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醋后晚上报复我 教授文po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驿馆之中,耶律珍与林平两人笑得前仰后合。

“这么说来,萧禹那老儿这一次对你是礼敬有加哦?”林平抹去了笑出来的眼泪,道:“见着那位萧三娘子了?人品才能如何?”

耶律珍一摊手,道:“也就是被萧老儿叫出来见了一面,道了一声谢。她一声世叔一叫,我还能无礼地上下打量吗?最后还送出了一枚玉佩作为见面礼。”

林平又大笑起来:“是你一直挂在腰间的那面玉佩,我记得你最宝贝它了,这一次怎么舍得?”

“没有想到萧禹这一次居然大方地收了礼,还把萧三娘子叫出来道谢。”耶律珍道:“一声叔叔一叫,我就成了长辈,能不给见面礼?先前又没有准备,总不能让那萧老儿嘲笑,浑身上下,也就那玩意儿还能拿出手。萧三娘子才学如何不得而知,但长得倒也端庄秀气。”

“能与郡王、我阿父辩论一番的人物,才学自然是不差的。”林平道:“才貌双全,也难怪郡王念念不忘。”

“我倒是对那萧禹颇感兴趣!”耶律珍道:“此人能屈能伸,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迅速地作出那样的决定,可真是不简单呢!我其实是盼着打上一架的。而且也准备好了挨他几杠子,然后去找他们的皇帝敲竹杠的。”

“能成为大宋财相,此人自然是有真材实料的。”林平道:“萧家,用我们的话来说,可能是受到了天神的宠爱吧,一大家子,一个个都了不得啊!今年宋人在北疆大败,但国内总体来说还算平稳,这萧禹的功劳可不小。宋人的财政收入在今年这样的状况之下,居然还略有增长。”

“宋人的确太富了!”耶律珍也皱起了眉头。

“将军所言极是!”林平道:“这一次我在汴梁呆得时间够长,才算是切身体会到宋人有多么的富裕。一直我很疑惑以我大辽的勇武,为什么几百年来一直与宋人僵持不下,而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其中最大的差距,就是财力之上的差距啊。他们有钱,可以制造更好的更多的盔甲,更锋利的武器,更好的工具等等,公欲利其行,必先利其器。宋人在这方面,真是做到了极致。”

耶律珍心有戚戚。

“宋人的神臂弓、克敌弓就不说了,一向是我们的大敌,我们仿制的,不值一提。他们打制的兵器,比我们的要更加锋利,如果不是我们的武士更加勇武,我们大辽,早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所以像萧禹这样的人,我们必须要将他搞倒才行啊!”林平道:“让这个人再当上几年的财相,宋人朝廷每年的收入,还会迅速地增加。多出来的这些钱,宋人会拿来干什么,想来就明白,肯定是用来打造军械,制造兵甲,扩充部队,然后与我们相争嘛!有了钱,干什么不行呢?”

“林兄所见极是。这一次我大辽勇士只差一步就打到了大名府之下,但最终却答应了宋人的和议之请,你可知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会不知道!”林平叹了一口气:“无非就是钱粮不济了!”

“正是,宋辽边境之上的官和百姓,都贼精贼精的,一旦不敌,撤退之余,基本上都将他们的财物付之一矩,我们大军所到之处,所得甚为有限。说起来,这些策略,还是那个荆王在河北之时搞出来的吧?弄得我们最后粮草跟不上,就食于敌也不行,最后那十余天,要是宋人弄出一支精锐之师来对我们进行反击,我们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说实话,最后那几天,每天我都感到凉嗖嗖的。可郡王一定要坚持下去,所幸最后结果还挺好。”

“这就是郡王的厉害之处了。”林平微笑道:“他知道,宋人是一定会屈服的。”

“萧禹这样的人,能弄倒自然是就是最好的。”耶律珍连连点头道:“敌人的人才,对于我们来说,可就是祸害了。不过他已经有了这样的地位,又成绩斐然,想要弄倒他,难度很大吧?”

