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第一晚就做了 贱妇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陆重楼确定在这支庞大的运粮队伍里,一定有徐绩安排的眼线。

他自己也思考过,如果徐绩的人想要对他下手,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然而在这样一支队伍里,除了保护他的廷尉们之外,他几乎都不熟悉,所以根本无从猜测。

这里除了他护卫之外的每一个人,都可能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他造成威胁。

队伍走了一天,陆重楼也想了一天,又到天黑的时候队伍停下来露营,他这才把思绪换一换。

下了车,舒展了一下身体,远远的看到叶小千又在布置防卫的事了。

这些事对于叶小千来说已是轻车熟路,按照之前就已经排好的队伍,轮流当值。

眼看着天色已经快要看不清楚人,陆重楼心里那种压抑再一次出现。

这种压抑寻常人很难理解,因为寻常人不会面对这样的事。

你知道有人要杀你,而且就在这些天,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不知道具体是哪个人,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方式。

“走啊,大人。”

叶小千朝着陆重楼招了招手。

陆重楼走过去问道:“干什么去?”

叶小千道:“吃饭去啊。”

陆重楼一怔:“又去蹭饭?”

叶小千走到陆重楼面前,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说道:“大人,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你是咱们队伍的主官,所以那就不叫蹭饭,而是体恤下情。”

陆重楼:“我不去了,我要脸。”

叶小千道:“大人你难为情的地方在于,你怕昨天看到你吃他们饭的那些兄弟们再看到你,对不对?”

陆重楼不说话。

叶小千道:“大人啊,咱们这队伍总计可有上万人啊,何必非要捡着那几个人吃?”

陆重楼坚决摇头。

叶小千凑近了说道:“大人你想想,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大人你节省下来的口粮,就可能救下来几个人。”

陆重楼:“这......”

叶小千:“千办大人曾经说过,位置越高的人就要考虑的越多,作为主官,不能因为这样的考虑还要脸吧。”

陆重楼:“......”

叶小千道:“咱们露营的地方不远处有条河,我看民夫兄弟们不少都去抓鱼了,咱们要是能蹭一顿鱼吃......”

陆重楼:“那是去帮忙,怎么能是蹭饭呢?”

他转身朝着民夫营那边走了过去,叶小千一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一辆马车后边。

两个民勇装束的人靠在那假装聊天,可是眼神是不是的往陆重楼和叶小千那边瞥。

见陆重楼他们往民夫营那边过去了,两个人也转身离开。

不久之后,在营地中,这两个民夫回到他们的队伍里。

民夫营为首的那个人,是越州府的府丞郎官,名叫高羽。

这个人是徐绩的亲信,曾是徐绩贴身护卫之一,到了越州后,也得到了升迁。

他这次负责的事就是盯紧了陆重楼,找机会对陆重楼下手。

此时此刻,在他的帐篷里,温灸也在。

那两个民勇进来之后,朝着他们俯身行礼,高羽就问他们俩什么情况。

那两个人把看到的说了一遍后,高羽就忍不住低低的骂了一声。

“这个叶小千,难不成是故意的?”

高羽看向温灸说道:“从头进梁

相亲第一晚就做了 贱妇小说

州地界开始,这个叶小千就带着陆重楼乱走,每一餐都不吃给他们送过去的饭,而是到各处去蹭饭吃,而且没有规律,不知道他们会随意走到什么地方。”

温灸皱眉。

他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叶小千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廷尉府的百办,怎么可能是个毫无城府之人。

从头进梁州地界他就带着陆重楼到处去蹭饭吃,这绝对不是巧合。

高羽道:“大人你之前派人送过来的药,现在找不到机会下手。”

温灸问:“水呢?”

高羽回答道:“水也不用我们这边的人给的,都是廷尉们去打水,而且都要烧开了才会饮用,廷尉府的人戒备森严,他们的食物和用水,都有人严密看守。”

温灸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个叶小千,看似是个毫无经验且吊儿郎当的家伙,现在分析一下,才知道这个人心思竟然如此细密。

陆重楼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居然就跟着那叶小千真的去蹭饭吃,丝毫也不顾忌自己身份。

高羽道:“这个陆重楼也是个神经病,作为主官,也如此不顾身份。”

温灸哼了一声:“你以为陆重楼是傻的?”

高羽一怔。

温灸道:“如果陆重楼不是明白叶小千什么用意,你以为他会不自重身份吗?堂堂四品官,跑去吃人家民夫的东西,脸不要了吗?”

