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2第400部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灰绿色吉普旁。

商见曜展示起自己握在手里的“六识珠”,颇为期待地问道:

“有没有发现它哪里不一样了?”

虽然每次都觉得正常男人拿着“六识珠”时,不适合与人交谈,那样太过失礼,但龙悦红还是忍住了观察下状态有没有夸张的好奇,认真打量起那串念珠:

“好像,没什么变化啊,至少外表上是这样……”

蒋白棉表现得明显更自然更大方,略一琢磨道:

“更润泽了?”

“不。”商见曜摇了下头,“它有包浆了!”

不等蒋白棉和龙悦红回应,他补充道:

“还有,原本我需要先剥夺目标五感,才能剥夺他的意识,现在可以直接这么做了。”

“好强啊!”龙悦红脱口而出。

这不比“生命天使”项链的“心脏骤停”弱,而“六识珠”的能力范围是超过前者不少的——“生命天使”项链作用距离只有四十米,“六识珠”是八十米。

商见曜得意地晃了晃“六识珠”:

“它的作用范围现在是一百二十米。”

“提升了50%啊……”蒋白棉相当羡慕。

她现在都还没有自己的道具。

当然,“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本质上是属于“旧调小组”的公共财产,毕竟当初对付第八研究院特派员卡奥时,蒋白棉和商见曜发挥的作用同样重要,所以,蒋白棉也是有权使用的,只不过她觉得,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这两样道具在商见曜手里显然更有效果。

她目前期待的是将来还能获得别的道具,或者商见曜探索“心灵走廊”时找到更适合搭配“碎镜”领域的物品。

不知为什么,商见曜突然叹了口气:

“但这样一来,似乎只能用三次。”

之前,经过商见曜的试验,“旧调小组”已经掌握“六识珠”还残存大概多少能量:

它还能用五到六次——这里的一次指的是从“视觉剥夺”到“意识剥夺”的完整循环。

而现在,商见曜的意思是,如果直接用“意识剥夺”,“六识珠”不超过三次就会归于平凡。

“也不错了,关键时刻能救命。”蒋白棉虽然惋惜,但还是觉得利大于弊。

龙悦红斟酌着问道:

“按照原本的用法来呢,还能用几次?”

商见曜的笑容一下变得灿烂:

“九次。”

他直接就跳出了刚才的沮丧,因为已经换了一个人。

接着,这个诚实的商见曜主动炫耀起来:

“我的能力也有提升。

“距离没变,但人数从二十变成了五十。”

“……”蒋白棉先是一怔,继而评价道,“这很符合‘菩提’领域的特点啊。”

她这是联想到了迪马尔科。

除了“宿命通”,这位“地下方舟”的前主人还有另外一种能力,可以分化自己的意识,附身多个目标。

所以,闯过包含佛门圣地在内的心理阴影后,商见曜能力影响的目标数量翻倍还有余完全可以理解。

与此同时,蒋白棉还相信,商见曜这次的收获绝对比正常情况要大,大很多。

念头转动间,蒋白棉感慨了一句:

“‘522’房间的主人当初真的不知不觉被施加了一点影响,这残留至今。”

“可这样一来,他应该没办法进入‘心灵走廊’。”龙悦红表示无法理解。

蒋白棉长长地吐了口气道:

“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想到‘宿命通’的特点,又觉得可以理解。

“到了某种程度的‘宿命通’,应该可以让自身一点点气息附到别人身上,藏于心理阴影里,不影响目标做其他事情,包括晋升,直到关键时刻才引发。”

想到迪马尔科,想到商见曜这次的经历和收获,龙悦红缓慢点了下头。

突然,他想起一事,心中一紧:

“残留在房间主人心理阴影里的气息会不会有部分潜到商见曜的心灵世界中了?”

“目前看起来是被‘六识珠’同类吸收了。”蒋白棉没用太肯定的语气。

商见曜则一副债多了不愁的模样:

“回头我看看,要是有,就邀请他和我、小冲一块玩游戏。”

“……”不管是蒋白棉,还是龙悦红,这一刻都无言以对。

隔了十几秒,蒋白棉转而说道:

“接下来有必要重返钢铁厂废墟一次,看能不能找出那位叫做范文思的病人在旧世界毁灭后的下落。”

虽然当时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撑过旧世界的毁灭,但既然还不能明确范文思当时已经死亡,那就还有调查的希望和方向。

“‘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也有必要安排上日程。”说话的是冷静理智的商见曜,“希望能找到缺失的那张照片和相关的介绍。”

蒋白棉“嗯”了一声,飞快做起计划:

“等小白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再安排一次野外拉练,目标钢铁厂废墟。

“之后,过完年,经红石集前往铁山市废墟,接着再到最初城,为探索废土13号遗迹内的‘霍姆生殖医疗中心’做准备,等完成了这几件事情,要是大家的心理和身体状态都还能承受,那就考虑去北方那个城市废墟寻找之前‘旧调队伍’的下落,呵呵,今年怎么样都得让你们有机会在家过年。”

…………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白晨恢复之后,龙悦红做基因改造的申请刚一提交上去,就得到了批复。

他一向保守谨慎,放弃了几个诱人的点位改造,选择了整体风险最低的方案:

“修复能力增强”、“免疫力提升”加“反应速度变快”。

用商见曜的话来说就是:

“这和没做有什么区别?”

