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写作业爸爸手在下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当繁华散尽,当朝拜的人群离开,在心中留下的只有失落的感觉。

空荡荡的地渊神殿中,黑暗的环境下,一人七兽相依相伴,在人群散尽的时候,没有一个知心人能够陪伴叶飞,这是生为至高的悲哀。神殿里甚至连一张柔软的床铺都没有,冷风吹来,在殿内不断兜旋,仿若鬼魅。

六小和叶飞依偎在一起,做他的枕头,做他的被子,龙龟趴在远远的地方,不断啃着进贡来的食物,它畏惧六小,又很能吃,自从进入了神殿便吃个不停。

丹海世界只有混沌气和元素精灵存在,龙龟食此长大,当有一天吃到真实的美食的时候自然欲罢不能。

叶飞躺在六小的身上,软软的,滑滑的,虽然很舒服但却不能排解心中的寂寞,他又在想念若雪,想念对方的音容笑貌!现在才知道,每天被若雪粘着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冷风吹,神殿空,代表了至尊的神殿却只有他叶飞一个人,连个能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叶飞很无奈,叶飞感到一丝悲凉,一份无趣。

“是时候离开了!”他做下了决定,“龙龟,你以后就住在这里,每天会有人送来食物,你随便吃,不够就找他们要。”

“好的好的。”龙龟一心放在吃上面。

夜晚,叶飞以主宰者的威能进入星空世界,在主宰者威能释放下,他可以轻松的出入这里。这是一个充满玄妙的世界,是一个充斥着纯粹法则的世界,深沉的黑暗如同宣纸,闪亮的星点是书写在宣纸上的法则。

虽然山河世界和九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但是它们遵循的法则是一致的,这是一个契机,一个让叶飞获得成长的契机。

扒开华丽的外衣窥视事物的本质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叶飞利用主宰者的身份能够轻松窥视到星空的全貌,这感觉只有一个字能够形容——爽!

在这被星空点缀的黑暗夜空下,叶飞贪婪的汲取知识,或许,或许无涯道祖倒骑黑驴登蜀山夜观星象的时候,看到的是和叶飞相同的东西吧。存在于世的真理有些容易掌握,有些不容易掌握,便如同一个平静的水池,只需要随便舀一勺便能受用无穷。

而这也正是叶飞突破九州困局的关键。

曲线救国!一直强调开山而去的他此刻也不得不另辟蹊径,因为敌

女儿写作业爸爸手在下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人过于强大。

这一夜过去,叶飞重新站起来时已和曾经大不一样。过去的他以主宰者的身份拥有一切,最深奥的法则自动为他掌控,现在的他掌握了一一部分法则的本质,这变化就像是死记硬背和灵活掌握的区别。叶飞走出了地渊神殿,拍醒跪睡的黑袍祭祀:“珍惜身体才能够更好的侍奉我。你的态度我已看到,去吧,去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使命,作我的手下除了要足够忠诚,还要特别能干。”

“谨遵神的旨意。”

在山河世界叶飞是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取之不尽的财富,但他并不快乐,因为缺少了挑战强者的滋味,缺少了友情和爱情,缺少紧张刺激的冒险。缺少了这些,便如同热菜里缺少了调料,嚼在嘴里总是缺了点什么。

叶飞飞行到山河世界的最高处,最后深深地看了脚下的土地一眼,这里是自己的巢穴,是自己拥有绝对统治力的地方,但毕竟不是自己的故乡,叶飞要去往故乡,去接受命运的拷打,去触碰乱世的脉动。

一道金光直通云霄,叶飞消失在蓝天下。

回到蓬莱仙岛,时间已是深夜,夜晚代表着危险,自己突然的现身很有可能已被敌人察觉,很有可能凶悍的猎手已在路上。

站在原地,叶飞深吸口气,此次山河世界的旅行不仅成功避难,还让他受益良多,最大的收获是领悟了法则的力量,而被叶飞掌握的法则中其中有一条特别珍贵,它的名字叫做空间!

空间法则,相传只有化幽境以上的高手才能触碰到,叶飞已经迈过化幽门槛很久,但始终无法掌握空间奥妙,此次误打误撞反被他掌握,必然让实力再上一层楼。

空间法则是仅次于时间法则的第二大法则,只有掌握了空间,才与真正的强者有了一战的资格。

犹记得南山月下,叶飞和化身黑衣人的云师叔第一次交手,云师叔随风而来,随风而去,无迹可寻,叶飞只能被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足见空间法术的厉害。

叶飞在山河世界领悟了空间的奥秘,他要试验一下,看看在九州世界的效果如何。

对叶飞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真正掌握空间法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是成为强者的关键,也是离开此地的关键,他是否能够成功。

黑暗的夜,冰冷的风。无论是九州世界还是山河世界,夜都是肃杀的,仿佛死神穿上了外衣。

站在风中,叶飞感受到危险在迫近,那是排山倒海的力量,是倾世巨妖的力量,那树妖已和叶飞撕破脸皮,不计一切代价也要灭杀掉他。

叶飞作为闯入者,地头蛇想要杀他无可厚非,但地头蛇也不过只比他早到了一会儿,凭什么就要在此作威作福呢。

叶飞为了不死仙药而来,敌人再强大他也必须前行。

叶飞闭上眼,宁静的风吹拂,他没有腾起仙罡,没有多余动作,只是轻轻地往前迈出一步。

排山倒海的力量从身后涌来,那是巨大的树根和生着眼睛的枝蔓,敌人明显派来了更强大的战斗力。

叶飞往前迈出一步,消失在风里!

