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有点撩 镜子中我们的结合处发出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顺着秦主祭的目光,有人缓缓地看去。

却见一个身穿月白色书生袍,头戴方巾的少年,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原遂流的身后。

这少年俊美到了极点,浑然不似是红尘俗世的凡人一般。

只是此时,他俊面笼罩着寒霜,浑身散发出恐怖的杀意,宛如择人而嗜的凶兽,让整个草帽寺外的空气都似是凝固了一般,犹如死亡的沼泽。

不是终于赶到的林北辰是谁?

李光墟眉毛疯狂地跳了起来。

他亦感觉到不妙,直觉告诉他,恐怖的危机正在降临。

一时之间,李光墟竟是不敢开口说话。

这时,秦主祭招了招手。

林北辰身形一动。

下一瞬间,出现在了秦主祭的身边。

“你没事吧?”

林北辰眼中带着疼惜:“瘦了。”

秦主祭噗嗤一声笑了。

这一笑,霎时间宛如春风骤来,整个破草帽寺中的无数野花,竟是齐齐地盛开,眼中语言和笔墨无法形容的绝代风华徐徐展开。

草帽寺外的书生们,霎时间梦醉神迷。

一些人不禁想道:这样一个绝美无暇的女子,她真的如各大学院、学府和书院描绘的那样,是一个十恶不赦、心怀叵测的女魔头吗?

“也就分别半年而已,能瘦到哪里去。”

秦主祭脸上笑盈盈,彰显着内心的欢愉。

一边的两个小书童,都歪着脖子,像是好奇的猫咪一样,上下打量着林北辰。

好帅。

真踏马的的帅。

这是两个小家伙对林北辰的第一映像。

他们跟随秦主祭的时间并不长,都是秦主祭收留的孤儿,将秦主祭视作是姐姐和母亲一样。

跟随在秦主祭身边这么长的时间,见过太多太多的人。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像是林北辰这样,让秦主祭一见面就展露出笑颜。

准确地说,在此之前,两个小家伙甚至很少见秦主祭笑过。

可此时,秦主祭不但笑了,还在一直笑。

有‘奸情’。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都眯起了眼睛。

“瘦了就是瘦了。”

林北辰挤了挤眼睛,道:“等我收拾了这里几只烦人苍蝇,找个地方,好好给你补一补。”

秦主祭看着他脸上的怪表情,顿时轻哼一声。

这个家伙,肯定又想到乱七八糟的地方去了。

这时——

“你……阁下何人?”

李光墟强提勇气,道:“此乃我东林书院与秦怜神之间的事情,与阁下无关,还请阁下不要插手。”

他搬出了自己的师门背景。

东林书院在整个泪痣星系,大有名头,乃是位于求知学院之后,排名第二的博士道势力。

当然,这个排名只是数字先后顺序上的意义。

东林书院和求知学院之间的差距宛如天堑,就如甘肃玉门红旗村柳河乡红旗中学和清华北大之间的差距。

然则林北辰根本没有理会他。

目光如剑般盯住原遂流,林北辰缓缓地走出来,道:“你刚才说,要打断谁的四肢?”

原遂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受人所托……”

话音未落。

只觉得眼前一花。

林北辰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右手抓住了他的左臂,猛然发力。

“啊……”

原遂流一声惨叫。

他的左臂已经直接被扯断了下来。

鲜血喷射。

原遂流忍着剧痛,咆哮一声,力量爆发,右拳猛然轰出。

气劲狂暴。

其音如雷。

49阶巅峰星王的圣体道之力,堪称恐怖。

宛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拳劲,瞬间膨胀,足以将整个草帽寺和周围的群人都掀飞。

但林北辰只是张口一吸,瞬间就将这一拳携带和外溢的所有气力乱流,都吸入口中。

所有的异象乱象瞬间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

原遂流瞳孔骤缩,心中大骇,难以置信。

这俊美如妖的少年,莫非是星君?

