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好大啊我还想要 老公的朋友比老公的大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伏羲亦擅长察言观色,见姒癸神色不对,便知所言非对方所需。

随后话语一变:“人道,还有一种展现形式,那就是合群,推选出一名领袖,去带领整个种族前行。”

“在上古时代,我们称之为首领,而后各大部族首领会盟,推选出来的称之为人皇。”

“人皇以德行治理四方,以武力击退来犯之敌,保人族子民安然无忧生存下去……”

姒癸闻言喃喃自语:“这就是所谓的圣王之道吗?”

“照这么说,我不该铸造人道至宝,而应该铸造天帝至宝,毕竟天帝之位,融合了天地人三道。”

可他心里依然觉得,还是应该铸造人道至宝。

道贵在专精,而非多。

姒癸没有急着下定论,而是看向一直保持神秘的燧人氏。

“前辈听了两位前辈的高见,心中所想,可否说出来供大家参考?”

燧人氏微微点头:“虽不成熟,亦不妨碍给天帝借鉴一下。”

“神农、伏羲两位圣皇所言,的确是人道外在体现之一,曾经老夫的观点和他们一般无二,顶多再加上一点老夫自己的理解。”

“其实天帝也知道,就是所谓的薪火传承,源源不灭。”

“后来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人道外在表现之一?老夫又何必拘泥其中一种呢?”

姒癸脑海里隐约有灵光闪过,催促道:“前辈继续说下去。”

燧人氏不慌不忙道:“沉迷七情六欲的是人道,不惜一切追求长生不死的是人道,称皇称王的亦是人道,何处不是人道?”

“这便是老夫的理解。”

意思是混在一起大杂烩吗?

这倒和他所想的善假于物有些类似。

可依然不是他想要的。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姒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像说了些什么,又好像啥都没说。

他想了许久,没有答案,遂不再纠结,微微平复心绪,问道:“人道可有什么堪比先天的宝物?”

既然问人道收获有限,那就问点别的。

燧人氏第一个说道:“老夫手上有两件,一是当年费尽心思凝炼出来的人道火种,因担心在老夫手上失传,故留在了宝塔之中,现在已落入你的手中。”

“二是一条葫芦藤编制的藤杖,因葫芦藤是先天之物,受老夫温养多年,威力比当年只强不弱。”

“你若想要,老夫就送给你了。”

神农氏接道:“神农鼎,老夫炼丹熬药之物,神农尺,老夫丈量土地,辅助种植粮食之物,万毒囊,老夫尝百草遗留下来的毒药汇聚而成,若对你有用,你可拿去。”

伏羲亦不肯落于人后:“河图洛书,以及本皇后天领悟的八卦图,有利于你演算天机,要的话只管拿走。”

放在以前,姒癸肯定很感兴趣,但现在情况不一样。

这些宝物虽然很好,但根本无法与其他圣人的至宝相提并论。

到了现在,姒癸不再掩饰,挑明了说道:“晚辈要的是可以对付圣人的至宝,而非一般的宝物。”

三皇闻言默然。

对付圣人,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再说,他们要是有对付圣人的至宝,结果只有两个。

要么他们凭借至宝令圣人投鼠忌器,不敢欺压太甚。

要么他们死于圣人之手,至宝被抢走瓜分。

后者的可能性远大于前者。

拥有远超当前实力所能够拥有的宝物,那便不是宝物,是大祸。

正当姒癸要放弃的时候,燧人氏突然问道:“天帝成了圣人,亦不得安宁吗?”

姒癸叹道:“在成为圣人之前,晚辈和前辈一样的想法,以为成了圣人,就万事顺心。”

“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一个弱势的圣人,一样会遇到各种挑战,一不小心,满盘皆输。”

“甚至当前就有一场关于圣人的大劫,晚辈虽然竭力置身事外,可未必会如我所愿。”

事到如今,姒癸不介意将形势说的严峻一些。

燧人氏紧紧盯着姒癸,见他不似说谎的样子,犹豫再三,咬牙说道:“其实也不是一定没有至宝,只不过谁都不知道,那算不算至宝。”

六道目光顿时落在他身上。

燧人氏叹道:“如今你是人族的希望,老夫也不隐瞒了,你知道火云洞是怎么来的吗?”

