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最快更新凌天战尊 !

那个纨绔子弟?

火系法则至强者神格?

听到谭休腾现在的话,段凌天心中先是一怔,随即恍然大悟。

而与此同时,段凌天的耳边,也传来了净世神水的声音,“小天,看来我们都猜错了……这青焰刀王‘谭休腾’之所以对你出手,并非是那沧澜城孟家的新晋至强者孟天峰的授意,而是来自那孟家的纨绔子弟孟玉铮的授意!”

“那孟玉铮,明显是对这谭休腾许诺了火系法则至强者神格的分享权!”

净世神水现在说的,其实段凌天也猜到了。

甚至于,段凌天不难猜到,那孟玉铮手中的至强者神格,十之八九来自于那沧澜城孟家的新晋至强者,同时心中也忍不住感慨,看来那孟家的至强者,确实非常看重孟玉铮这个后裔。

难怪,先前便听到有风声说,孟玉铮是那孟家至强者孟天峰最看重的后裔。

“青焰刀王,作为名扬天沙境的上位神尊……就这点实力?”

面对青焰刀王的‘胜券在握’,段凌天却是淡淡一笑,随即一念之间,便展现出自己的所有剑道,融入手中七窍玲珑剑。

下一瞬,一道清脆的剑鸣声,仿佛贯穿天地,刺耳无比。

咻!!

一道灰蒙蒙的空间剑芒,在虚空中掠过,斩裂出一道道空间裂缝,席卷向来势汹汹的青焰刀王谭休腾,与他那漫天刀芒交锋。

这一场交锋,段凌天的空间法则造诣,虽不如谭休腾的火系法则造诣,但因为他的剑道强得离谱,却是给了他的力量极为可怕的增幅。

反观谭休腾那边,虽然也掌握了刀道,但他在刀道上的造诣,比之段凌天在剑道上的造诣,差了不止几个层次!

真要对比,便是三岁孩童和成年人的区别。

差别太大了!

要知道,段凌天的剑道,可是连那身为天沙境第一梯队的至强者,承天剑‘司徒雷’都为之震撼,并且在剑道上尊之为师的。

虽然,司徒雷和段凌天彼此都没师徒之称,但彼此之间,却有师徒之时。

在剑道上,段凌天可以做司徒雷的老师。

而在其它方面,司徒雷可以做段凌天的老师,且给了段凌天很大的帮助,至少在段凌天看来,自己在司徒雷那里得到的,不比对方在自己这里得到的少。

“螳臂当车!”

一开始,谭休腾还没意识到段凌天剑道的可怕,见段凌天在他面前出剑,顿时不屑一顾。

当然,在内心深处,他还是颇为震惊,万万没想到,蓝晓城汪家认可的这个女婿,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实力。

不足万岁,便有如此实力……

据他所知,放眼天沙境过去现在,都没人能以不足万岁的年纪,拥有这等实力。

“难怪汪家宁愿选择他,也不愿在孟家面前妥协。”

这一刻,谭休腾也明白了许多事情,也猜测眼前的青年身后,应该也有一尊庞然大物,应该是天沙境外的强大势力!

想到这里,谭休腾的目光深处,多了几分惶恐,同时杀意更增!

今日,必须杀死对方!

不只是为了孟玉铮承诺的至强者神格分享权,更为了对方日后的报复!

如若对方今日不死,必然会报复他!

“花里胡哨!”

而面对刀芒漫天的谭休腾,段凌天却是不屑一笑,手中震动之间,始终就一剑掠杀而出,看似简单的一剑,划破长空,无数细微的空间裂缝呈现。

剑芒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璀璨,但此时此刻,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

带动的剑啸声,却仿佛成了这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咻——”

比之谭休腾的出手,可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剑,剑芒呼啸,迎上了谭休腾那铺天盖地的刀光,迎上了谭休腾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而下一瞬,当两者的力量交锋在了一起,谭休腾脸上的不以为意之色,却是瞬间凝固住了。

只因为,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与自己交锋的这一剑的可怕,虽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

只是蕴含不到小圆满之境的空间法则,但其中蕴含的另外一股源自于剑道的力量,却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一浪接一浪,仿佛不断拍打在他的身上。

一开始,他还稍微能承受,勉强能抵挡。

可接下来,却是越发无法承受,同时抵挡得也格外吃力。

“啊——”

面红耳赤的爆吼一声,谭休腾体内血脉之力升腾,全力爆发,再次和眼前一剑的力量势均力敌。

只是,下一刻,他却又是发现,不知何时,另外两道李风的身影,也如影随形而至,二者手中也是剑气纵横,齐齐向着他杀来。

顿时,他的脸色再次大变!