而这时——

咔嚓。

第二道声响。

原遂流的右臂,又被林北辰扯断。

“手下留情。”

见此一幕,李光墟吃了一惊,连忙大声地道:“原兄乃是系外大宗‘圣真流’宗主的亲传弟子……”

然则林北辰的手,根本未有停顿。

咔嚓咔嚓。

原遂流的双腿,亦被扯断。

这位堂堂49阶第一圣体道星王级强者,一身卓绝的实力,诸多强横的秘术,还未来得及施展,就像是笨拙的木偶一般,被直接废掉了四肢。

双方实力的差距,宛如鸿沟。

根本不是任何秘术或者是外物可以解决。

原遂流躺在血泊之中,面容因为剧痛而扭曲,但却没有惨叫,也没有求饶,双眸之中闪烁着怨恨的光芒,冷笑着大声道:“小子,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师尊‘圣真星君’绝对不会放过……”

嘭。

林北辰抬脚,直接踩爆了其头颅。

干净利落。

毫不拖泥带水。

放过你姥姥个嘴。

我还不放过他呢。

教出来的什么垃圾徒弟。

四周一片寂静。

高僧有点撩 镜子中我们的结合处发出

许多书生面色骇然,双腿沾沾往后退。

一言不合,暴起杀人。

这是粗鄙武夫的行为啊。

李光墟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北辰,颤颤巍巍地伸手指着,道:“你……你竟杀人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林北辰星眸之中闪烁着寒冷的光芒,盯着李光墟,一字一句地道:“人若犯我,寸草不生……刚才是不是你指使此人出手?”

李光墟梗起脖子,咬牙道:“是我又如何?难道你还敢对我动手不成?”

“你承认就好。”

林北辰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整齐齐的白色牙齿,闪烁着匕首一般的寒光,道:“那就去死吧。”

说着,屈指一弹。

嗤。

一缕指风如剑气般射出。

李光墟汗毛倒竖,意识到杀机临身,当下厉声道:“铜墙铁壁,固若金汤。”

翻书声自虚空中响起。

身前骤然具现出一道半透明的能量墙壁,将其护在后面。

叮。

金属交击声响起。

能量墙壁上爆出一簇溅射的火星。

李光墟才来得及松一口气,下一瞬间,咔咔声响起,他面色狂变。

那一缕剑气指风并未衰绝,而是再度爆发,直接将能量墙壁震碎,继续朝着他袭杀而至。

“啊……”

他惊恐万状,尖叫一声:“电光火石。”

身体在这一句力量的加持之下,移速暴增,瞬间自然反应,往旁侧一闪。

噗。

一团血雾在虚空中炸开。

李光墟左臂被指风剑气洞穿,直接炸开,化作血雾齑粉,弥漫空中,犹如血色花朵盛开。

纵然有着‘电光火石’四字箴言的加持,依旧未能在最后时刻完全躲开林北辰的指风剑气。

“啊,啊啊啊……”

李光墟发出凄厉的惨叫,疼的眼泪鼻涕都流淌了下来。

和修炼圣体道习惯了肉体痛苦的原遂流不同,李光墟乃是博士道的书生,并不擅长近战和承受痛苦,更别说是这种断臂之痛,让他当场就痛不欲生,差点儿直接昏死过去。

“有意思。”

林北辰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李光墟的肉身修为,也就勉强星河级而已,本以为一缕指风剑气便可以解决,没想到竟然被他逃得一死。

博士道的战斗方式,令林北辰大感惊奇。

只是一句话,就可以给自身加持种种不同的力量。

‘铜墙铁壁’四个字,可以幻化出能量墙壁。

‘电光火石’四个字,可以让人身形快如闪电。

这就是博士道的威力吗?

很酷炫啊。

有点儿言出法随的意思。

那些真正的博士道顶级强者,比如求知学院的院长【书帝】空山映月,岂不是可以一句话翻江倒海,追星拿月?

怪不得秦主祭会对这一道的修炼感兴趣。

日后,两个人酣战的时候,秦主祭若能说一句‘金枪不倒’,那岂不是……画面太美。

林北辰也意识到,一个博士道的顶级修士,不仅自身战力不容小觑,更是一个恐怖的辅助。

林北辰收束心神,看向痛的满头大汗的李光墟。

“咄咄逼人的你,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本事,原来不过是不堪一击的蝼蚁。”

林北辰的右手中指,微微一曲,与拇指合。

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风漩,在指尖产生。

第二缕指风剑气,在指尖缓缓地凝聚而成。

“你……你要做什么?”

李光墟一脸的难以置信,有些不可思议地道:“你……难道……你竟然要杀我?”