而即使是这样的方案,以龙悦红的职级,也花费了他足足三万贡献点。

因为风险很低,成功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龙悦红依旧在病床上躺了两周多。

等到他恢复,经过锻炼,让身体状况达到了最佳,时间已经到了新历48年的1月份,距离春节没多少天了。

蒋白棉只好放弃野外拉练的计划,将探索钢铁厂废墟这个目标直接放入了下次任务里。

春节总是精彩,其中,得到旧世界娱乐资料熏陶的年终汇报表演更是好评如潮,让商见曜差点鼓烂手掌,一个劲地遗憾娱乐部只找龙悦红借了电脑,没让自己去做指导。

考虑到商见曜和白晨目前都是孤家寡人,蒋白棉专门在除夕那天,于中午做了次组内团年,而春节里,她还抽空,带着白晨、商见曜、龙悦红在几个最热闹楼层的活动中心转了转。

差点迷路!

节后空隙里,龙悦红和白晨都参加了觉醒实验,惨遭失败,还好,没出现什么后遗症。

…………

“大家好,我是整点新闻播音员后夷,现在是晚上8点整……

“首先,我们做上周灰土局势回顾……

“‘最初城’新任执政官兼统帅盖乌斯下令解除了两名将军的职务,进一步完成了几大军团的整合……

“‘白骑士团’和‘救世军’达成了粮食换基因改良原液的一揽子协议……

“……”

略显童稚的嗓音回荡在495层B区196号房间内,商见曜靠躺于黑暗里的床上,神情平和。

他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忘记了探索“心灵走廊”之事。

第二天清晨,商见曜醒了过来,麻利地洗脸刷牙,去公共厕所上了个小号。

做完这些事情,他收拾起战术背包,将有用的物品统统塞了进去。

喀嚓,商见曜负上背包,锁好房门,收起钥匙,走向了C区。

…………

349层,C区,12号。

为了不迟到,蒋白棉决定提前出发。

她站在全身镜前,检查了下自己的外形。

这时,她母亲薛素梅黑着一张脸,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妈,你吓到我了。”蒋白棉虽然提前就有所感应,但还是表达了下抗议。

“你不声不响去做觉醒实验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不会吓到我?”薛素梅没给女儿好脸色看。

蒋白棉干笑了两声:

“这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

这个话题已经重复过很多次,薛素梅没有多说,幽幽问道:

“这次什么时候能回来?”

蒋白棉斟酌着回答道:

“快的话,七月前,慢的话,得年底。”

这取决于这次要不要去北方那座已经变成“无心者”乐园的城市。

翻腕看了眼时间,蒋白棉指了指门口:

“我走了。”

她拿上自己的战术背包,走出大门,转向某处。

“往哪走呢?错了!”薛素梅喊住了她。

蒋白棉正要忏悔自己走得太匆忙,薛素梅已来到她面前,唠叨道:

“衣服也不知道拉一拉。”

说话间,她低下头,帮蒋白棉整理起其实没什么问题的衣服。

蒋白棉抿嘴看着,没有说话。

…………

622层,B区,59号房间。

白晨回头看了眼已收拾妥当的桌子床铺,单肩挂着战术背包,走了出去。

哐当。

她关上了房门。

…………

495层,C区,11号。

龙悦红对送到门口的父母挥了挥手:

“我走了。”

顾红张了张嘴,终于还是说道:

“在外面要小心一点,不要逞强。

“我知道,你现在是有自己主意的人了,偷偷摸摸就去做了基因改造,不一定会听我们的话,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母亲饱含怨言的话语弄得龙悦红挠起了后脑:

“我会的。”

接着,他做出承诺:

“等我能力跟不上了,我就申请调离,我现在有这个资格了!”

不等父母再说什么,也是怕他们再说什么,龙悦红又一次挥手,转身离去。

走了一段距离,他遇到了商见曜。

商见曜瞥了他一眼,突然跑了起来:

“不要当最后一名!”

蹬蹬蹬,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龙悦红视线中。

神经病啊……龙悦红很是无奈。

终于,他在电梯间追上了商见曜。

两人抵达647层没多久,看见白晨从另外一边过来。

“早啊!”商见曜打起招呼,已经忘了不要做最后一名的事情。

“早啊。”龙悦红跟着点头。

白晨微笑回应:

“早。”

三人结伴,来到了14号房间,蒋白棉已经抵达。

见组员们到齐,她清了清喉咙,露出笑容道:

“出发!”

PS:求双倍月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