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车片段 祁醉于炀肉车过程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经过事后的复盘,敖德萨的高阶超凡者大部分认为摧毁了降临仪式的拜耶兰骑士拥有某种邪恶而混乱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对于巫师的观测手段几乎是隐形的。

进一步的调查发现,拉文奈尔骑士在贝里米翁渡口的战斗中杀死了莽古鲁斯督军。督军的超凡特性是对于魔法有着极大克制的“荒芜”途径,而且已经晋升到了序列5 的高位。这枚珍贵的特性去向不明!

那就对了,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是“荒芜”途径的超凡者,甚至可能是序列5的“荒芜骑士”!这个问题必须有明确的答案,这一个位阶的差距意味着战斗力的质变。

许多巫师都认为格里菲斯是序列5,在作战预案中假定他恬不知耻的隐藏了自己是序列5尊主的信息。

本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拉法耶教授在学院内部的讨论中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论据也很充分——格里菲斯只不过19岁,颈泽战役前夕顶多是个序列7,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晋升到序列5的?在这样短的时间里跨越两个大位阶,成为半神之下的位格最高的超凡者,晋升的途径乃是存在诸多隐秘中都称得上危险难测的“荒芜”途径,就这样还没有因为失控成为怪物……

这可能吗!?

这个观点一经提出,博学的尤里安教授立刻指出了疏漏——格里菲斯不是普通的骑士,他和陨落的迦南执政官家族有着过分密切的交往。精灵名门维兰诺伊家族的唯一合法继承人维兰诺伊小姐和他的关系亲密的令人难以理解,甚至在8月,也就是迦南的变故出现前夕将他召来身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作为这次行动的三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普卢奴斯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真相——

拉文奈尔骑士从一开始就是迦南方面给执政官千金精挑细选的守护骑士,有着某种可以在即将到来的乱局中捍卫和守护维兰诺伊血脉的力量。这并不是没有先例的。传奇勇者罗兰的冒险中也有类似的经历。

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注定是不同的!他甚至从一开始可能就是“荒芜”途径的斗士,背后是某位不可言说的陛下!这么一来,他能够年纪轻轻就身居尊主的高位也就可以理解了。

“那么,会是哪位陛下呢?”

这个时候,又有人不知好歹的提出了问题。普卢奴斯的第一反应是要喝斥,凡人怎么可以揣度神明的谋划。但是,转念一想,他又发现,这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

“荒芜”不是守序正义的力量,是不属于统治世界的七位陛下的权柄。能够赐予这份力量的,只有,只有……

是喽,但凡是抵达超凡境界的巫师,多多少少都听说过虚境中的某位存在,被那荒凉而绝望的气息所震慑——祂会赐予强大的力量,教导荒芜,饥饿的知识;会将渴望塑形为武器,足以打败任何敌人。

“这太恐怖了!”自认为知晓真相的普卢奴斯像自己课堂上被吓坏的小女生一样失声惊叫,“善主陛下想要降临世间的崇高计划,竟然被虚空中的吞噬者盯上了吗!竟然是被这样一位虚境的显主所反对!那么,虚境的另外两位,智主和隐主持有何种态度?!”

那些遥远的上古之神,祂们是如此强大和恐怖,不慎的妄言可能会召来祂们的注视和毁灭。

勿言其名!

虚境的生命织缕、喰煞、造物主与梦境之神在人间的代称分别是虚境的善主、显主、隐主和智主。

执掌荒芜的喰煞被称为“显主”,原因在于祂的仆人一直在现实世界活跃。许多穷凶极恶的暴徒都是恐怖骑士。这个恐怖的情报早有流传。

“慎言,我的朋友,你的思辨和冷静都到哪里去了?”

看到同伴失态,尤里安大人沉声说道:“拥有荒芜的力量并不意味着他是显主陛下的眷者。依我来看,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只是借用了这份神秘。他的背后是另一位存在。”

“谁——!”普卢奴斯和拉法耶教授一起惊呼道。至于参会的其他非凡者们只能瞪大了眼睛,大气不敢喘的聆听教诲。

这样崇高的神秘,哪怕是用耳朵听到都是亵渎啊!可是,多么让人好奇……

“你们忘了维兰诺伊的背后是谁么?”尤里安环顾四周,发现最智慧的同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才低声说道,

“那是银月与星空的女王,维兰诺伊家族的继承人难道会和一个普普通通的骑士偶然相遇吗?难道会和邪恶恐怖的骑士成为朋友?”

“嘶!”

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格里菲斯是一个得到了女神垂青的、使用邪恶的荒芜特性的、隐藏为水之女神圣骑士的混蛋。他得到了这么多眷顾,女神一定为他挑选了最适合作战的特性。

虚境的善主、显主、智主和隐主并未统治人间,祂们能够投射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这四位存在执掌的神秘途径下的非凡者们受到的拘束也更少,强度和能力也更加不为人所知。只要能够抵抗祂们的污染,便能得到惊人的回报。

这也难怪敖德萨的诸位强者会被他打的措手不及!

