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带道具上学play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久别重逢,简直有说不尽的话。

天都快黑了,乔皇后意犹未尽,张口说道:“让御膳房传膳,今晚本宫和慧安就留在东宫里用晚膳。”

陆明玉含笑应道:“儿媳这就让人传膳。”又笑着对慧安公主说道:“驸马也该下衙了。我让人将驸马请到东宫来,人多也热闹些。”

给驸马脸面,就是给慧安公主脸面。

慧安公主心中舒畅,笑着应了。

待吴驸马来了,东宫就更热闹了。珝哥儿身子还虚弱,不能抱出去,被陆明玉哄着留在寝室里。

瑄姐儿随着爹娘去饭厅,小胖脸喜滋滋的,一会儿看看亲娘,一会儿看看亲爹。

李景几乎被女儿萌的心都要化了,凑过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瑄姐儿立刻将另一边脸送了过来,李景失笑,又低头亲了一口。

瑄姐儿得寸进尺,爬到了亲爹的腿上。

陆明玉笑着嗔瑄姐儿:“你这么重,别压着你爹了,快些下来。”

李景立刻道:“半点都不重,只管坐我腿上,不用下去。”

陆明玉笑着白了一眼过去:“你别太惯着她了。”

李景搂着胖胖的小闺女,心中柔软得都要化了:“我这么久没见孩子了,惯就惯一会儿。”

陆明玉鼻间有些酸,没再出声。

瑄姐儿睁着滴溜溜的眼睛,在亲爹和亲娘之间飘来飘去。像是在惊讶,说一不二的亲娘,今天居然听爹的话了。

李景一低头,看着女儿类似崇拜的眼光,不由得哑然失笑,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脸,故意压低声音说道:“你要听你娘的话,爹也听你娘的。”

瑄姐儿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

那鲜活的表情,逗得众人笑开了怀。

乔皇后心里对陆明玉管教孩子过于严格一直有些微词,平日忍着没说出口。此时半开玩笑地说道:“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慢慢教就是了。也别太严厉了,瞧瞧瑄姐儿怕的。”

陆明玉微笑不语。

李景很自然地接了话茬:“正因为孩子小,才要立规矩,该管教的时候不能心软。免得养出骄纵任性的脾气来。”

乔皇后瞥了儿子一眼:“照你这么说来,你们姐弟两个,就该是天底下最骄纵任性的了。”

李景咧嘴一笑:“这怎么会。母后将我们姐弟教得那么好,简直是举世无双天下难寻。”

久违的熟悉的马屁拍得震天响。

乔皇后扑哧一声乐了,总算不絮叨了。

时隔近两年,这一幕又在眼前上演。陆明玉也觉得亲切熟悉,抿唇轻笑了起来。

……

待用完晚膳后,乔皇后总算起身离去。

陆明玉李景一同送乔皇后等人出东宫。待众人离去后,夫妻两个相视而笑,颇有默契地携手,慢悠悠地回了寝室。

瑄姐儿玩了一天,被奶娘伺候着沐浴更衣,然后哄着睡去。

珝哥儿平日睡得早,今日一直不肯睡,坚持要等亲爹亲娘。

等来等去,只等来了云妈妈。

绮云将珝哥儿抱进怀里,一边轻拍后背,一边柔声哄道:“天这么晚了,珝哥儿乖乖睡。明日早上就能见到爹娘了。”

慧安公主和吴驸马一同乘马车回公主府。这几个月来,夫妻两个聚少离多,在马车里头靠着头手握着手,亲昵低语。

“母后真是有趣。”吴驸马低声笑道:“在东宫待了大半日才肯回。”

也不想想,人家夫妻久别重逢,不知多想说些私房话。乔皇后硬是赖着不肯走,让人好笑又无奈。

慧安公主自然向着自己的亲娘说话:“母后日日惦记二弟,今日重逢相聚,想和二弟多说会儿话,也是难免。他们夫妻两个,晚上到了一处,想说一夜的话都行。有什么可情急的。”

吴驸马和慧安公主夫妻多年,熟知她的脾气,也不和她争辩,又低声笑道:“我们也有些日子没相聚了。回去之后,我们也说一夜的话。”

说着,手指在慧安公主的手心里摩挲了一圈。

慧安公主面颊微微泛红,笑着啐了吴驸马一口:“老夫老妻的,拿肉麻当有趣。”

吴驸马厚颜一笑,伸手将慧安公主搂进怀中。

慧安公主依偎在夫婿怀里,忽地说了一句:“过几日得了空闲,我们回一趟吴府。将立哥儿带到公主府来住几日如何?”

吴家子嗣兴旺,孙辈的有八个,六男二女。立哥儿是吴驸马胞弟的次子,是嫡亲的侄儿,和珝哥儿同龄。

既是要过继,当然要挑血缘最近的侄儿,且年龄小,以后养着像亲儿子一样。

吴驸马一愣,抬起头,和慧安公主对视一眼。

慧安公主轻叹一声,声音里有些唏嘘:“这么些年了,我肚子一直没动静。看来,是生不出来了。我也认了,抱了立哥儿来养吧!”

“以后,我们将立哥儿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养。等立哥儿大了,我去求父皇,将公主府的爵位家业都给立哥儿。”

从吴家挑孩子过继,对吴家最有利。便是立哥儿的亲爹亲

几人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带道具上学play

娘,也一定乐意。

吴驸马反倒不太乐意:“还是再等一等。说不定,再有一个一年半载,你就有身孕了。就是没有孩子,我们夫妻两个过日子也是一

几人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带道具上学play

样。将来等我们老了,让侄儿们奉养孝顺就是了。”

慧安公主瞪了吴驸马一眼:“我堂堂大魏公主,还怕没人奉养没人孝顺吗?我是嫌府里太过冷清了,养个孩子在膝下热闹。”

“总之,我已经决定了。你要是不肯张口,我回去,亲自和二弟二弟妹说。等他们点了头,我就带立哥儿回公主府。以后,我就是立哥儿的亲娘。”

慧安公主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看来是认真的了。

吴驸马轻叹一声,点了点头。重新将慧安公主搂入怀里:“如此一来,倒是委屈你了。”

慧安公主鼻子微酸,低声道:“大傻瓜,我有什么委屈的。委屈的人是你才对。”

吴驸马笑了起来,低头亲了慧安公主一口:“能娶你为妻,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