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肉榛征服的警花 天阿降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山河世界的光明岸上只有大概三分之二的领土是适合居住的,还有三分之一领土,由于地理位置、自然环境、野兽出没等等的原因,并不适合居住,这里被称作禁忌之地!

凡人的禁忌并不是叶飞的禁忌,叶飞能够感受到,禁忌之地内生活着一个熟悉的家伙!

——马王!

兽如其名是野马之王。它与麋鹿杂交产生的子孙全部保留了它不凡的体态,生长着麋鹿才有的山状角。

马王一直在沉睡,大概是曾经受过重伤,它的体积有小山大小,全身生着老虎一样的斑斓花纹,胡须如同龙髯,四蹄有力,沉睡在一座活火山的旁边为子孙照料。

叶飞降临在这里,马王的子孙们都是好战分子,灵性不足,战力有余,叶飞到来后直接被视作敌人,遭到它们的猛烈攻击。叶飞没有责怪它们,随手一挥便将它们全部制服,瘫软在地不能动了。

它们的单体战斗力比牛头人稍强一点,但在叶飞眼里还是不值一提,叶飞要见的是它们的老祖宗——马王!

如前文所说,马王的躯体有小山大小,斑斓花纹,蛟龙胡须,它已经沉睡了很多年,沉睡在火山口附近,火山中喷出的岩浆无法伤害到它,火山口喷出的灰烬反而能被它吸收,化作养料。据说,当这座活火山喷发的时候,马王就会醒来。

叶飞走过去,马王的子孙们全部“咴儿咴儿”的咆哮,以此来威胁恐吓他。叶飞听烦了,又一挥手,它们便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叶飞一步步地走过去,双脚踩在火山岩的灰烬上留下深刻的足印,在他一路走过去的过程中,躁动的火山安静了下来,像是正在淘气的小孩看到了自己充满威严的父亲。

叶飞站到马王的近前,右手抬起触摸它坚硬的躯体,来回抚摸,最后将半边脸颊也贴了过去,闭上眼,轻轻道了一声:“老朋友!”

“叮!”时光飞逝,岁月蹉跎,叶飞的话如同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湖面,溅射起的波纹层层荡开。

那一天,黑色的野马与英挺的少年在马厩里相遇,只一个打眼的功夫,少年便喜欢上它,倾尽所有将它赎走,再放归自然。回家的途中再度偶遇,野马满身是伤,接触了人类的它已遭到群体的排斥,和少年的境遇相似极了,一人一马,就这样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了亲密无间的伙伴。

不久之后,黑马载着少年踏碎通天路,登顶蜀山,何等威风,但蜀山却没有黑马的位置,随着一道封印诀黑马与曾经的伙伴相隔两界。

从那以后,少年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黑马,偶尔进入山河世界也不是为了黑马而来,但黑马已将少年当做了至亲,为了少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少年要黑马照顾霞儿,黑马义无反顾地答应了下来,至此陪伴霞儿走过大大小小的难关,在此过程中获得不小成长,终究变成了山河世界最强神兽马王。

霞儿遇到危险,马王挺身而出,最终遭到重击沉睡。

即便如此,它也践行了曾经的诺言,践行了对伙伴的承诺,再见面的时候它可以毫不犹豫地挺起胸膛,告诉少年我做到了!我尽力了!

少年便是叶飞,而倔强的黑马就是现下的马王,过去的墨玉。

“好友!”这一声呼唤道出的是一人一马跨越种族的友情。

“好友!”这一声呼唤来的有些晚了,来的有些遗憾,来的有些惭愧。若不是有求于它,叶飞会否还能想起这个曾经的伙伴?

“醒来吧。”一道光自叶飞指尖出现,快速在野马身上流窜开来,流经它的奇经八脉,将那本已不可能修复的经络重塑,将那渐渐失去的心跳找回。

野马睁开了眼,刺眼的光从它小山般巨大的体内涌出,叶飞哭了,马王也哭了,光芒散尽,马王站起与叶飞相对而立,而一人一马脸上的泪痕都被风抹平了。

“好友!”

