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 顶到花心了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师父被妖怪抓走了?”许仙稍微愣神,便十分理解的点点头,又道:“那八戒呢?”

“二师兄也被妖怪抓走了啊。”海空慌慌张张的说道。

“还真就是调虎离山之计?”许仙叹了口气,又颇为感慨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也算老和尚他命薄。

不如海空你就把行礼分一分,咱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媳妇吧。”

说着,

许仙脸上就忍不住浮现一丝笑容,还不由得搓了搓手。

而海空和刚进屋的张怀玉却稍稍向后仰头,心说你都不考虑一下嘛?

这就跳过救人环节?

还直接快进到分行李回家了?

与此同时,

许仙也没忘记给小谭道长松绑,并将其完完整整的交给了高田梁。

“哎哟,我的好大……徒弟啊,你没伤着哪吧?”高道长心里慌的不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硬是在谭钱身上摸了很久,发现其身上没什么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师父,师父,我没事,真没事,除了需要换条裤子以外,我哪都挺好。”小谭道长连忙摇晃着身体,企图表现出一副稳重成年人的模样。

高道长诧异的扫了眼其裤裆,便伸出老手过去一握……

小谭道长熟练的一躲,没躲过……

嗯,

湿了。

但还是那个雏鸟,没错。

就酱,

高道长就带着小徒弟出去换裤子。

而剩下的三者则将目光对视到一起,经过三秒钟的沉思以后,许仙便轻咳一声:“直接跳过救人环节是有些过分了,不过抓金蝉子的妖怪到底是谁?”

“倒也不是妖怪,她看起來更像是一个鬼,还是穿着红嫁衣的女鬼。

只是其手段极为诡异,那红盖头也很是变态,不仅能化为一片血海,还能形成无法计数的血红丝线,能轻松将人绑起来。”

海空稍作停顿,便就略带疑惑的说道:“可师父在被抓走之前却也说了,此女估计顶不住你的大力输出,说让你救人的时候,尽可能的手下留情……”

“穿着红嫁衣的女鬼,还让我手下留情?”许仙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莫不是他们认识?”张怀玉有所怀疑。

“对对对,好像还真是如此,二师兄在那女鬼掀起红盖头的时候,也是楞了好一会,否则他还真不至于输给那女鬼。”海空连忙道。

许仙抽了抽嘴角:“你二师兄楞不楞神,跟他认不认识那女鬼没关系,估计他看见好看的女人,就都会愣神……”

“啊这,确实,那女鬼的确挺好看的。”

“虽说她是一个女鬼,可此人却还有着一副女王范,不仅十分威严,还给人一种忍不住想将其推倒的感觉。”海空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搓了搓手,脑海里似乎生出了某种联想。

“行了,行了,别做白日梦了。”

“我和玉总现在就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某些线索,至于你则留在不死山,陪着高道长将其余小家伙都带回去。”

“好。”海空连忙点头,并对于这种任务很看好。

因为从他来到不死山以后,就发现世间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那就是……

纯净!

就好像被剑气长河洗礼过一遍似的,原本此地那浓郁至极的死气,更是早已烟消云散。

………………

南疆某地、某处、某件房屋内。

金蝉子自从醒过来以后,便发现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都已经换了件新郎官的礼服。

此时,他正躺在已经被装饰好的洞房内,四周满是各种金银珠宝,令人眼花缭乱。

“有人吗?”

“有人吗?”

金蝉子从刻满龙凤的大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无法将有阵法隔绝的房门推开,便忍不住喊了几声。

嘎吱。

门声响起。

两位身着红色铠甲的女战士,面色铁青的死死的盯住他,她们稍稍舔过嘴唇以后,便沉声道:“没有人,但有鬼!”

另一个女侍卫紧接着问道:“不知三葬法师,可是有事想见女王?”

金蝉子看着门口的这两位鬼修,他微微皱眉,便双手合十道:“无量个天尊,贫道的确想见见你们的女王,不知

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 顶到花心了

两位可否带过去一趟?”

