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 真实伦口述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章雅悠笑道:“他可是我亲舅舅,说句玩笑话你都受不了,将来可有你受的。我出嫁那日,舅舅可是要坐主位的。”

房翊冷着一张俊脸,盯着章雅悠看了看,道:“那你补偿我一点。”

章雅悠笑道:“好,给你补偿。”她捧着房翊的脸,狠狠亲了一口,道:“你真是越看越好看,比女人都好看,好想一直蹂躏你这张脸啊!太让人妒忌了!”说完,又亲了一下。

房翊虽然嘴上嫌弃她这种夸法不伦不类、不合礼法,但心里却是受用得很,心说,小蛮货这总算是慧眼识珠,懂得欣赏他这一身好看的皮囊了。

章雅悠笑道:“一直都觉得叔叔好看,以前是不敢看,后来是不敢想,再后来是不敢摸……现在嘛,恨不能吃掉叔叔!”

她轻轻捏了捏房翊的脸,手感真好。

房翊眸子暗了暗,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章雅悠笑道:“知道!不过,就是字面的意思。”

念儿这时领了两个小丫鬟,端了些菜品酒水进来,二人一边吃一边说笑,房翊怔怔看了章雅悠片刻,道:“你这几日是真的开心,从未见你这般笑过。”她的笑容带着阳光般的治愈,纯净,甜美,那种快乐可以感染周围的一切。

房翊心里想的是,要让小蛮货一直这么开心下去。

章雅悠给房翊舀了一口汤,喂他喝下去,放下汤匙,正色道:“因为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以往总是不踏实,觉得你是高岭之花,是镜花水月,让我遥不可及、高不可攀;我又为我们之间的私情感到惴惴不安,如今你愿意到章家来提亲,我父母家人也算是接纳了你,我那些担忧自然就放下了。再想想未来夫君这么英俊潇洒、位高权重、出身高贵,分明是我高攀了,所以,情不自禁地想笑呢。”

“而且!”她加重了语气:“现在每次与你见面都不用剑拔弩张,你都能和颜悦色地与我说话,我再也不用战战兢兢地猜你的心思,多好!”她又亲了房翊一口。

房翊笑了笑,心里有些甜,原来小蛮货这么容易就满足了,早知道先前就和她那些亲人长辈一块用膳了,还显得自己亲和。

“你若是每次都这么快乐、动辄就亲我、还不停夸我好看,我也犯不着对你黑脸。”房翊轻声笑道。

“我看姐姐自己做了嫁衣,绣工好得很,我看了自惭形秽,我是不是要找个绣娘学起来?”章雅悠笑道,带着微微的害羞。

房翊道:“你有这份心就行。嫁衣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会命人给你做出来的,肯定是最好的。”

章雅悠嘤咛一声,扑到房翊的怀里,笑道:“还是叔叔对我好。那我就不学了。”

房翊这才发觉自己上当了,这丫头压根没打算摸针线,不过她能设想出嫁的事情、对嫁人生出一种盼望,这也算是一种进

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 真实伦口述

步。

二人这边正耳鬓厮磨地谈笑着,章雅悠窝在房翊的怀里听他描述他想象中的婚礼景象,场面宏大、富丽奢华、连种种细节都考虑到了,任哪个姑娘听了都会生出甜蜜和感动了,章雅悠心说,这狗男人真会哄女人开心!平时越冷,这些情话说起来就越动听!

她一边骂着“狗男人”,一边忍不住涌起一丝甜意。

“以后我还可以出来做事吗?”章雅悠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在房翊怀里撒娇。

“看你表现。若是表现好,我会考虑放你出来的。”房翊高深莫测地笑了。

再说章雅恩这边,挨了章雅悠的巴掌,少不得要去告状,她若是找了贺氏,以贺氏的老谋深算,必然会拦着她,但是,章雅恩认为章雅悠与男人公然在章家私通款曲已是辱没家风,对姐妹大打出手更是有辱斯文,脸上的伤痕还在,这时告状一准能让章雅悠受罚,就算章允宽考虑到章雅悠是县主想徇私,但碍于那么多宾客在场,他又是最讲礼数的,必然不会公开偏袒章雅悠。

章雅恩蠢就蠢在不会审时度势!

章允宽原本是让她面壁思过的,如今她未进允许就出来了,还当着众人的面哭闹,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把矛头指向了房翊,但房翊是章家能得罪起的人吗?

章允宽当即发了怒,骂章雅恩不知礼数、目无尊长,实则是怪她家丑外扬,直接命人将章雅恩送到佛光寺,章玉润又生气又心疼,却也不好当众忤逆父亲,只得交待了一句,让下面的人好生照顾五姑娘。

长孙骁经章雅恩这么一闹,知道房翊并未走,而是去了章雅悠的院子,当即有些按奈不住,独自去了后院。

“让你们姑娘下来见我。”长孙骁到了沐曦阁,直接吩咐丫鬟去请章雅悠。

章雅悠一听长孙骁来找自己,当即有些慌张,这一神情被房翊看在眼里,他恼道:“你怎么一副被捉奸的样子!”

章雅悠道:“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你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房翊一把拉住她,道:“不准去。”

章雅悠耐心道:“他是我表哥,又是我们府上的客人,他来找我,我若闭门不出,传出去是不懂礼数。”

“他没安什么好心!”房翊冷道。

章雅悠心里笑了,说得好像你安了什么好心似的!

好说歹说,章雅悠还是下楼跑到了院子前来见长孙骁。

“表兄找我有事吗?”章雅悠笑道,因为一路小跑过来,她微微喘息,脸上还带着薄薄的一层汗,小脸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长孙骁伸手想把章雅悠抚一下额角的碎发,章雅悠急忙扭

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 真实伦口述

头躲开了,自从和房翊袒露心迹、他又上门来聊提亲的事情,二人感情急剧上升,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章雅悠心里眼里都是房翊,根本容不下其他人。

以前是把长孙骁当哥哥看待,但是,长孙骁明里暗里都有其他的意思,就差捅破那层纸了,她若是再由着长孙骁胡思乱想,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

“你的步摇歪了,我帮你理一下。”他一边拉住章雅悠的胳膊,一边不由分说摘下了章雅悠的金步摇,然后找了个发髻插上去,他丝毫不顾及二楼投过来的那一道凌厉的眼风。

喜欢重生贵女福气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