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感受到它在爱你吗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漫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对于蒋白棉的猜测,商见曜的回答很简单:

“我之后试一试。”

“生命天使”项链的负面效果属于影响身体的类型,“六识珠”则偏精神方面,正好覆盖两种情况。

因为将道具内的气息转移到“心灵走廊”内,或者别人的心理阴影中,不会有什么危险,蒋白棉未反对商见曜的提议,只叮嘱了一句:

“悠着点。”

各回座位后,龙悦红看向白晨,感慨了一句:

“你的‘鲛人’型生物义肢真的很强啊……”

“是啊是啊。”回应的不是白晨,而是商见曜。

他进一步提议道:

“要不,你把另外一条胳膊也卸了,换成生物义肢?

“这样一来,你就是真正的超人了!”

龙悦红没好气地回道:

“你怎么不去换?”

“啊?”商见曜正色说道,“你没看到,我正在写申请?”

他们之中大部分都很有行动力。

龙悦红无言以对。

蒋白棉抬手捂了下脸孔,但没有阻止。

…………

回到495层后,龙悦红侧头对商见曜道:

“去活动中心吗?”

“忙着玩游戏呢。”商见曜摆了摆手,负着战术背包,自顾自走向通往B区的道路。

看着他的背影,龙悦红一时不知道他是回家玩真的游戏,还是把探索“心灵走廊”当成游戏来玩。

以龙悦红对商见曜的了解,他觉得大概率是后面那种可能。

因为商见曜整个下午一半时间在阅读铁山市废墟相关的资料,一半时间在用自己的便携式电脑看旧世界娱乐资料,并没有玩游戏。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征兆。

龙悦红收回视线,漫步往活动中心而去。

此时,正是晚餐后大家出来溜达的高峰期,他只走了一段距离,就看见了不少熟人。

龙悦红正要抬起左手,打声招呼,寒暄几句,却发现那一位位熟人都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往远离他的方向悄然迈了几步,仿佛并没有看到他过来。

他的左掌凝固在了半空,缓慢地落了下去。

隔了几秒,龙悦红无声地吐了口气,略埋脑袋,加快步伐,向自己家返回。

B区,196号。

商见曜一回到房间,就把战术背包挂到了墙上。

然后,他从衣兜内掏出那个装着“生命天使”项链的首饰盒,以自由落体的姿态倒向了横着的睡床。

砰!

他一点不胖,但身高摆在那里,肌肉很是有力,重量自然不会太轻,砸得整张睡床摇晃了几下,差点直接散架。

“你已经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要注意啊。”诚实的商见曜对穿着小时候衣服放大版的商见曜说道。

两人并未争执,注意力都放在了掌中的“生命天使”项链上。

这一次,他瘫痪的肢体是右腿,不影响他双手活动。

商见曜捏了捏两侧太阳穴,进入了“心灵走廊”。

从属于自己的“131”房间出来后,当前谨慎的他才把“生命天使”项链内的觉醒者气息转移了过来。

他左掌当即具现出一条银制的、雕刻着天使的陈旧坠子。

商见曜握着它,向前迈开了脚步。

他发现自己的右腿依旧无力,依旧瘫痪着。

商见曜摩挲起了下巴,自言自语道:

“大白的推测看来是错误的。

“这属于认知上的残缺?

“代价的本质是影响自我的认知?”

其他商见曜没有回答他,因为当前样本太少,无法总结出规律。

紧接着,商见曜一分为十,做起第二个尝试。

此时,他们之中只有戴猎鹿帽叼烟斗的那个商见曜手里握着“生命天使”项链,其他人要么两手空空,要么拿的是小音箱等物品。

这九个商见曜往不同方向迈出了步伐。

他们的右腿全部拖在后面,所有人都一瘸一拐。

“这种影响看来是不因人格分裂而改变的。”戴猎鹿帽的商见曜做出了总结。

“那之后怎么行动?‘心灵走廊’内可没有实际的物质能用来分隔我们和这条项链。”懦弱的商见曜提出了问题。

他能具现出首饰盒和纸团,但这本质上还是他的精神,无法将他与“生命天使”项链代表的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觉醒者气息隔离。

“这还不简单?”诚实的商见曜笑了起来,“把气息弄回现实去,等到需要的时候再转移进来。”

