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才几天没做 500短篇超污TXT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一夜好睡,直到日上三竿,李凌才醒转过来,然后便听到了外间有一阵嘈杂声,让人不觉有些意外。

虽说这客栈就在洛阳府衙附近,但自己所包的院落毕竟是在内部,街上的吵闹当不至于清晰传入才是。他满是奇怪地开门出来,都没问守在院中的两名随从呢,就一眼瞧见了旁边院子正有客人入住,那嘈杂声正是由他们和领人的伙计发出。

见此,李凌稍稍一愣,随即就有些深意地笑了起来:“还真是动作够快啊,连一天都等不了了吗?”

昨夜万申吉就把自己一行被人盯梢的事情禀报了李凌,对此他倒不是太当回事儿,自知当初在京城没少与高官权贵往来摩擦,一旦知道自己到来,少不了被人关注。不过想着京城天子脚下,自己又有官职在身,倒也不怕他们真敢对自己如何。

可没想到人家动作这么快,还如此无所顾忌,居然近身派人盯起哨来,实在叫人有些好笑又无奈了。这时,万申吉也神色严肃地走了过来:“大人,这些人怕也是冲咱们来的。”

“那是明摆着的事情,我们入住时这儿都没什么客人,一夜工夫,左右院子都有人住下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不过不必理会,他们也干不出什么勾当。”李凌依旧淡定一笑,“对了,待会儿你是要去皇城司吗?”

“正是,大人有何吩咐?”

“那就先替我跟吕都司问声好吧,等我在吏部述职后,再去拜会他们。”李凌也有自己的考虑,嘱咐了两句后,便先回房洗漱,再到外头弄了点出的,随后就在周围不少目光的注视下径直出了客栈,乘车往吏部而去。

这回来京城就是为了述职,当然就得先把正事给办了。

所谓述职,用后世的话说便是向上级汇报工作。倘若是巡抚一级的地方要员,入京述职自然得面见天子,一一奏对;但是李凌一个小小的知府就没这么麻烦了,直接去吏部报到,跟考功司的相关官员奏对一番,再把整理好的卷宗文书交上,等着对方批复,即可。

当然,这述职持续的时间却是长短不一,高官须得等到皇帝有空接见,而李凌这样的知府一级官员,则需要等候吏部对卷宗文书的审查核对,怎么着也得花上十天半月才见分晓。

不过相比于更难见到的皇帝,和吏部考功司的郎中或员外郎进行一番面答倒是要容易许多。至少今日出门时,李凌是这么想的,甚至都打算好了接下来几日可以一边等消息,一边在京城到处走走,拜见一些昔日的上司同僚了。

然后他就在吏部衙门碰了壁……

“你说什么?”看着面前这个一副公事公办模样的小官,李凌都有些以为自己听错了:“三位大人都没空见我?”

“你这不听得明白吗?薛郎中和两位员外郎都因公务繁忙这两日不见外官,你有什么事过两日再来吧。”这位略皱了下眉头,回绝得很是干脆。

“可这是述职大事,怎能拖延不办……”

“你当我吏部就那么闲吗?就只在此等着与你等外放官员做事?我考功司平日里也是公务繁忙,几日大人须得处理各种公务,哪可能处理你这样的小事?先回了,过两日再来。”

眼见对方回绝得干脆,李凌张了下嘴,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随即,他又心中一动,离京几年,都把这官场上求人办事的潜规则给忘了,当下就从袖子里摸出两锭十两来重的银子塞到对方手里:“还望这位大人通融一二,为我作个禀报,只要事成,李凌还有后报。”

银子入手沉甸甸的,这让官员的脸上总算有了些笑容,不动声色地将之收进自己袖子里,这才道:“李知府你的难处我自然是明白的,不过规矩到底是规矩,我只是吏部一听差的小吏,怎敢坏了规矩。您还是先等一等吧,反正也用不了多久。”

态度是好了些,可问题依旧未得解决,这让李凌又皱起了眉来。似是这点银子起了效果,这位又为他着想地道:“李知府,要不这样,您给我一个地址,等什么时候几位大人得了空,我就给你传递消息,您再来,准能把事办了。如何?”

