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肉捧征服的警花 年轻的馊子8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虽然将问题交给了范胜男的师哥,苏清越也坚信对方能做好,不过他认为这点手段并不足以解决此事,刘金山绝对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想到这里,他又叫来关鹏鹏,直截了当问道:“之前那几篇控诉文章的人和事都能找到吗?”

“谁?”关鹏鹏被问得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刘金山?”

“对。”苏清越点头:“之前网络上的那些人和事,能找到吗?确认真实吗?”

“能找到,确认这些事都是有的,另外他之前在老家肯定事情更多。”关鹏鹏说。

“找到他们,我找律师配合你们,把所有证据收集全。”苏清越说。

“行嘞,没问题。”关鹏鹏点头。

苏清越把律师的电话给了他,接着又继续工作。

可心总沉不下来,总是觉得还是差了点意思。转刻,又给石头拨出去电话,简单告诉了他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后者直截了当问道:“资料这些都有吧?”

“什么都有。”

“得嘞,你把这堆东西给我吧,这几天我给你信。”石头说。

“一起吃个饭吧?”苏清越出于礼貌问道。

“这几天不喝酒了,你找个人给我拿过来就行了。”石头最后说,又留下地址。

过了一会儿,苏清越让东山去送资料。

看看表,现在已经五点了。又从抽屉里拿出来刚到手不久的开幕式门票,这是他托人买来的。虽然位置不算太好,可苏清越已经很知足了。

他和阿眸早一个月就准备好了,只遗憾苏童还太小,否则他们也一定会带着小家伙。

现在平京到处都洋溢着奥运的气氛,大街小巷都贴着福娃。

苏清越还特地,让公司在休息区添了六十寸的液晶电视,有重要场次大家可以共同为国助威。在前台和休息室,他们准备了适合观战的饮品和食品。

喝了杯茶,又继续工作。最近因为看《黑天鹅效应》这本书,他时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悦道已经很大了,自己的安全感却并没有好转。这里面除了他作为企业家的正常反应外,其实有很大一块是,这世界还没有一个环绕自己的闭环体系。

再看眼前,不管是盛世天成还是七彩,又或者是芝麻开门、东方网,他们都在试图建构一个体系,环绕自己的产业体系。这个体系中有和自己有强相互关联的企业,也有弱相互关联的。

何家华所谓的布局,从小了看是他自己,从大了看则是他们集团的利益。

想到这里,苏清越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的投资,不单单是赚一点钱的问题,而是应该建构一个完整的体系。前段日子广哥和自己说想上市,他其实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再思考,却发现自己应该全力以赴地支持,协助他建构一个未来。

另,外这其中也包括小黑短租与斗牛。

斗牛现在正在成长的关键期,可是市场总是要关鹏鹏协助,他们招到的市场总监一直不太可心。COO(首席运营官)的位置也一直空闲着,尽管欧阳也在竭尽全力地找,可真正能打江山的却并不多见。

自己不该就这么看着,想到这里,他问周子友是否下班一起。

后者随后答应。

六点三十五,他上了周子友新买的奔驰越野,闲聊道:“维珍现在怎么样?”

“这又新接了部戏,现在她的主要事业放到咱们这边了。”周子友笑着说道:“现在咱们才是最大的市场,前段日子也见我父母了。”

被大肉捧征服的警花 年轻的馊子8

阿姨叔叔反应怎么样?”苏清越好奇起来。

“我爸妈就是觉得演员不会过日子,会不会不好?我说又不缺钱,家里有保姆呢,有什么过不过日子的。两个人的心在一起就好,钱上面正常就可以。”周子友说,扬了扬眉毛道:“工作还是很好做通的,维珍也很会表现。”

“嗯。”苏清越点点头,想了片刻,说道:“子友,我现在有一些新的安排,你看看可以不可以。”

“您说。”周子友点头。

“我打算派你去斗牛,做COO(首席运营官)。”苏清越直接了当说出想法,又道:“因为我想了想,派谁去我其实都不太放心,就是你去可能会更好。你看可以不可以……”

苏清越话没说完,周子友便笑起来道:“没问题,这个你说了算。”

“你去了之后就是帮着斗牛组建一个专业的市场运营团队,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国内一流的竞技平台

被大肉捧征服的警花 年轻的馊子8

。”苏清越提出自己的要求,“另外,你在悦道的利益尽管放心。”他说,理解悦道马上就要上市,要让别人踏心做事就要保证人的利益。

“这些我知道,老大你做事我了解的。”周子友说着笑起来。

车子又继续向前开。

街面上满是奥运的气氛了,到处张灯结彩,犹如春节一般。

两人又聊起奥运,周子友说他明天要飞到横店探班,开幕式只能在那里看了。

很快车子拐到学院路,苏清越只让他把自己放在知春路路口。

走回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十五了。

见他回来,阿眸把小苏童放回到小床里,问道:“票呢?拿到了没有?”

“当然了。”苏清越笑说,递给她,又道:“还包括几场重要比赛的,有你最喜欢的射击和跳水。”他说着,从小床里抱起小苏童,开心地哄着他。

身后阿眸拿着票,又道:“我以后要把这个收藏起来。”她说,又道:“我最近一直在和小玄姐商量点事,待会儿吃完饭你陪我下楼走走,咱们说说吧?”

“什么事啊?”苏清越问。

“待会儿再说。”阿眸神秘兮兮地笑起来,伸手去接小苏童,又道:“不过,这次不能带着宝宝,我还是多少有点遗憾的。”

“没事,这种场面以后还会有的。”苏清越笑说。

“你们上市呢?总是拖,能行吗?”阿眸叹了口气问他。

苏清越看她一脸郁闷,解释起来:“金融危机现在扩散得很严重,我那天也说了,想见的后面一段日子会更严重。这个时候上市对我们太不利了,我们想着延后一段日子。而且我们和其他公司不一样,我们本身的业绩和营收非常稳定,现金流充足,所以延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能会影响一部分股东和员工的心态,但是我们的团队都是跟着我一起打拼过来的,解释一下就行。至于股东……”

“你说过。”阿眸说,又道:“我说的就是股东。”

“应该问题不大。我相信这个大家都能理解。”苏清越说。

瞬间又想起何家华,他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阿眸母亲叫吃饭,他们于是进了餐厅。

喜欢传奇浪潮十八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