“这会不会来不及?”懦弱的商见曜不是太喜欢这个方案。

很显然,转移是需要时间,需要分出一个人格来负责操作的。

这时,戴猎鹿帽的商见曜笑了一声:

“我有一个想法,大家集合起来试一试。”

“凭什么?”诚实但嘴硬的商见曜表示我为什么非得听你的。

经过争吵和投票,他们重新合十为一。

然后,商见曜把右腿挪到了屁股后面,让原本位置又长出了一条腿。

反正只是精神体或者意识体,他想怎么改变身体结构都可以。

三条腿的商见曜又试着走了走,发现如果忽视掉屁股后面那条腿,自己行走如常,没有多少不适。

他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嘴里发出了“啧”的声音。

果然,相应问题的解决不算太难,只是需要重新适应这种状态下的平衡。

多大点事?

…………

三天之后的上午,647层,14号房间。

白晨被电话通知下午做手术时,商见曜也收到了上面对他申请的反馈:

“作为‘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不到万不得已,不建议改造身体,移植义肢。”

“凭什么啊?”商见曜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宝贝感受到它在爱你吗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漫画

明明大白既是基因改造者、生物义肢拥有者,也是觉醒者!

蒋白棉沉吟了几秒,下意识环顾了一圈道:

“还记得那位老师说过的话吗?

“他在寻求精神于‘心灵走廊’内进入‘新世界’的同时,身体也于现实进入新世界。

“后者会不会要求身体情况较为,较为纯粹?”

“也是……”商见曜不再抗议。

斟酌了一会儿,他望向蒋白棉道:

“那你……”

大白做过基因改造,又有电鳗型生物义肢,身体其实已经和正常人有了一定的不同,算不得纯粹。

蒋白棉还算豁达地笑道:

“哪有那么多人有资格进入‘新的世界’?

“到时候,如果非去不可,又有机会,我就纯意识进入,反正走一步看一步。”

等他们交流完这个问题,龙悦红望向白晨,帮她抱怨道:

“这手术时间的安排也太不合理了吧?

“上午才通知,下午就要做手术,都不给人缓冲的时间。”

“是啊是啊。”商见曜附和道。

白晨抿了抿嘴唇,微笑说道:

“其实还好。

“这样我就没有时间害怕和后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蒋白棉含笑点头。

她接着说道:

“下午我陪你过去。”

“不用了吧……”白晨不是太坚定。

“要的要的。”蒋白棉笑道,“术前有人陪着会安心不少,术后,你一时半会估计动不了,得有人跑前跑后,帮忙做些杂事。”

白晨接受了这个解释:

“好吧。”

“那我也去。”龙悦红脱口而出。

等他反应过来,尴尬涌上了心头。

还好,商见曜也跟着说道:

“我也去!”

“你们啊……”蒋白棉“呵”了一声,“你们去有什么用?还能帮小白擦身体不成?”

“我们可以加油鼓劲!”商见曜一脸严肃。

“好吧好吧。”蒋白棉懒得和他,不,他们争执。

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她怕到时候迷路。

下午两点三十分,地底大楼第十二层,某研究所内。

白晨被三名同伴护送到了这里,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换上了手术衣。

“我进去了。”她指了指一面玻璃墙隔着的术前准备室,对蒋白棉、商见曜和龙悦红说道。

“嗯嗯。”三人同时点头。

白晨转过身体,走入了里面,负责本次基因改造的研究员对她说道:

“各种事项刚才都告诉过你了,我最后再强调一点。

“虽然你选择的是较低风险的方案,但只是相对而言,就普通人来说,这不比各种高难度的疾病手术安全,你有不小的概率会基因崩溃,痛苦死去。

“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请认真考虑清楚。”

白晨默然听着,没有插话。

这时,她耳畔忽然有别的声音回荡,让她下意识转过身体,望向那面隔绝内外的玻璃墙。

商见曜、蒋白棉和龙悦红都挤在了那里,前者的脸紧紧贴在玻璃上,显得有些怪异,后两者相对矜持,带着明显的鼓励笑容。

他们挥舞着拳头,各自喊道:

“加油!”

“等着你出来啊!”

“肯定没问题的!”

白晨忍不住闭了下眼睛,扭过了脑袋。

她顿了一下,望向负责手术的那名研究员,沉静说道:

“我准备好了。”

PS:应该是双倍了吧,求月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