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一路上,他还在想着柴进刚刚话的意思。

什么叫国家的最终目的之类的,但这会事情太多了,还不容他有时间来想这些事情。

到了这边了后,马上变了个样子。

帮这群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人点了菜后,其中一个人一直在盯着柴进看。

看了半天后说:“周老板,一般人在你店里来,能够让你亲自出面服务的人不多吧。”

周争一赶紧笑着说:“您说笑了,能进我们店的,只要叫小周的,小周一定热心服务。”

这话能忽悠住别人,但不能忽悠到他们。

知道面前的这个周老板看似人畜无害,而且对每个人都十分的热情。

但他眼睛里相反是最分等级的。

一般人他根本就不会搭理。

于是就说了句:“看吧,整天在我们面前说你实诚,但我见过这么多人当中,觉得最狡猾的人就是你。”

“那边那个青年是谁,怎么在你饭店里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我看你刚刚好像还有求于他一样。”

周争一原本不想说,但一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柴总也不是那种藏着捏着的人。

于是就说了句:“南方来的大佬。”

“南方来的?谁啊,说说看,看我们有没有打过交道的。”另外一个人又开口问了句。

唯独只有那个为头者一言不发,在看着菜单,似乎根本不在意这边的任何一个人。

他也有这个资本,毕竟背后的关系能够联系到京都。

从京都下来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太正眼去看下面的人。

子弟兵嘛,骨子里有些傲气。

周争一看这些人不依不饶了,于是把声音压低了几分说:“深市中浩集团各位有听过没有。”

“肯定没有听过吧,但是幻彩和稻香酒业听过吧,这都是中浩集团旗下的产业。”

“而这人就是中浩集团的背后实控人,虽然报纸上没有报道过,但富可敌国啊。”

“嗯?”在听到这话后,那一直拿着菜单比较冷淡的为头人引起了注意。

抬头就问:“是不是叫柴进?”

周争一愣了下:“谢总原来你认识他啊。”

又有一个人开口:“岂止是认识啊,我们谢总约了他两次,对方都直接拒绝了。”

“谢总约人吃饭,又被人拒绝过,这人倒是刷新了我们的眼界。”

说完这人又朝着那边静静喝茶的柴进看了一眼。

“这人本人比传闻当中的看上去还要年轻很多啊,这估计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吧。”

“太令人不可置信了,这年纪,居然达到了这个高度。”

几个人于是开始议论了起来。

大多被柴进的年轻而震惊。

原来,这群人就是华金开的人,那个为头人就是约了柴进两次被爽约的谢云顶。

现在柴进是他们重点拉拢的目标,他们每个人都对柴进十分的熟悉。

于是开始议论了起来。

谢云顶认真地看了柴进几眼后,当作没有看到,继续点自己的菜。

弄好后把菜单交给了周争一:“就这点吧,麻烦尽快上菜,我们早上都没有吃饭的。”

周争一赶紧点头:‘放心,我让厨师先把你们的菜给做出来。’

说完周争一也没有太多想,于是起身走向了前台那边。

到了前台这边让人把单子送到厨房后。

忽然被前台上放着的一张报纸给吸引了注意力。

上面报道的新闻正是关于3期国库券补息不补息的问题。

这张报纸的记者写文章说肯定会补。

但另外一张又说肯定不会补。

脑海里忽然又冒出了柴进刚刚讲的那句话,脑子里猛地开始通透。

柴老板的意思,不就是会补么?

既然是补,那肯定就是涨!

不过,他又非常好奇地看了看华金开的那批人。

谢云顶经常带人来他的餐厅里面吃饭,自然知道谢云顶是现在看涨的牵头人。

和关进生那一波人是死对头。

柴老板说会涨,那么和谢云顶之间的关系应该会很融洽才对。

怎么刚刚谢云顶的人又说柴进爽了他们两次约?

这没有道理啊,一时间,周争一的脑子又开始迷糊了。

这些大佬的世界,为何关系都这么复杂。

没心思在大堂里待下去了,于是上楼回了自己办公室,他要好好想一想柴进刚说的话。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谢云顶他们这边的饭菜也上来了。

几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柴进就坐在那边一言不发,谢云顶也一直在静静地吃着自己的东西,也没有参与到任何一个人的话题。

至于他的那些手下,吃着吃着,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所以都没有发声了。

又过了十多分钟后,有一个手下忍不住开口说:“谢总,要不要我过去和那个柴进好好地聊一聊。”

“这个人是个很大的威胁,如果他站在我们这边,我们的机会就要大很多,也根本不用怕关进生拉来的中本。”

“可一旦他站在了关进生那边,那么事情就充满了变数,就算是我们最后把政策给赌赢了,但空头的破坏性还是很大的。”

其他几个人也都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谁都不敢讲话了。

前世的时候,其实后来有人调查过327国债事件。

按照当时多头账面能够算的盈利,已经超过了五十亿。

关进生的万果一家就亏了二三十亿。

也正是如此才一蹶不振。

但后来有个谜团出现了,哪怕是几十年后都没有人调查清楚。

那就是后来华经开公布了整年的利润。

竟然只有一个多亿,也就是说,最少有四十多亿的利润不知所踪。

没有一个人去了哪里。

柴进和关进生没话可讲,第一是因为他必输,第二就是他和中本搞在了一起,那是他的死对头。

为何又对谢云顶他们这一波人不对付?

就是因为他怀疑这笔钱被他们给侵吞了。

后来也发生过很多事情,比如说华金开的一个领导就被人捅了一刀。

这肯定是国库券事件后,多方内部又发生了很多什么利益的问题。

柴进不想和他们走一起,除了想用这段时间的涨跌波动来盈利之外。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想和谢云顶这一波贪婪之人搞在一起。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