两个侍卫呆滞的看了他一会,便有人说道:“今儿是你和女王大喜的日子,女王正在宴会上招待其他鬼王呐。

现在到真不好来见你,不如你稍作歇息,我去禀报一声。”

“大喜的日子?善……”

“不过你们可曾见过我那二徒弟?”金蝉子连忙问道,生怕八戒已经被抬上了宴席。

有一说一,卞庄今生不是猪,真的没必要吃他……

“你徒弟被关在地牢里面,现在并未大碍,不过女王不想在大喜的日子被打扰,至少今天是不可能将其放出来了。”

“哦……敢问你们的女王,叫什么?”

“三葬法师,难道你念了句无量天尊,就代表你已经忘记一切了?”某个侍卫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金蝉子站立在原地几秒钟,便苦笑着摇摇头,转身走了回去。

嘎吱。

房门再次被锁死。

金蝉子则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那个嫁衣女鬼的脸……

他不仅见过,还早已将其深深的刻在脑海里。

因为九九八十一难,一难就是一劫啊。

而女儿国的劫,也就是他金蝉子的情劫。

对于此劫,他金蝉子渡过的很快,但却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轻松。

主要是他并未斩断情劫,他只是以逃避的方式,以西天取经的方式,以若有来生的方式,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那女儿国。

而从哪以后,乃至他再次拥有前世修为,却也不曾过问女儿国的任何事情。

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女儿国似乎糟了大难。

因为就在刚才被打开房门的刹那,金蝉子不仅看到门口的两个女侍卫,外面的走廊处、宫殿门口,同样也瞧见了数量不少的女侍卫。

它们皆为女子,也皆是鬼修。

尤其此地死气的浓郁程度……

当真让人无法想象,就好比入了阴间一样。

至于凡间界如何才能形成这样一座鬼域?

简单。

在同一时间,或者在短时间内。

连续有数万、数十万、无法计数的生灵,在某一片区域内,同时死光!

唯有如此,方能在刹那间,自成鬼域!

…………

此时此刻。

许仙和张怀玉已经回到了事发地点,两者经过一番仔细的查探,便发现者此地的死气不仅浓郁,还充斥着无法想象的怨气。

可那个充满女王范的嫁衣女子,并未留下什么太有用的线索,也根本无法顺势找到其藏身处。

“女王范、红嫁衣、金蝉子让我手下留情?”许仙稍稍琢磨一番,心中便想到了某种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沉思几秒钟,便还是看向张怀玉问道:“你可知金蝉子曾在西天取经的时候,曾路过了女儿国?”

“这肯定知道啊,西天取经嘛,整座修炼界的修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何况至今也没过去太久。”张怀玉耸了耸肩。

“那你知不知道,那女儿国现在怎么样了?”

“这就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张怀玉抽了抽嘴角,并说道:“但最大的可能就是,早已经被灭国了吧。”

“为什么?”许仙皱了皱眉。

“因为那就西域诸国啊,那上百个国家不断更迭,换朝换代的速度比生孩子还快。

尤其在佛门的统治下,西域诸国就不被允许形成大国,这样也不利于他们的统治,如果有哪个国家将表现出统一西域的能力,那这个国家也将在短时间内,被其他国家联手消灭,其背后的推手,往往也都有着佛门的影子。”

张怀玉是不了解女儿国,可他身为道门弟子,自然也要明白佛门这样的对手,平常都在干些什么。

“你认为女儿国就是这样被灭国的?”

“这倒不是。”张怀玉皱了皱眉,又道:“虽说自从很久之前,西域就再也没有女儿国的消息了。

可她们会被灭国的主要原因,我却能猜到其中两点。”

“什么?”

“子母河的源头被断,要不然,就是女儿国内全都是女人,从而引起了某些国都的注意力。”张怀玉信誓旦旦的说道。

大家都是男人,用脑子想想就能猜到一些事情。

许仙若有所思,又问道:“有没有第三种可能?”

“什么可能?”

“女儿国的存在,本身就不合理,一个全都由女子组成的国家,阴阳本就失调,

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 顶到花心了

也就说,她们因劫而生,自然也要因劫而亡。”许仙眯了眯眼睛。

众所周知。

西天取经的劫难,都是被佛门、道门、天庭给算计好的。

任何一个劫难,都是出自这三家的算计。

那西行四人,该渡什么劫,该过什么难,都早就有了定数。

道门是要让佛门的影响力变小。

西方教则想让佛门的影响力变得更大!

那如何才能表现出唐三藏等人一心向佛,也不会被女色所困?