“咴儿、咴儿、咴儿,”马王扬起前蹄欢笑,鼻孔中喷出的鼻息仿佛是火山喷发时升起的灰岩,灼热而有力,叶飞看着它,所有的恳求都咽回嘴里:“你能回来便好。”

马王龙须伸出将叶飞卷上马背,之后狂奔向远方,它的苏醒和奔跑看得一众野马目瞪口呆瑟瑟发抖,而它的铁蹄则让大地震颤,为山河世界带来新的变数。

“轰!轰!轰!”它一次次地跃起,一次次地落地,载着叶飞狂奔,仿佛回到了少年的时代。可惜若干年过去,两人的身份早已经变了,一个是不可一世的主宰者,一个是尊贵的马王,再也找不到过去的童真了。

兴奋过了,开心过了。马王归来,叶飞解放了施加在它族人身上的束缚,拍拍它厚实的颈骨道:“好兄弟,你已经在这里扎根了,好好生活。”

“咴儿、咴儿、咴儿……”马王兴奋地抬起前蹄,而叶飞已然往前一步,施展空间能力离开了此地。他本想着唤醒了马王让它留守深渊地宫做自己的护卫,却在看到马王的一瞬间散去了所有的念头,他为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感到耻辱。

叶飞离去,马王看着远方叶飞的背影愣愣出神,龙须如活物,鼻息似火山喷涌,它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杂质,只有留恋和依依不舍。

……

叶飞来到荒野上,他不想再让任何一个伙伴为自己受苦,为

被大肉榛征服的警花 天阿降临

此他决定创造一个仆人,就像牛头人那样,实践证明,创造出来的生物是很可靠的,经过漫长时间的考验仍然绝对服从于自己。

叶飞想,自己创造的生物看起来一定要是威猛的,让身怀恶意的家伙们望而却步;除此之外还要忠心,还要灵敏,还要甘于寂寞。

想了半天,叶飞琢磨出一个轮廓,召唤草木精华、水土精华飞行过来,汇聚成态。

草木、水土,叶飞上一次塑造生灵便是以此为根,现下重新来过,他要塑造一个看起来极为厉害的家伙,为此赋予它庞大的体态;他要这个家伙很忠心很忠心,为此给了它狗的脸,又要它很强大很凶猛,为此给了它龙的身子。快要完成的时候,九龙在体内很不高兴的说:“我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你懂不懂审美啊,这家伙如果创造出来一定会被你气死,不咬死你才怪了。”

叶飞没好气地回它:“我说你这家伙管的还真宽啊,那你倒说说看,创造个什么样子的怪物才是最好的。”

“您求我?”

“好吧,算我求你,给点意见。”

“看在你求我的份上就帮帮你。”九龙露出坏坏的笑:“其实最近几天,有一个东西被老子玩腻了,今天正是时候就还给你把。”

说罢,一道金光从叶飞丹海中飞出,逐渐幻化成形居然是一只长着龙头的乌龟。

叶飞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家伙,看他头上长草一副慢吞吞、老态龙钟的样子,忽然想起了什么,迟疑地问:“这是……这是当年流落到你那里的龙龟之子?”

“这家伙越长越难看了,现在看上去比我还老,懒得玩了,还给你。”九龙毫无保留地挖苦讽刺。

那老态龙钟的龙龟一副无奈的表情。它远没有父亲的神武,龙头长草,龟壳黢黑黢黑的像是长期架在火堆上烤过,爪子很油腻,指甲也不知多久没剪了,卡满污垢。

它羞涩地看着叶飞,憋了半天,居然开口说了一句话:“你……你好!”吓得叶飞往后跳起:“你会说话?”

“废话!它可是龙龟,是灵性最高的物种之一。”九龙肆无忌惮地挖苦叶飞没见识:“这家伙与你签订过主仆契约绝对服从于你;天生动作缓慢不需要玩耍和奔跑;寿命冗长,需要长久的岁月静养修炼;拥有近乎无限的潜力,成长起来的话连我都能过两招,符合你的所有要求。再加上它足够丑了,吓唬吓唬人没什么问题。”

九龙一边说,龙龟一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像个嫁不出去的大姑娘,看得叶飞一愣一愣的。

叶飞瞪大了眼睛,围着龙龟转了一圈:“怎么称呼你!”

