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的乱h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最快更新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 !

巨舟和另外一群骑在凶兽的人,也是拧着眉头惊诧不已,明显是云山宗的突变,让他们的思绪也没转过弯来,怎么就会发生这种变故。

但,有一点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向缺先前所说的那句但凡有来犯云山宗者都鸡犬不留。

再说向缺和蠡刎对轰了一拳,对方极度惊惧于他这个境界给自己所带来的压迫感,这种程度的攻击是根本不可能存在于一个金仙的身上的。

但紧接着当向缺展开道界,一下子就将蠡刎给猛地收入其中的时候,他的眼皮就狂跳了起来,心中顿时“咯噔”一下,隐约意识到了不妙。

可惜的是蠡刎反应的稍微慢了一些。

向缺道界一拉开,第一层炼狱就果断展开,直接就将蠡刎给收了进去。

在外界,向缺尚且都能一拳轰的对方略微有些疲于应付,那在自己的道界里,他的上风会占据的更加明显。

炼狱图中蠡刎一被拉进来,浑身上下就仿佛被刀割了一样,瞬间全身就被割的遍体鳞伤了,但这还不算完,向缺伸手一招,诛仙剑就飞了过来落在了他神魂手中。

向缺神魂拎着诛仙剑快到炼狱阵外,抬手遥遥的就斩了过去,剑风所过之处,蠡刎的血肉就被狠狠的削下了一块,但却没有伤到他的要害之处。

“我会让你知道,自己想死都是一种奢侈,待我将你剐的身上只剩一具白骨的时候,我会将你挂到麻山城外,让所有来犯云山宗的人知道,这里将会是你们这些外来者的禁地,一步都不允许踏入!”

蠡刎浑身伤口无数,再加上炼狱阵图的重创,他此时都已经神魂不稳,仿佛油尽灯枯了一样,不过却有一口气被吊着还没有散去。

蠡刎在道界里嘶吼不已,他狰狞着面孔说道:“你敢杀我,要不了多久我会让你知道,犯我蠡族者是何惨痛的代价,你们整个云山宗将会被诛的片草不剩”

“不好意思,这句话你先前就已经说过了,可惜局面你也看到了……”

向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就不在管此人了,因为此时斯巴达两百六跟老黄皮子和申公象面对蠡刎一族已经几乎都要清理干净了,过百具的尸体不停的从半空中落下然后掉落到了青山脚下。

于此同时,剩下的蠡刎族人眼见他们似乎只有被收割的下场,顿时剩余的百多人就果断和快速的想要朝着麻山洞外飞去。

向缺见状,忽然伸出两手缓缓划动,紧接着就见一道道线条从他的手中蔓延而出,然后落向了麻山洞的四面八方。

整座洞天都为之一颤,仿佛被笼罩在了一道屏障当中。

巨舟上的顾少主当即一愣,心头就狂跳了起来,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那些凶兽上的人则同样深深的拧起了眉头。

“唰”

“噗通”

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只剩下脑袋完好无损的蠡刎尸体从道界中被丢了出来。

向缺朝着顾青寒吩咐道:“派几个人,将这些人的尸体拉到麻山城前,给我一字排开挂到半空上!”

顾青寒拱手说道:“是,师傅!”

青山里,数万弟子还有其他宗门避难的人,茫然的看着天上的向缺,这些自向缺和南似锦飞升之后才成长起来的人,多数只是听说过向缺这位祖师其名,而根本都没有见过他的人。

但他能被当代云山宗主称上一声师傅,他的身份顿时就呼之欲出了。

无数弟子脸上的表情从惊愕演变成了惊讶,最后变成了欣喜。

自己的宗门能有如此强势的一位祖师爷在坐镇,这不只是宗门之幸,更是他们以后修行的底气。

青山里飞出几人带着蠡刎等人的尸体快速的飞到了麻山洞前,将其挂在了半空中。

斯巴达两百六和申公象还有老黄皮子飞到了向缺身前,他缓缓的转过脑袋看向巨舟上的顾少主,又看了眼那些凶兽上的人,两方人心中当即颤了下,

餐桌下的乱h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正要开口之时就听向缺一摆手,说道:“杀了他们……”

“唰唰!”

瞬间,他的身旁人影四处飞散,向着两边人席卷而去,那顾少主顿时惊慌起来,脚下的巨舟在天上直接就向着后方急速退去,眨眼间巨舟眼看着就要飞到麻山城外,却没有想到巨舟突然在要出洞天之时前方狠狠的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撞上了。

餐桌下的乱h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于此同时,屏障上绵延出了一道道的电光,仿佛一把把锋利的刀子,直接就将巨舟给包裹住了,舟上晃动不已,电光交错,上面的人不得不全力施展来抵抗。

另外一头,那些骑着凶兽想要离去的人也是如此,全都硬生生的被向缺所布下的禁制给挡了回来。

局面瞬间就尴尬了!

向缺和斯巴达两百六所展现出来的杀伤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蠡刎一族两百多人的队伍都被杀了个干净,连一个人都没能逃得出去,那这两波人的话,实力可能会跟蠡刎差不多但人却没有他们这么多,再加上此时还有禁制将其给困在了麻山城,那结果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主场作战下,向缺是绝对有能力将他们全都给尽数留下来的。

“道友请听我一言……”巨舟上的顾少主冷汗直冒,他连忙拱手说道:“我们只是过来看看的,并无对贵宗不利的意思,如今已经看完了热闹,我想我们也该走了”

向缺静静的看着他,说道:“你觉得我会信了你的鬼话?”

对方硬着头皮的解释道:“确实如此,我们是前来进犯洞天福地的,只是途径麻山洞时看到蠡刎在率人强攻云山宗一直僵持不下,才好奇前来看看的,我们真的并无其他心思,所以还请道友不要敌视我们,我敢向你立下保证,从此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前来进犯云山宗的”

“这个理由,让我不杀你的话,似乎要差了一点,毕竟先前我已经说过了,要让犯我云山者鸡犬不留的……”向缺皱眉说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