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 岳用嘴帮我口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世界发展委员会这个名字很快就在联邦政府内部通过,最关键的是特鲁曼先生用《布佩恩条约》说服了那些顾问,他提出如果可以的话,这些顾问也能留在历史书上。

于是这些顾问们再也没有反对的冲动了,至于总统先生,毫无疑问,历史书关于《布佩恩条约》的一页会这么写——

在……总统先生执政时期,拜勒联邦的发展如何如何迅速,并在某年某月某日,主导与多国签订了影响世界的《布佩恩条约》……

所以从一开始总统先生就没有参与过取名的问题,他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大家争的满面通红。

国际的目光都关注在联邦的时候,北方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

因为北方发现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露天银矿,现在这块地皮名义上在伊莎贝拉的手里,很多人都盯着这块地流口水。

别看它之前签给了查理(妹),按照合同来说它现在应该属于查理(妹)的财产,但随后联邦政府公布了查理兄妹的罪行。

马里罗政府也立刻宣布了将查理兄妹列为通缉目标,并追究他们在炒作白银过程中对马里罗人民造成的伤害。

尽管可能整个国家炒白银的人加起来还不够十个。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签下来的银矿,自然也重新回到了“国有”状态。

于是一些人都开始打起这个银矿的主意了,包括了马里罗总统。

马里罗总统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他有一头银灰色的头发,加上深蓝色的瞳孔让他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他和那些发达国家的领导人似乎不太一样,他不胖,身材不错,说他是明星恐怕都会有人相信。

他身上有着马里罗统治者的血脉,据说他和某个大军阀多多少少还有一点血缘关系。

可这没有用,他就是一个傀儡,他的命令甚至都没有多少人愿意服从。

马里罗的政权最初被推翻之后的确迎来了几年的稳定期,但随后民族矛盾再次爆发,军方将领和反对派不断的政变,以至于发展到了今天这个鬼样子。

军阀林立,政府成为了摆设,如果有人敢公开表示对军阀的行为不满,很快他们就会全家被挂在路灯上。

暴力影响和统治下的马里罗,已经没有了和平主义者生存的土壤,不战斗,手里没有人,说话都不大声。

军阀的割据让马里罗政府一点钱也收不上来,能维持现在所谓的政府还在运转,实际上也是那些军阀的意思。

他们会捐一点钱给政府让它维持下去,而不是看着它垮掉。

马里罗政府垮掉对任何人都不是一件好事,一旦真的发生了那种情况,就意味着军阀割据会快速的变成分裂统治。

军阀们面对的将是一个很麻烦的局面,如果他们不进行统一战争,每个军阀就等于一个小国家。

那些跟着他们的人也会极力促成这件事,比起当一个军阀中的小头目,不如当一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军阀们不想这样,分裂的马里罗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但如果不让马里罗分裂,就必须进行统一战争,在他们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这些人不可能进行统一战争!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持住马里罗最后的政权。

总统先生坐在他那间代表了至高无上权力的办公室里,但……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权力,就连和一些军阀协调问题时,发的电报,或者打电话时的口吻也非常的谦逊。

他不像是总统,反倒像是这些该死的军阀的仆人。

现在,他的脸上多了一些以前不具备的兴奋,他认为,一个合适的机会出现了。

伊莎贝拉手中的银矿,这是一大笔钱,如果能把这些白银开采出来然后卖掉,别看现在白银的价格非常的低,只要能开采出来卖掉,依旧是天文数字一样的财富。

只要有了钱,就能招募到愿意卖命的人。

马里罗的特殊环境让每个人都置身于危险之中,加上种族仇恨,这使得每个人都具备成为战士的潜力。

反正不参加这些战斗都有可能会被波及,也会被敌对种族屠杀清洗,那么为什么不加入这些军阀之类的武装势力?