对方都把话说这份上了,李凌自然不好再作坚持。他总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在吏部闹将起来吧,又不是当初的愣头青了,这点心胸城府还是有的。于是便又是一笑:“如此就有劳……”

“下官姓吴,吴慈仁。”

“那就有劳吴大人了。”李凌说着,又塞了一锭银子到他手里,这才有些无奈的离开吏部。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无论是考功司那几位真有事忙,还是下面的人在趁机讨要好处,反正这回述职还是需要多点耐心啊。好在他来京城时本就打算定了要多待几日,所以倒也不是太在意,大不了就先去把琐事解决了,静等人家消息便是。

离开的李凌并不知道,就在他转身后,本来还对他笑脸相迎的吴慈仁脸上变成了讥嘲,然后很快外出,见到了个等在外头的男子。

“事情办成了?”

“小事一桩,拖他几日还不简单?”

“有劳了。你放心,只要这次事成,我家主子一定不会亏待了你。”说着,一张银票递过去,竟是足有百两之多。吴慈仁一看,眼中满是贪婪,这一张银票就抵自己数月俸禄了,今日真是赚到了,几句话,挡个人,就得了一百几十两银子,而且后面还有不少好处呢。

若是能攀上那位贵人,对自己将来的前程自然大有好处……

……

在吏部碰了壁后,李凌便索性没再去找旧日的同僚上司,而是让马车直接去了纵横书局那儿。

数年没回来,再到书局时,就连李凌都不禁咋舌赞叹,这店铺的模样当真是大变了呀。

本来就已经盘下左右铺子的书局现在的门脸比当初又大了两倍,足足扩成了五六个店面的规模,外头的墙面装饰都是焕然一新,还颇有文人墨客的风雅气象,尤其是那块题着“纵横书局”四字的匾额,更是龙飞凤舞,叫人一看就非常人手笔。

当李凌定睛再看落款时,却又是一笑,赫然是“孙普手书”。孙普,正是当今皇帝的兄弟,怀王的名字了。且不提这几字确实不俗,光是这落款,只要是有些见识的,便能知其分量了,怀王那可是皇帝最信任和亲近的几人之一,即便只是个闲散王爷,并无实权在手,但在京城里,也是无人敢冒犯的大人物了。

所以有他手书题匾,自然就让纵横书局在京城商界成了几乎无人敢针对招惹的存在,只要自己不犯错,什么官吏地痞,就没一个敢上门打秋风,找不自在的。

等李凌施施然进得店内,眼前的一切布置更是让他会心而笑。

之前他还奇怪店铺为何会要这么大的门脸呢,进来才发现,他们这是把衡州那边的书店的经营方式也给照搬了过来,除了售卖自家印书和报纸外,这儿居然还开辟出了一片可以供人小酌谈心,却又颇为清雅的酒桌雅间来。

每一张桌子间都有屏风遮挡着,有了一定的独立和隐蔽性,然后客人便可在这儿或读书看报,或提笔作文,累了还能喝酒吃点东西,所上的酒菜,自然也是极其精致的上等食物了。

另一边,还有个宫装脱俗的女子在角落里坐着,弹拨着面前的瑶琴,叮叮咚咚的琴声,让书店内的整个环境越显不凡。

即便现在离着中午还有段时间,十多个雅间也满了一半,十多人坐在那儿,却比后世的阅览室还要清静,没有人大声谈笑。

唔,这么看着,整个书局的档次一下就升上来了,真高大上啊。

李凌正自环顾着,一名伙计便迎了上来,笑着问道:“客官想看书还是买报,又或是吃些东西……”

“我就随便看看。”李凌笑着回道,却让对方有些意外,刚想回绝,请这个不怎么着调的客人离开,柜台内一名老伙计已神色一变,满脸惊喜地赶了过来:“东家,您可来了……”

“你认得我?你是?”李凌本还想“微服私访”一下呢,见有人认出了自己,便是一笑道。

“小的张五啊,几年前还从东家手里得了百两银子的赏赐呢。东家快里边请,小的这就去把几位掌柜的都请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 500短篇超污TXT

出来……”他颇为兴奋,声音都控制不住了,大了起来,让周围看书的人都皱起了眉头,随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大家又把好奇的目光都落到了李凌身上,打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东家。

然后,都不用张五再到里间请人的,几个掌柜就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东家,您可来得快啊,小的们都以为您要过两日才来店里呢。”

“东家快里边请,你们几个,快准备茶点,把咱们店里最好的茶叶给取来,就是之前王爷赏赐的那一罐……”

看得出来,他们对于李凌还是相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 500短篇超污TXT

当敬重,极其热情的,一见他到来,立马就是好一通的招待忙活。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