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剑神 被民工玩的校花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我想到的办法是,让小锅锅支起大锅,往锅里扔点食物,热气蒸腾,香气四溢,小锅锅嘴里的食物香的鬼都抗拒不了,那些牦牛难道就能抗拒得了吗?我在往锅里倒点孟婆汤,牦牛们吃了锅里的食物,全都失忆变成了刚出生状态的小牦牛,还有什么可怕的?截取牦牛精的牦牛角还有难度吗?

可是,我为什么现在才想到?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啪!的声,把老秦吓了一跳,对我道:“哎,小鱼,虽然我比你聪明,你在我面前自惭形秽,也不用自残啊,哎,可怜的孩子,脑子不好使就算了,精神还不正常了,来,靠在哥的肩膀上哭吧,哥疼你……”

我理都没理老秦,一把抓过小锅锅,温柔道:“锅锅啊,你还疼不疼?鱼哥来给你揉揉!”

我轻柔给小锅锅揉它身上青紫的地方,小锅锅突然就眼泪汪汪了,埂咽着对我道:“鱼……鱼哥,你对我真好!”

老秦楞了楞,突然蹦起来喊道:“小锅锅,千万别感动,小鱼一特码这个德行,不是有求于人,就是要坑人,你要警惕啊。”

我没搭理老秦,对小锅锅道:“锅锅啊,你还能不能变成一口大锅,炖食物了?”

小锅锅被我感动的眼泪汪汪的道:“鱼哥,我能!”

看到小锅锅这个样子,我突然也有些感动,小锅锅自打跟了我之后,没少出力,但我还真没让他吃过几天饱饭,大多数的时候都处在饿肚子的状态,我还总是嫌弃它吃的多,拉的多,我这个老大当的不称职啊。

突然间我有点感性了,对小锅锅道:“那个……我想到个好办法,等到黄昏的时候,你变成一口大锅,我给你找点吃的,你炖一锅食物出来,引诱那些牦牛来吃,不要抵抗,让他们吃,剩下的交给我……”

说到这,身躯寒冷,忍不住对着小锅锅阿欠……一个大大的喷嚏打出来,喷了小锅锅一头一脸,小锅锅用它的小短手一抹脸,瓮声瓮气道:“鱼哥,你说就行了,不用喷我!”

我……有了办法,精神了不少,把主意跟老秦和宋平安说了,这两个货都沉默了,很显然他们也没想起来这个办法,不光是我忘了,他们也忘记了,看到他俩这个德行,哥们心情好受多了,蠢的人不是我一个就行。

有了办法就是实施,我们带的东西剩下的不多,先吃了点,给肚子垫垫底,剩下的准备给小锅锅引诱牦牛们用,又去找了些野菜,野草,让宋平安去河边捡点先前折腾出来的死鱼,准备的差不多了,等到黄昏的时候,我让小锅锅变成一口大铁锅,开始往锅里扔东西,扔了小半锅,加了点孟婆汤,让小锅锅自己走到河边去,别离我们太远。

于是一口盛着食物的大铁锅晃荡着走到了河边上,往地上一蹲,开始冒烟,小锅锅变成的大铁锅相当神奇,什么都不用管,甚至不用加水,小锅锅会用自己的口水和胃酸煮食物,至于是怎么加热的,咱也不知道。

很快,小锅锅就开始冒热气,锅里的食物咕嘟嘟的翻滚,香气四溢,哥们躲在一棵树后面,身后的一堆篝火,准备的火把在火堆里插着,一旦有不对,我能快速的抓过火把冲出去。

什么事也没发生,倒是小锅锅的香气吸引了附近的鸟儿靠近,在天空之中盘旋,却不敢下来吃,我朝前看去,眼前这一幕……十分的美丽和怪异,怪异的美丽。

此时,夕阳西下,红霞漫天,把河面都渲染成了金黄色,白雪皑皑,天空晴朗,河边一口大黑锅,咕嘟嘟的冒着热气,给这苍茫的地方带来了一丝烟火气,天空盘旋着各种鸟儿,围绕着铁锅盘旋,真是很美的一副画面。

美的让我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用作留念,老秦也拿出手机拍照,一边拍,一边嘟囔:“这么好的美景,让我们家骚狐狸也看看。”

听到老秦提胡美丽,我忍不住道:“老秦啊,你家骚狐狸还在生你的气呢,都不关心你了,赶紧哄哄吧。”

老秦嘁的声道:“还用得着你操

混沌剑神 被民工玩的校花

心了?”

