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看到二哥脸色严肃起来,看来十分介意的样子,纪雨荷心里暗暗高兴,正想继续往花想容身上撒毒,纪晓舟却道:

“雨荷,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许说你嫂子的坏话。”

“哥,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纪雨荷一听,委屈巴巴地道。

“雨荷,咱们是一家人,自家人不许说自家人的不好,别说她有没有那些事情,就算是真的,咱们也不能拆自家的台。更何况,你二嫂从来没有那些事情,更不要乱说了。

这是第一次,就这么算了,但是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第二次你说这样的话。”

看到纪雨荷委屈的表情,纪晓舟心一软,便放松了语气,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

“好吧,二哥,以后我不说了。”

纪雨荷一看挑拨不成,而且二哥还真动怒了,只好装乖。

花想容一路颠簸,到了省城,被安排住进了上一次同一家温泉宾馆。

她刚到宾馆时,并没有看到曹瑞方和康四胡,不过接待她的省文体厅的工作人员小亮说下午需要一起集训,地点就在这家宾馆四楼的一间小会议室。

为了培训他们,不打无准备之仗,省文体厅特意租下了这间小会议室给他们用。

小亮让她十一点半到餐厅吃饭,只要凭房卡就可以,餐厅是自助式的,文体厅已经给他们预交了伙食费。

花想容办完入住,就先去房里放行李。

花想容表示明白。

因为之前发生的事,现在她没有了之前对曹瑞方那种前世的牵挂,心态反而平静下来。

曹瑞方的进步一日千里,估计是把她作为重要的对手来研究了,花想容也不敢懈怠。

但他们要在一起集训7天,这7天里肯定要使出全身的解数,然后才能共同御敌。

这7天集训,是做个花架子,还是使出真功夫呢?

一路上,花想容想着这些问题,不由一脸深思。

11:50分,花想容拿着门卡,准时到楼下餐厅用餐。

省城这家酒店的条件算是挺不错的了,有电梯,有温泉,还是接

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待外宾用的,所以餐厅里还能看见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

这要换成前世花想容,没有见过世面,肯定会用好奇的眼光偷偷打量那些老外。

但是现在的花想容别说好奇老外,看都懒得看一眼。

前世她企业里外籍的人雇员也不少,什么德、法、意、美、印度,各种籍贯的都有,有些还是她身边得力的助手,看到她无不毕恭毕敬的。

因此花想容并不会像现在一般人那么稀奇老外,进了餐厅就往老外身上瞅,让老外在这里也有一种特别的优越感。

花想容一进餐厅就遇到了熟人:曹瑞方和季军康四胡。

“你们好!”

花想容主动打了个招呼。

这二位既然在一起正好,省得她一个人看到曹瑞方尴尬。

“哟,又小花同志来,快来这儿做,我们才刚要开始吃呢,咱们三个正好碰头聊一聊。”

老康一看就是个古道热肠的人,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去和对面的曹瑞方坐。

花想容觉得既然要结成团队,便落落大方地点头说:“好,谢谢老康。”

然后她便去拿餐盘,挑自己喜欢的食物。

餐厅里还是很丰盛的,比如说芸豆年糕,牛排、大虾、螃蟹应有尽有,花想容甚至还看到了茅台酒和啤酒,现在的酒店真是实诚。

但舍得花钱来吃自助餐的普通老百姓真的不多,大家视吃自助餐为吃奢侈大餐,得节假日或者家里有重大庆祝的事,才会啥得来吃自助餐。

花想容拿着餐盘回到和老康一起的餐桌,老康看她拿的食物,不禁乐道:

“小花同志,你还挺能吃肉的,不过这牛肉可占肠胃了,你怎么还拿了两块?”

“哈,老康同志,这你就不懂了,咱们下棋会消耗大量的能量,所以也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

花想容也很坦然地道。

她的吃相一向是温文尔雅,却又让人感觉食欲十足,坐定后就开始吃了起来。

曹瑞方从花想容第一声打招呼,冲着他点点头之后,便一直没有开腔,只顾埋头吃东西。

花想容见他吃得也不少,觉得曹瑞方的身体应该还是蛮健康的,他和自己一样,经常会做大量的思考,所以能量消耗得比较快,会感觉饥饿,所以也都是喜欢吃肉食为主。

老康是个爱说话的人,并不是个闷罐子,于是和花想容聊了起来。

他说了自己家乡那边的风土人情。说自己住在海边盖了一栋石头房子,请花想容和曹瑞方有空去那里度假。

他还说很多城里的人都会去海边玩,周末可热闹了,不过他现在没有钱,不然就去把多余的房间改造一下,变成旅社,因为很多城里人平时经常想来借宿。

花想容说经营民宿挺好的呀,未来旅游业是黄金软产业,发展旅游能够获得丰厚的收入。

花想容重生回来的年代,正好是旅游业状况频发的年代,但从现在到未来也有三、四十年的时间可以发展赚钱。

听花想容这么一说,老康笑道:

“被你一说,我莫名就很有信心,之前想去银行贷款5000块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每个套间都做一个象城里一样的卫生间,结果我老婆一直骂我,说我这是白花钱,平时偶尔有人来借助,也并不代表做起来就会有人来住。”

花想容说:“折衷一下,你可以把环境弄干净整洁一点,做出海边的特色,花钱少一点,但像洗浴这些基本的设备还是要有的。”

老康才和花想容聊了几句,但自己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想法,马上就被花想容拽了出来,而且还有跃跃欲试的创业冲动。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就是觉得花想容值得信任,她的意见能听进去。

曹瑞方听他们聊天,本也没有什么表示,但是看到老康的表情那么激动,曹瑞方觉得这就是花想容可怕的地方。

花想容说话蛊惑性很强,好像每个人和她聊天后,自信心都会得到莫名增强似的。

唉,不说别人了,就连他也是如此。

喜欢重生八零:

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