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程文明在同意韩昕采用“笨办法”那一刻,就启用了应急预案。

首先要求韩昕的手机保持通话状态,以便及时掌握行动的情况。

同时,紧急联系版纳边境管理支队和紧挨着小拉勐那个边境县公安局的同行,请人家立即联系在那边的境外侦查力量,随时做好支援乃至营救的准备!

结果发现打劫行动比预料中更顺利,尤其最后一句“杀你全家”真的很专业、很霸气,堪称画龙点睛之笔。

程文明松下口气,禁不住笑了。

这时候,耳机里突然没了摩托车的引擎声。

他又紧张起来,正寻思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就听见韩昕急切地说:“程哥,我先把嫌疑人的两个手机号,手机里的常用联系人和没删除的通话记录,微信聊天记录先拍下来发给你。”

“你离行动现场太近了,先赶紧撤离,这些事回头再说!”

程文明不想拿部下的安危开玩笑,语气不容置疑。

韩昕可不想功亏一篑,一边推着摩托车往山林里钻,一边焦急地说:“谁也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能脱困,谁也不知道另外几个嫌疑人知道他被打劫了会不会起疑心!

谁也不敢保证另外几个嫌疑人会不会因此在第一时间换手机号,总之,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赶紧对已掌握的这些手机号上技术手段!”

小伙子的话有一定道理。

如果能在第一时间对已掌握的手机号上技术手段,那刚结束的“打劫行动”甚至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程文明意识到如果行动够迅速,真能够大大加快案件侦办的进程,只能答应道:“行,赶紧拍,拍好立即发过来。我这就联系鲁开同行,让他们赶紧想指挥部汇报。”

“好的。”

韩昕摩托车靠在一棵树上,取出抢到的两部手机,输入密码解开锁,先查询本机号,然后点开通话记录,用自己的手机挨个拍。

程文明刚跟鲁开县公安局副局长朱卫兵通报完情况,就收到韩昕不断发来的图片,上面全是手机号码。

他一刻不敢耽误,都顾不上点开仔细看,就一张接着一张转发给朱局。

“太好了,程支,您那边的效率真高,您这次真帮了我们大忙!”

这些全是在国内很难搜集到的重要线索乃至证据,朱局不敢相信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激动的无以复加。

部下此刻的处境很危险,简直是在用生命给他们争取时间!

程文明顾不上客套,冷冷地说:“别谢了,先干正事,动作一定要快,能不能真正查清这个团伙的情况,能不能一举捣毁这个团伙在此一举。”

“是,我明白。”

……

程文明挂断朱局的电话,立即拿起备用手机,在协作群里发语音:“张大,钱队,我程文明,我的人现在并没有脱离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险境,我把他的坐标发到群里,请你们的人继续待命,随时做好接应的准备。”

“收到收到,我的兄弟就在附近。”

“程支程支,我的人已下山,距你之前发的位置约四公里,随时可以提供支援。”

“感谢的话我不多说了,事情办完让鲁开公安局请客。”

“光请客不够啊,程支,我们这是协助侦查,按缉毒案件异地协作方面的规定,将来要是有缴获有罚没,他们是要跟我们分的。”

“可这是电诈案件。”

“但我们是搞缉毒的,不管什么案件,都得按缉毒的规矩算。”

“行,回头跟他们说说。”

“程支,您德高望重,您一句话顶我们几句,这事全靠您了。”

为了协助鲁开警方侦办这个案子,人家也出了力。

要不是他们的“境外侦查力量”帮忙,韩昕就算有三头六臂也盯不过来。

再想到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这个团伙的涉案资金可能上亿,程文明觉得这个忙帮了,但不能白帮,不然小伙子的险不是白冒了,不禁笑道:“这个提议不错,这会儿顾不上,等忙完手头上的事,我们三家一起找他们谈。”

“好,您先忙,我们等您消息。”

……

程文明嘴上跟同样联络境外侦查力量的两位同行聊着,但手却没停下,不断给鲁开同行转发韩昕提供的照片。

刚开始是手机号,然后是微信账号、支付宝账号、QQ账号,然后是微信、支付宝和QQ好友,紧接着是微信和支付宝转账记录。

正在转发的是微信聊天记录,一张接着一张接踵而至,不知道还有多少,不晓得要转发到什么时候。

不夸张地说,小伙子手里掌握着一个鲁开同行这些年来梦寐以求的“富矿”!

程文明既高兴又担心,生怕时间拖得太久,小伙子会被脱困之后的嫌疑人招来的军警合围,真要是走到那一步,麻烦就大了。

躲在山林里,韩昕倒不是很担心会被发现。

专心致志地检查嫌疑人的手机,寻找线索证据,人家拍照上传。

为确保不会有遗漏,把几张银行卡拍下来发给程文明之后,又点开嫌疑人手机里的工具包,检查有没有隐藏在工具包里的其它应用。

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竟发现姓林的不但下载了一个翻墙软件,还有两个境外的及时通讯APP。

可惜不知道密码,登陆不上去,看不到聊天记录。

他连忙用手机拍了下来,转发给程文明:“程哥,看看这个。”

“看到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不用你我操心。”

“好吧,大概就这么多。”

“那就赶紧撤,先回城区找个地方躲起来,车一定要藏好。”

韩昕透过林子里树木枝叶的缝隙,看了一眼下面的公路,笑道:“程哥,我虽然刚做过贼、刚打过劫,但我做贼不心虚,为什么要跑?”