也是,我管人家这烂事干啥?胡美丽和老秦没有一个正常的,我没怼老秦,去看小锅锅,过了没多大一会,天上盘旋的鸟儿越来越多了,有的鸟儿禁受不住诱惑,想要叼点吃的,被蒸腾的白气笼罩住就跌进了锅里,再也没有出来。

掉进去十几只鸟儿之后,其它的鸟儿吓的飞高高,不敢靠近,过了一会忍不住又低飞想要吃锅里的食物,就在这个时候,树林里的牦牛们忍不住了,一只只的从树林里出现,朝着小锅锅而来。

牦牛们并没有奔腾而来,慢慢走过来的,牛嘴里流淌着亮晶晶的哈喇子,眼神全都看向小锅锅变成的大黑锅,大黑锅里的香气弥漫的更加厉害了,我有点紧张,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下子的了。

老秦凑过来,也朝前面看,见牦牛们走出来,对我道:“你特码要是早想出这个办法,咱们也不用遭那么大的罪了,我差点没让野牦牛给顶死!”

我看都没看老秦一眼,低声骂道:“你特码闭嘴吧,要不是我想到这个办法,你现在就该点火烧林子了,惹急眼了这些野牦牛,更难对付!”

老秦浑不在意,指着前面道:“哎哎,老牦牛精出来了!”

我朝牦牛群看去,就见老牦牛精也学聪明了,不在带领牦牛出现,而是身在牦牛群的中间,这样一来,即便是我和老秦出现,也不可能在骑到它身上了,不愧是成了精的老牦牛,还懂得保护自己呢。

我当然是不动了,牦牛群在牦牛精的约束下,虽然已经馋的不行不行的了,每一头牦牛嘴角都流着晶莹的哈喇子,但没有着急的靠近铁锅,这个时候一定要有耐心,我朝老秦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千万不要弄出动静来。

又等了会,二百多头野牦牛浩浩荡荡的到了河边,把小锅锅给围了起来,围了个密不透风,我眼睁睁看到一头牦牛接近小锅锅之后忍不住伸头去锅里想要用舌头卷食物吃,还没等小锅锅有反应,一头巨大的黑牦牛,起码有一千多斤的重量,怒吼了声,用脑袋把伸头的牦牛给顶到了一边去。

所有的牦牛都叫了起来,那声音真跟普通的牛不一样,老牦牛精就在野牛的叫声中,王者降临一般的靠近了大黑锅,柔顺的头帘在风中摇摆,还真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下意识觉得还挺帅。

挺帅的牦牛精伸头朝小锅锅里面看了看,鼻子抽动了几下,竟然没着急吃,我紧张的屏住呼吸了,内心喊道:“吃啊,吃啊,你特码倒是吃啊……”

老牦牛精还是很谨慎的,但终将是没经受住小锅锅嘴里散发出来的香气,朝着黑锅里伸出了舌头,嗖的下,我看到一条老长的,带着倒刺的舌头圈进了锅里,卷出了一堆食物塞进了嘴里,牛嘴吧嗒吧嗒的动着。

壮观的一幕出现了,老牦牛精一吧嗒嘴,所有野牦牛哈喇子全都流出了嘴角,夕阳下,竟然很壮观,老牦牛精再次伸出舌头,朝着锅里面一卷,又捞出食物,旁边的野牛就再也忍不住了,也纷纷伸出了舌头……

如果说之前老牦牛精还能威压住野牦牛不敢伸舌头去吃锅里的食物,可他吃了之后,别的牦牛也伸舌头吃了,并没有得到惩罚之后,其它的牦牛就疯狂了,全都朝着小锅锅而去,伸出一条条带刺的牛舌头。

牦牛群已经乱了,老牦牛精却什么举动都没有,眼神变得迷茫,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有嘴在吧嗒吧嗒的动着,很显然孟婆汤已经起作用了,这是取牛角最好的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我急忙朝老秦道:“我去引开那些牦牛,你用杀生刀取牛角!”

老秦楞了下问道:“你怎么引开那些牦牛?”

我回身抽出火堆里的火把,朝着牦牛群冲了过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小锅锅,快跑!”

我没搭理老秦是因为他的脑仁就那么大,不懂哥们的智慧

混沌剑神 被民工玩的校花

,这种情况下,老牦牛精已经喝下了孟婆汤,管控不了其它的牦牛了,而所有的牦牛都被小锅锅里面的食物吸引住了,只要小锅锅跑了,其它的牦牛当然就跟着跑了,剩下老牦牛精任我们宰割。

小锅锅都做到这一步了,哥们要是还把握不住时机,那可就真是蠢到家了,事实也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小锅锅没有变回来,还是一口大黑锅的模样,撒开了四条小短腿就跑,小锅锅一跑,所有的野牦牛都追了上去。

河边,只剩下老牦牛精动也不动的眼神迷茫,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问题,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干什么?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