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公憩关系c一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伊戈尔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乌拉尔山以西后,亚伊克河流域的几个地方率先爆发了数次小规模的农奴起义,但很快被军队血腥镇压了下去。

可是随着战争部将大量的军队从全国各地调往前线与清军作战,农奴起义又死灰复燃了,而且渐渐的成了燎原之势。

不仅仅是亚伊克河两岸,顿河流域、伏尔加尔河流域的许多农奴群起响应。因为没有了足够的军队来镇压,起义的声势越来越浩大。

就在尤里和巴维尔两路大军被全歼的消息相继传到圣彼得堡的前几天,伊丽莎白女皇已经接到了一个令她万分震惊的消息。

一支几千人组成的农民军已经把察里津(今伏尔加格勒)攻占了!

那里一个团的驻军被杀死了将近一半,其余的争相逃命去了,所有的粮食物资、武器弹药以及收缴上来的税款都落入了农民军手中。

察里津是伏尔加河流域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不仅是水陆交通枢纽,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军事重镇,对整个帝国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最要命的事,这件事会极大的鼓舞各地农民起义军的信心和斗志,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俄罗斯帝国的统治就岌岌可危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帝国绝大部分的陆军都拉到了东面战场与清军作战。

欧洲这边,因为奥利地王位继承问题而引发的两大联盟间的战争还在时断时续的打着。

战火随时会烧到家门口来,伊丽莎白根本不敢把本就不多的西部边防军调到内陆来平乱。

他正思量着从尤里和巴维尔的军中抽调一些军队回来,与战争部大臣商议定了,命令还没来得及发出,却接连收到了这两个人全军覆没,岳钟琪的大军已经杀向托博尔斯克的消息。

伊丽莎白拿着最后一封信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她再也撑不住了。

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咳嗽,咳到最后竟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把员老院的几位大臣吓得目瞪口呆!

正要让侍女扶她回去休息,命宫廷医生马上来诊治,伊丽莎白却猛的推开了侍女的手,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和手上的血迹,将手帕扔在地上。

她背在椅背上,长嘘于一口气,因为气力不足,她的话很轻缓,但却十分的清晰:“阿列克谢的军队是帝国最后的保障了,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马上去向清国请求停战,议和!”

“陛下!”一位大臣急道:“这时与贪婪的清国议和,他们必然还要提出上次那样的要求,难道真的把整个西伯利亚都给他们?”

伊丽莎白瞥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把西伯利亚给他们,能把阿列克谢的十几万人换回来,我们还能保住乌拉尔以东,保住我们的政权!”

“乾隆的用意还不够明显吗?阿列克谢的军队很快就要断粮了,我们现在就是有粮食,也没有军队能突破防线给他们送上去!”

“如果这十几万的军队再被清军全部围歼了,我敢说,不出两个月,那些丧心病狂的农奴就会打进圣彼得堡来!”

“到时,我们不仅失去了每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公憩关系c一

一寸的土地,恐怕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公憩关系c一

还要排成队走上断头台了!”

“咳咳咳……”说到激动处,她又是一阵猛咳,白皙的额头上满是细汗。

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下嘴角,她决绝的道:“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们在这里作无谓的争论了!”

“我决定了!你们必须严密封锁我军在东面战场失败的消息,把能调动的军队都集结起来开往察里津方向。”

“即使不能彻底打败那些农奴,也要尽可能的挡住他们的攻势,为阿列克谢的大军西撤争取时间!”

“你们去商议一下具体的计划和方案,然后向我禀报。其他人退下吧,米哈伊尔留下来商议与清军停战议和的事。”

伊丽莎白又与米哈伊尔谈了好一阵,向他作了详细的交待。

第二天一大早,米哈伊尔便带着随从匆匆的上路了,一路打马狂奔向东而来。

黄昏时分,米哈伊尔一行人进了清军的大营。

岳钟琪故意冷落他,让孙成栋出面应付,安排了饭菜和住处,并转告他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早饭后岳大帅与他见面。

可米哈伊尔心急如焚,哪里能等得了这一晚?再三向孙成栋请求,希望今晚无论如何与岳大帅见上一面。

听了孙成栋的禀告,岳钟琪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才让米哈伊尔来中军大帐见面。

米哈伊尔只带着叶夫根尼和一个翻译进了大帐,十几盏油灯把大帐照得通亮。

十几个武官两厢肃立,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将军威严的端坐在帅案后面,不仅没有起身相迎,甚至脸上连一丝笑容也没有。

如今是真正打不起了才来乞和,米哈伊尔早就没有了在伊宁与傅恒谈判时的底气,见岳钟琪如此无礼,也只得忍气吞声。

岳钟琪看出了他脸上的尴尬,待通译将两方的人员介绍过了,让他们落座后,依旧面无表情的对他道:“米哈伊尔先生,我是前敌主帅,只负责作战,并没有议和的差事和权利。”

“我与你见面,只是听听你们的想法,然后如实向我大皇帝具本奏明。若皇上俯允你们的请求,自会派钦差专程前来商议此事。”

“这是在军营,而且我们并不是在谈判,所以你也不要怪我礼数不周。”

“岳将军,”米哈伊尔表情木然的道:“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但还是想请你修正一下措辞,因为这关系到我们两国和谈的基础。”

“既然是要谈判,就需要两国之间协商,你刚才说乾隆皇帝‘俯允’我们谈判的请求,恐怕不太恰当吧?”

岳钟琪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的浅笑:“米哈伊尔先生,我看你看几样东西。”

说着他拿起案上的一叠书信,一边侍立的通译赶忙双手接过,走过来递给了米哈伊尔。

米哈伊尔面带疑惑的接过了那叠书信,一边在手里翻看着,耳边又听见岳钟琪说道:“这些你一定认得吧?”

喜欢潜伏在大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