“这还要从当年老夫觉得一群辈分大的老人,借着身份干预人皇治理四方,影响到人族发展,遂有了隐居的想法说起。”

“老夫本欲找一块清净点的地方,最好与世隔绝,可以暗中观察人族情况,又能随时出来拨乱反正的洞天福地。”

“可遍寻人族周边方圆数万里,均不见有这种地方,直到老夫与一头妖兽大战,为将它除去,不惜焚尽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却因此因缘巧合捡到一枚莲子。”

“当时老夫便知这莲子不是凡物,悉心培育良久,再往后,一朝裂开,变成处在虚空夹缝中的一方世界。”

“这个世界,便是你我所处的地方,火云洞。”

姒癸闻言一阵皱眉:“前辈想让晚辈将整个火云洞炼化了,让它再变回莲子?”

听着倒可行,可做起来,没那么容易。

燧人氏叹道:“老夫当然舍不得火云洞被炼化成一枚莲子,可相比人族整个大局,这点不算什么。”

“若有必要,老夫会助天帝一臂之力。”

“这是风氏族长的亲笔信,有莘族长命人手持此物,到了东疆,风氏自然给予一定协助。”

“这是盖有本皇子印信的文书,持文书可借用传送至东疆的巫阵,费用自理,本皇子颜面还没大到一次性传送几万人不收费的地步,有莘族长当理解。”

“这是本皇子的亲笔信,有莘氏若想投靠皇子,可持信去找二皇子姒昊或三皇子姒离,此二人皆为皇子当中出彩之人,有足够的实力庇佑有莘氏,不过有得必有失,有莘氏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姒癸将准备好的东西交给有莘幕,他既然收了定金,还想收剩下的“余款”,自然要说到做到,并将此事办理妥当。

风氏不必说,虽然实力大不如巅峰时期,比之涂山氏祝融氏逊色几筹,但依然是东疆之地霸主。

身为姒癸的母族,又听闻姒癸蒙大宗正赏识,自然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

至于姒昊和姒离,两人一直都在拉拢姒癸,姒癸将有莘氏送过去,多少能增强一些两人的实力,开心都来不及,哪会拒绝?

两头赚的买卖,却是让姒癸轻轻松松做成了。

安排好后,姒癸再次向有莘幕提出暂时告辞。

这一次有莘幕问都没问,直接安排有莘琼、有莘苑两姐妹跟着,显然打定主意抱紧这条大腿。

需要有人带路的姒癸,自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

……

某个小部族,面容苍老如老者的族长,面带谄媚笑容说道:“殿下,这座宝库是我部族唯一的宝库,所有收藏都在里面,您随便看,看上哪件直接拿走,不用跟小的客气。”

姒癸懒得搭话,只顾沟通混沌钟感应库房内是否有碎片。

有莘氏姐妹俩露出鄙夷之色,不过一些破铜烂铁,真当十三皇子能看上?

嗯?

冥冥之中一道感应传来,姒癸眼神微亮,朝所在方向冲过去,转眼间冲出小部族的库房,来到一座山峰面前。

在他的感应中,有块碎片藏在山体里。

“劳烦两位有莘姑娘将这座山劈开。”

姒癸一点都不客气使唤有莘氏姐妹。

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有危险也是她们先扛。

“我来。”

作为妹妹的有莘苑应了一声,一件看上去像金轮的巫宝出现在手中,轻喝道:“开。”

高达百丈的山峰,被从中劈成两半,倒向两侧。姒癸一点都不客气使唤有莘氏姐妹。

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有危险也是她们先扛。

“我来。”

作为妹妹的有莘苑应了一声,一件看上去像金轮的巫宝出现在手中,轻喝道:“开。”

高达百丈的山峰,被从中劈成两半,倒向两侧。

姒癸一点都不客气使唤有莘氏姐妹。

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有危险也是她们先扛。

“我来。”

作为妹妹的有莘苑应了一声,一件看上去像金轮的巫宝出现在手中,轻喝道:“开。”

