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一禽定音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那你来我天下会是什么意思?想以此来要挟老夫?”雄霸质问道。

“雄帮主,这次乃是我个人之举,与家师无关。”剑晨想了想道:“不过家师还是让我奉劝雄帮主一句话:势不可去尽,凡事太尽,缘分早尽。”

雄霸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在暗暗衡量。

眼下剑圣已死,无双城彻底成了二流势力,可以随时打压。步惊云也身受重伤,不足为惧,稍后派出帮内精英便可以将其杀之。与其在这里杀了步惊云,得罪隐居在不知何处的武林神话——无名,倒不如趁现在放对方一条生路,免得双方都难做。

想着,雄霸立马有了计策。

“好,好,说得好!”雄霸不住吸气来缓和体内疼痛,盯着剑晨道:“好个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今天老夫就看在无名的份上放你们一马。你们走吧!”

“多谢雄帮主!”剑晨抱剑道。

接着他转头看了一眼步惊云,后者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后便被被于楚楚搀扶着往外头走去。

此时,断浪带领的无双城众人早已趁乱逃跑,场中只剩下少数观战的武林人士。

雄霸扫视周围一圈,下心松了口气。

“来人,送各大门派客人下去休息。”雄霸摆摆手道。

“是。”秦霜领命道。

正在雄霸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之时,场中又响起一阵轻咳声,喊住了他。

“雄帮主,你这么着急送客做什么?之前,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来了。”谢鸣踏步走出前列,笑眯眯道。

“你是谁?”雄霸心中一惊道。

“你可以称呼我谢鸣。”

“原来是你!听说你与无双城关系密切,这次现身,莫非你想要帮剑圣报仇?”雄霸脸色一变,惊呼道。

“错了,我和无双城并无多大关系。”谢鸣笑了笑,道:“恰恰相反的是,我对你很有感兴趣,尤其是你的命!”

“你什么意思?”雄霸怒道。

“我想验证一个猜测。雄帮主,待会只能委屈你一下了。”谢鸣冷漠道。

“你敢!”“找死!”“想杀我帮主,先过我这一关。”

下方,天下会众人纷纷怒吼出声。

谢鸣轻轻一笑,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你,你要做什么!我...”雄霸惊恐道。

话还没说完,一只大手闪电般扣住他的脖颈,紧接着一道无比庞大的气力施加在上面,雄霸反应不及,直接被谢鸣一把扭断了脖子。

任其武功再高,此时失去了还手之力也像是普通人一样轻易被人宰杀。

感受着将雄霸杀死的那一刻,谢鸣顿时只觉天地间有一道视线注视着他,不用谢鸣想,那就是这方天道了。

但他也感受到了一股气运之力,融入他的身体,不过这些气运之力刚进入他的身体,便已经被系统吸收了。

谢鸣现在也大概清楚了,如果杀死那些必然在剧情中死去的那些人,自己便不会受到天道的追杀,对于像雄霸这种必然在剧情中死去的人,自己杀了也是可以的。

…………

此时,场中众人全都呆了,就连秦霜也变得手足无措,慌神不已。

“师傅,师傅!”青霜跳上场中,扶住雄霸的尸身不住大喊道。

然而这会雄霸早已命陨,再也没有声息。

他很快抬头怒视谢鸣,想要为雄霸报仇。

“谢鸣,纳命来!”下一刻,秦霜执起双拳,狠狠朝着楚南身上打去。

嗡。

拳风未至,谢鸣身上顿时浮现出一道真气屏障,直接将所有攻击阻隔在外。

秦霜一击不起效,反倒是把自己弹飞了出去。

场中其余人见状,也纷纷手持大刀长剑,一股脑涌上比武场,朝着楚南上下左右砍去。

乒乒乓乓的声音响个不停。

但不管他们怎么打,谢鸣身上的屏障最多闪烁不停,始终维持原状坚挺着。

数十个呼吸过后,伴着天地间一阵震荡,场中众人只觉身上再次感受到千钧巨力,身躯被压得咔咔响。

谢鸣却是气势暴涨,一路攀升到了极限,最终像是融入到了天地间一般,彻底消失在众人眼前。

秦霜眼见谢鸣分明还在原地,但却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当下,他便惊呼一声。

“这……这好像是传说中天人合一之境!”秦霜骇然道。

“呵呵,你很有眼力。”谢鸣适时睁开眼,双目神光乍现,直视秦霜道。

扫视了一眼身周不断冲杀上前的天下会帮众,楚南拂袖一甩,原地荡起大风,转瞬将他们全部扫飞出去。

而后,他的目光落在场中一名扮相年轻,始终安安静静观战的老年男子身上。

在对方身上,他感应到了大宗师境界的气息。虽然这道气息很隐晦,远比他目前深厚许多,但谢鸣并不惧怕对方。

两人若真打起来,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要知道,谢鸣自觉不比武无敌弱,对方能够打败帝释天,不见得到他这里就不行。

不过谢鸣没有直接点破对方身份,就这么任由对方继续充当观众。

“原来帝释天(徐福)一直在江湖上游荡。我就说了风云两人决战雄霸,为何不见他的身影,感情是他把自己当做神一般,莅临在众人之上观遍红尘变迁啊。”谢鸣思索道。

转头看了眼死伤惨重的天下会众人,谢鸣有些意兴阑珊。

“罢了,天下会之事到此为止,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用处。干脆,顺道去找一下无名得了,反正现在剑晨应该没走远。”谢鸣想了想,当即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场中只留下一片狼藉。

秦霜忍着悲痛,脸色凄然地处理雄霸后事。

......

