箭袖,腰带紧扎非常精神。

“这蟒袍能穿出来上街?”徐念祖惊问。

江南也有人穿蟒袍,但都是在家里穿,顶多跟朋友私下交流耍乐。

李凤来笑着解释:“哈哈,赵先生不管服饰、家宅违制,只要别光着身子上街,穿戴什么都可以。当然,不能穿官服、军服和吏服,抓到之后立即打板子。”

柳如是看到南昌码头,竟然有不少妇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她们应该是出城礼佛的,身上裙袄不成体统,反正就是乱改一气,不过整体来看还颇为顺眼。

李凤来介绍说:“那是费家公子改良的样式,先在吉安府穿出,很快就传到南昌这边。发饰也改良许多,仕女们喜欢得很,平民女子也开始效仿。”

王微叹息道:“真盛世之景也!”

众人一路看着稀奇,顺江来到吉安府。

此时刚巧正午,一群苦力坐下歇息,小贩挑着担子过来,支起炉火烧汤煮面。

“老李,沽二两酒来!”一个苦力说道。

“哟,五哥,今天还要喝酒啊?下午扛包别摔着呢。”

“二两酒怕甚?”

“我也来二两!”

“……”

一群苦力坐在码头吃面,居然人人沽酒喝,而且面汤油水也很足,还飘着一层油辣子。

徐念祖傻站在那里,看着苦力们喝酒吃面,突然眼眶湿润。

“兄长怎的了?”徐凤彩问道。

徐念祖喃喃自语:“我早该来江西,留在江南,平白蹉跎几年岁月。圣期,我能看到汉唐盛世,三十年内必至矣!”

(推荐大罗罗的《活埋大清朝》,历史大神,质量不用担心,内容看书名就知道。)

喜欢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