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凌晨三时。

日军支援平镇的第一支援军赶到了。

只是来的过于仓促,人数也只有一个中队。

鬼子是在中途收到上级传达的命令,原本支援平镇,改为攻取平镇。

这鬼子中队长倒是也算精明,支援平镇自然可以大张旗鼓地来,既然是要攻取平镇,自然要借助偷袭更好。

鬼子是十分擅长夜战的。

鬼子中队长下令,一路前行,悄悄摸进,然后准备借机一举袭取平镇。

可小鬼子决计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离了平镇还有一公里左右时,他们出现在周围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周卫国的耳中。

周卫国早就料到,即使自己攻取平镇,鬼子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只有转攻为守,击退来援的鬼子,才算是暂时在平镇扎下了根,巩固了这次的作战成果。

“团长,看来真让您说中了,小鬼子是准备趁夜偷袭据点,重新夺取平镇。”得知消息的吴征大为佩服,一切都在团长周卫国的预料之中。

周卫国道:“平镇虽然是边远小镇,军事价值更是没有多少,但这里是敌后,鬼子要的更是脸面和治安,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咱们夺取平镇。

大家都准备准备吧!一个中队的鬼子而已,又来得仓促。

既然来了,要是不把这块肥肉完整地吃下,岂不是对不起小鬼子给咱们攻取平镇送来的大礼?”

“虎子。”

“到!”

“侦查方面我交给你了,另外把警卫连也派给你,负责警戒周边还有可能来援的鬼子。

一个时辰。

一旦遇到鬼子再来的援军,这是我需要你争取来的时间,当然,也别硬来,如果鬼子兵力过多就直接撤退,我宁肯放弃眼前这块肥肉,也不愿看着弟兄们伤亡。”

“是!”徐虎应道,准备离开的时候又有些担忧地问道:“只是,团长,我要是走了,你的安危问题……”

“放心吧!不是还有大力在嘛!”周卫国道。

杨大力咧着嘴笑了起来,“你放心,有我在,排长一根

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汗毛也少不了。”

“好!”徐虎放下心来,带人离开。

接着,周卫国带人亲自赶赴镇南据点前线。

陪同的方胜利说道:“炮楼是突击队袭取下来的,经过这场战斗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损坏,镇南据点的前线工事在弟兄们刻意避让之下,也没有被炮火炸损多少,完全可以反过来当作防御工事。

另外鑫璞已经带着人埋伏在据点左右翼。

一旦战斗打响,只有一个中队的鬼子而已,咱们的两翼迂回完成,前后夹击之下,这支小鬼子被全歼的可能性极大。”

“那就狠狠地打,这次咱们夺取平镇,要的就是大张旗鼓,要的就是打痛小鬼子,把威名传播出去,也好让散布在周围的国军弟兄们听到消息。”

方胜利点了点头,感慨道:“卫国,我有感觉,这次战斗过后,这鲁中鲁南的敌后作战局面,怕是都要因为你改变了。”

周卫国叹了口气,“不管怎样,这里终究是敌后,我只希望能够牵制更多的日军,让他们腾不出手来在正面进行会战,武汉已经失守,谁知道下一个沦陷的城市又会是哪里呢?”

说起正面作战的节节败退,尽管上面总是托词这是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

可一次一次的失败总归是叫百姓心寒。

即便是像周卫国和方胜利这样的将领也不能例外。

两人无不感慨叹息,又无可奈何。

凌晨三点二十五分。

日军中队在勉强能够看清道路的昏暗的夜,悄然逼近镇南据点。

据点比鬼子想象的更要平静,仿佛在不久之前这里未曾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四下的战场似乎已经被攻取的敌人打扫得一干二净,看不出多少战争残余的痕迹。

若不是指挥部传来消息,说镇南据点在半个时辰之前已经被敌人攻取,赶来的鬼子中队长甚至会错以为镇南据点依旧在自己人手上。

四座炮楼高高地耸立在黑夜之中,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四个巨兽。

只是此刻这巨兽张开的嘴巴,不是对着敌人,而是对着鬼子们自己。

当初镇南据点的防御布置就是小鬼子设置的,鬼子中队长自然也清楚,这镇南据点的防御力量主要集中分布在阵地外延的四座炮楼身上,只要可以成功拿下这四处跑楼,镇南据点也就不足为惧了。

