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老师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前文说到过,嘉靖八才子也是分了三个档次的,任瀚是第二档次的,吕高是第三档次的。

在凉棚外湖边上,王希文王拾遗看到任瀚走人,无法分身二用,便只能扔下吕高,去追赶和劝阻任瀚了。

凉棚里的秦德威观察到这一幕,更加可以确定,这位黑瘦著主持人绝对是带着任务来的,只是不清楚他是谁的人。

这次聚会,八成就是黑瘦主持人打着同年聚会踏青的名义,搞政治串联,拉拢嘉靖八才子。

至于嘉靖八才子们看出来没有,或者说其他参会人看出来没有,对秦德威来说无关紧要。

刚才秦德威的出格言行,都是对聚会的试探。现在弄清楚了这次聚会的性质,试探也就到此完毕了。

于是秦德威无心在“敌区”久留,正所谓夜路走多了总会挨打的。

他只需要将今天观察到的情况禀报给夏师傅,夏师傅自然会处理。

秦德威刚要转身迈出凉棚,忽然嘉靖八才子排名第二的唐顺之开口道:“秦德威休走!”

秦德威回头望去,神色十分诧异,他心情确实挺惊奇的,听对方这口气似乎挺不服气啊?

现在秦德威的心态就是:我不找你们麻烦就不错了,你们居然还敢主动来喊住我?

虽然说你唐顺之再发育一二十年后,是个文武全才,传说中的江南第一枪王,还是戚继光的老师云云。

但现在的你也就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远远没发育到完全体啊。

“阁下有何见教?”秦德威给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回应。

唐顺之又道:“秦德威你只理睬吕江峰、任忠斋,却不肯理我,这是看不起我唐某?“

秦德威:“???”

以秦德威之机智,死活没理解唐顺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顺之好整以暇地说:“听说你诗词自称江南第一,将昔年复古派与吴中派融会贯通,我武进唐顺之不服。”

武进县属于常州府,就是最发达的“苏松常”里的常州府,也在江南腹地。

秦德威一脸懵逼,你唐顺之说的这些,他秦德威本人怎么不知道?

吴中派就是江南四大才子那一拨了,与复古派相比,属于地方文学势力。

什么将复古派与吴中派融会贯通,这是谁编的?

“文衡山先生在常州作客时说的。”唐顺之提示了一下。

雾草!秦德威吃了一惊,文征明背着自己还干过这事儿?

自己什么时候跟吴中派扯上关系了?就因为拿了唐伯虎那块“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印章?

唐顺之没管秦德威怎么想的,掷地有声的说:“一直到今日才见到你,敢否较量一番诗词!”

想起唐顺之在历史传说中的枪法宗师隐藏身份,秦德威下意识回了一句:“咱们这是君子之争,输了不许打人啊。”

唐顺之:“......”

看不起谁呢?堂堂嘉靖八年的会元,至于打你一个十五岁小儿?

说实话,这种被人挑战诗词的情况,秦德威近两年遇到的很少,也就聊城码头遇到李攀龙那回算一次了。

总是单方面强力输出,就缺少了反弹打脸的体验,秦德威也是苦恼很久了。

唐顺之气定神闲的说:“既然是踏青,就以春日为题好了,让你先来!”

秦德威有点犯嘀咕,唐顺之应该是个很有智慧的人,看他这么有底气的样子,莫非是有什么秘密武器?还是提前准备了什么大作?

不过秦德威决定给唐顺之一点面子,不要像上次对待王慎中那样太过于虐人。

不为别的,就怕一代枪王输急眼了打人,唐顺之跟别的文人不一样,可能真有武力的。

于是秦德威便随手发表了一首《水调歌头·与唐勋部春日感怀》:

“今日非昨日,明日复何如?朅来真悔何事,不读十年书。为问东风吹老,几度枫江兰径,千里转平芜。

寂寞斜阳外,渺渺正愁予!千古意,君知否?只斯须。名山料理身後,也算古人愚。

一夜庭前绿遍,三月雨中红透,天地入吾庐。容易众芳歇,莫听子规呼。”

然后秦德威就谨慎的后退两步,对唐顺之示意道:“该着阁下了。”

唐顺之眨了眨眼,干脆利落的对着秦德威拱拱手:“江南第一名不虚传,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秦德威:“???”

你唐顺之前面装了半天逼,铺垫了那么多,最后就这?

唐顺之又对着凉棚里众人做了个罗圈揖,无能狂怒道:

“气煞我也!不想我今日诗词败于秦德威之手,未能帮王遵岩挽回颜面,实在没脸留下,先告辞了!”

随即唐顺之对秦德威点点头,振振衣袖,从容的迈步离开了凉棚。

秦德威无语,他已经醒悟到什么了。

唐顺之就是想找个借口溜号,离开这场已经不纯粹的同年聚会,然后就拿自己当了这个借口!

在湖边,王拾遗正对着任瀚正又拉又劝,眼角又瞥见唐顺之往外走。

雾草!怎么走人的档次越来越高了?唐顺之可以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老师

嘉靖八才子中公认第二的人物,比任瀚还要高一个档次!

“荆川贤弟请留步!”王拾遗慌里慌张的扔下了任瀚,转身又去追唐顺之。

但不知为何,唐顺之脚步如飞,转了个弯闪进游人里就不见了。

一个也没追回来的王拾遗怒气冲冲,走回了凉棚,双目如电,盯住了秦德威。

虽然刚才他没在凉棚里,但有人出走必定跟秦德威有关!

秦德威万分无奈,无辜的说:“我想说,唐荆川他走人,真的不怪我。”

王拾遗沉着脸说:“若不是你的缘故,又能怪谁?”

秦德威抬手指向严世蕃:“都怪他!”

严世蕃:“......”

“本来尔等人多势众,在下手无缚鸡之力,已经心生畏惧要离去了。”秦德威解释说:“但这位严监生一心挑拨在下与你们乙丑科同年的关系,造成如此后果。”

王拾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老师

遗怀疑的看向严世蕃,莫非真有此事?难道这姓严的就是故意捣乱来的?

严世蕃一肚子气,但又不敢发,本来就不想呆着了,也开口道:“既然信不过在下,就此告辞!”

见严世蕃走人,秦德威也对王拾遗道:“多有打扰,也告辞了。”

“慢着!”王拾遗熟练的拦住了秦德威。

秦德威不知是第几次听到这两个字了,他真的不想留在这四面环敌之处,但怎么每次都有人不让他走?

喜欢大明小学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