“小龟*******皮立时一阵发麻,“就叫你龙龟了!以后你便留在山河卷修行,我会给你找一块安静地方,会有人定期为你送去食物,会有人定期供奉你,你只需要不断变强,当我去找你的时候充当护卫就可以了,愿意做吗。”

“能一直吃东西,还能不断变强,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啊,快带我去,快带我去。”

“还真被你说对了。”

“龙龟都是这秉性,改不掉的。”

叶飞呵呵地笑,想到蜀山之上看到的龙龟,再看看面前这只,实在无法相信它们同宗同源,不过转念一想,这龙龟打小和九龙这个蛮横无理的家伙生活在一起,不卖萌扮丑保命还能怎么样呢,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原形毕露了,先不要下结论,看看再说。九龙说的对,龙龟进化空间广阔,不爱活动,需要时间静修,正是守护神殿的不二之选,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叶飞点点头,高兴地搂住它的龟壳,眉开眼笑道:“那便和我走吧,小龟龟。”

……

叶飞以雷霆手段弹压光明和黑暗双方,建立神的权威,组建起了以神为信仰的统治政权。这一系列操作手段不仅高明,而且果断,但事情能进展得如此顺利,根本原,还是在于他主宰者的身份和实力。

没有实力,再多的计谋都是空谈。

人屠白起一人坑杀十万敌军,霸王项羽一人便能战天下,书生遇到兵,即便你口若悬河,满腹韬略,也不是军人一刀之敌。

拥有力量便是最大的优势,叶飞越来越发现只有掌控力量,才能够拥有一切。

地渊深宫建好的时候,黑暗祭祀组织了盛大的献祭仪式,将十八岁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祭。这很残忍,以往的叶飞绝不会允许如此的事情发生,但现在不一样,作为上位者的他觉得以死亡和流血的方式表达敬意是必须的,只有如此才能证明人民信仰的坚定,才能让人民牢记神的恩赐不会无端降临,是要付出代价的。

自己的神像正在石壁上雕刻,单一只右脚就有三层楼那么高,黑暗祭祀一定会让自己的形象在人民的心中足够伟岸和光辉,因为黑暗祭祀的力量是由神赋予的,他对外宣称是神的代言人,神越神圣,越伟岸,他的地位才越高。

叶飞甚至可以想见,在自己离开以后,黑袍祭祀和黑暗女王会展开一系列明争暗斗,来争抢权力,最终的胜利者多半是黑袍,因为他是自己的代言人。

宽十米、长十米的祭台上,四个边角火柱腾空十米。

长着鳞片的纯洁少女为父亲领着平静走上祭台,她的眼中毫无畏惧,仿佛能够献身给神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少女的手被父亲亲自交给黑袍祭祀,后者引着她,平躺在冷冰冰地石床上,黑袍祭祀用一块干净的帕子蒙住她的眼睛,高高举起仆人送来的弯刀。

“噗!”

血!一滴滴的流下,弯刀刺入身体的时候少女昏迷了过去,不是感受不到痛,而是刀上有剧毒,直接麻痹了她的神经,让她死的不会痛苦,让少女献身的举动在外人眼里更值得称赞。

血,一滴滴向下淌,为黑袍祭祀以纯金打造的圆碗盛纳,等到碗中血盛满的时候,他以一块黑布盖住了少女的整个身体,用刀子刺入她的心脏。更多的血流下,顺着地面的缝隙流入正在修建的叶飞的雕像。

叶飞在此时降临,他的身上闪耀着神圣的光,人未至,不可一世的威压率先到达,黑袍祭祀领头,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叩拜下去,能够来到此地的,都是黑暗一族的贵族。

叶飞凌空屹立,居高临下的俯瞰,叩拜下去的人们如同蝼蚁,这感觉很好,很美妙。在山河世界叶飞是绝对的主宰,任何生物都要服从于他,敬仰于他,

被大肉榛征服的警花 天阿降临

叶飞便是这个世界的神。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