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在一众食客鼓掌叫好的同时,李唐实则心中充满了疑问,眼前这人说自己不是翠林苑的大掌柜,却有权力让店里的规矩正常运转,之前刚进来的时候,可以看到这里面也有不少穷酸仕子自己带着酒水仅为来这个地方沾点风雅,可见,进这里的门槛并不高,翠林苑背后的那人有意招揽天下饱学之士。

其二,自己虽然不是什么有名之士,可刚刚跟聂文征争吵的时候,还是被人认出自己是当日街头被慧贤点星的白毫菩萨,这件事几乎轰动了永平城,李唐当天还被不少为了沾染佛气的信徒摸来摸去,似这类消息,翠林苑怎么会不收录,但是就刚刚来看,眼前这个富态的中年人显然并不认识自己,只是对刚刚自己写的那一首偈子做出了颇高的品评。

结合刚刚陆中温告诉自己的那些有关翠林苑私底下的生意,使得李唐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番这里的上下排布,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着实令他颇有些吃惊,这里的桌椅摆放,柱子楼梯等修建都是按照三十六天罡阳护阵摆放而成的,看来这东西底下阴气十足,需要这么个大阵来聚集阳气,抵御下方阴气的侵蚀。

“李锦鲤,瞧什么呢?”中年人笑眯眯的神情看似温婉,可李唐总觉得眼前这人没有那么简单。

“哦,没什么,只是对翠林苑的家具陈设有些好奇,到底是何等的手笔才能做出这般精巧的建筑,着实让我有些吃惊的。”

“哈哈,我们大掌柜曾说过,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趁着活着的这短短百年光阴,做一些自己喜好的事才是最重要的,我家掌柜平生只好三样东西,一是强者,二是文人,至于这三嘛,就是李锦鲤眼前的这些木头了,前两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唯有这后者是可以花点钱买得到的,也不必大惊小怪,我家掌柜不是个吝惜财货之人,建了这翠林苑虽说花了不少钱,可也让我家掌柜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中年人眼神离散,仿佛已经沉浸在记忆里那美得不可方物的笑容一般,嘴角上挂着一丝甜甜的微笑。

李唐看出了中年人的发呆,然而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有些小问题还不曾过问,于是打断道:“还未曾问过,您是?”

“哦,刚才沉浸于李锦鲤的诗词当中,一时间竟然忘了自我介绍,实属抱歉,我乃是这翠林苑的二掌柜,鄙人姓罗,单名一个言字,西蜀人士,也是咱们翠林苑的领掌暂代。”

“原来是罗掌柜啊,久仰久仰。”

罗言朝中央看台上瞥了一眼,原本的女伶舞妓已经全都退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大圆桌,上面陈列了十几样菜品,后面还不断的有人前来加菜,桌子上很快就堆满了,罗言心满意足的笑笑,转身对李唐说道:“这上面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还请李锦鲤上台吃饭吧。”

李唐有些感到不可思议,吃饭就吃饭,偏偏要到那场地最中去吃,这张桌子显然比其他的要大许多,吃饭之时的形态尽皆陈列在所有人的面前,稍有不慎就会被外人所耻笑,这有点拿人当猴子耍的意思,他有些踟蹰了。

陆中温看出了李唐的尴尬处境,眼看自己领来的年兄获得了如此殊荣的陆中温自己脸上也颇具荣光,若是聂文征还在此的话,说不准他会跑到其面前大肆炫耀一番,然而就在这时,他小跑几步走至他的身边,看台两旁站着的下人紧接着就将他拦了下来,他也不生气,挥着手示意李唐过来。

两人一番窃窃私语过后,李唐向罗言说道:“这是咱们永平通判家的二公子,实不相瞒,我俩是一起来的,本也就想着一起在这里吃上一顿,还请罗掌柜高抬贵手,放他进来一同品尝这玉盘珍馐,要是他不来,那我也就不吃了。”

“哦?我还以为是那家不识趣的公子哥前来搅扰,原来是陆通判家的,可是……”