……

吸取了陨落的强者们的教训,普卢奴斯的斗志和信心都被增强了。只要有了线索和韧性,他自信可以在黑暗的荒野中寻找到通往胜利的道路。

荒芜途径可以抽吸一定范围内的灵能或魔力,吞噬敌人的增益状态,将它们转化为自己恐怖的杀伤力,是对于施法者克制极大的神秘存在。

但是,他们的能力启动需要时间,也受制于一切能力都受限的公共冷却时间,不可能连续发动,无法持续不断的破坏巫师魔法构型。也就是说,只要施法者的魔力足够强大,让自己的魔法输出大于荒芜骑士的抽吸,依然可以完成魔咒;或者,干脆用几个魔咒或者加护进行欺骗,在他的能力冷却时间内启动新的能力,也可以达到效果。

荒芜骑士在吞噬神秘的过程中不能施展其他的能力。只要有分秒的空隙,执掌三件封印物的非凡者就会撕裂他的身躯,然后一点点积累优势,彻底毁灭他!

普卢奴斯拥有独特的天赋,魔力容量比许多超凡巫师还要多出20%。多年以来,他的许多研究和训练都是围绕着如何提高施法续航力展开。这种能力屡屡在关键时刻为他扭转局势。

在三位执掌封印物的序列7非凡者协助下,他既不会被其他人的灵能干扰,也可以充分发扬自身魔力容量的优势。

普卢奴斯自认为找到了对抗荒芜骑士的对策!

然而,就在这时……

拜耶兰骑士强大的灵能信号突然从他的感知中消失了。普卢奴斯惊讶的低吼了一声:

“怎么又不见了?”

……

格里菲斯晋升为战争骑士以后所拥有的灵能隐形屏蔽了魔法、占卜和预言的感知,将敌人的侦察手段削弱到了仅能依靠目视和聆听的程度。

对于施法者、游侠这一类掌控战场全局的观察者来说,战争骑士蒙住了他们的眼睛,如同隐形一般。

但是,这并非战争骑士真正的实力。拥有隐匿能力的并非只有这一个非凡特性,刺客、德鲁伊和梦境途径的非凡者也拥有各种意义上隐匿的能力,但是,他们却无法在和施法者的作战中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根本的差距在于战场感知和攻击手段。隐形不是无限的,只要靠近到一定程度,观察者总有办法寻找到隐藏着的一丝端倪。

在破法者阶段,格里菲斯的体质和力量就已经提升到了超越凡人的程度,拥有惊人的耐力和恢复力,全力一击可以破碎岩石,极限冲刺快如狂风,几乎所有的武器都能娴熟掌握。

但是,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是艾露莎的对手。甚至在晋升超凡之后,全副武装的他竟然被徒手的艾露莎打的满地找牙——跟不上,抓不住,打不中,无法防御。他所欠缺的,是与力量和速度同样重要的精准、感知和敏捷,是对充分使用自身力量的手段。

格里菲斯真正的力量不是正面单打独斗,而在于他的战场感知和高机动性,捕捉大军中最具威胁的敌人的能量和位置,凭借超阶骑术和敏捷,在极短时间里完成了加速,进入到了光影交错般的高速领域。

他没有直冲目标,而是掠过战场,从游荡的掩护骑兵和非凡者的空袭中穿插,在所有人发现以前直扑施法者的背后。

格里菲斯在近身白刃战中的机动性和技巧不能确保压制某些近战型超凡者。但是,一旦进入高速机动,那便是他的世界了。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加速和减速,大范围迂回,捕捉敌人的弱点,按照自己的希望发起攻击。

战争骑士的出现改变的是战争的思维。在不了解敌人本质的情况下,巫师们所熟悉的战术和严密的防御网早已失效,精心筹划的构思看起来如同笑话一般。

“领域展开。”

格里菲斯被红色的光芒环绕,结成犹如水滴般的护盾,将风阻削弱。

他越过了敖德萨人的防线,出现在普卢奴斯的背后的那一刻,所有的敌人都毫无察觉。

正在附近呈扇形展开的三名封印物执掌者根据普卢奴斯指引的灵能信号行动,却没有找到目标,连人影都没有。

“普卢奴斯大人,请为我们指示敌人的方位!”

最警惕的猎魔人安东意识到有问题,立刻高喊起来。但是回音水晶中只有嘈杂的沙沙声。

和敖德萨的时候一样,我们的通讯被干扰了!猎魔人正要惊呼,突然听到后方传来一声巨响。

普卢奴斯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得像火炬一样炙红,一道血色的身影从他的身边穿过,带走一大片烧灼的血肉碎片。直到这时,他才听见狂风和利刃破空的呼啸声。

你尝起来特别甜+车片段 祁醉于炀肉车过程

他甚至来不及惨叫一声就被强光吞没。

“轰!”

一团刺目的亮光照亮战场,远处的敖德萨巫师们的牙齿随着地面一起颤抖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