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秀停12集 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杨纡泽,元泽岛外。

这是两界战争中最大的一处战场,汇聚了双方无数强者,但随着森罗鬼界数位神灵降临、三件圣器齐出,山海界渐渐落入下风,最明显的标志就在于——战场外的空间封锁屏障已从双方各占一半变成了几乎完全被森罗鬼界掌控。

这意味着,山海界一方将很难得到外界力量补充,而森罗鬼界恰恰相反,他们相当于是在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短短时间之内,战场上鬼界神灵从两位暴增到了七位!

元泽岛上,从战场上退下休整或疗伤的修士个个面色凝重,没人看不出来如今的形势,但这些境界不够高的修士,甚至连退路都没有,因为他们无法在幻境愈发恶劣的元泽秘境群之中存活下来。

沉重与绝望无须蔓延,每个人都是制造者,真正能触动心弦的,是沉重与绝望之中夹杂着的不解。

为什么,空间封锁屏障会落到森罗鬼界手中?

为什么,森罗鬼界能有那么多神灵,还有三件圣器?我们的神器又在哪里?

……

颜守心穿过迷茫的人群,走进静室之中打开守护阵法,这才好似卸下重担一般,不再强撑着佯作无事,浑身气息虚浮不定,温润美玉般的脸上亦蒙上一层浅浅的灰。

一缕流光从他眉心飞出,银色的碎片之上飘出一道清冷曼妙的身影,她伸手虚虚按在颜守心头顶百会穴上,丝丝黑气被从经脉血肉之中摄出吞噬,尽数化作她的力量。

良久,最后一缕黑气也被清理干净,颜守心终于能腾出心神调息疗伤,但即便如此,在服用过极好的丹药后仍花了足足六个时辰才完成初步治疗。

他睁开眼来,对上的便是游烛的眼神,看出其中的一丝关切,他不禁笑了笑,“这次可真是

公息肉欲秀停12集 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

多亏了你,否则我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不久之前,掌控圣器三灾莲佩的岐萧鬼主击杀了他的对手,趁着山海界一方来不及抽出一位大能应对之时,对低阶战场倾泻了一波恐怖的攻击,颜守心也被波及,若非藏在他神魂中的游烛眼疾手快地吞噬了正要侵蚀他神魂的三灾厄难之气,恐怕他就要和当时战场上其他山海界修士一样瞬间衰朽而死了。

游烛摇摇头,“你亦助我良多。”

颜守心叹息道:“如今形势不妙,我答应你的事情恐怕要很久以后才能做到了。”

别说去幽族找林玉澄,追寻失落的记忆,形势再恶化下去,便是活着都很难艰难。

“若此战山海界战败,便由我来庇护你——我虽是鬼种,但吸收了那么多三灾厄难之气,掩饰根脚已不成问题,届时我借你肉身一用,伪装成鬼界生灵,再趁机逃出,天下之大,未必没有容身之处。”

颜守心哑然失笑,游烛这个办法倒的确很有可行性,但……若真到了那一步,绝尘山必定覆灭,他熟悉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如丧家之犬般苟活于世,又果真是他愿意忍受的吗?

他可不是什么卧薪尝胆的英雄,山海界此战若败,也不会再有任何翻身的机会啊……

静室中的两人并不知道,他们不必再千里迢迢跑去幽族了,因为谈话中提及的人此刻已经到了元泽岛战场之外。

滔滔水波之上,迷雾犹若垂天之云,遮天蔽日;又似罗网囚笼,将元泽岛水域与山海界隔绝而开成为两个世界。

林玉澄踏波而立,望向氤氲雾霭深处,看不见日月天光,却深知那个世界里正在上演什么:毁天灭地的战争,不死不休的仇恨,永无止境的欲望。

世界一如既往,从未许诺过光明与美好,过去的他也早已习惯这样的丛林法则——或者说,他自以为习惯。

但等到在这一法则之下一败涂地,血本无归,他方才能想到,这其实是错误的——又或者与错误无关,而是:这绝不是我该经受的。

正因有这样那样的许多原因,在灵隽提出计划之后,林玉澄并没有犹豫太久就答应下来。

此刻他正等待着。

被等待的人姗姗来迟,不过分离短短数日,叶定光身上的变化却可谓翻天覆地,第一眼看见时林玉澄竟有些恍惚,终于明白灵隽对叶定光的另眼相待究竟出自何处。

他仿佛一瞬间变得疏离、高远、不怒自威起来,这种感觉过去林玉澄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灵隽。