罗言道了一声可是,李唐紧接着搭话:“可是咱们翠林苑规矩多,怕在众目睽睽之下吃饭丢了陆通判的面子是吧,没关系,陆二公子精通吃喝玩乐,其中规矩道理自然是比我知道的多,有我这个外人在这里衬着,肯定不会折了陆通判的面子,说不准还会让陆大人脸上有光呐。”

“呵呵,李锦鲤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只是我们翠林苑通常都是只请有学之士吃饭,能在我翠林苑中心看台上吃上一顿饭,不比在青州稷下学宫里胜过千万人的辩论会差,倒是其他人,我们还不曾请过,我们翠林苑尊重天下才子,李锦鲤既然有意,不知道陆二公子是否愿意来,还请问过陆二公子的意见之后,我们再做定夺,如何啊。”

话音未落,被拦在下面的陆二公子紧接着挥手喊道:“我愿意,我愿意!”就是因为这一句喊,陆二公子回去之后又被自己老爹狠狠地踢了几脚,明明是一件跟着露脸的大好事儿,却被他硬生生整成了附庸风雅的丢人之事。

罗言眉头舒缓,看来是并不介意,紧接着笑道:“既然陆二公子有兴趣,那就一同来吃吧,只是上了台可不要后悔啊,哈哈。”

待等三人落座,陆中温拿眼一打桌上的菜品,以及碗筷的摆放,紧接着就悄声跟李唐说道:“这顿饭好像不简单,我现在有点后悔上来了。”

李唐拿眼一打,桌上三个人吃饭,却摆了三副半的碗筷,那根独一的玉质筷子就直戳戳的插在李唐的正对面,仿佛是有第四人在桌上一样,他轻轻拍了拍陆中温的大腿,示意他放心吃,出了什么事儿一切有他负责,陆中温这才放心大胆的动了筷子。

“罗掌柜,三人吃饭为何摆三副半的碗筷,我可听说在这生意场上,一根筷子有孤木难支之意,怎么,像翠林苑这么大的买卖,也会遇到难题?”

“哈哈,李锦鲤说错了,这单独的一根筷子其实是我们大掌柜特意吩咐的,每当大掌柜不在之时,便插上一根筷子,假装存在,意在看看今日在这乾坤桌上吃饭之人究竟是何方龙凤,若是能吃了这顿饭,那根象征我们大掌柜的筷子赠送,以后来我翠林苑分文不取,日后在天下,凡是我们的商号都可提供一定帮助,要是吃不了,那就请阁下回吧。”

陆中温的筷子登时掉在了地上,李唐也跟着心中一凛,紧接着他又问道:“不知是什么帮助,若是没用,我要他何来?”

“我翠林苑出来的东西,自然不是通常俗物所能媲美的,今日其实也是一个缘分,我这地方自创立以来,时间也不长,短短七十年而已,大掌柜换了三位,我也是这里的第八位二掌柜,走出来的魁首前后不超过五人,这翠林苑已经多年不曾走出一个魁首了,要是今日能再出一位,也是我罗言的大幸。”罗言缓缓道,手眼身法富含礼节,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只是这言辞之中颇具下马威,或许有不少人都曾在这一番说辞之下就此退却的。

罗言看了看不为所动的李唐,眼泛笑意,继续说道:“那根玉质筷子乃是上等美玉制成,水头荡漾,传闻其中含有元气流动,在下不是修行之人,自是不懂其中道理,不知李锦鲤可否知道我翠林苑不光有这一摊生意,下面还有不少令人着迷的外道生意?”

