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做了+我不敢逃了 啊哦爽哦爽公车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刺杀专家意识到什么,他缓缓转过头,刚好看见逆流金雨里钻出一只巨大的蜘蛛。

它体表像是黑曜石,拥有比红宝石更加璀璨的八目,口器密密麻麻锋锐无比,足以一瞬间瘫痪所有目击者的勇气。

蜘蛛毛绒绒的背上,有一个人影盘腿坐着。不等阿莫多看清他的相貌,八目织蛛就吐丝淹没阿莫多的身体——

「崩绝牙柱」!

「机械心灵」!

「大地壁垒」!

刺杀专家意识到现在就是生死时刻,一瞬间用出多个防御奇迹试图延长生命。然而所有攻击所有防御都落了个空,白色蛛丝仿佛是透明之物,轻易穿过一切障碍,缓缓套在阿莫多身上。看上去不像是阿莫多被蛛丝捆住,反倒像是阿莫多主动陷进去。

而在接触蛛丝的瞬间,阿莫多的精神就开始涣散。

他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他看见自己杀了亚修,获得了一大笔积分,在福音书里找到了与自己天造地设的爱情伴侣,然后晋升圣域术师,成为幸福安乐事务所的股东,在阿祖拉开创了自己的家族……

这不是幻术,也不是催眠,因为阿莫多知道,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能挣脱。

但他无法挣脱。

因为这是他的命运。

命运……编织……

阿莫多的眼神逐渐变得死寂,蛛丝将他牢牢捆住,然后扔给后方随从部队。鸟龙、火龙、鱼龙们愉快地分食了这个猎物,相比起时间大陆的原生种,术师们没被地狱洗礼过的浑浊灵魂就像是重油重盐重辣的油炸食品,非常受知识生物的青睐。

八目织蛛上的指挥官并没有在乎这个路过的倒霉鬼,他看了一眼泥地上的轮胎痕,眼神里流露出沮丧的情绪。

真能跑啊,这是掌握了高级后勤术吗?

眺望者丹泽尔看着眼前的逆流金雨,他的视线仿佛洞穿了雨帘,注视着那辆玩命狂奔的敞篷跑车。

为了伏击牧星者布莱多,他们做了足足十几个回合的布置。

星堂在六国里本就不属于十分强势的势力,倘

不要再做了+我不敢逃了 啊哦爽哦爽公车

若能击杀布莱多这位英魂战力前列的「群星化身」,那蛛楼就能趁机侵占星堂部分区域。

但如果让布莱多逃回去,那这场伏击就彻底失败了。哪怕布莱多损失了大批兵力,但目前是平静时期,六国资源充足,星堂随时能让布莱多再拉起一批队伍。

必须继续追杀,不能让他逃入星堂的回合,要么直接在蛛楼的回合击杀他,要么就让他凝滞在蛛楼的区域里,直到下个回合到来!

虽然还没追到,但丹泽尔在追逐时一直有意限制对方的逃跑方向,限制对方逃向星堂区域

不要再做了+我不敢逃了 啊哦爽哦爽公车

只要对方仍待在蛛楼区域,败亡便只是时间问题……

丹泽尔打开蛛楼地图,忽然眼光一凛,发现他们不远处就是一处特殊建筑。

他们该不会……

正是这个「该不会」,负责侦查的‘红帽游击士’看见跑车闯入木屋区域,车上三人直接下车进去里面了。

很快,蛛楼军团团团包围这幢木屋建筑,但虚境力量让知识生物无法踏入庭院,数百武装力量只能围在外面看热闹。

丹泽尔陷入了思索。

首先,英魂是绝对不会进入特殊建筑避难,因为没有意义——等天车之牛离开,时间就会陷入凝滞,英魂待在特殊建筑里等于坐以待毙。

而且,英魂都会下意识避开特殊建筑,这些建筑仿佛挂着‘指挥官与狗不许入内’的标牌,让英魂发自内心不会产生入内的念头。

虽然丹泽尔已经从地狱取回了一份灵魂碎片,填补了内心空缺,但他的思维方式依然是英魂模式,脑子里的双床房只住着逻辑推理和绝对理性两位租客。

「英魂是不会进入特殊建筑。」

「所以他们不是英魂。」

「他们是击杀了英魂指挥官,获得了招魂术灵,所以才被自己误认为是英魂的术师。」

转换思路后,丹尼尔便发现许多疑点:他们没有随从部队,他们三人一起行动,他们乘坐奇怪的炼金机械,他们的相貌跟其他星堂指挥官都对不上……他们大概真的不是英魂。

也就是说,布莱多已经死了。

但「群星化身」仍然存在,眺望者丹尼尔接到的指令是摧毁「群星化身」,「群星化身」现在在术师身上,他的任务尚未完成。

而且对方是术师,也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在建筑内部直接断开虚境连接,安全返回现实,那他的任务彻底失败告终。

不过,虽然丹尼尔不会进入虚境建筑,但蛛楼境内所有建筑的运转规律都已经在地图上标明。

在粗略阅读后,他发现自己似乎还有弥补的机会。

就在他思索间,又有一位术师撞入他的部队里。当然,这位不速之客很快就被‘红帽游击士’、‘蓝胡子破法者’们击杀。

如果遇到其他势力部队,说不定术师还有逃跑的机会,但蛛楼武装最擅长控制拘束。在丹泽尔漫长的千年征战生涯里,从没有人能逃过蛛楼部队的追杀。

眼前,是唯一的漏网之鱼。

在得出结论后,丹尼尔离开了八目织蛛,孤身一人走向木屋。

随从部队无法进入特殊建筑,但曾经是术师的英魂指挥官,仍然有进入虚境建筑的资格。

普通英魂指挥官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行动,空洞的内心并不足以支持他们见机行事。唯有已经从地狱取回数秒心跳,获得些许人性的英魂,才能拥有这份‘肆意妄为’的权利。

当他推开木屋大门的瞬间,丹尼尔感觉身体一轻,仿佛有什么消失了,脑海里无数思绪陷入沉寂。

木屋内共有六个人,其中一男一女在对峙,另外一女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还有三人在平静地围观。

令人无法忽视的是,坐在旁边围观的三人相貌,与对峙发抖三人一模一样。

当丹尼尔走进来,对峙的一男一女同时看过来,异口同声问道:

“你又是谁?”

“跟你们一样。”丹泽尔看着面前三个陌生人:“已经失忆的人。”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