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一夹一放什么感觉 汐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高昌和王熙,在刘琦的恐吓与杨松的挟持下,去出使牛辅军了。

两个人倒也是反应机敏之人,他们此刻虽然心中忐忑,但有些事情却也是想明白了。

就算是牛辅残暴又怎样?

就算是西凉军嗜杀又怎样?

刘琦有一句话还是没有说错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牛辅好歹也是一军统帅,冒冒然斩杀使者这种事情,他没必要做……毕竟杀了使者,很容易引起荆州军的愤怒,到时候集中大部分力量与牛辅军作战,而便宜了其他五路兵马,如此愚蠢的事情,牛辅是不会做的。

想来刘琦也不是想借刀杀人,充其量也不过是借着这次事羞辱一下二人而已。

罢了,人在屋檐下,且让他羞辱羞辱,不丢性命就行。

但很可惜,高昌和王熙不知道,牛辅军中有一个贾诩的存在。

刘琦让高昌和王熙出走之后,立刻开始制定夜袭袁术的计划。

他招来诸将,开始按照魏延提供给自己袁术军的分布,开始为诸将分配任务。

法正和徐福,起初并不同意今夜夜袭,因为三军赶到这里太过仓促了,说什么也得休息一夜再进攻才是。

但刘琦却不赞成等待。

他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今日他拿下黄祖,取得了江夏的兵权,现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西陵城的变化,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迁延时间长了,很容易让袁术探听道西陵城有情况了,到时候对方有了防备,就不好打了。

刘琦之所以隐忍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能够在交战的时候,不拖泥带水。

他眼下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刘琦看向在场的诸位将领。

典韦、沙摩柯、许郸、许沂、相单疆、羊栈岑狼、百里浠……

都是冲锋陷阵的高手,但论及阵前机变,怕是都差了一下,没有能够统御全军的人才。

还有一个孟达,但也是临阵经验不足。

魏延虽然进步神速,但可惜受伤了。

“今夜之战,我亲自临阵。”刘琦吩咐道:“元直和孝直随我同行。”

法正和徐福虽是人才,但毕竟太过年轻,法正虽然跟刘琦参加过关中之战,但大部分也都是在后方。

他们也需要提升。

典韦闻言道:“使君何等身份,岂能亲自临阵?末吏等人愿冲锋陷阵,誓死以报,还请使君坐守西陵!”

刘琦摇了摇头。

若是黄忠或是太史慈,文聘等人在,他倒是可以安居城中,让他们在前阵替自己指挥。

但眼下可用的人,都不是长于统帅的这块料。

还得是自己亲自出马才行。

“我意已决,尔等不必劝阻,听我吩咐,今夜袭袁术之营!”

……

当天晚上,除了随同魏延防备西陵数千人马,江夏郡中的两万七

女的一夹一放什么感觉 汐奴

千兵卒尽皆出战。

袁术的营寨分为三座,分别相依驻寨于北、西、南三方,互为掎角。

魏延探听的情报很是准确,不但连袁术军中的营寨分布都探听了出来,甚至就连袁术这三处营寨的守寨之人也探听的清清楚楚。

南面的营寨是由袁术本人亲自镇守,而北面是他麾下的大将张勋,而西面的营寨,是袁术最为倚重的人,也是当初在雒阳虎贲军中,随他一同出逃往南阳的纪灵。

袁术和刘琦算是老对手了,纪灵这个人的能力他清楚,勇猛有余,但智谋不足。

至于张勋,当初在汝南刘琦曾跟他对过阵,怎么说呢……算是袁术麾下最善于用兵的人,有一定的眼光,算是个劲敌,但也不是那种能让人感到非常恐怖的对手。

至于袁术本人么……说实话,刘琦还真没跟他对阵过,但想来其军事能力应不会超越张勋。

在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刘琦决定,还是用主要力量去攻打袁术的本寨。

他倒不是奔着擒贼先擒王这个套路去的,而是根据袁术本人的特有性格做出的这个决定。

袁术是什么人?自我为中心,性情骄蛮,性格自大,目无余子,在刘琦的概念中属于那种心理有问题,双向情感障碍的暴躁人士。

看袁术身为世家出身,却对治下的百姓横征暴敛,就能看出一二。

他对待下属,想必也是非常严苛的。

刘琦敢用性命担保,他强攻袁术的大营,就算是袁术本人不会有性命之忧,但纪灵和张勋也必然会驱兵来救。

为什么?

因为害怕袁术的惩戒。

在驭下这方面,袁术很显然是众诸侯中最为严厉的一个了。

袁术军的大寨,守备并不是非常严密,因为黄祖一直在做一种龟缩的状态,几番试探之后,袁术已经摸准了黄祖的战略。

在他的概念里,黄祖根本就不能,甚至是不敢来偷袭的自己营寨。

黄祖不敢,但刘琦敢。

负责突袭袁术军大寨的主将,是沙摩柯。

自打和荆蛮一同归附于刘琦的帐下后,沙摩柯也算是不少建功,且其武力之高,便是典韦也时常赞许有佳。

但很可惜,因为荆州也算是兵多将广,再加上沙摩柯出身于荆蛮,所以他的声名并未远播,其光彩也被荆州诸将所掩盖。

但他的名声和其实际战力,绝对是不成正比的。

女的一夹一放什么感觉 汐奴

所以这一次,刘琦打算给他一个机会。

“杀!”

在黑夜中,沙摩柯手持长刀,骑着一匹黑马,率领着一众荆蛮兵卒,冲向了袁术军黑沉沉的军寨。

如同山呼海啸一般。

袁术军毫无防备,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大寨前的拒马和辕门瞬时间就被突破了。

刹那之间,荆州军杀了进来。

沙摩柯一马当先,直冲入营,他并不着急向袁术所在的主营方向冲,而是吩咐兵卒在外围点火,并安排弓箭手沿着栅栏列阵,准备向内里放箭雨。

说白了,这是不杀人,纯要毁东西的举动。

这是刘琦教给沙摩柯的战略,因为袁术总共有五万人马,虽然战力远不及荆州兵卒,但整体的实力却在那里摆着。

如今袁绍的两面有纪灵和张勋两路兵策应着,所以无论如何,刘琦不能过于深入的在他的大营中深入作战,他要想混乱其军营,然后引出纪灵和张勋的另外两路人马。

特别是张勋的一路营中,还有诸多袁术从寿春开来的船只。

江夏毗邻长江诸多水道,以扬州的坐标想要打进荆州腹地,除去陆路之外,最能够长驱直入的便是水路。

这是荆州和扬州所拥有的共同地域属性。

只要毁了张勋的船,那就等于砍掉了袁术军的一条臂膀,他们想要在组织强而有力的进攻,那便很困难了。

所以,一定得引诱张勋从营中出来。

喜欢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