“刚才那一剑,还不是他蕴含血脉之力的一剑?”

这一刻,谭休腾的内心震荡,原本飘上天堂的愉悦心情,仿佛在这一瞬彻底坠入地狱,心乱如麻,满是不可思议,“他……他的剑道……怎么可能这么强……”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本尊的那一剑,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

现在,谭休腾要分心应付段凌天的两道空间法则分身,时间法则分身和空间法则分身,虽不如本尊强大,但却也有本尊的六七分实力。

二者联手,让谭休腾不得不抽手应对。

而这一抽手出去,原本和段凌天的本尊势均力敌的局势,又彻底被颠倒翻转,段凌天那一剑,再次压制谭休腾。

并且,并没有像谭休腾所期望的一般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仿佛能无限持久,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谭休腾不断败退的防线。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最终,谭休腾撑不住了,彻底被段凌天压制,回天乏力,面如死灰的同时,忍不住低吼问道。

此时的谭休腾,扎着一头长发的发箍已经断裂,长发四散,整个人显得非常狼狈,宛如丧家之犬一般。

他盯着段凌天,眼中、脸上满是震撼和不可思议。

天地间,怎会有这样的妖孽?

如果说,刚才他还只是觉得天沙境过去现在没有如对方这般妖孽的人物……那么,现在,他却又是觉得,放眼整个界外之地,乃至万界的过去未来,恐怕都难找出几个能跟眼前之人相提并论的人物。

或许,一个都找不出!

“你到底是什么人?!”

谭休腾眼中布满绝望,现在的他,身负重伤,而对方却毫发无伤,实力本就不如对方的他,现在可以说是对方砧板上的鱼肉。

如果说,一开始他全力逃跑,还有机会的话。

现在,重伤的他,却是再无逃脱的可能。

明知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是死亡,而自己也无能为力,万念俱灰之下,谭休腾只有一个想法……他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不足万岁,实力便达到接近无敌上位神尊的地步。

他,从没听说过界外之地,乃至万界,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倒是也有年轻得吓人的接近无敌上位神尊的存在,但那些人,最年轻的,也都一万多岁了……这,跟不足万岁完全是两个概念!

“万界之人。”

段凌天淡淡扫了谭休腾一眼,随手一抬,空间法则席卷而出,直接将对方束缚,封禁,不让对方有挣脱的可能。

这封禁之力,也让对方没办法自行疗伤,只能一直处于这般重伤的状态。

“万界?”

“你……你是上三界的人?”

谭休腾面露骇然之色,“上三界,竟然出了你这般妖孽的存在……你,是上三界哪一界的人?!”

如果是以前,段凌天听到谭休腾这话,肯定不知道他口中的上三界是什么意思。

而现在,他却是知道,对方口中的上三界,正是万界中,最强大的那三个界域……

万界,分上三界、中十八界,下万界。

这,也标榜了万界的梯队。

而段凌天的家乡,逆神界,便是中十八界之一。

“你的话太多了。”

段凌天不耐烦的看了谭休腾一眼,随即淡淡问道:“那孟玉铮派你来杀我……想来,这三年来你一直在蓝晓城。”

“他,现在是在蓝晓城,还是回了沧澜城?”

若是孟玉铮还在蓝晓城……

想到这,段凌天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冰冷杀意。

若是对方回了沧澜城,便算对方走运。

“他三年前便回了沧澜城。”

谭休腾适时的回应说道:“三年前,我送他回的沧澜城,然后又离开沧澜城,回到蓝晓城,守株待兔等你离开蓝晓城。”

说到这,谭休腾的脸上,布满了自嘲,“若是早知道你有如此实力,便是再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打你的主意。”

“万万没想到,我谭休腾,有一日,会栽在你这般不足万岁的小年轻手上。”

虽然,以前谭休腾便有心理准备,自己有一日,可能会栽。

但,想过很多种栽的场面,都是要么栽在实力接近无敌上位神尊的老一辈强者手里,要么栽在至强者的手里……

却从没想过,会栽在一个不足万岁的年轻人手上。

“不过……换个角度一想,能死在你这样的妖孽受伤,我谭休腾,也不枉此生了。”

这一刻的谭休腾,突然变得洒脱了起来,仿佛看淡生死。

“怎么?不想活了?这么急赶着去送死?”

刚听完耳边传来的净世神水的一番话,段凌天目光一亮的同时,再次看向谭休腾,语气淡淡的问道。

这一刻的段凌天,身上升腾的,眼中泛起的杀意,也随之消散无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