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梅开二度岳 把她水摸出来了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窗外的风又吹来了春天的味道,南河边的柳树,也好似冲破了寒冬的束缚,抽出了春天的绿芽。

眼前的春意盎然,让我什么也不愿意再去想,只是重复着抽烟和发呆这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直到办公室门被敲响,紧接着一个打扮得非常时尚的女人走了进来。

是林露,她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

她来到我的办公桌前,将咖啡递给我,并说道:“陈总,听说刚才会议上你发了很大火,喝杯咖啡消消气。”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想起高胜之前让我理她远一点。

她嗅了嗅鼻子,看了眼烟灰缸,说道:“你怎么抽那么多烟啊,我昨天才给你洗了烟灰缸,现在又这么多了。”

她边说着,边拿起烟灰缸去倒掉了里面的烟蒂,又去将所有窗户都打开,让新鲜空气都钻进来。

“别生气了,

第章梅开二度岳 把她水摸出来了

我来给你按一按肩膀吧,你闭上眼睛放松一下。”

她说着,便绕到我的身后将双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一把拿开她的手,说道:“不用了,你先出去吧,我安静一会儿。”

“发生什么啦?跟我说呗,我给你分担分担。”

我苦笑道:“你能给我分担什么?”

“你可别小瞧我哟!”

“好,你帮我分担,王艺马上离开公司了,你能代替她吗?”

“啊!?这……不是真的吧?”她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算了,跟你说这些没用,你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她并不打算离开似的,轻轻叹口气还是将双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一边轻柔的按着一边说道:“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大,我什么也不能帮你做,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舒服一下……你就把眼睛闭上放松下来,我帮你按一下吧。”

我正准备再次将她的手拿开,办公室门再次被推开。

只见王艺走了进来,她面无表情地盯着我身后正在给我按摩的林露。

而林露也愣了一下,快速地将手从我肩膀上拿开,并对王艺说道:“你……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王艺冷冷的注视着林露,说道:“我来这里从来不敲门,你管得着吗?”

“陈总,你看她……”林露顿时向我抱怨起来。

我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冷声说道:“你给我出去,赶紧的!”

“哼!”她冷哼一声,绕开办公桌又狠狠瞪了王艺一眼,然后才离开了办公室。

直到她离开后,王艺才走上前将两本文件夹递给我,说道:“这是这两个月的财务报表,我都整理好了,现在全都交给你……另外,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赶紧找到接替我的人。”

她干净利落的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办公室。

“王艺,你别急着走,我们好好聊聊行吗?”

她头也不回地说道:“不了,你这里一股骚味,闻得我有点想吐。”

我知道她这话的意思说的是林露,我没有理会,继续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要怎样才能留住你,也许你觉得我变了,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一直都没变。”

“呵呵。”她冷冷一笑,果断地走出了办公室。

“操!”

我被气得一声怒骂,继而一脚狠狠踹在了办公桌上,可疼得还是自己的脚。

……

我更加没有心情将心思放在工作上了,早早地离开了公司,我又去了常去的那家酒吧。

也许只有醉生梦死,才能让我忘记现实中的一些烦恼。

我找了一个最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些喜欢的黑啤,一边喝着,一边享受着这极其堕落却又无比痛快的一刻。

酒吧里灯光旋律,劲爆的音乐声充斥在耳边,让人忘乎所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醉生梦死,喜欢在这种氛围中寻找最真实的一面。

在这个酒吧里有一块显示屏,不知道是不是老板故意弄来引起客人的消费还是怎样,那上面会实时显示着客人在酒吧的消费情况。

只能说这酒吧的老板很会做生意,他太懂人性的弱点了。

让那些想来酒吧泡妞的有了花钱的欲望,只要你有钱,你的名字就能出现在那大屏幕上,自然有女人过来找

第章梅开二度岳 把她水摸出来了

你搭讪。

因为是人都好面子,而酒精更是催化剂,要是真杠上了,钱也就成了一堆废纸,任凭挥霍。

就把你的人越来越多,乍一眼看去,我脑子里便蹦出了“三教九流”这个词。

因为真的是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竟然女的占多数。

我就是来消费,来寻找刺激的,所以钱在我这里丝毫不成问题。

一扎黑啤喝下肚后,酒精便在我的脑子里起了化学反应。

我叫来服务员,先要了一瓶黑桃A和一瓶皇家礼炮。

服务员反复和我确认,以为我是来闹着玩的,直到我拿出银行卡。

这两瓶酒一下子就去了我将近八万块,酒吧里你了就有了气氛,服务员视我为尊贵的宾客,她给我递了一张卡片,让我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之后,那块显示屏上便出现了我的名字。

接着还有一场绚丽的烟火表演,DJ更是给了我最大程度的吹捧,吹捧的目的自然是希望有人不服气,能够超过我的消费。

因为我这两瓶酒一点,瞬间成为了今晚消费最高的那个人。

酒吧里各种目光向我投射而来,有艳羡,有嫉妒,也有崇拜……

我平静的对待这那些仰慕的目光,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就有一个穿着抹胸红裙的女人过来搭讪了。

我很客气的请她喝了一杯,她还想和我深聊,但是被我拒绝了,便识趣的离开。

陆续又有好几个女人过来找我,但都被我轰开,我只是享受这种奢靡的感觉,而不是真正需要女人。

我需要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安澜。

片刻之后,突然又有一个人开了一个大单,直接超过了我之前的消费,暂列第一。

我反倒乐得清闲,因为那些注意力被吸引走后,我终于不用再继续装逼了。

“嘿,大哥,你还记得我吗?”在这时,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身旁。

我回头一看,和我说话的是一个穿着低胸吊带衫的一个姑娘,她化着浓妆,一看就是常期泡的夜店女人。

“我们认识吗?”我看着她,疑惑的问道。

“你还真不记得我了,也是哈,这块有半年没见了。”

“你确定我们见过?”我真没印象了,估摸着她就是随便找了个话题来搭讪的。

“你忘啦?以前我们在凯萨酒吧见过,我当时是销售酒水的,你还帮我完成了订单,你忘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