“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林平道:“萧禹与荆王绑得太紧了,弄倒了荆王,自然也就弄倒了萧禹。”

“不见得吧?现在荆王赵哲不是已经垮了吗?但萧禹的位子看着还瓷实得很!”

“早就摇摇晃晃了。”林平道:“而且,我说得弄垮,可不仅仅是像现在这样就罢了,如果仅仅如此,何需我来?像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我想要的自然就很大。不把汴梁搞得人头滚滚,不让他们国本动摇,枉我在汴梁潜藏这么久!”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事情已经有了眉目,而且进展极好!”林平展颜一笑,“你回去之后告诉郡王,最后一到两年,我们便可坐收渔利。到了那时候,便是我们大举进攻宋人,获得更多好处,并大举削弱宋人的最佳时机了,我相信,只要持续不断地放血,这个巨人,终究是会倒在我们脚下的。”

耶律珍也不问林平到底在做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你也要小心一点,宋人的皇城司也不是吃干饭的。我可不想你被他们捉了之后送到我的面前来,那可就太尴尬了。”耶律珍道:“最可怕的就是他们抓到你,悄没声的一刀杀了,我们都找不到机会向他们要人!”

“这你就放心吧!”林平道:“自保之力我还是有的,最不济,也能逃回去的。”

“那就好。”耶律珍道:“要是你失陷了,我可没脸去见老师。”

“老头儿身体还好吧?”林平问道。

“有什么不好?这一次来之前我去请教老师一些问题,老师他仍然喝得烈酒,骑得骏马,还与我赛了一场马,得胜之后那叫一个洋洋得意!”耶律珍摇头道。

“老头儿赛马能赢你,你做假不要太明显!”林平哧之以鼻。

“哄老师开心嘛,这也是我们做学生的一片孝心,你们汉人不是说了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耶律珍笑道。

林平淡淡一笑。

耶律珍一摊手:“真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见怪。”

“我知道!”林平挥了挥手,在辽国,辽人看不起汉人的情况是极其普遍的,就算耶律珍与自己是知交好友,而且对自己的父亲尊敬有加,但时不时地,这位仍然会流露出对汉人的鄙薄来。

“郡王当真准备参加明年的进士试了?”喝了一口酒,林平道:“我走的时候,听他念叼了几句。”

“还不是因为那个三娘子!”说到这个,耶律珍倒是有些恼火了:“这位三娘子不是说非进士不嫁吗?郡王倒像是听到心里去了,便要去考这个进士。话说这进士是这么容易考的吗?”

辽国取进士,与宋朝这般倒是一般无二,能在辽国考上进士的,在大宋这边,也是承认的,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辽国的进士试的难度并不比宋国这边小。

“郡王去考试,那些考官总得给点颜面,要不然,嘿嘿!”林平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

“别想那么多了!”耶律珍摇头道:“郡王如今立下大功,在一众竞争者之中可谓是脱颖出,如果再有一个博学多才的身份加持,那自然就木秀于林了。但问题是,朝中肯定有人不想郡王这么顺风顺水啊,肯定要下绊子的啊!”

“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再鉴别出那几个是敌人来!”林平拍了拍耶律珍道:“不像北院那边泾渭分明,南院这边,着实有些敌友难辩。不怕敌人出手,就怕他们不出手呢。只要一出手,便能揪住他们,然后就好对付了不是吗?”

两人感慨了一阵子,耶律珍自觉是自己想左了,听林平这么一说,只怕郡王急忙忙地仗一打完就跑回王庭去,是另有别的盘算。

“对了,郡王对那个萧二郎也很感兴趣,此人现在如何?”耶律珍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

“此人倒是有真才实学,考上了进士,但却被大宋的官家一脚踢到了西南夷人之地去了。”林平呵呵笑起来:“所以说,大宋的官家,对萧家可没什么恩宠之心呢!看起来还是很忌惮的。”

“萧定在西北的作为,倒也足够让大宋的官家起了忌惮之心!”耶律珍道:“大宋官家剿了一个李续,出来一个萧定,现在看起来,萧定只怕还要难对付得多呢!”