咻。

回应他的,是第二缕指风剑气的破空声。

“移形换位……”

李光墟惊骇欲绝地狂呼。

他身形一阵模糊,留下残影在原地,自己却是瞬间出现在了右侧十米之外。

指风剑气射爆了残影,穿越而过,在即将命中后方一名女书生的时候,突然化作轻风消散在天地之间。

那名女书生这才反应过来,鬓发乱舞,她吓得想要尖声惊叫,旁边的同伴连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生怕引起林北辰的注意,引来杀机。

而这时,第三道指风剑气破空而出。

林北辰不会再给李光墟任何的机会。

“不……”

李光墟绝望地悲呼。

连续三次施展‘箴言法随’,消耗巨大。

无法等待CD,才能再度施展。

夺命的指风剑气瞬间到了眉间。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就在这时——

“手下留情。”

远处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子声音:“分光错影。”

言出法随。

清晰的翻书声之中,指风剑气消失,出现在了百米的虚空之上,射入了空气里消失。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数个身影,出现在了草帽寺外,站在了李光墟的身前。

为首一名女子,身段高挑,曲线婀娜,五官精致绝美,带着一种书卷贵气,令人不敢逼视。

正是之前在‘旧书楼’顶层天字号院落街巷中,出现过的慕容天珏等人。

而刚才出手救人的,正是太平书院最强女学员慕容天珏。

林北辰眼睛微微一眯。

杀气不振自生,无形中流转。

“这位书友。”

慕容天珏拱手行礼,颇为客气地道:“还请手下留情。”

“你要救他?”

林北辰眯着的眼睛里寒光微闪,嘴角浮现出一丝凛冽的冷笑:“要与我为敌?”

慕容天珏见状,不由得心中一颤。

她连忙好言相劝,解释道:“这位书友,李光墟的身份非同一般,乃是东林书院首席学员李光虞的胞弟,你若是杀了此人,不仅仅是招惹到李光虞,还会导致整个东林书院都与你为敌,得不偿失,到时候,整个泪痣星系都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旁边惊魂未定的李光墟,大口大口地喘气,大声地道:“不错,你竟敢为了一个女人,就对我出手……臭小子,你的麻烦大了,东林书院绝对不会放过你,你等死吧。”

“闭嘴。”

慕容天珏转身呵斥。

这个蠢货,真的是被东林的风气带坏了。

又蠢又坏。

竟敢在这个时候开口挑衅。

慕容天珏又转身回来,看着林北辰,诚恳地道:“书友,还请三思。”

“就算是与整个东林书院为敌,又如何?”

“呵呵呵呵……”

林北辰长声冷笑,道:“你不懂,该担心的是东林书院,而不是我。”

慕容天阙只觉得眼前此人,霸气逼人,强势的一塌糊涂,乃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类型,连忙道:“书友,你杀了李光墟,还极有可能引起泪痣星系的混乱……不知道他因何触怒了书友,可否让在下做个和事佬,让李书友赔礼道歉,所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皆为人族,最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不必动辄打杀。”

“你在教我做事?”

林北辰淡淡地道:“不要以为你长的有几分姿色,就可以在我面前自以为是,你还不够资格啊……给你三息时间,让开。”

慕容天珏毕竟是顶级学院的顶级天才,已经数次好言相劝,结果还被林北辰数落嘲笑,心中也升起一丝怒意,语气变得强硬了起来,道:“书友,何必咄咄逼人。”

“让开。”

林北辰大步向前。

恐怖的威压瞬间绽放。

整个草帽寺内外,狂风大作,乱流宛如惊涛骇浪。

“我不能看着你犯错。”

慕容天珏淡淡地道:“风平浪静。”

翻书声响起。

博士道的威能流转。

一切异象乱流,瞬间消失。

“书友冷静。”

她并未退却,展现出了阻拦之态。

“挡我者死。”

林北辰杀意毕露,毫不留情。

今日,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只怕是秦主祭已经收了重伤。

所谓龙有逆鳞,触之,不死不休。

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必杀李光墟。

抬手一拳轰出。

气爆雷音,宛如龙吟。

“不动如山。”

慕容天珏黑发飞舞,衣袂猎猎作响。

身体周围响起哗啦啦翻书页一般的声音。

恢弘而又浩瀚的力量加持而至,让她高挑曼妙的身段,骤然形成了一种不可撼动的气势,同一时间,能量喷发中一座巍峨太古神山虚影,在她的身后浮现,成为后盾,几乎与慕容天珏合二为一,更显得她整个人屹立原地不动不摇,非是人力可以撼动。

这位太平书院的学员首席,不论是修为还是气势,还是战斗经验,不知道比李光墟强大了多少倍。

不愧是首席。

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下一瞬间——

轰!

恐怖的拳劲能量澎湃爆发

慕容天珏身形一颤,娇艳绝美的脸上,红白二色光芒交替闪烁,接着身后的太古神山虚影瞬间崩碎坍塌。

“哇……”

她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慕容学姐。”

“不好,快救人。”

周围乱做一团。

而林北辰身形一闪,来到了李光墟的身边。

“你……”

李光墟大骇。

话音未落。

咔嚓。

林北辰直接拧断了他的脖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