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和父母互换体验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郑玉渊一听,眼中顿时有了希冀。只要时霜肯回来,眼下的困局必能解。

以往他犯错,夫人都会原谅他。这一回,也一定会的。

郑玉渊连忙站起来,大步往外走。

郑老夫人见状,连忙跟上,“这一回,娘同你一起去。”

彼时,周时霜正同顾宁嫣买买买。

顾宁嫣是个土豪,身为郡主,不仅有封地还有月俸,再加之她自己赚的钱以及景王夫妇跟慕容景彰时不时给她塞银子,如今的她简直提前实现了富婆梦,除了不是单身。

想到这儿,她颇有几分羡慕地看向了周时霜。

呜呜呜,她才是实现了人

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和父母互换体验

生目标。单身的富婆,闪闪发光!

许是她的眼神过于热切,周时霜好笑地看着她,“郡主怎么这般看着我?”

顾宁嫣笑眯眯道,“周姐姐好看呀,日后周姐姐手里有银子,再买座宅子,做点生意,那日子只会越来越顺遂的,周姐姐的好日子来了呢。”

周时霜笑了笑,被郑玉渊背叛的难过也被冲淡了不少。

近来她也听过一些与顾宁嫣有关的闲言碎语,可看她却无半点自怨自哀,也难怪能活得自在了。

两人不停地买买买,身后的丫鬟都快哭了。

自家小姐自从和离后,简直放飞自我了,再不是原来那个勤俭持

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和父母互换体验

家的她了。

但这对于周时霜而言,并不算什么。

周家本就是江南的富庶之家,周时霜嫁入郑家时,带了一百零八抬的嫁妆,名下还有庄子铺子。

过去,是为了贴补郑家,让郑玉渊在外头体面些,所以一切都要精打细算。

如今没了这吸血虫,她自己想怎么花用怎么花用。

两人走进京城最大的成衣铺子,这铺子里卖的都是京城里最时新的成衣。

掌柜的也是个人精儿,将一身身成立全都挂了起来,最新款还会摆上人台。有了这样的展示,自是不愁卖不出去的。

顾宁嫣第一次看见那用木头拼出来的人台,险些以为掌柜的是穿来的。

掌柜的一见来了娇客,自己也不往上凑,让自家妹妹上来招待。

掌柜的妹妹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十分喜庆,说话也极好听,“两位贵客这边请,今日正好新上了一批成衣。其中有几身的款式还是从宫中出来的,且仅此一件,贵客穿了出门赴宴,绝不会有撞衫的风险。”

她眨巴着眼睛打量了周时霜一眼,笑眯眯道,“这位夫人长得大气,铺子里正好到了一身衣裳,小女子觉得除了夫人外,倒没人能穿得出来了。”

她说着,就去从旁边推了个人台过来。

顾宁嫣定晴一看,是一件淡紫色刻葫芦的褙子,下边是一条秋香绿绣鸾鸟的马面裙,搭配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富贵端庄。

顾宁嫣双手一握,“好看!周姐姐,就要这个。”

周时霜却有些踟蹰,“这也太嫩了,我穿不合适。”

“哪儿不合适了,周姐姐肤白貌美,也不过是比我虚长了几岁罢了,谁又能瞧出来。咱们女子即便是七老八十了,也有打扮的权利。”

周时霜失笑,心中有些意动,最终去了屏风后边,由着丫鬟们服侍她将衣裳换好。

等她一出来,顾宁嫣顿时眼前一亮,自己的眼光真好。

掌柜的妹妹适时端来一面菱花镜给她照,嘴上奉承着,“夫人如此打扮,真好看,就像是待字闺中的大家小姐。”

周时霜脸红了一下,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鲜艳的衣裳衬得人比花娇,竟真的比过去要美上几分。

“小丫头嘴真甜。”周时霜笑了笑,“就要这身了,也不用换下来,我直接穿走。”

小姑娘脆生生地应了,又替周时霜重新梳了个发髻来配衣裳。周时霜一高兴,又买了几身衣裳,俱是明艳的颜色。

日后替自己活,自然也该选自己钟爱的。

走出成衣铺子,两人正准备去逛下一间铺子,就见拐角处窜出两个人来。

郑玉渊与郑老夫人打听到周时霜如今住在哪儿,正准备去寻她,就在街上遇见了。而郑玉渊第一眼险些没能认出她来,以前的周时霜温良娴淑,只是少了些韵味。

可眼前的周时霜一身紫色褙子,明艳动人,令他移不开眼。

成婚数载,郑玉渊几乎都忘了,自己的夫人刚嫁给他时是如此的明艳不可芳无。

然而,相较于郑玉渊的一脸惊艳。周时霜在看到他们母子第一眼时,心中便升起浓浓的厌恶。她当即扭头便要走。

郑玉渊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拦下周时霜。

顾宁嫣默默地退到了一旁看戏。这本就是周时霜的家事,她不便过度插手。

“夫人,你今日真美。”

郑玉渊眼中闪着一丝贪婪,他如今才是真的后悔,都怪周时霜平素懒怠打扮,否则他如何会被陆窈勾去。

周时霜冷着脸,“谁是你夫人?我与你已经和离,让开,别挡路。”

郑玉渊只觉得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顿时脸色有些难看。

但他没忘了自己今日的目的,耐下心来道,“夫人,是我浑,被那贱人给蛊惑了。看在咱们多年的夫妻情份上,你就原谅我吧。”

周时霜默默听着,只觉得齿冷,“在你母亲把那碗药端到我面前时,咱们的夫妻情份就断了。”

郑玉渊有些心虚,呐呐开不了口。

郑老夫人却是挤了上来,“时霜啊,咱们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

就算渊儿有做错什么的地方,你这个当妻子的也该包容些。如今渊儿来寻你,自是知晓错了,你也不该再拿乔了。”

郑老夫人半点不提自己下毒害儿媳的事,反倒是一副道德绑架的嘴脸,看得顾宁嫣忍不住想拍手。

怪不得郑玉渊如此烂泥扶不上墙,原来是背后有个脑子不清的妈。

“你们凭什么来求我原谅!”周时霜红着眼,冷声道。

郑老夫人见自己拉下脸来求和,周时霜却不知顺势下来,顿时不满道,“你吵也吵了,闹也闹了,还想如何?

如今渊儿的差事被你闹腾得快丢了,但渊儿不与你计较,你要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你一个离了夫家的女人,往后还有何好日子过。”

喜欢穿书后,男主跪求我不要和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