程文明没想到他竟如此没心没肺,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我担心他们警惕性太高,精神太紧张,会因为这件事换地方。我得赶紧回别墅那边盯着,以防他们畏罪潜逃。”

“你不跑,还担心别人跑?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们跑了怎么办。”

“别墅那边有人盯。”

“您不是让盯那边的人下山准备支援了吗?”

韩昕反问了一句,打开摩托车行李箱,把嫌疑人的手机和银行卡塞了进去,摸着蓝牙耳机说:“一起盯的兄弟对这边肯定比我对这边熟悉,万一嫌疑人脱困之后报警,他们跑起来肯定比我跑的快。”

程文明低声问:“什么意思?”

“换车,让他们把车给我,我去盯别墅。”

“再让他们处理掉你那辆已经暴露的车,顺便把手机、银行卡等证物送回来?”

“不只是手机和银行卡,刚才的抢劫很成功,我还抢了好几万块钱、三条软中华和两箱茅台,反正姓林的车上值钱的东西全被我给抢了!”

“你小子,抢的还挺彻底,不去劫道真屈才了。”

“程哥,您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不扯了,我联系相关单位,请人家安排人去帮你擦屁股。就像你说的,他们对那边比你熟悉,善后这种事他们干起来比你顺手。”

考虑到抢劫的战果比较大,韩昕笑问道:“我要不要列个证物清单,到时候跟对方办个移交?”

小伙子手里不但有嫌疑人的两部手机,还有几万赃款,想想确实有这个必要,不然在转移过程中丢了,到时候说不清。

可这么一来,小伙子就要跟人家的人打照面。

程文明权衡了一番,低声道:“我跟人家商量下,你先抓紧时间清点。”

“行,我等您消息。”

……

两部手机是重要证物,只要是同行都很清楚万一搞丢了将意味着什么,担心的主要是钱。

韩昕再次拿起嫌疑人的LV手包,想想又把手机架到一边,当作执法记录仪,数着钱,全程拍摄。

等数完钱,把别的东西清点了下,整理出一份证物清点,刚发给了程文明,就听见程文明在耳机说:“接应的人马上到,他头戴工地上的那种黄色安全帽,上身穿浅蓝色T恤衫,下身穿花短裤,脚穿一双灰色拖鞋,骑的是一辆蓝色新大洲摩托,我把他的车号发给你。”

“好的,他知道我的位置吗?”

“知道。”

程文明想想又提醒道:“他戴了防风镜和口罩,你记得也把口罩戴上,最好戴上太阳镜。见着就交接,交接过程中不要交谈。”

韩昕笑道:“规矩我懂,他不想被我认出来,我一样不想被他认出来。”

“知道就好,差点忘了,接头暗号是鸣笛,他是两长一短,你是两短一长。”

“明白,我等他过来。”

结束通话,等了大约三分钟,一辆蓝色摩托车从南边开了过来。

来的人跟开摩托车自驾游似的,在车龙头上架了一部手机,不用问都知道手机里开着导航,快开到韩昕隐蔽山林下方时,来人松开油门放缓车速。

韩昕并没有急着下山,直到对方鸣了几声笛,并且是两长一短,才很默契地鸣笛回应,然后扶着山林里的小树微笑着走了下去。

正如程文明所说,来人戴着防风镜和口罩,看不到长像,只能透过防风镜的镜片看到一双眼睛。

韩昕干咳了一声,指指上面。

来人微微点点头,停好摩托车,摘下架在车头上的手机,随即打开行李箱,取出他的东西,往他的背包里一塞,又回头看了看四周,便跟着韩昕钻进山林。

在这个鬼地方,他乡遇故知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在这儿只有老乡坑老乡,坑你没商量,最后真会两眼泪汪汪,但遇上同行就不一样了。

韩昕很高兴很激动,却不能流露出来,甚至都不能开口打招呼。

来人比韩昕更高兴更激动,一钻进林子就伸手拍拍他胳膊,随即掏出盒烟。韩昕摆摆手,婉拒对方的好意,转身指指靠在前面树上的摩托车。

来人看了一眼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指上没有被烟熏过痕迹,确认他不抽烟,而不是不给面子,带着几分尴尬地揣起烟,然后掏出手机点开上级发来的证物清单,一样一样进行核对。

别的东西好清点,主要是现金比较麻烦。

三万九千四百元,需要一张一张数,数一遍还不够,要数两遍确认。

韩昕没有就这么等,而是抓紧时间换衣服换鞋。

等换了一声行头,可以确定再遇着林承保,林承保肯定认不出来,才发现对方已经清点核对好了,正指着他搁在包上的手机,提醒他看信息。

韩昕拿起手机一看,程文明果然发来信息,说对方清点确认无误,可以放心地把证物和赃款移交给对方。

如果换作别的场合,遇到这样的兄弟肯定要好好聊聊,甚至要好好喝一顿。可现在轮到人家跑路了,不但要跑路,还要尽快把证物送回去!

更重要的是自己只是适逢其会执行这个任务,今后可能不会再干这活儿,而人家不知道要干多久,身份不能暴露。

相逢何必曾相识,只能就这么“一拍两散”。

韩昕不想耽误人家的时间,也像人家刚才一样伸手拍拍人家的胳膊,随即背上自己的双肩包,带着一肚子遗憾转身跑下山,跨上人家的摩托车,发动引擎往嫌疑人的别墅方向赶去。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