很显然,弄出来一个全部由美丽女性组成的国家,再让他们不曾留恋的走上一圈,这自然就是个很棒的选择。

同时也很能体现出西行四人的佛心坚定,并不会因情所困。

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子母河是什么河?

它本是西梁女国的护城河,女子凡是到了二十岁以后,都可以去子母河取水吃,便可怀上身孕。

但子母河的源头不知,其来历也不明!

仅因一些女子发现了这条河,并根据这条河,才创造了一个女儿国罢了。

嗯,这个国家创造的就很离谱……

那么仔细想想,女儿国的出现,其背后是不是西方教在充当幕后推手?

对此,

许仙已经有了一些猜测,那子母河……搞不好就是从阴间分流出来的某条河,而那条河水里则满是各种转世轮回的真灵。

那么仔细想想。

唐僧师徒四人离开西梁女国以后。

这条本该属于阴间的河流,其源头自然也要被封锁,否则稍不留神的功夫,就要闹出大乐子了。

毕竟从那以后,西梁女国也不在西方教的关注范围内了。

何况这等本就有违天和的女儿国,也不该在出现于世间……

那么。

子母河不在拥有让人怀孕的能力。

再加上女儿国也在暗中失去了佛门的保护。

这群由平常女子组建的国家,其内就算有些修士,可她们又如何去抵挡其余的西域诸国?

甚至都能想象。

当子母河不在使人怀孕的那一刻起!

也就是女儿国将失去西方教庇护的号角声!

而从那时候开始,女儿国也就要遭到西域诸国的围剿了。

没办法。

女儿国若是没有西方教的护佑,那就是属于群狼之中的小白兔,谁都想上去咬一口。

至于她们会遭遇到什么……

这别说在古代了,就算在21世纪的现代战争,美丽国大兵就犯下了不少令人作呕的事情。

如此一来。

当失去西方教保护的女儿国,当这个童话般的故事彻底破灭以后。

这群女人在被西方诸国围剿之时,她们若是不想太惨……

那最好的办法仅有一个。

死!

或者说,

她们需要在西域诸国围攻过来之前,便提前杀了自己。

许仙逐渐联想到此处,他便不在犹豫,当即就拿出传音法宝,给海妄大师传了条消息:“大师,您活的岁数比较多,又是佛门中人,敢问你可知晓女儿国最后是怎么覆灭的?”

海妄大师,就是他在兰若寺内就出来的老和尚。

他经过不懈努力,总算打通了在幽冥宫的老关系,并将许仙的通缉令在魔门中给撤销了。

至于海妄大师现在处于何处,他倒是不太知情。

但没过多久。

传音法宝就再次响起。

海妄大师正其喘吁吁的说道:“女儿国啊?”

“这个贫僧还真就知道,不过你问她们要干嘛?”

“人家曾经是好欺负,可现在却不一样了哦!”

“现在?”许仙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连忙问道:“难道现在还有女儿国?”

海妄大师的声音依旧很疲惫,他沉声道:“这倒不是,可自从西域诸国,突然要联手讨伐西梁女国的时候。

那女儿国的国王,就带着数十万子民同时饮下掺了剧毒的子母河河水。

她们因河而生,也要因河而死……”

“从那时候起,西梁女国也就在冲天的怨气下,彻底化为了一座鬼城。

而前来讨伐的西域诸国,也是死伤无数。

若非有佛门高手前去阻止,兴许还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呢。

但老僧不明白的就是,小雷音寺的佛门高手无数,当初为何不曾将西梁鬼城直接镇压,反而将那座鬼城给放走了?

于是从此以后,西梁鬼城也彻底消失于西域之中。

可根据某些传闻,早在凡间界还未被断绝之前,那座鬼城似乎还能穿行于阴阳两界之间。

但现在嘛,

没人知道她们在哪……

唯独有点意思的就是。

她们亡魂不散,可她们却也不扰人间。

她们只像一群没了家的游魂野鬼,留恋于这红尘凡间,始终不肯堕入轮回。”

许仙沉吟两秒钟,回应道:“多谢海妄大师。”

“嗯嗯嗯,不客气,贫僧去忙了……”

“大师你怎么气喘吁吁的?”

“人老了,自然要跑步锻炼身体嘛。”

“可我好像听到别的声音了。”

“你听错了,听错了……”

喜欢许仙不是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