天山脚下。

剑晨步惊云与于楚楚三人结伴而行,他们没多久就来到客栈外头,打算取马离去。

看了一眼一脸不忿的步惊云,剑晨脸色有些尴尬,接着,他又目不转睛地盯着于楚楚看了起来,心中那波澜不惊的心绪一下子荡起涟漪。

“步兄弟,你们这次打算去哪里?”剑晨开口问道。

“不需要你管。”步惊云抬头瞥了一眼对方冷冷道。

剑晨吃了闭门羹,一时间变得讪讪不语。

“步大哥,你受了重伤,我们先回渔家村吧!”这是,于楚楚小心翼翼道。

“也好。”步惊云听了心中柔情一闪而过,他脸色稍缓,点了点头同意对方的提议。

随后,步惊云与于楚楚直接撇下剑晨,两人同骑一马直奔渔家村走去。

剑晨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想要出言却找不到什么理由挽留。

“唉。”剑晨叹了口气,收回心中的想念。

“剑晨,天剑无名的亲传弟子...想不到你这练剑之人,心绪却这般杂乱。”忽的,剑晨身后响起谢鸣的声音。

“你是?”剑晨窘态一闪即逝,连忙隐去外表,转身问道。

“谢鸣。”

“原来是谢鸣兄,方才在下失礼了。”剑晨道。

“无妨,年轻人嘛。”谢鸣呵呵一笑,道:“久闻天剑无名隐居多年,不再出手参与江湖事,不知你能否带我去拜见一番?”

“额,抱歉。家师目前并不想见其他客人。”剑晨婉拒道。

“是吗?那这样呢?”谢鸣笑眯眯地说着,身上忽的绽放出剑意,直冲云霄。

顿时,剑晨手中的英雄剑嗡嗡作响,抖个不停,剑晨只觉谢鸣的剑意大气磅礴。

当下,剑晨便脸色一变,连忙按住英雄剑,心中对于谢鸣的敬仰平步直升。

“原来谢鸣兄也是剑道高手,失敬失敬。”剑晨双手抱拳,恭敬道:“既然同是剑道前辈,家师必定会对谢鸣兄的拜访表示欢迎。请随我来!”

“好!请带路吧!”

谢鸣微微颔首,转而露出满意的神色,这才跟着剑晨离去。

慕名镇,中华阁内。

悠扬而又低沉的二胡声犹若淅淅沥沥的雨水,缓缓从后院传出,其间夹杂着与众不同的情绪,似是叹息,又像在感慨。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一禽定音

正面楼阁,众多小厮与掌柜的合伙经营着一家饭店。

他们皆身具不俗的内力,长相各个怪异凶狠,一看就不是善人。

但在中华阁内,他们却化身为寻常的小厮与掌柜,每日认认真真地为江湖来客服务。

而那些往来江湖武林人士在此也不敢放肆,全都老老实实地用餐,根本不敢在这里打斗。

当然,正常来说,这种奇特的饭店应该没什么人来吃饭,但由于这里的饭菜皆是用特殊方法秘制而出,既可口美味,又能增加内力,因此多年以来总是有诸多慕名而来的饕餮客不断回访,这才勉强盘活了中华阁,不至于让店内众人丢失了生计。

…………

距离中华阁数里外的路上。

剑晨带着谢鸣正骑马朝着中华阁赶去。

看着路边碰见的寻常百姓对江湖人士都露出稀松平常之色,谢鸣这才发现慕名镇的奇异之处。

“剑晨,你们慕名镇这里百姓看起来并不怕武林人士啊?”谢鸣好奇道。

“是啊。自从家师隐居在这里后,慕名镇便设下禁止动武这一规矩。以前总是有不开眼的在镇中肆意妄为,后来经过血的教训,他们就再也不敢了。”剑晨解释道。

“哦?这倒是个好事。”谢鸣点了点头,道:“当今世道,武者掌握强大的力量,的确很容易对寻常百姓造成伤害啊!”

“呵呵,谢鸣兄说得对。”剑晨笑了笑,转而指着远处青石大道上高高耸立的一栋三层阁楼,道:“前面就是家师隐居的中华阁,待会到了之后还请谢鸣兄稍微等待片刻,容我禀告一声再见家师。”

“好说,好说。”谢鸣笑道。

没多久,两人结伴很快来到中华阁面前。

剑晨当即下马,而后匆忙地绕过后厨大门直奔后院。

“天剑——无名。”感受着后院内一道心怀天下的磅礴剑意蓄而不发的模样,谢鸣眼中精光不住闪烁。

而此时,后院的二胡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无名柔和的声音顿时传到谢鸣耳中。

喜欢无限之我有亿个技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