高达百丈的山峰,被从中劈成两半,倒向两侧。

姒癸一点都不客气使唤有莘氏姐妹。

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有危险也是她们先扛。

“我来。”

作为妹妹的有莘苑应了一声,一件看上去像金轮的巫宝出现在手中,轻喝道:“开。”

高达百丈的山峰,被从中劈成两半,倒向两侧。

姒癸脑海里的感应,瞬间变得格外强烈,不等他有所反应,三尺高的混沌钟自行冲出脑海,激射至山峰碎裂留下的乱石堆。

不一会儿,长高半尺的混沌钟再次飞回。

令姒癸惊喜的是,混沌钟表面多了一个浅浅的符号,这代表相比纯粹的变大,混沌钟的神异又多了几分。

不枉他三天以来跑了十几个部族,才得到这么一块碎片。

刹那间,姒癸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

“走,下一个。”

姒癸并未喜形于色,而是招呼一声,往下一个目标。

等混沌钟恢复到堪比巫神器再高兴不迟。

……

殷商族地。

成汤看着手上伊尹传来引姒癸至边缘之地失败的消息,心情一阵烦躁。

自从遇到那十三皇

你的好大啊我还想要 老公的朋友比老公的大

子以来,诸事不顺。

部族好不容易攒下的宝物被拿走,倚为左臂右膀的智囊被带走不说,连修炼老祖赐予的顶级功法都险些因他入魔,简直就像他的克星一般。

如此贪婪成性,居然能抵住诱惑,实在令他费解。

“莫非伊尹暗中投靠了他?”

成汤不禁有些胡思乱想,随即将杂念驱逐脑海。

伊尹不知道他背后有老祖这般恐怖的存在,亦不知一直待在他身边,宛若宠物的玄鸟,是传说中的巫神境。

对方若想背叛他,早就引那十三皇子杀过来了,哪会配合他算计皇子?

成汤深吸口气,找到玄鸟,将密信递过去:“计划似乎失败了。”

玄鸟扫了密信一眼,压抑着怒火说道:“为了说动孔宣出手,我不惜和他恶战一场,本命翎羽都断了三根,计划居然失败了?”

成汤叹了口气:“对方似乎有所怀疑,不肯轻涉险地,嫁祸于人的计策,恐怕行不通了。要不放弃所谓的计策,直接将他击杀?”

“过了这么多日,大夏皇室又没有证据,不一定会对殷商部族下毒手。”

玄鸟这时反而比成汤更冷静:“说的轻巧,此子身上有人道至宝赋予的防护,孔宣不一定刺杀成功,到时人没杀成,你心魔未除,反而给殷商部族招来祸患,岂不太亏?”

“最好还是将他引出天南之地,借助上古阵法截断他与人道至宝之间的联系,彻底了断他的生机。”

成汤叹了口气:“他不上当,如何杀他?”

玄鸟狭小的眼珠中,迸射出冷冽的光:“所谓不上当,无非是引诱之物难以令他动心,若换一件至宝呢?”

成汤苦笑道:“殷商部族底蕴有限,哪来的至宝?”

“你没有,不代表别人也没有”

成汤闻言一惊:“你打算拿至宝出来?何等至宝?”

玄鸟冷声回道:“老祖早年得到的一件宝物,凤凰翎。”

“此宝蕴含多种大道,若有人能日夜观摩,便有机会领悟相应的神通,甚至从中领悟巫神大道,莫说那姒癸,恐怕天底下绝大多数人都会为此疯狂。”

成汤微微皱眉:“可怎么保证凤凰翎一定能引他上当,他完全可以让别人出手。”

玄鸟轻笑一声:“凤凰翎作为至宝,自有特异之处,正所谓天地至宝,有缘有德者居之,他若不亲至,落在别人手上就是别人的,如何轮得到他?”

“埋伏之事很简单,只需将凤凰翎放在一座山头,附近布置上古巫阵,再让孔宣埋伏在侧,一击绝杀即可。”

成汤听完,不禁舒了口气:“此计似乎真的能让他中计。”

玄鸟充满人性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成汤,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为了你,我可是。”

连一个引蛇出洞的计策在他身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