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新婚娇妻1一25李晶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荡漾着七彩波光的“源界之门”,慢慢变得仅剩下一种颜色。

淡淡的紫色。

那是“燃魂冥雾”的颜色!

哧哧!

神秘的“源界之门”内,仿佛有紫色幽电狂驰,在那个众人不可见,也不可感知的异地,正进行着“攻城拔寨”,荼毒着但凡有灵魂的生命体。

灰蒙蒙的归墟神王,以纯粹的异魂形态,安静地守在“源界之门”前。

没人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从那邪恶神像内遁离,也没人能看到他,又是怎么截断裴羽翎和“源界之门”感应的。

大家只看到,他倏一在“源界之门”前露面,就控制住了局面。

还看到他,分出了一道灰色魂影进入“源界”,似乎以他的某种奇异手段,率先向“源界”发起了入侵。

“太始!”

女妖族的蕾贝卡,屁股底下的头发蒲团,骤然前移了一大截。

她翠绿色的眼瞳深处,此刻爆出惊骇的光芒,“我看到了一片紫色的烟雾,那种烟雾的形态……我至今也忘不了。我感觉要是没错的话,那烟雾……”

太始脸上没任何波澜,他语调也是一样的古井无波,“不错,就是燃魂冥雾!”

“燃魂冥雾!”

“竟然是燃魂冥雾!”

一道道目光,从千鸟界的界壁之外,从天魔族的那一艘艘战舰之上,落到了敞开的“源界之门”,也落到了虞渊的身上。

有一部分天外的异族,只知道“燃魂冥雾”的奇诡和可怕,也曾经吃过亏。

可他们并不知道,缔造出“燃魂冥雾”的邪恶异类,就是此刻挥舞着“擎天之剑”,释放出诸多绯红剑芒,满世界斩杀彩蝶的虞渊。

因为,虞渊为洪奇时从没有出过浩漭,存活的时间也太过短暂。

这也使得,“燃魂冥雾”的名头,要比洪奇本人都响亮。

外界的一些异族战士,只知“燃魂冥雾”出自浩漭的药神宗,是一位邪恶的炼药师呕心沥血研制出来的。

然后,“燃魂冥雾”再被浩漭的那些极端者带往天外,放入到一些域界天地。

惨案,也就是这样被酿造出来的。

动用“燃魂冥雾”的邪恶之辈,被外界的各族视为必杀目标,浩漭五大至高势力的大修,还有七大下宗的正道之辈,也不屑以“燃魂冥雾”制造杀戮。

因为,此魂毒由低到高地孕育发作,也曾在浩漭制造出可怕的灾难……

可如果“燃魂冥雾”被放在源界,荼毒的是源界的邪恶生灵,那就另当别论了。

“虞渊,尽量斩灭每一只彩蝶。”

归墟守在“源界之门”前,一旦看到有较为浓郁的紫色烟云,从那门内飞逸出来,他就会挥挥手,将紫色烟雾再拍回源界。

“燃魂冥雾”的恐怖毒性,会从较为弱小的魂灵发作,迅速地增强毒性,再朝着上方的强大魂灵进行波及。

此魂毒的极限在何处,至今还是一个谜团,可一旦彻底爆发……

咻咻咻!

一道

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新婚娇妻1一25李晶

道绚烂的空间利刃,化作明晃晃的狭长巨刀,从各个角度斩向归墟的魂影。

归墟轻藐一笑,裴羽翎以“虚天鉴”弄出的空间利刃,在他百米开外就炸碎了。

纯魂体形态的他,还伸出了手,轻轻夹住一道空间缝隙。

微一用力,这道明亮的空间缝隙,就爆了许许多多的银白光电。

不少银白光电,反而又落入到“源界之门”,被他用来屠戮其中存在的生命体。

“小伙子,在我神魂宗史上,有一位极慧神王,比你不知卓越了多少倍。你信仰源界之神,我觉得也没什么问题,你先前说的那番话,思路很清奇,我本人颇为认可……”

归墟不慌不忙地,将一团浓烟的紫色“燃魂冥雾”,又给拍回源界。

旋即才开口:“只是,你所信仰的源界之神,在我来看,也不过只是宵小之辈而已。我宗极慧神王在世时,为何没有一扇源界之门,在浩漭大世界悄然而生?源界之神当真如此厉害,敢不敢踏出源界,真实地降临湮灭星域?”