成功了!这确实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叶飞成功掌握了空间系法术,他出现在……一米之外的地方?

“噗!”排山倒海的力量到达,将叶飞卷入力量的漩涡。

“这他妈也太坑爹了,辛辛苦苦领悟的空间系法术,居然只往前挪动了区区一米!”叶飞杀人的心都有。

与他一起受到牵连的还有六小,一主六仆天昏地暗的滚在一起,被巨力裹挟着不断在陡峭的山地上碰撞。

叶飞危难之际涌起超人的力量,大喊一声:“空间移动!”

他再次消失了,带着六小一起消失,这一次到达的目的地是……敌人的老巢?

视线中,巨大的树根起伏、摇曳,树根中缠卷着不生不死的人类宿主,源源不断地送入一个乌黑的洞口,那洞口,活像是某个巨大生物的血盆大口。

很快,便有负责警戒的枝蔓发现了他,四周的石壁睁开无数双眼睛,同时盯向他。

叶飞知道自己来错了地方,以仙力兜住六小,双手持飞天印:“走!”谁知法术又失效了,这一次产生的后果更加坑爹,居然把叶飞直接传送到怪物的嘴里,这结果连怪物自己都愣了。

“死定了,死定了。”叶飞呼唤六小发足狂奔,没头苍蝇似的奔跑,跌跌撞撞地狂奔,后面没有敌人跟上,叶飞停下来喘息,往身后看看,再往四周看看,确定没有敌人,心想:难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但六小却忽然对着前方狂叫。叶飞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穿过干木头围成的甬道,在拐角处看到一个正方形的房间,房间里悬挂着很多人类,它们全部被植物的根须包裹着,不断被榨取生命的精华,又不断的创造再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承受世上最残忍的刑罚还要难过。

“杀死我,求求你杀了我。”他们最大的愿望是一死了之。

与之前看到的人类宿主不一样一点的是,面前出现的这些人都被一个白色的茧包裹,植物的根须从茧中探出,进入到他们体内。

叶飞又一次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任何敌人跟进来,思忖道:“不能确定这里是否就是植物的口腔,但肯定在它体内没错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里很安全,比外面的森林安全的多。能够看到很多被白茧缠住的可怜人,前面还有更多,数量不知有多少,可见蓬莱岛的森林已经吞噬了数不清的生命,沾染了无数的鲜血。为植物控制的宿主可以不老不死,不断再生,说不定不死药就是树妖产生的东西,自己要好好探查一番才行。”

顺着白茧往前走,叶飞离开了这个四方形的房间进入甬道。甬道都是枯木头围成的,四通八达,杂乱无序,分不清哪里是出口哪里是入口分不清去向何方。

叶飞在其中完全找不到方向,干脆便顺着倒吊着的白茧一路往前走,越往前越是心惊肉跳。

太多太多了,完全数不过来了!这里面倒吊着太多太多的白茧,每一个白茧都是一具鲜活的生命,看数量,绝不仅仅是外来者所能提供的,一定还有其他岛上的人在里面,说不定还有本地人,有以见不得光的手段掳来的人。食人树妖已很可怕,更加可怕的是与食人树妖狼狈为奸的蓬莱仙岛,这自称为名门大派的岛屿暗地里做出如此龌龊之事,简直人神共愤,自己若能出去,一定要戳穿这些伪善者的丑恶嘴脸。

叶飞完全愤怒了,无比愤怒,出离愤怒,他根本想不到与蜀山并列的正道名门蓬莱仙岛居然暗地里用人命供养树妖!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如此冒险?难道真的有不死药存在!

想到这,叶飞精神为之一振,“但为什么,为什么从没听过蓬莱仙岛出现不死之人?”

迷雾重重,叶飞入岛已经三天了,对这里的一切还是一头雾水,只知道整座岛屿盘亘着一只吃人的树妖,能够让为它占据的宿主不死不灭,仅此而已。

叶飞再往前走,看到一些干瘪的茧,茧丝已经枯黄了,里面的人变成了和枯木一样的颜色,干瘪干瘪的,眼眶无目,嘴中无牙,死状极为凄惨。

“呜呜!”

不,居然还没死,它们还在痛苦的呻吟。

但显然生命的精华已被榨干,插入体内的根须全部枯掉,不再产生作用。

“原来他们并不是不死的,他们的再生也是有极限的。”叶飞心往下沉,“那不死药……”

放眼望去,更多生命被榨干的人出现在前方,从方向来看,这些人都来自植物身体的更深处,被占据榨取的时间应该更久远。

“这世上果然不存在违背自然定理的事物存在,宿主的再生和重塑一定是以付出某些

女儿写作业爸爸手在下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特定代价为前提的,他们付出的代价会是什么呢!”

通过现象看到本质,进入树妖体内,叶飞才知道为它攥取生命的人类其实并不是永生的,它们也会有能量耗尽的一天,也会有被榨干的时候,只不知道这个时刻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出现。

走过前方甬道的时候,叶飞看到很多中空隔断的房间,房间中全部吊挂着白色的茧,茧中固定着人类。那些人类都已经被榨干了,大多数都没有死,还在无比艰难而痛苦的呻吟。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