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儿女一家狂短文 诸天夺美录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小灰虽然心里腹诽陈洋不厚道,但表面上可不敢表现出来,比小乖乖都乖,一头就拱进了前方的浓雾。

还好,陈洋脑海里的地图还能穿透一部分迷雾,不至于一下子就失去小灰的踪迹。

于是,陈洋和小灰拉开十米左右的距离,如果靠得太近,一旦遇到了危险,很容易被一锅端。

进了迷雾之后,前方的小路就更神秘了,陈洋不但全神戒备,就连六扇门佩的手枪都掏了出来,随时准备应对降临的危险。

还好,一人一狼一直走了好几分钟,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既没有从迷雾里跳出来一个傀儡,也没有启动什么机关。

突然,走在前面的小灰停了下来,陈洋也愣了,臭不要脸的,前面的小路竟然分了岔,变成了两条小路!

按说,以小灰和陈洋的鼻子,应该很容易就能闻出来白狐狸走的是哪条路。

可是,一人一狼呼哧呼哧地闻了半天,也没闻到丝毫白狐狸残留的气味。

不但没有闻到白狐狸的气味,就连他们俩彼此之间的味道都闻不见,看来迷雾影响的不仅是视线,就连嗅觉和听觉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更可恶的是,可能是由于长期处于浓雾之中,石质的路面非常潮湿,有些地方还有少量的积水,根本就看不到白狐狸留下的脚印!

怎么办,难道就一直在这里等吗,等着白狐狸自己出来?

万一那家伙要是一直不出来呢,或者是另外还有出路,自己还不得等死啊!

考虑了半天,陈洋也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只得把牙一咬,把心一横,管他三七二十一,随便选一条路走吧,实在不行再退回来!

当然,陈洋也不是瞎鸡儿走,走这种类似迷宫的东西,是要有技巧的,按照上学时同寝舍友,资深游戏宅男赵大宝的说法,就是向左向左,一直向左。

于是,陈洋用灵煞漩涡一引,前方距离他十米的小灰立马就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

这是陈洋踏上小路以来,第一次动用灵煞漩涡,差一点儿没把他吓死。

足足消耗了整整一缕灵气,还有一缕煞气,才弄出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灵煞漩涡,可见在迷雾区域里想要操纵灵气和煞气有多难。

万幸,陈洋还勉强可以操纵灵气和煞气,不然他很可能现在就要退回去了。

对于一个开惯了挂的挂逼来说,一旦挂用不成了,就意味着很可能要挂了!

……

嚓,臭不要脸的,怎么又来了!

刚往前走了没几分钟,居然又出现了岔路,这还搞个飞机,就算有口诀,一直向左向左再向左,按照概率学来讲,遇到的岔路越多,正确率就越低。

没有办法,再着急上火也没用,既然都已经到这里了,陈洋是不可能灰溜溜就退回去的。

再说,谁知道进入神仙湖的路径会不会变化,万一下次再来,找不到小路了怎么办?

没得选,灵煞漩涡继续走起,小灰,向左!

有人可能会说了,陈洋这不是浪费灵气和煞气吗,既然没人,干嘛不走到前面,直接告诉小灰向左走,还用什么灵煞漩涡呢?

这就是陈洋的谨慎之处,宁可浪费一些灵气和煞气,也绝对不冒险,一旦发生了什么变故,他和小灰只要不是同时落入陷阱,或许还能彼此救援。

……

就这样,一人一狼一连经过了七个岔路口,陈洋每次都是按照向左向左一直向左的原则选择路径。

然而,当陈洋第七次选择了左边的小路之后,时间不长,他就看到了自己留下的标记。

陈洋又不傻,怎么会一直蒙着头往前走,每次经过岔路口,都做了标记。

而且,为了不打草惊蛇,引起白狐狸的警觉,陈洋做的标记相当隐蔽,每次都用一根银针,插进石头缝里,而且插得很深,然后还抠一点点石头碎屑盖住痕迹,如果不是刻意趴上去拼命瞅,一般是发现不了的。

陈洋不一样,有脑海里的地图,哪怕迷雾区域里的石头小路很难穿透,但只是看到浅层的一根银针还是没问题的。

看到了自己留下的银针,陈洋就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原地,其实他并不意外,当日和丽莎一起,在大苍山另一侧的迷雾山谷挖到黑色方石的时候,陈洋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迷雾山谷里只是几块比较小的黑色方石,就弄出了那么大的迷雾,神仙湖里的迷雾更大,如果湖底埋的也是黑色方石的话,肯定比迷雾山谷里的大得多。

费劲巴机地整出这么大一片迷雾区域,都快笼罩整个神仙湖了,要说就只是为了制造湖面上那些浓雾,打死陈洋也不信,不用问,肯定有一些特殊的手段。

现在就证实了,神仙湖里不仅有浓雾,就连通往深处的小路都是类似迷宫的东西。

好啊,越邪乎越好,陈洋现在就喜欢这些邪乎的东西!

走迷宫不能着急,这还是陈洋的资深游戏宅男室友赵大宝告诉他的,既然向左向左再向左的原则已经确定,那就再来一遍!

不过,这次陈洋的选择多少和之前有所不同,走过的路不再走,也就是说,第一次到了岔路口,选择的是最左边的一条路,第二次的时候就要选择从左边数起的第二条路。

因为每一次分岔就只有两条路,所以陈洋在第一个岔路口就只能选择向右的那条小路。

不过,到了第二个岔路口的时候,陈洋仍然是选择最左边的一条路,这就是向左向左再向左的走迷宫口诀。

……就这样,陈洋不知道走了多少遍,

父母儿女一家狂短文 诸天夺美录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直到第二天天亮……好吧,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是不可能的,因为天亮了,应该是整整走了一夜。

好家伙!

已经走得晕头转向的陈洋突然眼前就是一亮!

和他一样,快要走吐的小灰眼睛也放起光来!

不是陈洋和小灰大惊小怪,主要是眼前的一幕太震撼了!

喜欢山

父母儿女一家狂短文 诸天夺美录

水田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