“萧定现在在西北之地,对我们大辽可也有了实际的影响了,此人麾下,实力如何?”林平问道。

“相当难搞!”耶律珍道:“从西京道那边传来的消息,萧定现在麾下作战兵马已经超过了五万人,而其中三万人是骑兵,以党项人和吐蕃人为主。而其中最精锐的被称作铁鹞子的,更是相当厉害,西京道耶律环老王爷试探了一下子,大败而归。所幸的是这个萧定现在一门心思想取了青塘之地,卯着劲儿地打木占与瞎药,不然西京道那边很可能就要战火连天了。”

“五万大军,三万骑兵?”林平勃然色平:“萧定是怎么养活这些军队的?宋国朝廷再蠢也不可能给萧定出这么多钱?”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老子不是三司使吗?指不定暗中周济儿子了!”耶律珍摇头道。

“这不可能,宋人的制度还是很完备的,这么大笔的银钱支出,不可能毫无风声传出。萧禹当真敢这么做,就是形同谋反了。”林平道:“如此说来,这萧定可就当真是我大辽一个劲敌了,弄倒萧家,一举数得。至于那个萧二郎,现在倒不必在乎,他想成为我们的对手,还早着呢,这样下去,兴许他就没机会成为我们的对手了。”

“如果你当真能建此奇功,将来郡王登基,你妥妥地一个南院大王。”耶律珍有些羡慕地道。

“我可不在乎什么南院大王。”林平笑道:“咱俩还是齐心协力,先让郡王功劳盖世,然后再扫平国内的敌对势力,等郡王登上了皇位,咱们还怕没有回报吗?”

“说得是,来,喝酒,好久没与你一齐喝酒了,今儿个喝个痛快!”

“可不能喝个痛快,等一会儿我还要离开这里呢!醉得东倒西歪的,倒真是要露了形迹了。”林平摇头道。

两人举杯,相视而笑。这种在异国他乡相逢的体验,倒也真算得上是玄妙。

而此时,在离汴梁千里之外的黔州,被林平评价为兴许没机会成为他们对手的萧诚,却也正在喝酒,而且是在军营之中。

自然不是在王文正的天南军军营。

而是在他刚刚编练的厢兵军营之中。

挂羊头,卖狗肉,萧诚一向擅长

男人吃醋后晚上报复我 教授文po

做这样的事情。

厢兵能有这样的甲胄吗?能有如此犀利的弓矛刀枪吗?能有堪比禁军的军饷吗?

可这支厢军就有。

当然,朝廷给军队发放的薪饷都是有制度的,禁军里都分了档次,遑论是厢军了,可是架不住这钱不从官府帐面上走啊!

今儿个这位商人来慰军,明儿个那个富豪来犒赏,反正一个个出手都特大方,钱粮之物,堆满了这支厢军的仓房。

萧诚觉得,想要一支军队的忠诚,第一件事,自然就是要满足这些人最基本的需求与愿望,说白了,就是钱,给足够的钱,然后才谈得上结以恩义,最后才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通过各种手段,让其成为一支忠诚而可信的力量。

而向大哥那种在战斗之中与士卒们形成的感情,萧诚觉得自己现在很难达到那个水平。

就目前这支厢军而言,先是拿钱喂饱,然后在各个关键位置上都放上自己信得过的人,自然也就彻底掌控了这支军队,再往后,经历上几桩事情之后,大家差不多也就结成利益共同体了。

这支暂时只有五百人的厢军自从集结之后,就没有被解散过,竟然成为了黔州的一支常备军。统兵的是签判萧诚的亲信韩锬,一个一言不合就挥动大锤的莽汉,另一个掌握财计的,亦是萧诚的亲信,他的伴当李信。

此时这支小小的军队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到了数十年后,当一个个名字响彻天下,有多事之人细细探查之下,才骤然发现,那些人,曾经都有过同样的一段经历。

他们都出身一个叫做彭水的小地方。

喜欢抚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