不仅能免费的领取到一把武器,每个月还有不算少的薪水,同时还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

所以只要有钱,在这里不愁招募不到人。

总统先生觉得,只要自己手里能掌握着一笔财富,他也能和那些军阀一样,快速的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

那么他就具备了和军阀们平等对话的实力,马里罗的政局也有可能因此迎来转变。

办公室里除了他,还有五个人,这些人就是马里罗的高官,都是部长级的官员。

可他们看上去还不如一个军阀中的小头目生活得好,朴素的衣服和疲惫的精神,一点也没有统治阶级该有的面貌。

“这很难,伊莎贝拉背靠着联邦人……”,说话的是议会议长,按照马里罗的政体级别,他是仅次于大总统的官员了。

他看上去有六十多岁,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可实际上他比大总统大不到十岁。

巨大的压力让他经常失眠,别看这个政府只是一个傀儡,但很多时候他们又必须承担起和国际社会接触的责任来。

而且他们也的确想要通过一些办法改变目前的情况,一边是工作上的疲惫和疲劳,一边是来自军阀方面的压力。

鬼知道他们某个政策会不会让军阀们觉得自己被针对了,从而派出杀手半夜送他们去见天国中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明。

大总统也叹了一口气,“这的确是一个麻烦,可也只有这样,那些人才不敢对这个银矿下手。”

“他们不能下手,我们就还有机会,这可能是这二十年来,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有可能的机会了,我们太需要这笔钱了。”

“无论是做一些改革,还是招募自己的人手,钱对我们来说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它应该放在接下来这段工作中的第一位。”

傀儡统治者往往会出现两种很极端的情况,一种是完全的废物,他们已经放弃了斗争和抵抗,只想着能享受着一切可以享受的,然后等待新的命运降临。

另外一种则会不断的对抗,不断的累积对抗的经验,从失败中总结教训,始终没有放弃过理想。

压力反而会成为他们进步的动力,这位大总统就是这样,他始终在努力,也明白自己缺少的是什么。

议长沉默了片刻,“那么你打算让联邦人让步呢?”

大总统沉默了一会,“如果我娶了伊莎贝拉……情况会不会有一些转变。”

“她是马洛里人,我也是,而且我的血统更纯正,我们具有结合的可能。”

“如果我能成为伊莎贝拉的丈夫,那么我就拥有了对银矿

新翁熄粗大 岳用嘴帮我口

的处置权,哪怕是名义上的。”

“接下来的……”,他抿着嘴,低着头,随后洒脱一笑,“无非是卖国,和卖多少,如果能让马里罗重新统一,我认为即便我们丢失掉一些东西也是值得的。”

“今天我们失去的,明天我们还能拿回来。”

房间里所有人都陷入到沉默当中,国防部部长突然问道,“这么做的话,我们很难向国民交代。”

大总统似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正尽力的说服这些人。

“联邦人已经开始向我们伸手了,你们看看纳加利尔吧,那已经被他们称作为‘新联邦’,要不了多久,也许我们也会成为‘马里罗新联邦’。”

“无论我们做,或者不做,它都会来,那么为什么我们什么都不做的去应对,而不是积极的去做点什么?”

大总统的话说得非常有道理,联邦人已经开始对马里罗动手了,在两个军阀的控制区内,联邦人已经接管了所有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事务。

如果放任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马里罗就会被逐渐的蚕食,而他们却毫无办法!

人们的目光汇聚在议长身上,比起他们自己更加傀儡的情况,议长稍微好一些。

大总统也在看着他,眼中全是恳求。

他需要有人支持他,他只是个傀儡。

大约一两分钟后,议长点了一下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许你应该试试。”

这句话仿佛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又问道,“你打算从什么地方开始?”

大总统早就有了全盘的计划,“先联系伊莎贝拉。”

晚上七点半,林奇刚吃完饭,就有人打来电话,是马里罗北方前线的人。

他接起电话之后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随后应答了几声,挂了电话。

他看着桌子上的电话,大概三分钟后,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去掉没有太大价值的寒暄和尴尬的开场白,伊莎贝拉直接说明了打电话的原因。

“大总统今天给我打了电话,他希望能和我谈一谈我们之间的私人事情。”

林奇没说话,他已经知道了。

伊莎贝拉没想到林奇能沉住气,她不得不继续说明情况,但这一说,主动权就丧失了。

“他想向我求婚……”

喜欢黑石密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