“方才我听陆二公子讲过一些,也知道了一点。”

“既然李锦鲤已经知道,那罗某就不再多赘叙了,凡有此信物者,日后行走江湖,皆可凭筷子换取免费情报,而且可在我商号每年无条件支取银两十万,只是可惜,前几位从这乾坤桌上走出来的魁首都是江湖子弟,有的还没走出永平城就被斩杀了,但我翠林苑只认筷子不认人,如今流落在江湖上的筷子还有两根,一根在飞花摘叶云逸扬的手里,另外一根在凌云飞剑周长生的手里,不知李锦鲤可否够胆,吃下这乾坤桌上的飞麟走凤席正中的鱼眼,即可拿到筷子,别的不敢保证,只要你不出永平城,我即可保你性命无忧,只是在这永平城内我们不会提供任何一丝的情报,若是为了保命而常驻永平城,那筷子只供三年使用权,第三年的尾巴上我们将立马派人收回,无论你是谁。”

罗言的声音极大,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个真切,众人听言纷纷唏嘘不已,这话未免说的有些太狂了,然而联想到江湖时评排名第一的云逸扬和排名第三的周长生两人,翠林苑说这番话确实也有自己的底气,他们纷纷看着李唐下一步的举动,刚才所说的白毫菩萨顿时没了那份受敬仰的荣光,此刻坐着的,只有一个敢不敢吃飞麟走凤席的白袍年轻人。

“哈,好大的口气,飞麟走凤,这是有意用一根筷子搅闹江湖风雨啊,翠林苑的大掌柜究竟是何等的天才,我竟有些忍不住的想见识一番了,若真是跟罗掌柜说的那样,我是不是三年之内出一趟永平城,然后即刻返回便可以继续使用?”李唐笑道,飞麟走凤席确实不错,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只是这顿饭吃的有些下不来台,吃吧,出了永平便有性命之忧,不吃吧,满堂列坐都在这儿看着,一时间引来了众人的唏嘘声。

“理论上来说没有问题,但是通常来说,城外常年都会有人等着持有筷子之人出城,只要出城,便会立马遭到外人的斩杀,要是李锦鲤不信的话,大可以试一试,反正这桌菜已经备好,飞麟走凤也罢,搅闹江湖也罢,吃与不吃都是你的事,我只是负责筷子的发放和收回之人,一切与我无关。”

仍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罗言从一开始就摆出这幅绵羊姿态,但总让人觉得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咬上一口,陆中温惊愕在那里,他哪里知道会因为李唐的一首诗引来这么大的风波,哪根筷子就插在对面,要说不心动,那是纯粹胡扯,但要说真得了手,自己这位年兄肯定会落入江湖子弟的围杀名单上,情报不情报的他陆中温不感兴趣,每年十万两的无条件支取,这才是他关注的焦点,自己老爹现在只是个六品官,一年到头的俸禄也才六十两纹银,十万两,那是自己老爹在不贪墨的情况下,辛苦十辈子都赚不来的。

他错愕的看着李唐,心想就算是得了这个筷子也挺好的,在永平城里待三年也没什么,陪自己一起吃喝玩乐,看看过眼繁华,人生短短百年光景,及时行乐才是正道,但他看了看李唐身后的赤霄剑,又觉得他可能不是一个喜欢待在一个地方不思进取的人,陆中温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着清醒,想要看看李唐究竟要怎么做。

真的是太难了,吃便会引来江湖仇杀,不吃便会落了胆小的名声,任谁来说都会纠结。

紧接着,罗言又补充道:“李锦鲤,莫要以为单纯是因为一首诗才会有这吃飞麟走凤席的机会,就在刚刚下人送诗文前来的时候,我店里的望气师曾看过你头上的气,隐隐有五彩征兆,想必也是身负大气运者,故此才有这番机缘,吃与不吃尽在你手,我只是好心提醒你。”

李唐闻言大笑,朗声说道:“原来如此,我心说天下有才之士无数,怎么会因为一首诗就获此殊荣,原来你们翠林苑也有自己的一番小心思,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只见李唐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拿筷子坚定地朝那条鱼的眼部位置夹去,罗言也将筷子取出准备随时交予李唐之手,鱼眼入肚满堂喝彩,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纷纷夸耀李唐的胆气十足,然而也有些人已经摩拳擦掌,准备随时将那根筷子抢到自己手里,谁也不知道这根筷子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喜欢雪夜横刀撼苍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