他们好似同类人。

叶定光离开的这几天,一定是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这对他而言应是好的。

但林玉澄已无暇深思那转变来源于什么,只因他的到来就意味着行动即将开始。

“久等了——”叶定光落在林玉澄身边,朝他微微颔首,“灵隽已经嘱咐过你了,我便不多说什么,你只要小心些,别被战场误伤。”

“……你多虑了。”

叶定光微微一笑,他这话可确实出自好意,毕竟以林玉澄的修为,他在元泽岛战场上的确危险呢。

提醒一句之后,他身形一晃便换了个方位,掌心之中渐渐亮起一抹凝实的亮光,犹若锐利的刀锋。

锋芒聚敛之时,水上沉沉的雾霭似是受到牵引一般剧烈动荡起来,云谲波诡之中,叶定光双眸微眯,脸上仿佛写着餍足,又似是得意洋洋:执掌天地的权柄阔别已久,在失去的日子里他尤能忍耐,失而复得之后欲望却反倒越发炽热,再也不愿它从掌心失落。

刀光亮起,初时不过寸许长短,但在飞出他掌心后,却急剧延长、膨胀,仿佛冥冥之中天地的法则落于其上,借它施展威严,于是万法皆空,于是所向无敌,纵横天地的刀光劈开重重迷雾,刹那间战场的喧嚣与动荡毫无保留地自裂痕处扩散而出!

在叶定光出手之时,林玉澄的目光便已牢牢定在他身上,但即便亲眼所见这一幕,他仍觉不可思议:需要幽族圣主触动三生镜分镜才能破开一条缝隙的空间封锁屏障,竟就这般轻易被打破了!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叶定光么?

“走!”

听见声音的第一瞬间,林玉澄下意识地运转《御虚飞星真法》,毫不犹豫地冲进了被封锁的战场!

刀光尽散,叶定光的身形早一步消失不见,但方才那一招声势浩大,毫无遮掩,他知道鬼界诸神必定已经知道了他的“死而复生”与重回神位,那么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做呢?

想到这一点,叶定光嘴角微微勾起,属于异神的诡诈笑意重出江湖。

事实也正如叶定光所料,在空间封锁屏障被恐怖至极的浩然伟力打破之时,正与山海界大能厮杀的几位神灵立时便是心中一跳:异神回来了!

该死,戮神那几个没来的都在搞什么,找不到异神的转世也就罢了,竟连锁魂殿主那个容器都没能找到,以致于让异神抢先一步!

异神的回归已成定局,但除了得罪死了他的,其他鬼界神灵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现实,可就眼下局势,异神甫一回归便如此大动干戈,明显不怀好意,他是忘了自己还是鬼界之神么?!

“我可没忘——”熟悉的声音在云中响起,“不过,鬼界神灵向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何时站在过同一立场上?”

暗神脸色一黑,而在看清云中那道忽然浮现的身影之后,他与其他几位神灵的想法都很一致:他甚至没有显露出鬼界神灵真身,而是依旧顶着个山海界人族的壳子,这态度还能更明显些么?

“异神!吾等虽有矛盾,却也只是鬼界内部争端,如今正是与山海界战争的关键时刻,你何不暂且放下仇恨,吾等联手称霸这一方世界,待事成之后,吾等皆可让出部分资源……”

叶定光脸上那戏谑的笑容让暗神的话没能再说下去,谁能说服异神改变主意呢?谁也不能。

云中的战斗因鬼界神灵的停手戛然而止,山海界一方的大能早已身心俱疲,难得有个喘息之机,自然也不会主动上前邀战,而是都抓紧时间休息,顺便悄悄看好戏。

异神,鬼界那位据说已经陨落的神灵?