高羽这才醒悟过来,原来陆重楼只是在配合叶小千而已。

现在事情确实有些难办,药就那么多,你不可能给所有人下药吧。

就算有那么多药,也不可能那么办,把整支运粮队都干掉,疯子都不敢这么做。

“现在有两件事要盯紧些。”

温灸道:“第一,你想办法制造些事端出来,把叶小千从陆重楼身边引开,但事情不要闹大,不然的话会出大问题,粮草之事重大,送到了蜀州,主公会对咱们大人格外赞赏,说不定还会有封赏过来,所以咱们大人不准破坏了运粮大事。”

“其二,你多派人找机会,那个陆重楼不是要蹭饭吗,那就安排你的人,主动些,邀请陆重楼和他们一起吃饭。”

高羽俯身:“大人放心,我会把这两件事办好。”

温灸嗯了一声:“这件事最好我还是不要亲自出面,靡先生那边也不好露面,能在你们队伍里直接解决了最好。”

“是。”

高羽道:“大人放心。”

温灸嗯了一声后说道:“我不能在队伍里就留,天大黑之后我就得离开,这队伍里,看起来是我们的眼线多,可廷尉府的人做事向来神出鬼没,天知道有没有他们安排的眼线。”

他看向高羽:“你也小心些,不要被人盯上。”

高羽俯身:“明白。”

温灸走到门外,把帘子撩开一条缝隙往外看了看,下意识的又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曾经是个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做事哪里会那么多顾及。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做官的日子。

想想以前的日子,他就不想再回到过去。

也正因为他在徐绩身边做事太久了,所以他也深知廷尉府的可怕。

要是在他混江湖那会儿,他大概早就按捺不住,夜里直接找机会去动手杀人了。

“大人说,不能对叶小千动手......”

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把叶小千也除掉。”

高羽怔了一下,脸色有些为难。

他们都太了解徐绩的为人了,徐绩向来霸道强势,不完全按照他吩咐去做事的人,就算把事办了,也不可能有好结果。

所以高羽在担心的是,现在这命令是温灸下的,可将来徐绩责怪起来,温灸一定把事情推给他。

所以高羽很为难,又不敢直接拒绝了温灸,只好默不作声。

温灸往外有看了一会儿,回头吩咐道:“安排人送我们出去吧。”

高羽松了口气,连忙应了一声。

另外一边,陆重楼手忙脚乱的帮一个民夫把鱼从水里捞出来,咧开嘴就开始笑。

他开心,民夫们更开心,因为他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大人。

那可是四品官啊,多高的身份,竟然和他们在一起捞鱼。

一点也不顾及自己身份,甚至在那位百办大人的怂恿下,还把裤子脱了直接下水了。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陆大人绝对是个好官,难得的好官。

百姓们喜欢看到这样的官员,出自内心的喜欢。

烤鱼的时候,陆重楼和民夫们坐在一块聊天,天南地北的说,他学识渊博,讲的事民夫们甚至都没有想到过,所以都听的很认真。

叶小千坐在那看似在傻笑,却一直都在观察四周。

他确定会有人在暗中一直盯着他们,可是这支队伍人太多了,他不可能劝完全盯的过来。

但他有一件事可以确定,盯着他们的人,一定和那个叫高羽的人有关。

“兄弟们。”

叶小千忽然笑着说道:“我刚想起来一件事,你们都帮我个忙。”

民夫们连忙应了。

叶小千道:“咱们已经到梁州地界了,有件事我需要大家帮忙,梁州这边曾经是敌人控制的,现在还会有许多敌人在潜伏。”

“以前,梁州是杨玄机的地盘,你们知道杨玄机是从哪儿来的吗?”

有人回答:“蜀州。”

叶小千道:“对,就是蜀州,我们现在要把粮食运到哪儿去?也是蜀州,所以潜伏在梁州的敌人,说不定就会想办法毁掉我们的粮食。”

他压低声音说道:“他们可能会混进队伍里来,毕竟咱们的队伍人多,而且很多人彼此不认识,他们可能有机会。”

一个民夫说道:“大人的意思是,看到生面孔就向大人禀报?”

“对!”

叶小千道:“虽然你们和其他营的人不熟悉,但是本营有多少人,都知道对吧,不知道的话,那从明天开始就去熟悉一下。”

“行!”

“大人放心,这事交给我们了。”

民夫们纷纷回应。

叶小千笑了笑:“那就好,仰仗诸位大哥了。”

他这一客气,把民夫大哥们搞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都是憨厚老实的人,当官的跟他

相亲第一晚就做了 贱妇小说

们说谢谢,他们确实有些不适应。

“吃饭吃饭。”

叶小千嘿嘿笑了笑:“鱼烤好了。”

陆重楼侧头看了看叶小千,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他看着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眼神里的光,那么明媚灿烂,叶小千的眼神如此,陆重楼的眼神也如此。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