鬼子中队长挥了挥手,四支鬼子小分队分别从四个方向,借着黑夜的掩护向炮楼摸去。

小鬼子是极擅长偷袭的,特别是像这种小股精锐分队的率先偷袭作战。

尽管鬼子中队长也知道自己有赌的成分,这里的炮楼毕竟是被敌人偷袭过的,敌人会不会有防备,他也不清楚,只是指挥部下了死命令,要他不惜一切代价重新夺回平镇,他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在耐心的等待中,鬼子中队长眼见自己的四支小分队顺利地摸进了炮楼。

接着有枪声响起,几乎是同时从四座炮楼里响起,好不激烈,听枪声判断,似乎是日方的武器,主要是三八式步枪和九二式轻机枪的声响。

这是方才进攻时,偷袭炮楼的鬼子小分队手中主要使用的武器。

鬼子中队长的嘴角挂起了笑容,看样子他的计策成功了。

那炮楼里的枪声很快便停止了,接着转为一片死寂,可等了半晌,鬼子中队长依旧没有等来自己人攻取炮楼传递过来的手电筒信号。

这让鬼子中队长有些困惑,就在他的心底刚刚生出一抹不安之时。

忽然有暴喝声从镇南据点的防御工事后传来。

“打——”

枪声骤然响起,火力直接朝着鬼子中队长等人潜藏的地方覆盖而去。

鬼子中队长暗吃了一惊,不知在何时,敌人已经发现了自己。

接下来的一幕又令他有些傻眼,居高而下的火力从四座炮楼上汹涌而下,朝着他所在的队伍疯狂倾斜,那分明是己方的九二式轻机枪。

自己人打自己人是绝不可能的,难不成是对方先前拿下炮楼缴获的己方武器?

还有先前偷袭炮楼的四支小分队。

现在看来也已经惨遭毒手,眼前这些中国人是早有防备的。

鬼子中队长倒是也不傻,眼见事不可为,在组织中队一面反击的同时,一面有序向后撤离。

这时喊杀声突然又在这黑夜里从左右两侧同时响起,有猛烈的火力点从左右翼疯狂倾斜。

鬼子中队立马遭受三向夹击,一时之间竟是无法撤退,只能被迫留在原地反攻。

陷阱!

这镇南据点根本就是一个大陷阱!

鬼子中队长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一面命令队伍构筑反击工事的同时,一面命令通讯兵用电台向莱阳指挥部传去了通讯。

莱阳。

日军旅团长近卫文收到消息,率先赶到镇南据点支援的中队遭遇伏击,正被三面包围,陷入苦战。

近卫文的算盘落空了。

他原本是想要支援过去的部队趁着敌军刚刚拿下镇南据点,根脚不稳,趁机再把镇南据点夺取回来,并消灭来犯的敌军。

可他并没有料到,周卫国一行的战斗力太过彪悍,拿下镇南据点用了不到20分钟,就算是加上打扫战场的时间,周卫国一行也足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机动时间,用来重新构筑防御工事,等待来犯的日军。

陷阱是早就备下的,就等着来援的鬼子自己往里面跳呢!

无奈的近卫文终于意识到对手的棘手。

这才丢失的镇南据点,在仓促之下,怕是不能重新回到大日本皇军的手中了。

近卫文当即下令,让日军中队长坚守,等候援军抵达,然后进行战略转移,暂时返回莱阳。

……人最怕的就是有了希望,鬼子也不例外。

陷入三向重围的鬼子中队在得到指挥部的消息,得知援军很快就会抵达,鬼子中队当即嗷嗷叫着让鬼子们坚守阵地。

援军那边的枪声的确响起了,就在一两里外。

可这枪声的响起,同时让鬼子中队长意识到,前来支援的援军似乎也遭遇了敌军的伏击,暂时怕是过不来了。

有4座炮楼的至高火力点压制,外加上这平镇外修筑的炮楼材料坚固,鬼子手头的掷弹筒和牌击炮短时间之内也无法摧毁。

当周卫国率领自己的炮排从据点阵地往前推进之后,一轮集火下去,鬼子中队临时构筑的阵地立马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徐虎那边也没必要硬拖日军援军一个时辰了,周卫国重新传达给他的命令,一个小时足矣。