“你敢吗?”

他冲着“源界之门”笑着挑衅。

噗!噗噗噗!

门内,渐有汹涌的爆破声传出,如有一团团灵魂疯狂炸裂。

“果然是鼠辈。”

归墟语气一冷,不再理会裴羽翎,而是隔空看向千鸟界方向的太始。

“我只能隐隐感觉出源界的状况。有许多,出自于各族的灵魂,被他弄出来先挡燃魂冥雾。你通传各方,这阵子的突然暴毙者,全是源界之神的信徒,灵魂就在源界接受某种邪恶意志的灌溉。”

太始点了点头,轻喝:“你们都听见了?”

布里赛特,蕾贝卡,还有星族、明光族使者,稍一琢磨就意味过来,急忙点头。

里德也沉声道:“西米茨,你通传一下我天魔族的各大族群。血魔族那边,你也去说一下。近期,没有和敌人厮杀战斗,灵魂却受了重创,或者忽然魂灭者,全部筛查一遍,包括他们的亲人家眷!”

“我这就去办!”西米茨惊叫道。

“会有很多人死,我倒是希望……动静足够大。毕竟,这燃魂冥雾的酝酿,也需要亡魂之火来助燃,我希望看到深紫色的火焰,在整个源界肆虐。如果,我能够在深渊之门处,瞧出一抹渐渐扩散的紫色,我会更欣慰。”

完全是魂体的归墟,用一种悦耳动听的声音,述说着他的期待。

千鸟界外的众生,以里德为首的天魔,看着那道灰蒙蒙的魂影时,神色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咻!咻咻!

一心多用的虞渊,驾驭着“擎天之剑”,挥动出一道道剑光。

千百道绯红剑光,满世界地追杀着,一只只逃逸中的彩蝶。

动用“虚天鉴”的空间之力,在周边区域弄出无数空间裂缝,搞出不知多少隐秘通道的裴羽翎,其实已舍弃了自己的躯壳。

虞渊准确地感应出,裴羽翎躯壳的灵魂识海,早已变得空空荡荡。

他将自己的灵魂,依附在噗哧着翅膀,向各方裂缝和隐秘通道飞离的彩蝶身上。

如裴羽翎所说的那样,他已不算是纯粹的人,他此刻的做法,和当年那只虚空灵魅眼见不妙,魂体分离逃逸很像。

不同的是,有过丰富经验的虚空灵魅,该是传授给了裴羽翎新的秘术。

让裴羽翎能分化出千万只彩蝶,并分化出千万缕残魂依附,只要逃出一两个彩蝶出去,他就不算完全断绝生机。

有虚空灵魅,有堕落神树,有源界之神存在,他还能在不久后复活。

哗!哗哗!

千鸟界那边的诸强,里德麾下的几位魔神,也纷纷出动了,也是瞧出了裴羽翎的打算,同样满世界地追杀彩蝶。

“灭灵斩!”

三道璀璨的剑光,贯穿了裴羽翎的眉心,胸腔中丹田,和下腹的黄庭穴窍。

裴羽翎的这具躯体,突然多出了三个显眼的窟窿后,生机瞬间断绝。

更多没被剑意绞灭痕迹的血滴,从他毛细孔沁出,也化作了众多彩蝶到处逃。

虞渊持续地挥剑,心念微动时,剑光就能追到彩蝶。

霎那间,又有数百只彩蝶,在他的剑光划过时,变成了灰烬尘埃。

一道雪白电光,虚空一闪,忽凭空消失。

虚天鉴不知所踪。

而这时,眼看各方豪雄也加入到猎杀彩蝶的行列,虞渊反而收手了,不再持续地挥动“擎天之剑”。

剑魂,意犹未尽地在剑刃内嚷嚷,似在催促他永不停歇地出剑。

“够了。”

虞渊轻声道了一句,好奇地看了归墟,看向完全化作紫色的“源界之门”。

“燃魂冥雾”初始为淡紫色,紫色越深,说明受此魂毒荼毒的魂灵越多……

既然,连七彩色的“源界之门”都变作了紫色,那说明另一端的“源界”中,的确死了不少魂灵。

归墟的这一击,或许是“源界之神”在贝尔坦斯之后,受到的最大伤创。

灵虚宗的影叶真人,擅长潜隐和刺杀,可如果和神魂宗的归墟相比,影叶真人兴许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