他怎么是个人族,而且看着还有些眼熟……

“啊!是他,叶……”

绝尘山的一位大能终于从记忆的角落之中翻出了叶定光此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叶定光循声望去,淡淡扫了山海界大能一眼,没有见到七绝圣尊,于是很快收回目光,盯着鬼界神灵之中脸色不太好看的那几个,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终于有人先忍不住了,涿神咬咬牙,从众神之中走出,对上叶定光瞬间变得冷厉万分的眼神,语气阴狠:“异神!你要背叛鬼界?”

“是鬼界先背叛了我。”

“哼……我们杀得了你一次,难道杀不了你第二次?”涿神眼中恶意满满,目光又移向关注着这边情况的山海界诸人,“还是你以为,和这群废物站在一起,就能逃过一劫?”

无端被黑的山海界诸人:“……”

稍等,你们口中的叛徒我们大多数也是第一次见。

叶定光根本没搭理他眼中的将死之人,说话也是冲着暗神去的:“暗神,你也这么觉得么?”

暗神半晌无语,但最后还是说道:“我只站在鬼界一方。

公息肉欲秀停12集 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

不是因为将鬼界利益视作最高利益,而是因为他与鬼界利益天然便是高度统一的,谁会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

被无视的涿神怒极反笑,“异神你难道还想投靠山海界?哈哈哈……笑死我了,也就是他们不知道,正是因为你的灵魂来到了山海界,才会有两界融合之事!”

在山海界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继续狂放而狠毒地嚷道:“这么算起来,你可是我们鬼界的先锋呢!想投敌?呵呵……他们能接受你?即便接受了你,事后真不会清算?哈哈哈!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得选择?”

涿神冲动狂妄的表象之下是深沉的心机城府,他现在是没工夫收拾异神,但也绝不会让异神趁着山海界局势不妙改换门庭被敌人轻易接纳,他甚至不需要说谎,只要点出叶定光才是灾难之源,就足以让他绝对无法在山海界的阵营立足。

——两界融合对山海界是一场巨大的浩劫,即便只是一个无罪的“不知者”,也足以变成一根尖锐的刺,深深埋在每个山海界生灵心间,令人只欲除之而后快,合作?怎么可能!

叶定光也笑了,笑意中十成十的蔑视是对鬼界诸神,也是对山海界众位大能。

对鬼界神灵他已没什么好说的了,而对山海界——笑话,他难道会觉得自己有错吗?

什么改换门庭、转投敌方,在叶定光这里都是不存在的,他已经站在了两者之外的另一个阵营之中,何须再考虑能否立足的问题!

气氛渐渐凝滞。

……

在叶定光牵扯住双方大能的时候,林玉澄已经悄悄穿过混乱不堪的战场,侵入到元泽岛边缘。

因他曾在绝尘山修行,拥有绝尘山的信物,所以并没有被守护阵法阻拦,顺利无比地进入元泽岛。

仅仅只是这一路上,他见到的种种惨状就以令他憔悴的心愈发沉痛,幽族已然覆灭,难道山海界也要落得幽族一般的下场么?

他无法接受。

一路畅通无阻,他找到了还留在元泽岛上的幽族。

“少主!”

这寥寥百余位幽族在感应到幽冥之海的变故以及幽族族地的动荡之后便惶惶不可终日,甚至有几位幽族就是因此在战场上分心而陨落,忽然见到少主,心中又惊又喜,连忙拥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

“少主,究竟发生了什么?”

“您怎么来了?是圣主让您来历练的么?”

“族内情况可好?”

……

混乱并未持续太久,林玉澄的神色及眼中的哀戚已让他们有了不好的猜测,渐渐地众人询问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寂静无声。

林玉澄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翻涌而上的酸涩泪意,“诸位——”

“圣主……已然陨落。”

“幽冥之海,再不是我幽族族地。”

“我们……是最后的幽族。”

喜欢剑影横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