周卫国的部队在火力配置方面,可要比小鬼子认知中装备稀缺的八路军强过了太多。

优势火力的压制之下,再加上三向重围,独立团的兵力也是日军中队的五倍左右。

全歼鬼子中队加伪军的战斗只持续了不到30分钟。

战斗宣告结束。

俘虏鬼子伪军32人,重伤的鬼子5人。

要说这小鬼子的体质的确不错,即便是重伤也没那么容易死去,再加上如今周卫国的手头有足够的药物,救活他们不成问题。

要不是药物充足,自己的战士还不够用呢!周卫国自然不会这么大方。

徐虎那边不久之后也带着警卫连返回,成功地完成了周卫国交代的任务。

来援的是另一支鬼子中队,眼见着镇南据点的鬼子中队被全歼,意识到继续作战已经事不可为,在请示过指挥部之后,撤回莱阳县城。

至此,镇南据点及平镇彻底落入周卫国手中。

这个被日军统治了不到一年时间的小镇,重新回到了中国军队的手中。

天亮的时候,平镇的百姓们照常醒来,昨夜的战斗自然也惊醒了靠近镇南据点的百姓。

只是,战火飘零的年代,百姓们对于战火的时有发生,早已经习以为常。

今天是国军,明天是鬼子,后天是八路军,不管队伍怎么变,对于百姓而言,生活还是得继续。

只是来到城门时,注意到镇南据点的旗子改成了中国军队的军旗,百姓们还是在心底暗松了口气,不是鬼子的统治,大家的性命要相对安全了不少。

接管平镇之后,周卫国当即下达了三道军令:

第一,肃清平镇内所有与日军相关联的事物,包括维持会,伪军,亲日份子等等。

第二,打开鬼子从平镇内囤积搜刮物资的粮仓,接济平镇穷苦百姓。

第三,所有驻扎平镇部队不可扰民,违令者军法处置,另外百姓若有冤屈,因为日军统治无法洗冤者,皆可来告。

至于这三点军令下达之后,整改过程中的平镇周卫国则是交给了陈怡和张楚,两人是这方面的好手,陈怡更是虎头山某县的县长,做这些工作不在话下。

周卫国这么大的举动,消息自然很快传开。

虎头山。

得知消息的邱明等八路军将领无不大喜。

“攻破镇南据点势如破竹,又转攻为守,反过来杀了鬼子一个回马枪,全歼一支鬼子中队,老邱啊,这卫国的指挥能力怕是不在你之下呀!”

邱明大笑道:“这是好事,要是咱们虎头山个个都是周卫国这样的人才,我邱明求之不得。”

说到正事,邱明分析道:“卫国的构想达成了,平镇如今已经在咱们手中,有了平镇和虎头山根据地相互呼应,小鬼子再想针对咱们的敌后根椐地,怕是就要掂量掂量了。”

许光荣道:“团长,政委,有些话我虽然不想说,可是也不得不说。

之前周卫国他们是没有根据地,暂时在虎头山和咱们合作,如今他们已经有了平镇,手头还有咱们的一个独立营,要是周卫国接下来想做一些对咱们虎头山不利的事情,怕是容易的很!”

邱明笑了:“放心吧,他不会的!”

吴远山跟着道:“我和老邱的意思是一样的。”

李勇呵斥道:“许光荣同志,你这是老毛病又犯了,我再郑重地提醒你一次,这些有蓄意破坏周团长与我们虎头山联合作战嫌疑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若是原本可以团结起来对付日寇的抗日武装力量,因为你的三言两语生了间隙,你负得起这份责任吗?”

“我……”

许光荣无言以对,心里则是暗诽:这些还是参谋长你以前教导我的呢!怎么到了周卫国这儿就全变了?

……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