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醋后晚上报复我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纪晓芙易容后和杨逍离开了峨嵋派,如他们所承诺的那般,两人携手退隐江湖,此那之后江湖中便再也没有这二人的消息。

方艳青则在纪晓芙走后不久便对外宣布她因病过世。还找了具和她身

男人吃醋后晚上报复我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量差不多却十分消瘦的尸体,易容后让众人见了最后一面,然后火化,从此瞒天过海。

纪晓芙和杨逍一同离开的事情,除了方艳青便无人知晓,就连峨嵋派的其他人都只知道纪晓芙因病过世。丁敏君素来和她不对付,但见了‘纪晓芙最后的遗容’,却哭的比谁都伤心。

还问方艳青,替她抱不平,道:“纪师妹死前瘦成这样,一定病得很重,师父怎么不让我们这些师姐妹去照料她,还让她在天音洞那种地方受苦?”

方艳青找回来的那具尸体是一具饿死的灾民的尸体,看起来自然十分可怜可怖,不过倒也符合病死的状态。

“她是因为上次出去救济灾民所以才不慎染上了疫病,此症无药可医,就连我都不敢十分靠近。晓芙不想连累你们才自请到天音洞这无人之处度过最后的时间,又怎么会让你们为了照顾她以身犯险。”

丁敏君好骗,听了方艳青的说辞,丝毫没有怀疑,又哭了一会儿,道:“早知道纪师妹这么短命,我当初就不跟她置气争执了。

难怪纪师妹的遗体告别,师父都不让我们靠近,也没满头七就匆匆火化了。

师父,俗家弟子不葬萝峰,这次送纪师妹回汉阳老家的事情就交给我办吧?”

方艳青看了一眼站在丁敏君身边的刘希宁,他是见过当初成昆用别人的尸体金蝉脱壳现场的人,自看见那具易容的尸体之后,他的面色便有些过于平静。

他性子温和,不是那种见到同门死后能这般无动于衷的人。

方艳青知道,这个聪慧的徒弟大概猜到了什么。但是他并没有私下问什么。

此时见师父看来,刘希宁附和道:“师父,让我和敏妹一起送纪师妹回汉阳纪家安葬吧?”

方艳青想着这具无名女尸也是个苦命之人,若非她将她带回来,恐怕也是横尸街头无处安葬的命运。这无名女尸既然替了纪晓芙的身份,那葬入纪家坟地,替她享后世香火祭拜,也算是了了二人之间的一段因果。便点头赞同。

几日后,送走了前来悼念的殷梨亭,丁敏君和刘希宁便护送‘纪晓芙的骨灰’回她祖籍汉阳归葬纪家。

他们走后,方艳青自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

这些年,方艳青一直试图在各地兴起的抗元义军中寻找能够担起大梁的人,但这些年民间义军虽然此起彼伏,四处皆有爆发,但实在难成气候。就连从中寻一二统帅之才也难。

这世界虽许多事情和她从前的认知不同,但朝代更替的年份和一些大事走向却基本一致。

可历史上明朝的建立是在至正二十八年,也就是后世所说的1368年。

而现在才至元三年,距离历史上朱元璋投入郭子兴麾下都还要十六年。如今大明的开国皇帝还不知道在哪个地主家放牛。

方艳青原不想等这么久。毕竟多被蒙古人统治一日,中原百姓便多被残杀一日。

在蒙古人的统治下汉人平民是不允许取名字的。

除了他们这些行走江湖的武林中人,和一些读书人家。那些目不识丁的百姓子孙都只能以数字为名,以方便当地蒙古官员统治。

所以,其他的那些后世闻名的文臣武将更是难觅踪迹。

方艳青不知道那些人现在到底叫个什么一二三四的名字。找了那么多年,也有些感觉到无力。

不过,除了寻找将帅甚至帝王之才,这些年各地义军四起,其中也不乏有些方艳青的手段在。人才难得,但想要反抗的人却不少。

就如前世顾老师对她说的一样,总要有人先行觉醒。

有人先反抗,才能带动更多的人投身到起义之中。

杀人,救人,为了打压蒙古人,阻止汉人起义队伍,方艳青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做。所以才导致这些年来没能全力去寻找谢逊的行踪。国仇和家恨,她想,哥哥应该也会更希望她更忙于前者。

濠州一行,方艳青依旧没有找到可用之才,也没能如愿提前找到历史上的那些人。

时间一晃便又两年过去。

方艳青依旧忙碌。

男人吃醋后晚上报复我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一年年关将近,师叔的身子越发弱了,方艳青便提前回到峨眉,陪伴师叔。

峨眉派其他弟子也陆陆续续完成了手头的任务回到山中等待过年。

和过去的每一年差不多,但又有些不同,这次刘希宁和丁敏君回来时,丁敏君的怀中抱着一个女婴。

那女婴也就三四个月大的模样,长得玉雪可爱,稍稍一逗,便笑得眼儿弯弯,看着也十分伶俐。

“这孩子的父母可在?怎么这么小就舍得让她离家了?”方艳青一边习惯性的摸了摸那孩子的根骨一边问着。

自峨嵋派立派以来,因日子过不下去或各种原因送到峨嵋派来习武的孩子不少,就连方艳青自己也是如此,因此见丁敏君抱回一个孩子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这么小就舍得送走的却也极少,所以方艳青便照例问了问。

丁敏君抱着那小女婴颠了颠,将她凑近方艳青一些,笑着炫耀道:“师父,你看看,这娃娃不仅长得一副美人胚子,根骨是不是也极好?”

方艳青放下手,满意的点了下头,道:“确实不错。”

丁敏君听着得意一笑,道:“师父,我想让她长大后拜在我和师兄的门下,您说好不好?”

方艳青见丁敏君说来说去也没说到重点,便看了眼刘希宁。

一直沉默得他,宠溺的看了眼丁敏君。

然后对着方艳青行礼,解释道:“两月前,弟子和敏妹途径汉阳,敏妹想到纪师妹忌日临近便提出要去拜祭一下。

拜祭过纪师妹后,弟子和敏妹便乘舟过汉水行水路回来。途中正巧遇见这孩子的父亲被元兵追杀,他将这孩子的襁褓扔进岸边的一艘渔船之后,便身受重伤落入河中身亡。

这孩子的生父既然被元兵追杀,想必也有些来历。

那渔船中仅一渔民,弟子们恐怕他难以应付元兵的追杀,便一路护送他到了安全的地方。

敏妹一路照顾着孩子,心生喜欢。

这孩子怀中又有她生父留下的手书,言明已无亲眷在世,所以我们二人便做主将她带了回来。”

刘希宁说着,还将一封手书从袖中取出递给方艳青。

喜欢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