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大校花沉浮录续集 三只狼兄的宠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消息报到刺史府,徐焕也惊住了。

他才迎完凉王和太妃,就听说赵六公子来了。刚见到赵六公子的面,很快河兴王府来使进了城。

尽管他早猜到后面会有更厉害的,可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识到女儿这个及笄礼到底闹出了多大的阵仗。

那赵六公子原本神态从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听说河兴王府来的是九公子,脸色便是一僵。

河兴王楚开姬妾成群,唯一的嫡子已经病故,剩下的十几个儿子里,这位九公子才名在外最为受宠,可惜母族低微没有助力,河兴王想立世子而不得。

赵六公子自己也在大家族里,脑子一转就知道这事八成是河兴王想让楚九公子结一门贵亲,好登上世子之位。

而自己虽然是嫡孙,但父亲前头还有兄长,继承家业只是一种可能性。

原以为凭漳州赵氏世代公卿的名头,他一个嫡孙亲自来南源求娶,已经足够让发家不过两代的徐氏受宠若惊,没想到杀出一个楚九公子来。这才是他真正的劲敌——若结了楚氏这门亲,徐三小姐是有机会当河兴王妃的!

且不提赵六公子心里七上八下,徐焕去迎接那位王府公子,脑仁儿一阵阵疼。

——求亲的来头一个比一个大,偏偏昭国公府还不见影子,别出了什么幺蛾子吧?

……

关中的使者早就出发了。

早在去年,昭国公夫人知道了燕凌的心思,便着手准备聘礼。现下要议亲,东西都是齐全的。

燕凌亲自看着信使出发,才满足地回融关镇守。

进入十月,关中冷了下来。

燕凌忙得不可开交。有了京城的历练,昭国公将前线放手交给了他,每天整顿军务,训练新兵,还要时刻关注各方局势。

然后一个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什么?漳州派人去南源了?”

纪三娘应是:“去的是赵六公子,行李足有十几辆车。”

赵氏名门望族,公子出门行李少不了,但是十几辆大车,怎么也有一半装的是礼物。

燕凌冷笑:“他们这是势在必得啊!怎么,想借南源的势力助他父亲上位?”

魏公已经年迈,赵氏诸子斗得厉害,赵六公子的父亲行三,想上位还缺点助力。现下徐氏今非昔比,要是真结下这门亲,说不准就能打动魏公。

因为投来前就有交情,纪三娘在燕凌面前向来随意,笑着说道:“二公子放心,徐三小姐心里已经装了您,其他人不管什么身份,那都是白想!”

燕凌被她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骄傲,故作平淡地“嗯”了一声,吩咐道:“继续盯着,有什么动静再来报。”

“是。”

结果纪三娘下午又来了:“二公子,我们收到情报,说……”

“说什么?”

“河兴王也派人去南源了,去的是他家九公子。”

燕凌怔了一下。河兴王居然也想插一杠子?楚九可是他中意的继承人啊!

才想着,他瞥到纪三娘手里的册子:“什么东西?”

“是文书整理的。”纪三娘递过去,“我们所知这次去南源的客人名单。”

t大校花沉浮录续集 三只狼兄的宠妻

凌接过来,越翻火气越大,最后“啪”的一下甩在桌上:“一个个真敢想!”

纪三娘看他气鼓鼓的样子,甚是好笑,说道:“二公子莫生气,这些人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徐三小姐才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就算这样,他还是不高兴!

而且,他还有个新的疑虑:“他们都是亲自过去的?”

纪三娘点点头:“大部分是。”

燕凌顿时愁眉苦脸。本来他也要亲自去的,这样才显得诚意。可谁叫自家人少呢,出了这样的大事,他得替燕氏守住门户。

虽然他知道徐吟不拘小节,徐刺史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但是现在这么多狼盯着,跟人家一对比,显得他多失礼啊!

纪三娘只得安慰:“二公子虽然没去,可礼物都是您一件件亲自挑的,徐三小姐定能体会您的一片心意。再说,徐三小姐多么通透的人,还能不知道关中的情况吗?您要是放下这些事去了,只怕她还觉得不妥呢!”

这句话把他安抚住了。徐吟那性子,就不是在乎这些旁枝末节的,她看人只看心,那些花招才骗不到她。

燕凌重新露出笑脸:“我知道了。”

他相信徐吟,都已经说好了,她才不会答应别人呢!他只要安安稳稳做自己的事,等使者回来就行。

心里这么劝自己,燕凌心神不宁地数着日子。

她的生辰越来越近了,到时候会是什么情形呢?那些客人身份不凡,如果应了他拒了别家,会不会闹起来?女孩儿的及笄礼多重要啊,可不能让人破坏了……

“公子,不好了!”

他想得正出神,忽然听得燕吉大呼小叫地跑进来,没好气地骂道:“你才不好了,本公子好得很!”

燕吉急得脸都白了,说道:“公子,真的不好了,端王派了使者去南源!”

燕凌端起茶水正要喝,猛地顿住了,扭头看他:“你说什么?”

“端王派人去南源了,带了圣旨!”燕吉大声说,“他要纳徐三小姐进宫为妃!”

“啪!”茶杯碎裂。

偏偏这事还没完,燕吉继续道:“而且他们还伪装成山匪劫了咱们的礼车,把国公爷写的求亲书给撕了。公子,您的婚事结不了了!”

燕凌一句话也没说。

这反应看得燕凌纳闷起来:“公子,您不生气?”

他话音才落,就见燕凌“呼”地站起来,大步朝外走去。

燕吉急忙追上去:“公子,公子您干什么去?”

“点兵!”冷冷的两个字往外迸。

燕吉吓了一跳,赶紧劝道:“公子你要冷静啊!国公爷说了咱们不能做出头鸟,贸然出兵会出事的!”

燕凌瞥向他:“谁说我要出兵?”

燕吉愣了下,诚心求教:“那您点兵干什么?”

“当然是去南源,谁敢抢我媳妇我就灭了他!”

下旨逼迫,还敢撕了他的求亲书,真当他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吗?

喜欢藏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